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请坐吧。”全身透露出成熟稳重气息的银发女人端坐在茶几旁的座位上,优雅地端起茶杯,送至嘴边轻啜一口。

即使年龄上超过法定成年年龄,但仍未未脱稚气的少年挺直脊背,以十分僵硬的动作坐在离女人稍远的位置。

“丝朵缇拉……我……”被换作威尔的少年紧张地开口。他用双臂按在哆嗦的双腿,目光落在地面的某处。他努力想装出镇静的模样,但却都被丝朵缇拉看在眼里。

“今天有什么消息吗?看你似乎特别慌张。”丝朵缇拉放下茶杯,向威尔投来温和的目光,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少年看得入迷了,鼓动的心脏用比平时更快的速度挤压着血液,不过他很快想起自己慌张的原因并不全是与迷人的银发大姐姐共处一室,是有更重要的原因。

“丝朵缇拉,洛伊殿下要讨伐零伯爵!继续呆在这里很危险,所以……”

“嗯,我知道了,我会转告零大人的。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丝朵缇拉出乎意料的镇定自若让少年倍感吃惊,同时也让他更显慌张。

“再不离开这里的话真的会丧命,你难道不明白吗!”

仅仅在一瞬间,丝朵缇拉眼中的温和换作了某种神秘的情感。

“即使是王国要进攻这里,没有零大人的命令,我是不会离开这里一步的。我和其他人作为仆人,从零大人来这里的那一刻起,我们便是他的所有物。”

“不惜与国家为敌吗?”

“不惜与国家为敌。”

“那么其他仆人呢?她们也都心甘情愿赴死吗?她们也都有想做的事和未完成的梦想吧!你就不为她们考虑吗!”少年的情绪愈发激动起来,刚才的紧张感早已抛之脑后。

“卑微之人不应有梦想,那只会让她们做无用的努力去追随虚无缥缈之物,最终现实会让她们认清自己的弱小与无力……”丝朵缇拉没有受少年的影响,依旧以平稳语气回答。

“我根本没有听过这样的道理!”少年猛地增大音量,他自己也感到意外。

“威尔,没什么事就请回吧。另外,今后也不必再来了。”丝朵缇拉不想再继续这无意义的对话。

少年还想说什么,却紧咬嘴唇将话收了回去,只留下一句“抱歉,打扰了”就匆忙离去。心中的想法没能传达给挂念的人,少年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的宅邸。

碰巧路过的帕莉一脸茫然地看着快步离开的少年,向从房间内走出的丝朵缇拉投去疑惑的目光。

“发生什么事了?”帕莉感到有些不对劲,面露担忧的神色。

“帕莉,告诉零大人,王国已经行动了。”丝朵缇拉将手放在微微作痛的胸口上,嘴角勾不出一丝笑容。

露卡因兹王国的第二王子拉瑞·诺威亚独自坐在房间靠近窗边的位置上,顶着没有精神的面容,盯着庭院内跑来跑去的仆人们。

他们的呼吸急促,脚步凌乱,乱糟糟地在议论着什么。显然王宫内发生了什么大事,自他的弟弟突然回来时,他就知道王宫不会安宁,眼前的这一切正在他的预料之内。拉瑞还通过仆人们的唇语,读出了王宫目前的状况:他的弟弟里赫突然失去了理智,刺杀了生母,准备攻击洛伊时被就地处决。

他并没有感到意外,里赫本就是不该出现于王宫之人,他的出现必将伴随着平衡的打破从而产生异变,在异变中丧生的他只是让状况回归原本。不过他更在意助推这一过程的人。

拉瑞继续读取仆人们的话语,了解到执行处决之人正式洛伊身边的神秘女人夏莉薇亚,他长叹了一口气。关于那个女人,拉瑞竭尽所能也没有调查处丝毫线索,这让他十分头痛。她突然出现于众人面前,凭借魔法才能赢得洛伊的赏识,问起身世总是闭口不谈,尽管立下不少功劳,却总是无欲无求,让人搞不懂她究竟想做什么。

比起夏莉薇亚,新晋伯爵零倒是毫不推托地接受了爵位,但之后再无其他动作。据侦察兵的报告,零与芬里尔每天只是待在家里悠闲地消磨时间,没有任何不正常的举动,甚至可以说实在是太正常了。

他的目的难道仅仅是这样悠哉地过日子吗?拉瑞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他同样是来历不明,同时身边有自称天狼芬里尔的非人种族,是目前威胁最大的存在,可是这样的他却过着普通的生活。

对于零,最好的做法是结交而不是攻击,那么洛伊到底在想什么?竟要凭借区区一个女人的力量去进攻拥有讨伐“灾厄弗兰哈里尔”能力的怪物!他一定是疯了。如此冲动必将找来不必要的祸患。

拉瑞再次叹了口气,端起一旁的酒杯啜饮一口。

此次行动必将招致洛伊的失败,他将会为自己的鲁莽而后悔!最后赢得这场支配游戏的必将是自己!

正当拉瑞如此确信时,一阵凉意从脊背直窜向头部。感觉身体内仿佛被毒蛇搅动一般,内脏发出阵阵剧痛,体温正在迅速流失。

“该死的……”竟然在这种时候被摆了一道!

逐渐虚弱的他仍想要正咋,无力地手臂将酒杯碰倒在地变成一块块碎片,失去知觉的双腿支撑不住他的体重,将他撂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意识逐渐模糊,甚至连睁开双眼都极为困难。

“可恶……”爬出两三米后,拉瑞的最后一丝气力也被耗尽,他的不甘于怨恨都随着最后的气息消散了。

露卡因兹王国在一天内失去了两位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