宴会开始了,空旷的大厅被人群和美食填充起来。枯燥乏味的陈词自然是不可少的,云君昊相当无聊地翻着顺手带来的《彼端录》以复习宴会礼仪,而兰则在一个角落默默窥视着云君昊。很快陈词结束了,大家也一同融入品尝美食的快乐中。

“这牛排,绝了。”云君昊咽下一大口肉,“这叫什么?T骨?战斧?眼肉?”

“云君昊以前吃的都啥啊,这么狼吞虎咽……”灵梦瑶抹了把汗。

“你家饭,我懂。”夜苏荷一脸同情地向云君昊点点头,云君昊则在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接下来,就是我们今晚最愉悦人心的项目了——共舞!”台上的主持人情绪高涨,“女士们可以向心仪的美人们发出邀请,与你的美人在此共舞。”欢呼和鼓掌声立刻淹没了大厅。

在原地等了一小会儿,云君昊有些不耐烦了,他径直走向兰所在的角落,途中无视了一条又一条伸向他的手。“舞会开始了,你还缩在这里看啥?”

“我在欣赏你那无暇的身姿,我美丽的白梅啊。”兰发自内心地感叹。“我真是抽到了一支上上签。”

“所以这舞到底怎么跳?我走位还不错,至少不会踩到你的脚。”云君昊细细端详起兰。不同于之前被校服紧紧包裹着的兰,现在的她穿着黑色的晚礼服,丰满的曲线一览无遗,一头粉色的秀发披肩,散发着女性特有的魅力;至于黑色丝袜与高更鞋,更是锦上添花。“这身衣服很合你身嘛。”

“远不及你的美丽。”兰又一次伸出右手,“这一次,请让我正式地邀请你,与我跳一支舞。”

彩灯洒下眩目的光,照在起舞的众人身上。就在这时,两朵无比娇美的鲜花突然加入了这场舞会。幽兰芬芳热烈,白梅纯洁无暇,他们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搞得我都有点羡慕云同学了。”小萱对与其共舞的吴映雪苦笑道。

“提脚,提脚,收脚,退后,前进……不错嘛,你学得很快。”兰悄悄地教着云君昊步法,“若是你努力,日后舞蹈必然出众。”

“我倒一点也不希望靠这个出众……”云君昊小声嘀咕。

正当舞会进行到高潮时,一声巨响从屋顶传来。紧接着,天花板被开了一个大洞,几十条钢链从上面抛下,砸在人们散开的空地上,反射着独有的碎光。震耳欲聋的惊叫声打破了舞会上欢乐的气氛。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欢乐的舞会,蝼蚁们。”一团红雾攀着钢链缓缓下降到大厅中,十几个白袍术师踏着铁链伴随红雾落下。“但是我们异集术团寻宝,可不会等你们欢乐地结束舞会。”

“又是异集术团?”云君昊发出了厌烦的声音,“啊~一想起那堆破事我就头疼。”

忽然,云君昊发觉兰握手的力道变大了。“他们来接我们了,我们走吧,我亲爱的白梅花。”兰的微笑依旧。

“哦?你是异集术团的人?这我倒是没想到。”云君昊挑了挑眉。

“不必担心,你是我们重要的宝物,我们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我们的目标也只有你一个人,只要你配合,我们不会伤害其他人的。跟我们来吧。”兰轻轻拉了拉云君昊,但后者纹丝不动。

“我之前和你说过吧,我真正的答复。”云君昊抽出双手,一把扯下脖子上的缎带。黑衣套装启动,将雪白的礼服撕得粉碎。“搭嘎,阔多挖路。(但是我拒绝)”

“看来,还是得动粗啊。”红雾中的人“咚”地一声跳下。“狂怒概念使,泠寒月,参上。”

“啧,来了个狠的。”云君昊打了个响指,夜空脱离了潜行, 从阴影中走出来,挡在吴映雪她们和红雾之间。“孤独概念使,云君昊。今天我很不爽,所以很不爽的我决定要打爆你的头。”

“哦?气势合格了。”泠寒月略显惊讶,“本以为你会是个唯唯诺诺的家伙。”

“倒是你,缩在一团红雾里,像只乌龟似的,一点‘狂怒’的影子都看不到,很令人失望。”云君昊挑衅道。

“解开倒也没有问题,但是周围的蝼蚁们可能有点受不了哦。”泠寒月冷笑道。

“夜空!”在红雾被泠寒月散开的瞬间,他和夜空同时放出灰雾,挡住了红雾的蔓延。刹那间,各种令自己后悔,悲伤,委屈的回忆在云君昊脑海中爆炸般弥漫开来。

好在,云君昊是孤独概念使。孤独概念半开,冷静迅速压倒了负面情绪,云君昊的目光反而变得更加锐利了。

“啪,啪,啪。”泠寒月缓缓拍了拍手,“不错的精神素质。你过了第一关。”

“建议你别浪费我时间快点把招都使了,然后夹着尾巴跑掉。上一个跟我对抗的概念使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当植物人。”云君昊平静地说。

“哈哈哈哈,我可不是那种废物!”泠寒月大笑,“有趣,你这家伙,让我想认真点干掉你!”

