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了让我们尽可能不要和你交谈,自己却非要跟上来说个不停是要闹哪样啊,公主殿下?”走在最前面的零一边拨开半米高的杂草,一边不耐烦地回应身后的公主。

“我是要问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多娜气愤地嘟起嘴,可零完全看不见。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大人之间的事。”

“可……她不也是小孩子吗!”多娜指向走在队伍最后的芬里尔。

“唔?”突然被提到的芬里尔困惑地抬起头,尾巴在斗篷下慢慢晃动。

“喂这样说的话,五百岁的精灵也看上去比你年轻吧,在这个世界你竟然还能凭外表判断年龄,至少说之前先看清种族好吗?”

被零责备一通的多娜脸涨得通红,想要反驳却说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生气地将双手握成拳头。

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提着灯的小梅莎却是心惊胆战的,不时传来树叶的沙沙声和某种鸟类的咕咕声让这夜间的树林气氛更加诡异,有几次梅莎都被吓得脸色苍白差点叫出声,蹲在地上噙着眼泪,这时芬里尔就会轻轻抚摸她的头,低声说道:“有零在,没问题。”希在一旁附和道:“这家伙可是比鬼更恐怖的。”

渐渐看不到市区的灯火,前方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阴冷的风。

嘎,嘎。几只站在树梢上的乌鸦好奇地观望着这几位造访者,他们的眼睛映出暗淡的绿光,零零星星的分布在树林中,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在零看来它们就只是一些标有等级和名字普通生物罢了。

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嚷嚷累了的多娜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跟着零。其实刚才的问题她心底已经有了些答案,只是为了确定才跟着这两人,想要亲眼看看他们是如何实现这一伟大构想的。

前方的黑暗中忽然出现了几点摇曳的淡蓝色光点,阴风更加寒冷刺骨。

“公主殿下,我给你一个忠告,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否则你将要面对一个非人的恐怖东西,那时我可不能确保你们的安全。”

“都到这里了你让我们自己回去?”多娜回头看了一眼阴暗的树林和嘎嘎叫的乌鸦,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小梅莎一手提着油灯,一手拽着多娜的裙子。

“就因为到这里了,所以我才劝你们回去,你身为公主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哪吗?”

“这里……”多娜低下头翻找起以前的记忆,过了几分钟后缓缓开口,“是‘恶魔的图书馆’吗?”多娜只在很小的时候无意间跑到过这里一次,在那次之后国王就不准多娜再随便外出,这次是多娜不顾士兵们的阻拦执意跑出来的。

“这里可不是徒有其名啊,里面可是住着真正的恶魔。”

“咿!可是,它是哪来的……”

“这点就请你回去翻阅你们的历史书吧,毕竟是你们先祖的事情。我们这次是要调查一些事情,请不要问是什么事情,我不会告诉你的。”

“……”多娜张开的嘴又闭上了,赌气似地瞪着零。

这时芬里尔凑在梅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梅莎又拽了拽多娜的裙子让她弯下腰,对着她耳语了几句,多娜起身后叉起腰说:“我们也要去,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去的。”

假装没有看到芬里尔小动作的零捂住眼睛,“那就跟过来吧,不要给我们添乱就行。”

“梅莎和多娜姐姐会努力帮助零阁下和芬里尔小姐的。”小梅莎用标准的女仆姿势鞠躬,意识到自己在外人面前叫出了那个称呼,紧张地捂住了脸。

“芬里尔和零也会保护好梅莎和多娜的。”芬里尔握住小梅莎的手说道。

“有网游天才美少女希在,你们就放心吧!”

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扭过身子,看着前方的蓝色磷火。

“那我们就继续走吧。”

走过最后一段距离,出现了一片空地,那漆黑的月牙形建筑就屹立在那里,挂在其上的几根蜡烛就是蓝光的来源。今天是阴天,所以也没有什么星光与月光,只有梅莎手中的油灯与蜡烛上的磷火摇曳在这黑暗中。

零看了一眼多娜后继续向前走,不甘示弱的多娜也连忙跟上去。

按照计划,零这次来是要向那位久居图书馆的“恶魔”询问关于地下神殿的事情,零这样的菜鸟魔法师都能发现的事情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另外如果能带走几本这里的魔法书也算值。

当四人距离恶魔的图书馆门口还有十米左右时,地面亮起的光点迅速移动画出一个魔法阵,零和芬里尔还没来得及反应术式就已经启动,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一阵嗡嗡声和剧烈的抖动后,四周重归平静与黑暗。

这次除了提灯外,没有任何光亮,透过这些微的亮光可以看到脚下是夹杂着泥土和苔藓的大理石。芬里尔用魔法制造出一个小光球,这才让可见度扩大了一些,映照着四人影子的红叶巨树渐渐进入他们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