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确认,夜鸦术团已收纳斩命之人。”云舒岚身着一件以绿色为基调的、状似振袖和服的神衣,向云天机微微鞠躬,“没想到,鄙人也有机会能穿上夜鸦至宝之一的‘榕嫣’呢。看来夜鸦术团很有远见。”

“感谢协助。”云天机鞠躬回礼,“夜鸦术团很重视这个机会,毕竟是百年一见的贵人。”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一句话正中云天机要害。“这件事下回再说……”云天机很是慌张,他随口糊弄了一句,话没说完就跑了,跑得是如此狼狈,全然没有夜鸦术团代表的仪态。

“唉。”看着云天机的背影,云舒岚长叹,“自己在外面瞎拼命,偶尔也该回家了吧……”

他褪下神衣,换上自己的衣服,再把神衣叠好。

夜鸦术团,选择了参与呢。在卜阵的正上方,一大幅白布下垂成拱形,底面还残留着异样的光辉。就在几分钟前,一幅玄奥精巧的图画浮现在上面,现在却只剩了些残碎的光片。它们轻盈地落下,回转出一团漩涡。云舒岚低头看向地面,那散发着荧光的碎片组合出了一幅新的画卷,命运不断粉碎,又不断重构。那是什么力量,连命运也无法阻拦?

那是由斩命之人卷起的暴风。

——

云君昊看着面前的大房间,有些不知所措。

“别傻了,不可能一个人住这么个大房子的。”灵梦瑶双手环抱于腹部,她挺拔的身姿也因此更加突出,“三室两厅,正好装下我们1班的六个人。”

“就是说这是双人房咯。”吴映雪兴奋地凑近欣赏家具上的纹路,“哇,这儿还有冰箱!”

“怎么分?我很期待我舍友的实力。”柳晓妍身着汉服模样的彼端服饰,目光指向了云君昊,“可以选的话我想和这个人一间。”

“男女还是要分的,别耍流氓。”夜苏荷正忙着在宿舍门口贴纸,“过来看分配表。”

于是云君昊等人凑了过来。“云君昊和……莹雪萱?!好熟悉的名字?!”

“莹雪萱同学早就在里面了,大家先进来打个招呼。”夜苏荷补充道。

推开门,莹雪萱跪坐在床上,正在铺床。这一刻,他那倾城的侧颜暴露在视野中,大家全都看呆了。“半日不见,云同学。各位同学好,我是一班2号的莹雪萱,请多指教。”莹雪萱回头向大家递来了一个微笑。

“……他是男人吧?”吴映雪艰难的发问。

“是的。”夜苏荷点点头。

“……昊哥,你hold得住吧?”

“我觉得不行……”云君昊完全没法将视线从小萱身上移开。“这谁扛得住啊……”

“话说,这房间怎么只有一张床?”吴映雪指着小萱坐着的床,“家具还没齐吗?”

“因为是双人床啊。”灵梦瑶幸灾乐祸地笑了笑。“反正都是男人。”

“不是吧……”云君昊觉得自己撑不过今晚了,“难道我的人生就要在这里转折了吗……”

“另外两间分别是吴映雪和柳晓妍、我和灵梦瑶。我们先互相熟悉一下吧,我的全名是铠格卡•夜•苏荷,夜鸦11期学员,这几个学期是你们的班长。”夜苏荷指了指一个房间,“我和灵梦瑶就住这间,有事情记得来敲门。”

“我是卡斯达•灵•梦瑶,也是夜鸦11期,我是你们的副班长。称呼的话叫我梦瑶姐好了。对了,你们叫夜苏荷的话……就叫苏荷师姐吧,省得分年龄。”灵梦瑶用手指数了数,又想了想,“哦对了,你们是夜鸦第……第36期的精英学员,记住自己的期数。”

“我叫云君昊,此端……异界人,一班1号,目标是两个月考到九阶术师资格证。请大家多多关照。”云君昊挠挠头说道。

“我叫吴映雪,异界人,一班4号,目标也是术师证,大家多多关照。”吴映雪向大家鞠了个躬。

“奥利哈•柳•晓妍,一班3号。我的目标是击败所有人。”冷峻的少女向众人微微鞠了个躬,但她放出的狠话却令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这家伙是哪里来的怪人啊!云君昊在心里吐槽。千万别和这家伙扯上关系。

“今天就这样。明天早上七点我们要去训练场参加考试,不要熬夜。”沉默了几秒,灵梦瑶终于站出来,打破了僵局。“解散解散,铺你们的床去。”

——

光之术团,事务部。

“消息已确认,斩命之人身处夜鸦。”阿瑟正在束自己的蓝发,“上头已经下派了精灵。旭炎,通知一下你的队。”

“没你们那么墨迹。予昨天就组织好了。”司马旭炎将马尾辫在脖子上缠了一圈,红玫瑰色的秀发柔软地垂下,“现在炎队随时可以出发。”

夜鸦的斩命之人?别开玩笑了。司马旭炎摊开自己的右手,几个硬茧烙印在掌心四周。

体术法怎么可能还有未来!

