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境谢拉格,那是世界上极少数并非移动城市却有人居住的地区,听闻在谢拉格感染者并不会被区别对待,对于罹患矿石病的人来说,那里可谓是天堂,不过谢拉格人大概不会那样想,那个地方极度排外,除了世世代代生活在那里的那些族群,其他人在那里几乎是生存不了的吧,正因为谢拉格极度排外而且闭关锁国,在维多利亚看见谢拉格的人才显得尤为稀奇,如果这位谢拉格的来客是不良少年的话就更吸引人眼球了。

或许是谢拉格人天生带有排斥他人的立场,阿奇曼曾听自己的门生们多次提起那个意思不良少年的谢拉格菲林留学生,尽管被认为是不良少年,但那位少年并未欺负过任何人,默默的学习,默默地休息,默默的吃饭,他虽说身处于这学术氛围和社交浓重的地方却并没有与他人结伴,似乎一直以来都只有自己。

“有点像列奥纳多呢。”当亲眼见到那位谢拉格少年的时候,阿奇曼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就是那个谢拉格留学生吗?”阿奇曼坐在了他的对面对他说

“……”他点了点头,并没有看向阿奇曼,他的眼睛没有离开过手边的资料

果然和列奥纳多更像了。阿奇曼想着

“很奇怪啊你,拥有了政治和经济学的双学位,却在我们这个研究源石工业的的地方学习人事管理,你家不会是政治家吧。”阿奇曼说

“教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请不要打扰我了。”他说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需要使用这些知识去改变什么的话,光看书是没用的。”阿奇曼说“我有个……朋友和你很像,所以控制不住自己来多管闲事。”

“……”少年显得不耐烦了,阿奇曼也发现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自己了

“这是我的教室,如果你想知道一些有用的东西就日落之后来找我吧,我的学生刚好空出来一个。”阿奇曼起身在少年手边放了一张卡片,便扭头走了。

“迈瑞克·阿奇曼,源石工业领域专家。没写种族呢。”少年看着手中的卡片喃喃道“阿奇曼?真是个少见的姓氏。”

“咚咚咚”敲门声罕见的出现在了阿奇曼教室的门口

“请进。”阿奇曼说,来的人是白天的那位谢拉格少年,他手里拿着白天还在研习的资料,用兜帽遮住了自己的头发和耳朵。

“欢迎你,少年。”阿奇曼说

“您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吧?”少年一反白天的态度,主动发问了

“我听我的门生提起过你,希瓦艾什先生。”阿奇曼说“孤身一人来到了维多利亚,在这种骚动的年纪却埋头苦学,在拥有政治、经济双学位的基础上还是来到了我校研习驭人之术,在我看来,你简直是王子复仇记的翻版。”

“我不是什么王子,我只想复仇。”希瓦艾什说

“你会来我这里,大概率是因为你也清楚教材里那些软绵绵的东西几乎没有什么用处了吧。”阿奇曼说

“是,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我是不需要来到维多利亚求学的。”希瓦艾什说

阿奇曼的手指划过自己的目镜,巴别塔曾经的机密文件中保存有相关的资料,尽管那些资料枯燥乏味,但对于面前的谢拉格少年来说,那东西应该比黄金珠宝更值得拥有。

“我对你的过去不感兴趣,但在我看来你需要知识,你需要那些劝人向善的文章给不了你的知识,尽管在我这里的存货不多,但给你打开这扇门还不成问题。”阿奇曼说

巴别塔的资料库中储存了有文字记载以来的所有文献,音乐、法律、政治、经济、人文、科学、神学无一不包,但即便是这样,眼前少年需要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更加黑暗,更加扭曲的知识。因为他不是需要成为智者,也不是想要进入学术的世界他需要得到想敌人复仇的力量,他需要剥夺敌人一切的知识。

“我给你的是任何老爷都不希望你这个年龄知道的东西,尽管它对你的目的有帮助,但也可能让你就此陷入深渊,你确定要接受吗,恕我失礼,我并不是怀疑你的决心,而是出于教育者的义务,我必须有此一问。”阿奇曼看见了少年眼中的火焰,那非愤怒而是渴望,他无比渴望得到阿奇曼手中的东西,这种眼神在过去阿奇曼也见过一次,在阿奇曼的认知里,这个少年大概会和曾经的挚友一样不得好死吧。

“是的,阿奇曼教授,我要接受你的帮助,我必须接受你的帮助。”希瓦艾什正视着阿奇曼被目镜遮住的脸说

“你下周开始搬到这间宿舍居住。”阿奇曼给了希瓦艾什另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这里住着我的一位门生,他家的家长是维多利亚王族护卫队的教官,对你或许会有些帮助。”

“您为什么要帮助我这个谢拉格人呢?”希瓦艾什问

“我曾有一个朋友,和你非常非常像,我们曾是盟友,但因为我的失职,他失去了一切,也包括他自己的生命,看到你仿佛是透过时光看到他,我不能再让他的结局上演。”阿奇曼说

列奥纳多·D·卡尔波尔,曾经因为天真而死于政治斗争的可怜虫,而其天真的原因,正是因为昔日迈瑞克·阿奇曼和化勒·诺莱尔几近无所不能的能力,他想帮助自己的朋友,想帮助自己视若生命的盟约,因此如同光一样进入了最污秽也最黑暗的政界,友人让他感受到了人的美好,他便认为政客们亦如两位挚友对他毫无保留,但那是政客,而非友人,对于想要将政治透明化的“敌人”可是除之而后快的。

“我间接引导那位天真的人走上了死路,只因我未能让他洞悉人心的阴暗,希瓦艾什,你要谨记。”阿奇曼说

“切莫让错误再演。”

谢拉格的高材生提前离校了,听说他短短一个学期就修全了别人多年的课业。

“老师,希瓦艾什几乎马不停蹄的返回了谢拉格,没问题吗?”一个英俊挺拔的年轻男子站在阿奇曼身后

“希瓦艾什不是蠢蛋,他必然是做足了准备才觉得返乡的,只不过到最后还流传着来自谢拉格的不良少年的说法啊。”阿奇曼说

“毕竟他在家父那里进行了军事化的训练,打架狠一点也是难免的。”男子说“不过他和老师很像呢。”

“?”

“一个是到离校返乡都被称为不良少年,另一个明明学术顶级却是幽灵教授名声在外。”

“或许下次再看见希瓦艾什的时候,他会强大的让你认不出来哦。”阿奇曼说“我在他眼中,看到了作为王的资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