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中午,杜冷汀说有人找我,我猜测应当是有了西恩的消息。

出了治疗室一看,果然是贝伦。

「贝伦,有消息了?」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贝伦点点头,「呆在龙门的几位首领的队伍我都打听过了,爱国者手下确有一名叫作西恩的队长,三个月前才加入整合运动,而且身材也有些胖,多半就是您要找的人了。」

我原本还担心西恩是在与我交恶的梅菲斯特或者浮士德手下做事,现在听说是在爱国者的队伍里,不由大喜道,「太好了!贝伦,快带我去见他!」

「但是他现在不在龙门,具体被安排到了哪里,我也没打听到确切的消息。」

「哦。」我略有些失望,但又想到只要有了西恩的消息,那早晚都会有见面的机会。

我冷静下来,当下先向贝伦道谢,待他离开后,又回到治疗室找出纸笔,给西恩写了一封短信。

我在信中先说起自己已经加入整合运动,马上要前往卡西米尔执行任务,然后又简略说了小堇离开龙门的事情,但没有提及小堇已经加入了罗德岛。我又在信的末尾说,自己会找爱国者商量,将他调到我的队伍一起共事。

信写好后,我找杜冷汀要来信封装好,然后便带着信去找爱国者代为转交。

爱国者还是一如既往的和气,对我的要求一口答应,他说西恩此时正留在乌萨斯境内执行任务,处境并不危险,在我从卡西米尔回来之前他会予以照拂,让我不必担心。

我谢过爱国者后告辞出来,又去找了一趟弑君者。

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给手下安排工作,看上去颇为忙碌的样子。等她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情,我才走过去打招呼。

弑君者见到我只是点点头。

虽然对方神色冷淡,但我还是谢过了她昨日在议事厅出手帮忙,然后才提出我想带走贝伦以及那支曾与我一同前往切城的50人小队。

弑君者倒是没有为难我,只是提醒我要告诉塔露拉一声。

等我再度回到治疗室,时间已经临近傍晚。

令我意外的是,塔露拉正在治疗室内等着我,杜冷汀有些情绪低落地站在她的身侧。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听说你最近研究身体强化类的源石技艺有了些成果,便想到我刚刚缴获了一把不错的武器,正好拿给你试试看是否合用。」

我此时才注意到塔露拉手中拿的并非是她平时极少离身的佩剑,而是另外一把通体漆黑的窄刃长剑。

我接到手中,发现剑身不重,但剑柄却做成了可供双手持拿的长度。我将剑抽出剑鞘,试着挥动了几下,动作颇有些蹩脚。

「你往剑身灌注一些源石能量试试。」

经塔露拉提醒,我试着将源石能量灌注到剑身当中,便猛然间觉得剑身似乎重了数倍,以我的臂力根本无法把持,长剑立时脱手掉落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心情不佳的杜冷汀没有放过这个嘲讽我的机会,「这可是雷神工业使用极为繁复的源石工艺锻造而成的绝世佳品,交到你手里真是明珠暗投。」

我也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当下为了挽回颜面,只得用上了最近还在不断改进的研究成果。

先调动起胸腔内源珠的力量,然后控制源石结晶以极为恐怖的密度聚集在双臂的肌肉组织内部,迅速引起病变。

我的双臂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最后变得肌肉虬结。

此时我再从地上捡起那柄黑色的长剑,双手持握,挥动时已经不再吃力,但我仍然感到极为心惊。

这柄剑看着剑刃不宽不厚,一旦灌注源石能量却又重量惊人,随着我灌注的源石能量越多,剑身就变得越重。我每一次挥剑时都带起呼呼的风声,直到我持剑的双手再度感到吃力,剑身重量的增长却似看不到尽头。

塔露拉赞许地点点头,「这是前段时间缴获的乌萨斯将军阿德里安公爵的佩剑,名字叫作千钧,交给你用果然正合适。」

帝国公爵的佩剑自然不可能是凡品,我连忙向塔露拉道谢,心中对她的特意关照极为感动。

塔露拉临走前还提到,离开龙门的时间已经确定,除了弑君者带着少量人手留守龙门据点以外,其他人都将趁着2月24日全城庆祝上龙节的时候伪装成商队一起出城,然后再分道前往乌萨斯和卡西米尔。

