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怎么弄醒她?”

狄安娜将爱丽扶了起来,此时的爱丽还沉浸在她和他的二人世界里似乎不愿意出来。

“撒泡尿滋醒她...我开玩笑的。”大卫还没说完狄安娜和陈就瞪了他一眼示意严肃。

船上的水手们陆陆续续的开始苏醒了,黄金狗号也稳稳当当多少停泊在了暗角岛的边上。现在就差爱丽没有醒过来了。

这岛上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现在三人想法非常一致。否则不可能需要用到这种类似结界的东西来保护,肯定是不想让外面的人轻易能够进来看到里面的东西。

微风轻抚着海面,本来应该是十分令人感到舒畅的景象,但是由于血水所散发出来的味道,这风也混杂着腥味儿了,令人感到十分的不安与紧张。

“总之先用电视剧上经常看到的那种泼一盆水给她的那种方法试一试?”陈提议道。

“虽然有些粗鲁,但是可行。衣服湿了换的衣服也有,洗澡也可以毛巾也有也不怕着凉。我同意。”狄安娜说道。

“那就这样,大卫!去搞一桶干净的水来!”

“了解!”

不一会儿,大卫就拎着一大桶洁净的水来了。不得不说肌肉笨蛋也是排的上用处的。

“万一不行怎么办?”

“那就你先带她去洗澡然后换身衣服再说。”

“那开始吧,大卫。”

说罢,大卫拎起大铁桶“哗啦”——大量的水如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爱丽的衣服瞬间湿透了。但是她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作用不大啊。”

“总之别照亮了,带她去吧,狄安娜。”

“嗯。”狄安娜抱起爱丽就往船舱里走。

陈站了起来,不管一边的大卫,径直走到栏杆边上,他眺望着这一暗角岛,企图找到些什么。但是怎么看它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岩石小岛,或者一个海底山的山顶。

没办法直接看到么?要是有什么东西的话,这藏的也够隐秘了。他想着。

为什么不从水流开始?陈突然回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对这岛感到一样的兴趣,还不就是因为这岛附近的血水吗!?既然来自这里,那么必然有水流的途径,不是水管就是河流。

“真是的,这么明显的问题,为什么我还要反应半天呢?唉~!”

“怎么啦?一脸幽怨的样子好别扭的哦!”不知道什么时候,狄安娜安顿好昏迷不醒的爱丽之后就来到了陈的身后。

“啊...没什么。嗯,就是突然思考到了一些麻烦的事情。爱丽呢,怎么样了?”

“交给大卫照顾了 。别看他那样,其实慢细心挺会照顾人的呢!”

“是嘛......这倒是有些意外了。”

狄安娜绕到了陈的面前,俯下身子问到:“所以呢,在想什么呐?什么问题能够让你感到麻烦呢?”

“诶...也不是什么啦,就是我的担心。会不会这次也和吸血鬼有关系呢?毕竟一般而言不会产生这么多的血的。说实话吓了一大跳,一开始发现的时候。”

狄安娜看着他,笑笑道:“呐,我问你个问题。”

“嗯?”

“你说...梦想或者目标是不是必须动力呢?毕竟总有人说什么失去梦想就没了动力变成了咸鱼什么的。你怎么看呢?”

面对狄安娜突然的问题,陈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明白为什么狄安娜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总之先回答吧,这样想着,他说:“我认为啊…梦想和目标其实是两个东西吧?”

“怎么说?”

“梦想和目标应该不是同一种东西。我认为梦想是人们达不到的东西,这样它就会一直在鞭策,激励人们去努力奋斗。但是目标一定要是能够得到的东西,否则的话就永远无法进步了。”

他的眸子里,狄安娜看到了希望了,一股完全不管不顾外物干涉的莽撞的希望。但是就是这一点也说不定呢,平时一罐小心谨慎的自己在和他在一起时就会变得少许鲁莽了一些呢。自己就是爱上了这么一个家伙呢。

“那么呢…我倒是有一个目标哦!要让你早一点负起责任来。”

“诶!en......大概。”

听闻狄安娜的话,陈似乎想到了什么,慌慌张张的的回应着,脸上还晕出一点红晕来。

就在这时,本来应该到了船舱里的大卫突然跑了上来,对两人道:“她好像快要醒来了!”