泠寒月的真身从红雾中显现了出来。那是一个充满狂气的少女,她的瞳仁,她的发丝,尽是鲜血的颜色。红黑的轻甲披挂在她的身上,她仿佛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嗜血杀手。那把黑红的巨剑握在少女纤细的手上,令人觉得相当不可思议。

“我改主意了,还是早早干掉你比较好,你身上的味道,我很讨厌。”云君昊尤其受不了的,是她身上那股极度浓郁的血腥味。尽管他知道,那只是来自对手概念精神污染的影响。

轻轻拉上黑口罩,带上黑兜帽,云君昊把自己封闭在黑衣之中。在概念的影响下,黑手套的指节化为了锋利的尖爪,红纹从云君昊的黑衣身上浮现。毫无征兆地,云君昊几步冲到了泠寒梦的面前,他挥出的尖爪上闪烁着黑红相间的光。

“魔女正装?”泠寒月看见云君昊的衣装,瞳孔紧缩。“有趣,有趣!”她一边狂笑着一边挥剑斩向云君昊。

——

“那家伙怎么就这么冲上去了啊!”夜苏荷对于云君昊的行为非常不解。“这家伙,不先试探一下对方吗?”

“那就是试探了。”吴映雪摇摇头,“昊哥作为概念使,却几乎没有攻击他人的方式。”

“什么?!”夜苏荷震惊了。“那怎么可能?!”

“好好思考,孤独这种概念的本质由什么组成。”夜空平静地对夜苏荷说,“隔绝,窥视,挣扎,这就是孤独的一切。你可曾从中看见伤人的武器?既然只有一个人,战斗就不成立了,当然不必制造武器。”

“那现在云君昊怎么办?”夜苏荷担心起来。

“看着吧,云君昊可是被选为斩命之人的家伙。那种奇迹可不是真就随机挂在一个人身上的。”夜空自信地笑道。

“锵、锵。”重剑无数次挥向云君昊,但云君昊只是一挥手臂,便能轻易架下那沉重的斩击。泠寒梦挡下云君昊的一记重拳,踉跄地后退几步,与云君昊稍许拉开了距离。“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硬啊!”

“将隔绝的概念导入术能,覆盖在体表,就能形成理论上的绝对防壁。”夜空解说到,“云君昊正在试图骗出泠寒梦的招数。”

可恶,一句话不说,就这么无脑地猛地冲过来,仗着我打不动他……泠寒月的怒火迅速膨胀。“尝尝这个吧,孤独的乌龟!”

一记重击打退云君昊,泠寒月侧摆重剑。“第一法,撕裂!”

重剑瞬间变得赤红耀眼——不,不只是重剑。在大厅的正中央,黑雾的笼罩下,泠寒月红雾发出炫目刺眼的光,环境也被染成血的颜色,鬼哭不断从红雾的各处传来。刹那间重剑凶残地劈向云君昊,势如猛虎,风卷雷动!

“第二法,窥视。”云君昊闭上了双眼。

在冷静的黑暗中,没有碍事的红雾与鬼哭,只有云君昊一个人。周围的轮廓迅速浮现,紫色的深浅绘出泠寒梦与她的重剑。云君昊毫无畏惧地朝着紫色最浅的一点,挥出了拳头。

“什么?!”泠寒月看见云君昊的动作后大惊失色,急忙收回攻势,但腹部仍是挨了云君昊后续的一记飞踢。那家伙,为什么知道我的术能流向!

“所谓窥视,使用的并不是常人的眼睛。”夜空继续说道,“不同于夜苏荷的天赋洞察对于信息的补正,孤独概念的第二法‘窥视’,是通过牺牲其他五感的部分接收神经,凭空创造的‘第六之感官’。云君昊能够借此看见他人的术能流向,同时不影响他对于环境信息的基本了解。孤独的人,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切……”泠寒月的愤怒几乎到达了顶峰。“你这家伙,真是有够烦人啊!”

“恼羞成怒了?我想也是。”云君昊以轻渺的眼神看着泠寒月,“那就证明一下啊,你有多强?”

“呵,呵呵……”泠寒月突然大笑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行为,都是在‘消耗’我吗?仗着自己拥有‘魔女正装’,想通过消耗掉我的精神力的方式,确保稳定的胜利,不是吗?你没有必胜的信心,所以你要用你最自信的防御,去引诱我使用自己的精神力。”

“猜到又怎么样?”云君昊眼神没有变化,“你不也是立刻就收回了来势汹汹的一招?你又能怎样?”

“但是我不像你,我不是在孤独的战斗。”泠寒月冷笑道。“云君昊,你作为异界人必然不知道,我们本界人对于概念的研究是有多么的痴迷!针对概念使的术法更是多如牛毛!这里的十几位术师,无一不是对抗概念使的老手,其中任意挑出几位,都能轻松降服原生概念使。现在,你已经没有胜算了!”

