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我还是太弱了!——

菲安丝在失望中合上双眼,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加持在身上,自己的躲闪速度瞬间被提升,轻松地避开了咕噜兽的攻击。

“别分神!咕噜兽还会喷射攻击!”

就在方才,洛亚在万钧一发之际急速施法,手法快得甚至看不清楚,连念读咒语的时间都控制在刹那瞬间,眼神中只有认真和淡漠的目光。

菲安丝在洛亚的呼喊声中恢复了注意力,全神贯注地面对周围的魔物,获得辅助加持效果的她,身姿更加轻盈,挥动雪花剑就如行云流水般流畅通顺。

艾米同样也获得了洛亚的辅助加持,绿色光效在两人身上散发,咕噜兽不管从哪个方位骚扰攻击都无法得逞,棕色团球们节节败退,它们意识到必须要先击败正在施法的那个黑发青年。

“洛亚!...它们要去攻击你了,可别被小喽啰干掉了噢!”

咕噜兽分为两批,一部分转而去干扰正在一旁释放的洛亚,然而他不为所动,连正眼看都没有。

“切!你以为本大爷是谁!...它们要是能碰到我...疼疼疼...”

洛亚一心多用,既保持施法的顺畅,又口气骄傲地回复道,还在一边驱赶想要袭击他的咕噜兽,终于在一个不注意下,被一只团球狠狠地撞了一下腰间。

“要是你负伤的话,医药费要从你的工资里扣噢!”

菲安丝越发感觉动作的连贯程度,每个因为身体机能不能尽情施展的技能现在都可以直接越过那段“滞空期”,眼前的还在蹦跳的咕噜兽越来越少。

洛亚这边却是承担了多项团队作用,既是提升状态,还要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为战斗人员减轻负担,关键是想要坑一次因公负伤的钱的狡猾想法也破灭了,他只好耗费魔力自行医疗。

不出片刻,菲安丝和艾米已经将自身周围的咕噜兽全部消灭,魔物在被死亡时都会化为一团黑烟飘散飞去,留下本源魔晶,这种墨色石晶可以提取魔力,是商人们乐于收购的宝物。

她俩来不及拾捡地上散落的魔晶,朝洛亚的方位赶去救援,团球们看到两位少女持携着锋利的刀剑,踏着稳健的疾步冲来,瞬间如同见到收割一切的死神一般纷纷往森林逃窜。

“喂!你俩别追了!魔晶都还没捡呢!”

大户人家就是有钱,我还是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捡魔晶吧!——

洛亚并不理会一直勇往直前的两位少女,他的加持魔法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现在的他只想沐浴在钱的世界中,拾捡魔晶的速度比施法有过而无不及!

等到他“风卷残云”后,已经看不到两位少女的身影了,看来她们已经是进到了前方的森林中。

洛亚无奈地摇摇头,就算在到处盘根错节的森林中寻找人是件费力的苦差,但他更干不出就把她们丢下独自回去的事,况且自己的聘金还掌握在那个麻烦的女人手里,他可不想不想自己的努力功亏一篑。

“喂!菲安丝!艾米!你们在哪里!...听到就回复一声啊!”

洛亚在森林的路口振声喊道,然后并没有任何回复,他不由想到两位少女肯定前进到更加深入的地方了。

“可恶!你们可真会添麻烦!”

洛亚咬牙切齿地抱怨道,给自己也加上了轻盈状态的效果,在森林中疾驰穿梭。

寻找一段时间并没有查到任何踪迹后,洛亚的心情也更加不安和凝重,眉宇紧蹙着,喘息也跟着急促加重。

她们是不是遇到其他的魔兽,该死!我就该跟紧她俩的!——

洛亚甚至有点自责,伙伴的字眼对于一直都孤身寡人的他而言绝对是意义非凡的存在,哪怕是那个一直给他挖苦找麻烦的女人也不例外!

“呀!不要啊!......”

洛亚听到一句疑似是菲安丝尖叫的声响,立刻催动自己的魔法,将加持状态提升到现在能达到的顶端。

在快速地飞驰中稍微疏忽就会撞上粗壮的树木,但是洛亚反而不断加速,眼角的树木都成为瞬闪而过的残影。

忽然,他发现了视线能够触及的不远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想必肯定就是她们,不过她俩的姿势很是奇怪,都保持着弓腰俯身的姿态。

“我来了!你俩没事吧!”

“呀!洛亚!你个变态!”

“别...别看我们!”

洛亚迅速奔驰至她俩所处的位置,可更震耳欲聋的尖叫也随着她们的相见而发出,洛亚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幕场景。

菲安丝和艾米都身上都仅存寸缕,两位少女不敢直视洛亚,羞涩地撇开头,只能用手去遮挡关键的部位。

艾米的情况还稍微好点,原来是穿着较厚重的盔甲,现在只是盔甲上出现了较大面积的破损,但内衣物还是比较完整。

而菲安丝就只能用近乎裸体的暴露状态,她本就穿着比较轻便的战斗套装,并不能起到良好的防御作用,连破烂不堪的贴身衣裤都快被风吹飞,只好用手遮挡胸前的圆润尤物和仅存块布料遮挡的掩饰的大腿根部。

洛亚在被眼前的震撼状况所惊讶的同时,还特别地注意到她们脚下的墨绿色液体,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想法,他猛地转头看向一旁的咕噜兽!

难道咕噜兽的毒液还能溶解衣物?这是什么神奇展开?这么重要的事情[魔物百科]居然没有记载!——

洛亚无以复加地腹诽着,其实这也能怪[魔物百科]的编纂者们,咕噜兽这种低级魔物出现的频率太少,而且通常还没有喷射毒液就被干掉了,所以知道这个特殊之处的人少之又少。

“你们别急...我这就把这些咕噜兽干掉!......

“变态!不许看!”

“啊!...我的眼睛!......”

洛亚并没有趁人之危,自信地拍着胸脯承诺道,可正当他要迈动脚步的时候却发生了更意想不到的意外。

菲安丝在羞怒交加达到极点的情况下再也忍受不住洛亚赤裸裸的目光,将全身的魔力注入手中的雪花剑,一旁的咕噜兽和洛亚的眼睛都被一层细薄的冰霜冻结成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