——

不知是不是昨天经过战斗的缘故,虽然是第一天到,云君昊却睡得很死,小萱叫了五分钟才把他叫起来。云君昊一路小跑着,总算准时到了训练场。“夜鸦不是兴趣班,夜鸦以实力为尊。”夜苏荷严肃地对众人说,“所以,我们的分科是靠考的,想读的科目必须考进去。”

“在此之前,先进行天赋测试,这一项是加分的。”灵梦瑶一摆手,“我们的审核官会现场打分。按学号来考。”

“1号云君昊没天赋,给大家丢脸了。”云君昊说起了烂话,“我能不能不考?”

“等下,开什么玩笑,你没有天赋?”柳晓妍大吃一惊。

云君昊走向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远远地向一旁2班的雷临峰打了个招呼。夜苏荷倒是没有追问云君昊。“那就下一个,莹雪萱来。”

“我的天赋是‘破除’,目前为止,我的极限是破开四阶的防御术阵。”莹雪萱拿出随身带的建构术晶,转瞬间便将它幻化成了一把细剑。建构术晶可以将使用者的术能以先前设定好的模板构造出工具,是一种昂贵而方便的奢侈品。莹雪萱用起它来是相当的熟练。

考官们迅速塑造出了一个四阶防御术阵。“开始测试。”莹雪萱一举细剑,踏前一步,剑刺一闪袭向术阵。仿佛是一根针刺破肥皂泡,一瞬之间,术阵在剑锋前破开一人大的口子。莹雪萱走入术阵内部,又一剑刺穿另一端的障壁。在那只细剑面前,防御术阵形同虚设。

“升级成三级术阵试试。”总考官说道。

术法之间,每三级的差距都十分巨大。至于三级术阵与四级术阵之间,更是有着天壤之别。若是将四级防御术阵比作木板,那么三级防御术阵就是钢板。莹雪萱剑刺袭来,三级术阵的防壁一颤,轻易弹开了莹雪萱的剑刺。

“五十分吧,还是很实用的。”审核官们讨论了一下,得出了结论。

夜苏荷见状摇了摇头,“还没考完呢,来个三级定点术阵!”

审核官们愣住了。“可是……”

总考官思索片刻,说道:“虽然规则上没有说用三级定点术阵考试,但对于这个天赋,确实值得一试。”

考官们立刻开始构阵。作为一类不可移动的术法炮台,三级定点术阵虽然用于攻击,但是也是自带防护阵的,而且效果也优于四级防护阵。

出乎意料的是,莹雪萱的剑刺成功突破了这个术阵。总考官点了点头,“六十分,这个天赋将来必有大用。”

“嗯,这就比较客观了。”夜苏荷满意地点点头,“下一个,吴映雪。”

“我的天赋是‘破格’,可以越级使用术法。”吴映雪说,“我可以独自使用简单的三级术式。”

“随便来个没危害的看看。”一个审核员说道。

“塑构,链影。”短暂地吟唱过去,吴映雪身上的五阶术印光芒暴起,就连衍生出的细微的天赋术印也清晰可见。一个微缩版的链阵从场地上凭空生成,锁住了那位审核员的下身。

“越级施法吗……”总考官陷入了沉思。术式的三阶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等级。正常情况下,一个没有特别术法天资的人穷尽一生,也许能熟练使用三阶术印,但却不能凭借一己之力使用三阶术式。就连审核官们也是通过多人配合才能完成三阶术式的施法的,而他们都具有三阶及以上级别的术印——但是吴映雪却做到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在只有五阶术印的前提下,独自释放了三阶术式!

之所以只能使用简单的三阶术式,当然是因为五阶术印提供的术能不足。若是她日后进阶至三阶术印,再加上数人配合,也许就能以小队的形式启动一阶术式。这绝对是极其重要的天赋!

