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与老头洛伊说了导师不辞而别的事情。

洛伊显得很是惋惜。他说伊布是个好人,曾帮助过他,末了,他又安慰我说会继续帮助我完成守墓的工作。

墓园晚上也需要人值守,于是从当夜开始,我便搬进了看守室中。

黑袍人的监视断断续续持续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在周围那股若有若无的源石能量波动彻底消失后,我仍未敢放下警惕,直到又过去了两个月,我才渐渐放下心来。

在这极度压抑的半年多的时间里,我不但从不敢练习法术和源石技艺,甚至都未曾踏出过墓园一步,有关外面只言片语的消息,还是从前来探望我的三位伙伴口中得知的。

季节流转,时间到了1096年6月,半年来我第一次走出墓园的大门。

当我看到从远处行来的西恩、莱、小堇三人,心情大好,远远地就向他们打招呼。

西恩和莱两人的身材依然一胖一瘦相映成趣,多日不见的小堇则看起来更加活泼可爱,个子也高了不少。

我将三人迎进屋内,给他们一一倒上茶水,果不其然接着便听到西恩和莱大倒苦水。

「自从今年那狗日的布雷行政使上任以来,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不仅向所有贫民区的感染者征收防治税,还拆除了一大片感染者较为集中的聚居区,改建为货运基地。那些原本从事商贩和手工业的感染者也都流落街头,现在我们想做上一单比以前更加困难了。」

「也不是没有好的事情发生啊。」小堇坐在我的床榻上,手指翻动着将细长的马尼拉草编结在一起,「你们看,完成了!」我看到她的掌心是一朵用草叶编成的六边形小花。

莱将小花接到手里打量了一番,由衷夸赞道,「还是小堇的手巧,草编花编的又快又好,勾爪和绳索用的也很熟练了,这几天进账甚至比我和西恩两个人加起来都多。」

「哦?除草节要来了吗?」我夸赞地摸了摸小堇的头,然后不禁想起去年我与西恩、莱三个人没日没夜拼命编草的光景。

实际上龙门并没有什么除草的节日,除草节是我们三个人自己取的名字。

那是因为前两年每当到了野草疯长的时节,就会有一位大户人家的小姐带着仆人在贫民区的坊市里收购这种手编的小花。

满山满野的马尼拉草又不要钱,随手薅上一把,手上麻利的人用不了几分钟就能编出这样一朵小花。每十朵这样的小花就能从小姐的仆人那里换上一枚龙门面值最小的硬币,编一麻袋送过去就能换上一张百元的钞子。

最初的时候还没人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但当几个闲散的流浪汉真的换到硬币之后,就在贫民区掀起了除草编草的热潮。当时甚至一度出现了坊市店铺半数停业,从掌柜到伙计全员加入除草大军,以致于贫民区周边两里内出现了无草可拔的盛景。

莱回答道,「是这个月的20号,那位小姐的仆人已经在宣扬这件事了。这次收购虽然只持续三天,但是足足提前了一周通知大家,这位小姐不仅心肠好,想的也很是周到啊。」

「什么心肠好,我看这些有钱人的少爷小姐都是钱太多了才生出来的怪癖。」

「我不准你说她的坏话!」小堇竖眉站起来向西恩大声道。

「好好好!」西恩赶忙举手告饶。「我先去帮库赛德钉棺材板了。」

莱也站起来道,「那我去帮你再挖一处墓穴。呸,瞧我这嘴!」

我连忙站起来,「说真的,你们不用这样,我自己一个人处理的过来。」

「那怎么行?这半年全靠你的接济我们才没饿着肚子。不帮你做些事情我们怎么过意的去。」

「兄弟之间何必计较这么清楚。」我摇了摇头,本来今天打算好好钻研一下源石技艺的,现在看样子只能陪他们再干一天活儿了。

晚上将三人送走之后,我坐在榻上按照导师教授的方法,透过导师留在我身体内的魔法能量,引导出一丝天灾之心的能量。仅这一丝我便感受到了天灾之心的巨大力量,这一丝能量融入我的血液,流入我的脏器和循环系统,不断侵蚀我的体内细胞,使之感染成为矿石结晶。我使用魔法竭力控制着这股能量前往我的指尖,然后化作尖刺发射出去。

只听到「砰」地一声,墙壁上已然多出一个细小的孔洞,但只有半个指节的深度。我知道自己掌握了基本的方法,接下来只要不断练习控制更多的源石能量就可以了。

又过去了一周多的时间。

西恩三人又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手中居然还提着几瓶麦酒和一些肉食,我猜想他们应是在除草节上收获颇丰。

小堇大老远就蹦跳着向我挥手,看起来开心极了。但等走的近了,却失声惊呼,「库赛德哥哥,你的脸怎么...」

我只得苦笑,「不碍事的,不就是感染了矿石病嘛,又不会死。」

西恩三人都以为我的矿石病是墓园的源石环境导致的,但只有我自己清楚,这完全是我低估了天灾之心的能量所造成的。导师离去之前曾再三叮嘱我,在逐步掌握天灾之心的能量时切不可贪功冒进,否则可能危及生命。