闻声,狄安娜个陈迅速冲了下去,来到了安顿爱丽的舱房里。

之间爱丽躺在床上,被子不知何时被她踢开了,穿着单薄的衣服也以为汗水而湿透了 ,内衣的粉红色也渐渐的显露出来了。

不对,应该是品红色嘛......

陈言到:“估计是意识到了假世界吧,从外界来写刺激说不定会更快的回复过来。”

“那我来给她来个全身马、杀、鸡、吧!”带着报复的心理,狄安娜在手心里倒上了床头柜上的精油,慢慢揉搓着手心,等待着蹂躏她肉体的时刻的到来。

“接下来的画面可能有些男性不宜...能不能请二位出去一下呢?”此时的狄安娜正是恶魔化身没错了!

深深体会过狄安娜可怕之处的两人瞬间完成了一生一次的瞬移(玩梗)来到了房间外。

“呼——逃过一劫。”

“不过她要惨了。”

“谁管她,正好让她也体验一下狄安娜打完恐怖。”

果不其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儿,房间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娇嗔,紧接着的确实入地狱般的惨叫嘶吼。

“我们先上去等吧。”陈提议到。

“为什么?”

“总之赶快!”

说罢,陈便拉扯这大卫奔跑到了甲板上。与此同时,房间的大门打开了,狄安娜赤身裸体的站在正门口,她身后的是同样被扒了个精光的爱丽。

“去洗澡吧!”

她拉着爱丽就这么两个满身是汗的裸体女孩子在船舱里跑向了浴室......

“为什么要上来啊?”大卫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

“以狄安娜的习惯,她绝对会裸着跑去洗澡的!所以得离开呀!”陈解释着。

“吼...原来如此。不过这是什么怪异习惯啊?”

“好啦别管这个了,爱丽现在也醒来了,该向岛上前进了。”

“也是啊!”

............

正午的太阳十分火热,几乎要命的炽热和光线的双重打击之下,四人无一例外的均拒绝上岛。

“啊…我几乎能看到我过世的奶奶在岛上对我挥手了......”

“我也是......”

“啊...要不晚上?或者明天也行?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行的啊!”

虽然说现在早就是秋季了,但是正午的太阳晒在深色的岩石上,升腾的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恐怖。

眼前的景象几乎是扭曲的,这暗角岛也似乎正在如旋涡般扭动着。如此景象,四人如何也没想到能够在沙漠之外的地方看到。

“下午登岛。晚上太危险了,不行。”

说着陈收起了登山镐和武装装备,又回到了甲板中央被桅帆遮住的地方乘凉。

回到阴凉地地方,四人无事可做自然打量起周围的水手们了。甲板也不能从灼热之中幸免于难,光是站着就感觉全身包裹在了火焰之中,脚掌更是如立于岩浆之中一样,当然,要真是岩浆脚早没了。水手们一个个的无力的向嘴里灌输着凉水,如行尸走肉般穿梭在黄金狗号的各个角落里。

为了船的正常工作和人们的正常时候,有些工作不得不干。水手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就算再热也必须要完成工作,在那之后,随他们怎么凉快便是。

这也是爱丽当时规定下的规矩。

“喂...要不我么办进船舱里吧…里边应该更加凉快吧?”

“不会的。”爱丽回答道:“外面这么热,里面肯定很湿,再加上我们都出汗了,进去肯定又热又闷的,会更加难受的。不想死就进去吧!”

“诶!?算了吧...刚刚就差点儿跪了......”

“呐!爱丽!就不能用你得能力来点儿水嘛?”狄安娜一下扑倒在爱丽面前。

“你要用血水洗澡?”

