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里亚,开心一点嘛。”灌入大量液体的零把胳膊搭在菲里亚的肩膀上,距离近到彼此的脸颊几乎要贴在一起。

菲里亚半睁着双眼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无力地伸出右手推开靠来的零。

“明明只是喝了点茶,干嘛一副喝醉的样子啊……”

“醉是心灵的一种状态,与喝什么是没有关系的。”零又试图去捏菲里亚的脸蛋。

“变态不要靠近我了!你怎么对女孩子没有一点分寸!”一身粉色睡衣的菲里亚粗鲁地拿枕头拍打零的头,气冲冲的她精神了许多。

“菲里亚,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看待,没想到你是这样看我的。”零的声音深沉了许多,幽怨的眼神仿佛在说自己很受伤。

“把女孩子当兄弟看本身就很奇怪好吗!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呀!”

“女孩子……嗯,你有很大的成长空间。”零看了一眼菲里亚平坦的胸部,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投以同情鼓励的目光。

“呀!你这家伙真的很讨厌啊!”菲里亚一脚将零踹倒在地,气呼呼地站起。

“他们两个还是一如既往的要好呢。”希一边看着嬉闹的两人,一边用芬里尔生成的虚拟棋盘下着国际象棋。

“嗯”,芬里尔点头表示赞同,移动一枚棋子后低头看向自己,“芬里尔也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噗,小芬在在意这个吗?现在的小芬已经很可爱了。”希移动城堡吃掉突进的士兵。

“零喜欢大些的,但芬里尔很平……”芬里尔移动骑士斩杀了皇后。

“无论怎样那家伙都会喜欢小芬的,毕竟他难得这么认真。”希的国王向右平移。

“将军(

Checkmate

)。”芬里尔的皇后死死锁定了国王。

“啊哈哈,输了呢。小芬经常玩这个吗?”希饶有兴趣地问道。

“只是玩过几次……”芬里尔低垂的目光落在握在一起的手掌上。

“只是几次就这么厉害啊,这在地球已经是世界顶尖水平了。”

“哦……”面对希灼热的注视,芬里尔的表情逐渐凝重,甚至有些悲伤。

“对不起,是难过的往事吗?”

芬里尔轻轻点头。

此时菲里亚和零正激烈地投入用枕头当武器的战斗中,沿直线、弧线飞行的枕头被零巧妙躲开,然后菲里亚会随手抱起脚边的枕头开始肉搏战,羸弱的零瞬间被压倒在地板上大叫着:“菲里亚大小姐,饶了我这个可怜的庶民吧。”

两人看上去总是在拌嘴,但都没有讨厌对方的意思。菲里亚原本因为讨伐弗兰哈里尔耳朵事情萎靡不振,但现在她那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她的眼神与嘴角就是最好的证明。

“呼,不要跑!”气喘吁吁的菲里亚掷出手中的枕头,不偏不倚地正好砸在芬里尔的头顶。

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芬里尔一脸茫然,借此机会零迅速抓起一个枕头扔了出去。

“太狡猾了!”遭受突袭的菲里亚抱怨道,她西湖是玩累了,坐在了垫子上。

“只是巧妙利用一切形势。”零摆出顽皮的表情,轻抚芬里尔的小脑袋坐在她旁边。

“总感觉你们的关系会令人羡慕呢。”希用富有深意的表情端详着两人。

“当然了,这是上天的安排。”

“羡慕个鬼哦!”

“哦呵呵,反差萌也很可爱呢。”希的语气更加暧昧了。

摇晃着尾巴的芬里尔没有参与口角,默默啜了一口茶。

“不过之前与灾厄巨龙战斗时,小芬使用了九阶魔法吧?”

“没错。”零自豪地提起了嘴角。

“所以小芬并不是普通的妖精吧?”

“完全没错,”零的笑意更加明显,同时张开了双臂,“菲里亚,在你面前坐着的乖巧少女正是洛基之后苍狼芬里尔,就是那个与死亡女神海拉和世界之蛇耶梦加德齐名的噬神之狼芬里尔。”

“嘛,差不多猜到是这样了,不过传说和现实差别好大。”

“但人们对于传说和现实的态度却是一样的,比起眼前所见,他们更愿意相信道听途说、口头相传的故事,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不这么做就是……”

“异端,不相信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菲里亚回答道,同时咽下了唾液。

“不信者已经被所谓秉持正义者送入赫尔海姆,那么其他人就不会再这么做,由于畏惧他们就将自身的权利移交给了高高在上的小丑,真是愚蠢的人。明明感到不满,明明被逼到绝路,敢于反抗的人却寥寥无几,真是可悲。”

“与一个王国为敌,如果不是另一个王国,是没有平民会这么做的。”

“国王只不过是被胆小之辈捧出来的可悲者,换个角度,如果没有人听从国王的命令,那么他就和我们一样,只是普通人。”

菲里亚为零的思维感到诧异,之前从未有人说过这样的话。

“菲里亚,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和希实际算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在那里没有神明,没有龙,人类是真正的世界主宰,你知道人类是凭借什么的吗?”

菲里亚摇摇头。

“是智慧,人类没有魔法,没有鳞甲与爪牙,只能依靠头脑,这么说你可能不理解。”

“喂,你是说我笨吗!”

“好了,先看着吧。一块铁和一块木头同时下落,哪一个会先落地呢?菲里亚同学,请回答。”零让芬里尔用炼金术做出大小相同的铁块和木块。

“呃……铁?”

“答案是同时落地。”零松开双手,铁与木头同步运动撞向地面。

“咦?为什么?你用了魔法吗?”

“并没有,这是普通的自然现象,你们没有人发现这个吗?”

“从来没有……”

“看来启蒙运动要和工业革命一起了。这就是人类智慧的体现,通过掌控法则去改变世界。还有,菲里亚,你的言行举止和面部表情会出卖你的一切信息哦。”

“这真是太厉害了,不可思议……”睁大双眼的菲里亚被零所讲述的未知知识吸引。

“没错,不可思议,通过不断探索研究世界的法则,人类也是可以‘弑神’的。”

零的双眼坚毅无比,仿佛其中蕴藏着一只凶猛的野兽,一直没有利爪但头脑敏捷的捕食者。菲里亚与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已经给自己展现了许多曾经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她相信他一定会改变世界。

菲里亚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的是如此开心。

他们三个一定可以改变世界,她如此相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