我这几天只是稍微尝试了一下控制更多天灾之心的能量,原本以为凭借我特异的体质,足以消弭天灾之心对身体的侵蚀,但这股能量却远非普通源石可比,比之强大数百倍,以致于我现在身体上又出现了久违的矿石结晶。

「老子早就知道那帮人肯定不会平白给你这么好的待遇!你这薪水是拿命换来的呀!」

「西恩说的没错,库赛德你别做这守墓的工作了,咱们还像之前那样赚点小钱,就算偶尔饿肚子,不也都熬过来了吗?」

我的顾虑太多,无法跟三人道出实情,只得打断西恩和莱两人的规劝,转移话题问道,「小堇,你们今年除草节的收获如何?」

听到我的问话,一脸担忧的小堇这才转为喜色,「听我说,听我说,我们这些天靠编草一共兑换了一千多龙门币。而且去兑换的时候,我还见到了那位好心的小姐本人呢!」

小堇仰起头,目露憧憬地说道,「库赛德哥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呢!」

「哦?她比小堇还好看吗?」

「那当然!她比我可好看多了!而且她跟那些有钱人都不一样,她一点也不嫌弃感染者,她还摸着我的头夸我编的花最漂亮!不过她虽然一直在笑,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心里好像很悲伤。」

西恩插了一句,「哼,有钱人的装模作样罢了!」眼看小堇又要生气,西恩赶忙又转移话题,「库赛德,快来看看,这可是我今天从朝陇山酒馆后厨搞来的高级货,要不是我与酒保认识,没个上百龙门币可搞不来这么一壶。」

我们几人正在吃吃喝喝,我却听到门外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出门看过去,发现是老头洛伊。他算是龙门行政部门委派的联络员,但却不是感染者,所以自然不愿意踏进墓园的大门,平时给我递送生活用品也都是只送到门口。

「洛伊先生,您很少这个时间过来啊,是有什么事情吗?」

「库赛德,你去年才刚来所以还不清楚,我之前也一直忘了跟你说了。每年6月23号呢,都有一位大人物要过来扫墓,你趁着今天下午赶快把墓园打扫一下,否则到时候要是惹得大人物不高兴可就麻烦了!」

这倒是稀罕,我在墓园呆了大半年了也没见过有啥大人物会到这里来扫墓。但我还是点头应承着,「好的洛伊先生,谢谢你提醒,我今天下午就好好收拾一下。」

第二天清晨,果然看到有五辆豪华的车辆驶到墓园门口停下,接着便涌进来几名身着黑色制服背着可疑设备的警卫人员,用手里的喷雾装置对着墓园各处一通喷洒,其中一人看见我也二话不说就是一通乱喷。我心里那个气呀,心想要不是昨天老头洛伊跟我打过招呼,我肯定还以为自己这是被强盗光顾了。

这帮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把墓园里每个角落都喷洒了一遍之后。我才看到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从车上下来,由两位仆从拱卫着走进墓园。

此时我早已被警卫隔在远处,只能远远看到那女子相貌姣好,似是非常年轻,想来应该是龙门豪门大户中的千金。虽然这位小姐看上去面有郁郁之色,但我在墓园呆的这大半年间也没见过哪位宾客是面带红光、喜形于色的,因此也不甚在意。

她似乎对墓园颇为熟稔,径直走到了靠近西边角的一座墓前,等两位仆从摆好祭祀用品后,她先让仆人退到远处,然后独自奉香祭拜,之后便一直伫立在原地,偶尔低头以袖拭面,像是在微微抽泣。

直至两刻钟之后,有警卫过去催促。由于警卫也不敢靠的太近,所以讲话的声音就难免大了些。

「小姐,这里的源石密度太高了,纵然用药液处理过也还是会有感染的危险。老爷特意叮嘱过属下,一定不能让您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

那女子没有答话,又在墓前站了好一阵子,似是躬身在墓前放下了什么东西之后,才又在一堆人的拱卫下离开了墓园。

等这帮趾高气扬的家伙离开之后,我才好奇地走到那女子呆过的墓碑前,想看看到底是谁的坟冢能享有这么大的排场。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这块墓碑很是简陋,不仅墓碑的顶端缺了一角,墓碑上的字迹也很是简略潦草,只写了墓主人的名字迪伦·琼斯,还有生卒日期,墓主人死于四年前,亡故时只有十六岁,与那位大户人家的小姐年岁相当,想来很可能是以前的恋人或者友人。亲人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两人沾亲带故,以那位小姐的家世断不可能让他以如此潦草的方式葬在这种地方。

就在我受好奇心驱使,打算回看守室翻阅一下四年前的亡者资料时,我忽然被摆在墓碑基座上的一样小小物事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朵小小的由细长的马尼拉草编结而成的六角小花。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