“.......”差点儿忘了,周围全部都是血海,海水也是溶解了血的血水。想和样的水就算能操纵也不能拿来用啊。

“我睡会,待会叫我。”留下一句话,陈就往边上一倒,呼呼睡着了。

这入睡时间只短暂直教人怀疑他究竟是否是热晕了。

.............

“......醒......”

“快醒醒!”

昏昏沉沉睁开眼睛的陈半睡半醒着,听闻到了如此呼唤突然惊坐而起,迎面就是一阵剧痛睁不开眼。

“啊~”一声娇嗔传来,慌开来双眼的陈既视看到的是一双绵软的凸出物。

下意识的后仰头部观望,目光向上所及便是满面娇羞的狄安娜,通红的脸颊几乎要燃烧起来。他明白了,这是撞上胸部了,难怪伴随着剧痛的不是轰鸣而是柔软的触感。

他急忙后退,又顶到了桅杆上,差点人仰马翻的倒下。

慌忙站起身来随口道:“抱歉。”

缓缓传来的是狄安娜的声音:“嗯。”

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大卫和爱丽都惊呆了。

“咳咳,是该上岛了对吧。”

“对对对对!!”

一番准备之后,黄金狗号抛出了巨大的船锚,将船身死死固定在了岸边,水手们集中在甲板上观察着岛上和还上的一丝一毫蛛丝马迹。

“走吧。”

陈挥着手,领着探查仪,招呼着三人。前开式的船底仓门大开,四人全副武装的上岸了。

这岛真不愧是岩石岛,不辜负它的暗角(暗礁)岛之名。地表上除了岩石就是碎岩土块,偶尔会有几搓绿草生长着,岩石上也覆盖了大片大片的青苔和霉藓。倒也正是这样的绿色使得这岛屿在血海之中显得那么明显才被众人发现的。

“唔...虽然是下午,但是这石头还是烫脚啊......”

的确,即使已经不是最热的时候了,这石头表面依旧散发着热气升腾。每一脚下去就仿佛踏上了微波炉刚刚出炉的烤披萨一样,坚硬而又炽热。

“简直就是沙漠啊......”

四人背负着装备在暗角岛的岩石沙漠之中漫步,这岛的外观早就在黄金狗号上观察的清清楚楚了,自然现在是要深入调查了。

上来之后陈就一直有一种错觉,感觉这明明如礁岩般的小石岛仿佛被无限拉伸了一般,恍然如迷茫大漠一般。仿佛自己置身于大荒漠之中的危机情况,他回头,船和海岸就稳稳的停泊在那里,一没有动二没有远。

“喂...是我的错觉么?怎么感觉那些石头在动呢...?”大卫指着面前的一堆石头,神色凝重。

三人顺着大卫手指的方向看去,面前有一堆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

“难道是飞来的?就像中国的飞来峰那样?”爱丽疑道。

“那也是说法之一而已,不是飞来的。”

边说着,众人的视线也不曾离开过那石头堆。忽然,那石头上开了一个眼睛,还在眨着。光是这一下就把众人吓的不轻。

“我不是出现幻觉了把....?”

“它....眨眼了!!?”

紧随其后的,这一堆石头纷纷睁开了双眼,一个劲儿的眨着。好端端的一堆石头也罢,结果活生生的变成了地狱。

陈掏出手枪“砰砰砰”连发,子弹穿透了那带着眼睛的“石头”,黑红色的血液瞬间喷涌而出,撒到地上之处皆如酸液冒出白烟。

那“石头”发出来了尖叫,声音刺耳轰鸣,随既石蹦碎裂然。那碎裂出来的小“石头”瞬间化成了人形!!!

那人形生物有着尖利的獠牙和利爪,面孔丑陋狰狞,为数不多的的有几丝头发也是花白的。它张开了嘴巴,伸出了鲜红色的长舌头,深红色的血液顺着它那长舌流动了下来。毫无疑问,这是吸血鬼!不管外形如何,只要特征符合,那就是吸血鬼!陈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朝着头上又是“砰砰砰”的连射。

一只吸血鬼倒了下来,暗黑色的液体缓缓的从体内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