“我承认,你们的术法我确实不了解,但我至少知道一件事。”云君昊不为所动,“人这种生物,无论如何装备自己,终究只是脆弱的人。”

“释放囚禁术式!”十几名术师分工协作,飞快地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术式圈。“天之囚笼,封锁之环!”

泠寒月收起红雾,退出了场外,倒是云君昊站在原地,无聊地看着术式一点点包围自己。“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被封禁,却毫无反抗的手段,这种感觉如何?”泠寒月冷笑道。

“糟透了,简直无聊透顶。”云君昊大失所望。“我还以为是多厉害的术式,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的废物创造。第一法,隔绝。”

就在术式链即将包住云君昊的瞬间,云君昊的黑衣纹路上突然迸发出极度浓郁的黑雾。网状的“隔绝”飞速膨胀,瞬间就挤碎了愚蠢的术式锁链。“不要想着用玩具战胜一个身经百战的人。”云君昊的眼神变得冷酷起来。

“怎么可能,居然,居然就这么撑破了?!”为首的术师大吃一惊,“这可是能封锁精神力的……”

“这种话我都听腻了。”云君昊一抬手,轻易地挡下一道术式辉光。“现在,你们站在这里的所有人,全部都得留下。”

隔绝之网凝结成纯黑色的锁链,将术师们缠绕成一团。云君昊轻轻一拉,那十几个术者便被收成了一束。“破魔箭!”“阻断之枪!”.…..他们奋力挣扎,使用着毕生所学的各种术式,却连破开那锁链都做不到。

“可恶,怎么会……”泠寒月和兰背对背靠在一起,挥舞着她的大剑,利用纯粹的精神力勉强清除着这些锁链。“真是个麻烦的家伙!用那个吧!”

“就知道老东西的手下靠不住,我早有防备。”兰叹了口气,从腰间掏出一只洁白的细口瓶,扭头对云君昊云君昊说道,“对不起了,我亲爱的小白梅。先好好地睡一觉吧。”

“什么玩意……”云君昊对于兰的发言皱起了眉头,但一团纯白的云气穿过黑雾飞快地飘向了他。云君昊看到了一团颜色极深的紫雾向自己飘来,他试图闪躲,但是那云气接近云君昊时突然变得如闪电一般迅速,转瞬间盖住了云君昊的脸。虽然黑衣展开的“隔绝”术能场阻止了云气从正脸进入,但云气并没有善罢甘休。它包裹住了云君昊的全身,从黑衣的术能通道强行挤进了云君昊体内!

“这……”一股极重的倦意向云君昊袭来,精神力被极大地压制,他甚至开始站不稳了。这时,泠寒月举起重剑,飞一般斩向云君昊。

“铿!”云君昊艰难地挥出一拳锤开斩击。与此同时夜空运用概念造出了一把黑色的直刀挡在了泠寒月面前,原来那副矮小的身躯瞬间成长到了少女的姿态。“不要以为,你的对手只有一个。”夜空的瞳孔冒着寒芒。

“刚刚那个,是能够强行促使概念使睡眠的强效术具哦。虽然本来是用来治疗某些精神病概念使的。”泠寒月得意地笑着,“经过我们的改进后,它的作用就变成了强行令概念使昏迷啦。你也感受到了吧?他的精神力被‘关起来了’。”

概念使在使用概念的时候,会消耗大量的精神力,而这些精神力是由术能转化而成的。如果将术式大量刻写在用特殊手段制作的术能氛围中,就能间接影响到使用环境术能的术师。对于需要大量术能支持的概念使来说,若是停止使用环境术能,会极大影响概念术的使用,甚至损害到本源精神。

刚刚的术式封住了术印对环境术能的汲取通道,而且对云君昊进行了高强度的催眠。绝对冷静在这种状态下同样难以维持,正常人面对如此强度睡意,只能倒下。从未接触过这类术法的云君昊没有对抗的经验,尽管及时封闭了术能通道,但依然受到了催眠影响。

在这双重影响下,云君昊已经一只手捂着头摇摇欲坠了。夜空清晰地感觉到,云君昊的一切术能通道都关闭了,唯独那条他独有的精神力通道对夜空敞开。

“放弃抵抗吧,概念灵小姐。你觉得凭借这点剩余的精神力,能干些什么?”兰缓缓向夜空走来,“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云君昊的,他可是重要的 ‘宝物’。”

“这把不友好的大剑让我不这么认为。”夜空冷脸看着她们。

“可你没得选。”泠寒月一使劲,架上了夜空的直刀。“我们这里的十几个术师,精通的可不止是对抗概念使的术法。”

“切……”看了一眼倒在废墟里的几个学生,还有不远处的吴映雪和夜苏荷她们,夜空咬了咬牙,“我,云君昊,和你们走。”

“这就对了。”兰开怀大笑。苍月缓缓滑到众人头顶,大洞的正中,撒下惨白的碎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