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希会老去,我不一样,我几乎是永恒的

不经意间她已经从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成为了风姿卓越的美人,她学习者父亲留下的所有知识,还有我外出获得的一些知识,她知道了源石,她知道了天灾,她知道了移动都市,她比我聪明得多,外面的很多人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他们有的生出了尾巴和角,有的甚至出现了光环和翅膀,但凯尔希没有,她和父亲一样是“人类”,过去了那么多时间,我的身体从单纯的黑色开始染上幽绿的光芒,凯尔希说我的硬度已经比当初强得多了。

她是大姑娘了,经常自己离开设施,有时候我回来也见不到她,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见到了她,她以风姿不在,衰老和腐朽爬上了她的身体,我想让她倚靠着我,但我身上已经没有可以给人类倚靠的地方了。

她用衰弱的语气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多年的见识,在维多利亚,在叙拉古,在哥伦比亚,在雷姆必拓,在龙门,在炎国,她越说就越衰弱,我就越痛苦。

“凯尔希啊,我有事与你商量。”我说

“朋友啊,怎么了,马上我就说完了。”她说

“我曾见证过挚友的离去,此番痛苦不想再次体验,你是人类,脆弱至极,但我不是,我能让你存在下去,父亲已经快沉睡五百年了,你是他的女儿,理应迎接他的归来。”

“……”

“我会和你融为一体,这样无疑会使你身患那种名为矿石病的绝症,但我希望你能亲眼见一见自己的家人,可以吗。”我问

“你会死吗?”她问

“我不会死,但是会陷入沉眠,总有一天我会醒来,我会亲眼见证你的未来,父亲的未来。”我说

她咬着嘴唇思考良久,她小时候就是这样,想事情的时候总是咬着嘴唇,

“好吧,beast,我同意,但我要给你换个名字。”她说

“好啊”

“那你就叫Mon3tr吧”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