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平时都在干嘛?啊!一个个不都是经过了特殊训练的吗?怎么连人跑到警察局门口来进行恐怖袭击了都还让犯人跑了?!”

秃顶老男人站在讲台上,大声臭骂着底下一票干警。

警察们都低着头不敢讲话。

“是不是嫌自己的钱拿少了?告诉你们!”秃头男人指着干警们,“纳税人的钱可不是用来养吃白饭的!要么好好干,要么就给老子滚回去种田!警察局里可容不下废物!”

“报告长官!”余建生在一旁大声叫道。

“有什么屁就快放!”

“敌人是具有伪装能力的怪物,由于装成了我们警局的内部人员,所以才会这么简单的就到达了警局内部!”余建生讲的言之确确。

“放你娘的胡狗屁!”秃头局长指着余建生的鼻子开始骂,“还怪物!我呸!你觉得记者和民众有谁会信?!”

“但那是事实,整个警局的监控都看到了。”余建生耸了耸肩,一脸事实确实如此我只是实话实说的表情。

“……监控室当时是谁在看管?”

“是我,您可以去调开录像带一个一个仔细看。”

“……”老秃头不说话了,找了把椅子放到屁股底下坐了起来,拧开一瓶矿泉水就往嘴里灌。

众人也就这么看着他喝水,一句话都不敢说。

笑话,敢和局长顶嘴,你除非是余建生那种后头有人的,不然谁敢上去讲?哪怕是公道话也能给你讲没理咯!

“余建生我告诉你!给你三天——不!两天时间,给我找到这个怪物的一切线索!”

“是!”余建生敬了个礼,正要往外走呢局长又说,“等会,你过来一下。”

余建生靠到局长嘴边侧耳倾听,随之露出一脸苦相。

“局长,这不太好吧?”

“你就按我说的去干!出了什么事有我担着!找个人多大点事啊真是!”

“……您老就是一句话的事……”余建生没办法的叹了口气,然后退出了这个还将继续进行批评大会的房间。

“局长还在里面批人?”邢正严站在房间外头,手里拿着一包烟,欲要递给余建生一支。

“谢了,我不抽,”余建生苦着个脸,“局长给我下了任务,让我两天内找到那个怪物在哪,你说这个上城区那么大,要去哪找才能两天内找到个会变形的怪物?”

“是吗?那你可真惨。”邢正严笑了笑,掏出烟点了起来,这里是警局外面的一家宾馆,现在被征用做了临时警部。

“你也别幸灾乐祸,局长还有个任务让我去办。”余建生摇了摇手,“让我去下城区把他儿子带回来。”

“他儿子?”邢正严有点奇怪,“去下城区干嘛?那治安可不好,又没警察局的。”

“市里的项目想让他参一脚镀层金,”余建生没法的拍了拍邢正严的肩膀。“所以我想和你换换,我去下城区找人,你在上城区找怪物。”

邢正严猛吸一口烟,然后吐了出来,“不必了,我去下城。”

“嗯?”

“转换一下心情,现在心里乱糟糟的。”邢正严把吸干的烟丢到地上,用脚拧灭。“找那怪物没找到,反倒是被它给杀上门了。”

“……是啊,牺牲了不少同事。”

“而且我们刑警大队接到报案,说下城区那边好像有邪教组织。”邢正严快步走下楼,“这事我可不能不管了。”

“一路小心。”余建生对着邢正严敬了个礼。

“啊,彼此彼此。”邢正严摆了摆手。

放下手后,余建生的眼中才出现了一丝疑惑。

没来由的疑惑。

——

母后在最后的时候,为什么不逃走呢?

我不理解,但是她好像是说了几句话。

是……什么?

我醒了过来,看了看周围,自己目前好像是在一栋工厂里。

想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嗯?衣服?

在我的身上,披着一层破旧的大衣,一股奇怪的味道残留在上面。

是油?

“你醒了?”那个男人从铁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透明袋子,里面装着这个世界的食物。

“来,牛奶豆浆包子油条,不喜欢的话外头还有肠粉店,我带你去。”

“……不必了,谢谢!”

我接过男人手里好似面包的东西咬了一口,突然溅出来的肉汁射到了我的脸上。

“啊,纸巾。”

……谢谢。

这句话没能说出口,因为我实在是没有更多的力气去开口说话了。

我接过纸巾,将脸上的肉汁抹去,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起了这个名为包子的食物。

“咳,咳咳……”

“噎到了?别吃那么急嘛!”

男人又递过来一杯乳白色的液体,我喝了一口,并不是热牛奶,而是有着一点沙沙口感,刺激着舌头感觉的饮料。

“忘了你好像还是个外国人,刚刚那个是豆浆,你喝不习惯就换成牛奶吧。”

“……不用,这就很好。”

和包子一样,都是十分可口的食物。

吃完一个包子,我才想起来自己到底是为何要来这里!

“君主大人!”

“喂!干嘛突然站起来,你看你都快摔了。”

男人扶起站不稳的我,但奈何他自己的力气好像就不是很大,我的整个身体都压到了他的身上。

“……将军,你背叛了我们。”名为爱丽丝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男人的身后,表情冰冷,手上举着那把之前曾用来对着我的武器。

“喂,你搞清楚一点好不好!是她倒了我在扶她啊!再说我对这种西伯利亚大平原可一点兴趣都没有。”男人连忙出声辩解,虽然不知道他所说的比喻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却没来由的感到生气。

“诶?是吗?”爱丽丝就这么看着男人将我重新放到了地上,“那神经病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年上,金发,绿瞳,c-cup,精灵耳,希腊服,小恶魔系……大概是这样?”

“这是你的性癖不是喜欢的女性吧?”

“我倒觉得差不多,”男人说完这一串令人难懂的话语后便又走出了铁厂,“我再去买点吃的给兰斯特,地上有我带来的早餐,你先吃点。”

男人走了,留下了我和爱丽丝在这里独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