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灼小姐……”

“我,我没事,没事……”

桃灼靠着霜怜搀扶才勉强起身,但她却在起身的时候看到霜怜的脸上并没有多少除了担心自己外的其他表情。

“霜怜,你……在看到这些东西后就没有别的感觉吗?”

“眼前的景象吗?如果只是说这些奴隶的存在的话,即便是在我的王都,也是存在着这样的奴隶的。只要有战争,就会有战俘变作奴隶产生。”

战争,奴隶吗?

并不是能被称之为人,而是只会被当作物品一样来使用的奴隶。

“可这里,明明是在上城区……兰斯特你的世界,也是这样吗?”

“……奴隶的存在,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人性的发展,但对于我们现在的世界,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十分廉价的劳动力。因此奴隶制,甚至于奴隶本身,当然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公殿下主她,曾这么说过。”兰斯特似是在解说,又似是在对这种存在的制度的无奈叹息。

是吗?是这样啊……

桃灼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坚强了。

是世界。

自己所处的世界终日和平,所能遇上的最可怕恐怖的事情,估计也就是卢明对自己的恐吓了吧……

如同被豢养的宠物,第一次见到真正血腥的世界一般。而在她身旁的,都是从血腥世界里回来的猛兽。

宠物能变为猛兽吗?

……

温顺的狗,能变为嗜血的狼吗?

……

“小姑娘怎么了?被吓到了吗?”九五七在门口见到桃灼蹲在地上,迟迟没有起身,于是便开口问道。

“霜怜,带她出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看看这些孩子中有没有小明,顺便也给他们治疗一下。”

体贴的兰斯特如此提议,霜怜只是点点头,然后扶起桃灼,走到了门外。

桃灼靠着墙,缓缓的滑坐到了地上。

霜怜使用能力做出了一个冰杯,盛满了液化的水后递给了桃灼。

桃灼看着水杯中晃动着的水入了神。

“霜怜,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桃灼小姐,请不要妄自菲薄,您如果没用的话,我也不可能储存够打倒古鲁奇亚的魔力。”

“但如果不是我被抓的话,霜怜你根本就不会被封住魔力。”

“这是在下的失职,绝不是桃灼小姐您的问题。”

“……霜怜你,果然是个好人呢……”

桃灼舒颜一笑,但这笑容却十分的苍白无力。

霜怜只能紧缩眉头,半跪在桃灼身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本来就不是多会讲话的人。

“我一定不会是个合格的君主吧,要胆量没胆量,要决心没决心,啊~这么一说,感觉我还真是没用啊,感觉就是那种只会指挥部下上去顶住的小队长嘛……”

“……桃灼小姐……”

“霜怜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在下绝无此意。”

“是吗……”桃灼又笑了笑,“如果是那个人的话,肯定不会说出这些话吧,他一定能够很冷静的看着这些孩子,然后一个个检查他们究竟是不是小明吧……如果是他的话,会不会一开始就能抓到那个坏人?如果,如果霜怜你先遇到的是他的话,会不会——”

“——桃灼小姐,不管结果如何,在下现在所发誓效忠的对象是您。所以,不管今后您做出如何决定,在下都会忠实的完成。若您做的有违骑士之道,在下亦会拼尽全力纠正您的错误!辅佐君主,亦是身为臣下的职责,是臣下的使命!”

“……嗯,谢谢你霜怜,我已经感觉好多了。”桃灼笑容中的苍白终于消散,变得明朗起来,她起身拍了拍裙边的灰尘,“去帮兰斯特一起找人吧!”

“是!”

结果,他们并没有在这个房间里见到小明。

“那个,请问一下,除了这里的孩子们外,还有其他的孩子吗?”

“其他的?没了啊,我们这几个月就找见这么多,如果小姑娘你要找的人不在这的话,那我们这就没有了……”

“是吗……谢谢——啊,等等,还有一件事希望您能告诉我。这些孩子,他们之后是要去干什么吗?”

“嗯?这我就不知道了。”九五七摇了摇头,“可能去做劳工,也可能被别的人买走去干别的,当然,你也可以现在就把他们都买下来,也不贵,一个人三十张红票就够了。”

“三,三十张?!”

莫说三十张,就是在哨塔那,都还是靠着兰斯特的金币才能过关,三十张红票,真有可能是要把桃灼卖了才能买回一个孩子。

“没有其他办法吗?”

“老板定的价啊,我这可没法打折。”

听到九五七这样说,桃灼也只能打消了将这里所有的孩子都带走的想法。

“桃灼小姐。”

“嗯,我们走吧,那个很抱歉打扰你们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您能告诉我们还有别的地方能找人吗?”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啦,我一直都在这地下生活,没去过别的地方。”

“诶?”

“啊,我没说过吗?”九五七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牌子来,“我原本也是这里的劳工,只不过干的不错,老板才让我去监督别的劳工干活啦,九五七就是我的号码牌。”

“是吗……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就先走了。”

“哦,慢走,”九五七看着桃灼三人离开的背影,挠了挠头,“这姑娘真是第一次来这?话说另外那个人,那个杯子是怎么变出来的,魔术师吗?”

“哦,三位,没能挑到你们想要的人吗?”

“啊,没有呢,那个,您知道别的地方还能找人的吗?”

“找人啊……”八字胡捻了捻胡子,“我们这可算是最大的了,其他地方,估计也不会有太多,不过,如果您真的想知道的话……”

八字胡又比划出了一个钱的手势。

“这些——”

“不,不用了,我们自己会去找的,谢谢您了。”

“哦!那就祝你们好运了。”

出了门后,兰斯特便开口问道,“这些钱现在与我而言并没有用处,还不如给他换取情报。”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钱也不能乱用啊。”

“这个……”

“在下也认同桃灼小姐,在下认为,与其将所有钱都投进一个赌注里,不如分出几分进别的赌注里看看。”霜怜一脸淡然的说着。

“对!霜怜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桃灼的脸有些红着的说。

“……也对,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兰斯特释然一笑。

“诶……我想想——”

“——都说了这地方这么大,我哪有什么好方法能一下就找到人的——喂,疯女人,松手啊!”

“我不管,不管!神经病先生你肯定有办法的!你不现在说出来我就不松手!”

“你放手啊,要死了!你不知道自己的手劲有多大吗!!!”

“你们两个还是不要在这里打闹了吧。”

“爱丽丝你给我放手!诶——”

“不放!不放!啊——”

我和爱丽丝终于是看到了在我们面前出现的桃灼一行人。

而展现在桃灼她们三人面前的,则是爱丽丝正爬在我的背上,用两条胳膊夹着我的脖子的滑稽模样。

“那个,这位是?”桃灼弱弱的发问道。

在我和爱丽丝身边,正站着一位红发红瞳,身着潮牌衣帽,面露尴尬笑容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