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话的小喵咪们又来了?”

我连忙从这颗心脏边退开。

原本漆黑一片的地下室里在这瞬间变得亮堂起来,让我看清了声音主人的脸。

不是那个木偶咕噜,而是穿着长袍,一脸魅惑表情的女人。

“这回,应该是本尊了吧?”

我尬笑了一下,然后将站在我身后霜怜推了出去,悄声在其耳旁说,“快上,你之前不是说要杀了她的吗?”

霜怜唤出冰剑,对准了这位未知的异界人。

未知?不对,应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这人是谁才是。

“修女……”

“啊哈,被发现了吗?”

修女微笑着把手抚上脸,露出一副真是头疼的表情。

“嘛,不过比起这件事,我更想知道一些别的东西。”

修女舔舐着手指,望着缩在霜怜背后的我说,“你貌似,知道了我,想要做什么呢?!”

“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霜怜快上,干死她丫的!”我可没想在敌人面前夸夸其谈自己的推理有多牛逼,对了也就罢了顶多浪费点时间,错了岂不是要沦为敌我双方共同的笑柄?

这种赔本的买卖,脑子有问题的才会做。

霜怜一蹬脚便冲射而出,冰剑被其握在手上破风而刺!

她竟是想要一击将修女斩杀!

“可惜……”

修女没有动作,但本要刺中她的冰剑却偏移了原本的轨迹,刺了个空。

见势不妙,霜怜马上抽剑,但却被修女用手牢牢的抓住了剑身。

冰剑在刹那间融化,下一刻就化作满天水雾将修女笼罩。

“嗯?奇怪的魔法……”

修女挥了挥手,轻描淡写的将水雾散去。

“没有感知到魔力?你的剑……”修女见到霜怜又重新生成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冰剑,“很有意思。”

“这个女人的魔力,”霜怜的表情很严肃,“很怪异。”

“喂,等下,现在根本就没必要商业互吹了吧?!”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霜怜瞥了我一眼。

“……那你能解决她吗?”

“只能陷入持久战,但是……”

“好好,我懂了。”我点头表示理解,“魔力够到能跑吗?”

“没有问题。”

“那就走——”

“——走?”修女不知何时居然出现到了我们身后,“你们想去哪呢?”

我一个下蹲,避开了来自霜怜的斩击。

“当!”

这突如其来的逆袈裟斩,居然也会被修女挡下。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冰剑击中修女后,居然响起了金属般的声音。

“这个肉体,可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脆弱哦。”修女邪魅一笑,用力一握后便将霜怜的冰剑捏的粉碎。“不过你们居然是在引诱我上钩,这实在是,还真令我意外呢?”

“就是现在!”

八只铁锁在修女讲话之际突然从地下迸发而出,死死的绑住了修女的四肢。

?!

从修女脸上惊现的诧异神色足以证明这次奇袭的成功。

“物理斩击不行的话,”我微笑着按下一个开关,“生物电流怎么样?”

“咿呀啊啊啊!!!”

从被我埋藏在地下的小蜘蛛中,传导出了庞大的电流量,修女的脸因为被高压电流击中而扭曲不堪。

几秒钟后,电击停止,修女的身体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瘫倒在地。

“躲在我后面就是为了将这枚地雷埋下吗?”霜怜散去冰剑,若有所思的说。

“也不全是,”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修女,动了动她的身体,其身上居然还散发出了一丝被电焦的气味,“不过作战能成功就好了。”

见这修女已经没有威胁了,我便将视线再度转向这颗跳动着的心脏。

“好的,那么现在就请骑士小姐你来发光炮把这玩意儿破坏掉吧,接着我们就去找桃灼,看看她被抓到哪去了。”

“我尽快。”

一提到桃灼,霜怜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浑身充满干劲的样子。

我退开到一旁,将这颗心脏完全暴露在霜怜的视线面前。

“全部毁掉,一点都不要留下。”

“明白了。”

霜怜将魔力汇集到双手,然后用手绘制出了一圈圈我看不懂的法阵图案。

“聚集!贯穿!毁灭!”

她低声诵读着不知名的语言,但我却能毫无障碍的听懂。

“然后——”

“请等一下哦!调皮的小猫咪。”

我和霜怜的视线都移动到了倒地的修女身上。

但是,修女没有动。

承受了接近人体耐受极限的电压后还能运动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才对。

“怎么,会?”

霜怜呆呆的望着发出声音的人,以至于手上的魔法运作都停了下来。

“桃灼小姐?”

“是啊,就是你心心念叨的桃灼小姐哦!”

没错,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本不可能站在这里的桃灼!

附身法术?还是说这魔女本来就是幽灵?

“桃灼”微笑着缓步靠近霜怜。

“你,你不是桃灼!”

“不,我就是哦,呵呵……”“桃灼”踮起脚尖,捏起裙边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我就是哦,霜怜你,难道忘了我吗?”

“……”

霜怜没有反驳。

我见状连忙上前,想要站在当中将他们两个隔离开来。

“真是碍事呢!”

桃灼的双瞳泛着粉红色的光芒,只一个照面,我的精神便迷失在了那双眼眸之中。

桃灼看到我呆立在原地,不禁笑出声来,“碍事的人没有了,现在就我们两了哦!霜怜……”她的双手环绕上了霜怜的脖子,那双充满媚意的眼睛,死死的抓住了霜怜的视线。

“现在,就我们两个了……”

桃灼将脸靠近霜怜。

霜怜依旧没有动作。

她就好像人偶一般,任凭着桃灼摆弄。

踮起脚尖。

两唇相抵。

……

“……真没想到,”桃灼后退一步,用手臂擦去了嘴上的鲜血。“是我的魔法失效了吗?”

“并没有,”霜怜的嘴角,沾染着桃灼嘴内的血液,“只是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得到桃灼小姐这样的认可罢了。”

“认可……”桃灼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奇怪的人呢。”

我啪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妈耶,真是再也不想被这种技能中第二次了!”

“被内心里最重要的人求爱的感觉怎么样?”桃灼终于看了我一眼。

“我TM的只能感觉到恐怖啊!!!”我声嘶力竭的吼出了声。

桃灼歪了歪头。

“诶?为什么呢,明明应该会感觉到开心吧?”

“你根本就不明白好吧!”我浑身颤抖着抱紧双臂,“被我家妹妹抱着说‘哥哥快点’的感觉!就好像被恶魔抱着去地狱里玩死亡龙卷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