“嗯唔……”吴映雪已经撑了1分钟,额角上渗出了汗珠。她还在坚持。灵梦瑶拍拍她的肩,“打断了吧,这绝对爆分了,留点力气考别的试。”吴映雪这才停下。

“一百分。”总考官叹了口气,“真正的天才。”

“无论看几次,还是你的天赋厉害。”云君昊走上来扶住虚弱的吴映雪,“简直是压倒性的胜利。”

“到柳晓妍了。”夜苏荷说道。

“我的天赋是‘瞬闪’,可以短时间內极大提升动作的速度,包括冲刺、劈砍和重击。”柳晓妍说。

审核官们激烈讨论着测试安排。“重塑性高的天赋……总之弄根硬柱,先看看现在的强度。”

重塑性,指天赋进阶方向的宽广度。像柳晓妍这样的属性增幅性的天赋,日后可以向很多方面发展。

术式犹如诗篇般被咏唱而出,三根术质圆柱拔地而起——它们分别有着五、四、三阶的防御术式强度。柳晓妍走上前去,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行为——她把四阶术质柱拔了起来!

“4号,好好考试。”一位审核员有些不满。

“我没带武器,借这柱子使使。”柳晓妍左手单手握住快有一寸(3.33cm)半径的四阶术质柱,手上术印猛然亮起。下一刻,柳晓妍不由分说,以惊人的速度把它向三阶术质棍挥了下去!

“咚。”沉闷的声音传来。“哇,听着都疼。”云君昊看得脊背一凉。

审核官们定睛一看,在蛮力下四阶术质柱竟然断成了两截!那可是媲美钢铁强度的四阶术质啊!

“这种蛮力……”总考官犹豫不决,“精准度呢?”

柳晓妍愣了一下,回答道:“2到3厘米的误差吧……”

“我和你打的时候就发现了,你这招在防御上很难用。你适合当战士,刺客科要慎重考虑。”夜苏荷走到柳晓妍面前说,“不过以后说不定能把精准度练上来。这方面要注意用功。”

“还有什么特性吗?”总考官还是犹豫不决,“你的天赋延展性应该也很强。”

“我可以依靠天赋冲刺。”柳晓妍说完,开始跑起步来,“不过很难拐弯,而且要开全速的话需要助跑以保护肌肉。”

说完,柳晓妍便跑了起来。只是助跑了几秒,她就释放了天赋。极速前进的柳晓妍就像漫画里的人物一样卷起大量的尘尾,绕着400米田径场跑一圈只用了十几秒。云君昊甚至无法看清她的身影。她就像一支离弦之箭!

“实用性有待观察,五十分吧。”总考官最后得出了结果,并把成绩单交给灵梦瑶。

“过来领成绩单,然后去自己去熟悉一下校园吧。我们俩先去干点别的,你们自由活动。解散!”灵梦瑶丢下这句话,拉着夜苏荷就跑。

“那我们怎么办?逛学校去?”吴映雪问。

“我不知道啊……我现在出师未捷身先死了……”云君昊看着这一张张加分单,心里不是个滋味。

“你,有空,是吧?”柳晓妍快步走到云君昊面前,“和我单挑。”

“等等等等一下?什么意思?”

“我说,我要向你,在场唯一一位没天赋的同学、唯一一位击败考官的同学,发出挑战。”

“哈?——”云君昊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针对他。果然,人若运气背,喝水也塞牙。

——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空荡荡的食堂里,灵梦瑶和夜苏荷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灵梦瑶要了一杯可乐,夜苏荷则是一杯橙汁。两人一言不发。

“库库库库......”夜苏荷的橙汁喝完了,吸管发出了恼人的声音。

“你怎么看,那家伙?”

“吴映雪的天资绝对是百年难见的。”夜苏荷心不在焉地咬着吸管。

灵梦瑶皱皱眉,说:“别装傻,我问的是云君昊。”

“……”夜苏荷犹豫了一下,“他,有秘密。”

“嗯?”

“我有‘洞察’,我感觉得到。”夜苏荷的右手食指不断地敲击着桌面,“那是一股我没有感受过的力量。“‘洞察’不是万能的,我能够知道力量的存在,但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我只能凭经验判断。但这次,他不在我的了解范围内。”

“所以?”

“他的实力绝对是这4个人里最强的。”夜苏荷摸着自己的左手,上面有一道红印。那不是术纹,而是云君昊的木刀留下的痕迹。“手是战士的灵魂,我的手从来没被下位术者攻击到过,但他做到了。我敢肯定,他绝对不简单。”

烈日缓缓掠过白云,直指天空的正中,放下令人烦躁的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