2月24日晚间,上龙节。

要说龙门一年当中最重要的节日,那自然是新年,但要说最热闹的却是上龙节。

今夜,整个龙门的大街小巷都挂上了红灯笼,从大古广场直到查理士大道的繁华地段,街道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从高处望过去宛如一条流光溢彩的百里长龙。

龙门当局似乎是刻意要借着这次节日,一扫战争带给这座城市的阴霾。

光亮越是光亮,周围的黑暗就愈加黑暗。

整合运动的庞大车队正伪装成运货的商队,在中城区与下环之间一条冷冷清清的道路上行进。

我的小队算上我一共有36人,除了一脸不情愿的杜冷汀以外,其余34人都是曾与我一起前往切城执行任务的小队成员。当时原本有50人,在切城死了两个,后来在伏击乌萨斯的战斗中又有14人或死或伤,我便请塔露拉把剩下的人都调给了我。

最前面塔露拉所在的车队已经靠近城门的检查点,货车们全都停滞下来,等着一辆辆排队通过检查点。

「贝伦,为什么只有我们是骑马?甚至就连拉货也要用马车?」我尽可能让自己平稳地坐在马背上,加在马鞍上的两层坐垫,让我产生了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贝伦骑马与我并行,闻言笑道,「卡西米尔外围那些落后的村庄里,可没有补充源石气化液的地方啊,所以咱们就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一路跋涉过去了。」

我忽然注意到前方城墙上出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

「是近卫局?」

我略微有些紧张,担心龙门近卫局会不会突然反水,试图将整合运动的首领和干部们截杀在城中。

旁边马车的车帘掀开,传出杜冷汀淡淡的声音,「不用担心。对于以商业作为根本的龙门而言,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尽快消弭战争的影响,只有局势彻底稳定下来,那些敏感的商人们才肯重新带着财富回到龙门。所以近卫局暂时不会有什么动作的。」

我点点头,略微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想起,塔露拉曾说过杜冷汀很擅长情报分析的工作,这与杜冷汀自己所说的,以前只是切城一家普通诊所的医生可大相迳庭。

我向贝伦使个眼色,悄悄放慢了马速,贝伦会意,也跟着放慢马速。

直至落后到即使杜冷汀耳朵再灵也决计听不到的距离,我才开口问道,「贝伦,你消息那么灵通,知不知道这个杜冷汀是什么来历?」

贝伦也压低了声音,「听说攻陷切城时她可是立了首功,塔露拉大人从那以后就特别倚重她,我劝首领你平时还是对她恭敬一些的好。」

我吃惊道,「什么?她不是诊所的医生吗?攻陷切城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是诊所的医生不假,但那可是有名的黑市诊所阿撒兹勒。他们只为感染者服务,从不在街道上抛头露面,但却掌握着整个切尔诺伯格的地下情报网络。如果不是得到了她的帮助,想必我们也很难这么顺利地攻陷切尔诺伯格吧。」

「原来是这样。」我低头沉思着刚刚听到的情报。

很快,我所在的车队也已经靠近城门,我依稀能够看清城墙上仅有五人,的确不像是有埋伏的样子。

一车车货物排队进入检查点,近卫局一一查验过后,挥手示意众人可以出城了。

穿过已经大半被灼烧成黑灰色的城门,宽敞的道路两旁偶尔可以见到战争留下的痕迹,几支折断的弩矢,还有逃难人群丢弃的各种杂物。

「上龙节的庆典马上要开始了。」贝伦忽然说道。

我闻言不由想起去年的上龙节,我与西恩、莱、小堇三人在挂满花灯的庆典上,一边伺机偷盗路人的钱包,一边嬉笑玩闹,直到夜深人散。而今年,我却要在这个热闹的节日离开龙门,前往完全陌生的国度。

就在我陷入回忆的时候,城中忽然有钟声响起,几支烟花拖着长长的尾焰窜上天空。仿佛得到了讯号一般,紧接着成百上千颜色各异的烟花同时升起,在高空中炸出绚丽的火光。

我回头望向城墙,那些近卫局的人也正抬头看向天空。只有为首那个佩带着两把长剑,头上长着双角的女子依旧注视着塔露拉所在的队伍。焰火的亮光短暂地映照出她的面孔,但很快又没入黑暗。

我把视线转回前方,不再回头。此时城墙里面传来的鞭炮和喧哗似乎都在另一个世界。

——————————————————————

第一卷【龙门风雨】完,下章开始第二卷【骑士之国】。最后求下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