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情况必须要报告学院方面请求支援了!”陈的眼前,三股势力即将开战,一个会议厅被塞的满满当当。

在这种环境里动用能力是注定会造成大量伤亡的,这种事情能力者最清楚不过了。

“啊,等学院的支援过来不会花费太长时间,而且最重要的是——利维坦在这里,说明外面并不会有巨大威胁的存在!”说时迟那时快,狄安娜已经冲了出去“我去联系学院,陈你在这里呆着!”

果然不出所料,海王岩洞的外面一片空旷,仿佛这阿尔盖罗变成了一座死城。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一两个巡逻的警察,也是哼着小曲,悠闲地漫步。

狄安娜一路狂奔来到旅馆,由于人数稀少的缘故,她所花费的时间只有不到五分钟。

旅店里也是一样空空荡荡,自从教堂的事情发生后,游客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撒丁岛,这旅店里唯一的住着人的房间就是陈和狄安娜的房间了。老板还在感叹着事态的变化无常 呢。

狄安娜冲进了房间,四处翻找着放置在皮包里的通信装置,日常的汇报工作都是由陈来完成的,她只知道通讯器放在了皮包里。

一段时间过后,终于,她在一个黑色匣子里发现了通讯器。猛的抓起通讯器,狄安娜打开了上面唯一一个红色的按钮,那是向学院汇报任务的重要进程时所用的。

“斯图卡学院学员狄安娜呼叫学院,我们在意大利撒丁岛调查黑帮【passionory】与血族的关联时,发现了两者之间相互勾结的关系,且现在黑帮内部两个邦派与血族代表之间即将展开斗争。请求学院方面的支援!请求学院支援!”

一通没经过大脑就说出来的话令狄安娜自己都没听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时,通讯器的另一边传来了一个机械的女声:“状况已受理,现已通知行动部门排除支援,预计于三小时后到达。”

“不愧是学院的计算机啊……”狄安娜叹了口气,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陈在那里不要紧吧?她这么想着,却发现窗外的死角边缘处多了几个黑影。

她心头一紧,心想怕不是那边打完了发现我们没死然后派兵过来围剿了?既然是这样,那门外估计也有。

看着那些黑影们没有行动,狄安娜也选择没有行动。静静的等待着陈的行动方便配合。

……

会议厅里的战况愈演愈烈,龙漠河所带领的一众人马损失惨重,但是由于龙漠河一人的奋勇作战,也导致了贝奥武夫那一边的惨重伤亡。战斗由于利维坦的加入而变得风云莫测,她是不是丢出几个高压空气团当炸弹,无差别的轰炸着地上厮杀着的人们。

一颗巨大的螺旋空气炸弹朝着小房间飞来——“轰”的一声,大块的单向玻璃被炸的粉碎。陈没办法再光明正大的观战了,但是这一点也说明了利维坦早就发觉了陈的存在。

“这不正好?”陈对自己说道。

他站了起来,随着他一起升起来的还有那些破碎掉的玻璃碎片,它们尖利无比,任何一边都可以将人的皮肤划得四分五裂。

随着陈的一摆手,无数玻璃碎片向着战场飞去,不断的插入人们的胸口,鲜血瞬间染红了会议厅。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直教人发晕。

陈掏出藏在身上的小手枪,一首反持一把军用匕首,一首卧着一把手枪,他就这么跳入了战场。直到这时,贝奥武夫和龙漠河等人才发现了陈的加入,他在战场上无差别的攻击着靠近他的任何一个目标。

匕首连续的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带血的弧线,几乎呈螺旋状的向着四周发散。会议厅已经不像刚刚那样人满为患了。

陈停下了,这个战争机器在战场上停下了,他的面前是那个男人,那个叫贝奥武夫的男人,他所带来的人现在只剩下大约50个左右了。

龙漠河这边更是惨重,他的“军队”只剩下16个人了。龙漠河走上前去,拉开了陈,自己面对着贝奥武夫,举着他那把巨大的水银猎枪。

利维坦也停在了空中,她望了一眼那个小房间,随后离开了会议厅。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她。

“年轻人,她就交给你了,这里不是年轻人该来的地方。” 龙漠河这么说道。他的身后,小弟们让出一条路来,那是直接通向外面的路,石板和巨石块像是被人直接轰开的一般。阳光从那里照了进来,现在已经是下午十分了,时间过得真是快。

龙漠河招了招手,就再也没有说话了。陈明白他的意思,直接顺着小路跑了出去。

“终于有个了断了…对吧?”

“你想要送死也可以。”贝奥武夫拍了拍手,身后的五十个人站成了一排,随时打算进攻的样子。

他的心里很清楚,要对付龙漠河这样的怪物,没有一百多个人围着他不断的攻击是不会有效果的。但是多少还是要试一试的。

龙漠河把枪举着对着敌方的贝奥武夫一等人,身后的16个人也举起了最后一把把手枪。

决战就要到来,他们不会停下脚步。 枪声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

无数的黑帮战士应声倒地。龙哥的胸口、腿上、甚至腹部都中了子弹,血从他的身上不断的冒出来,他没有倒下。“看好啦!最后的大散发!”他没说出一个字就要突出一口血,但是无妨,真正的战士是不会因为流血疼痛而停下脚步的!他抱着水银猎枪,“砰砰砰砰——”d散弹几乎没有间隔的被发射出去,包括贝奥武夫在内的一众人,还没来得及冲到龙哥面前就全部中弹倒地了。

白森森的骨头因为连续的巨大后坐力而戳穿了他的后背,鲜血顺着脊骨不断的向下流淌。千疮百孔的躯体就这么站立着,他就这么站立着抱着他的烫得发红的猎枪,就这么站着。站着离开了这个世界。会议厅安静了,寂静的那么突然………

陈已经顺着那条不知名的道路来到了地上,他的眼前只有三个明显建筑——里罗拉塔、远处只能看见尖顶的大教堂和BMG Bar。

里罗拉塔那破损不堪的顶上,利维坦正端坐在上面,弹奏着她的琵琶。她很从容,她的脚上所粘着的血液,却没有一丝从战场上来的紧张感。

陈明白龙漠河所谓的她指的是谁。她指的是叶,也指的是利维坦,更指的是从利维坦手上保护好叶这件事情。

叶现在应该在地下城,而利维坦不应该知道地下城的事情,就算是因为贝奥武夫的间谍让陈和狄安娜卧底的事情暴露的,也不至于让利维坦知道。如刚刚的会议和战斗所见,利维坦和贝奥武夫只是有相同利益关系而已,不是完全伙伴关系,那么利维坦自然不应该知道贝奥武夫的太多事情。

——陈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二话不说直接冲向了里罗拉塔。

刚刚进入塔里,陈就傻眼了,这个大厅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只不过才是上午和下午的区别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宴会的装饰一点不剩,有的只是一堆又一堆的粘液和倒挂着的卵状物。

这是血族的卵!是那种用来快速繁殖低级吸血鬼的卵!该死!要处理这种东西不是一两个人能够搞得来的东西!现在必须立刻要求增援!

陈转身就走,想着旅店跑去。

利维坦却从天而降,拦住了陈的去路。

“小子,别想走咯!”她轻轻的说道,脸上带着虚浮的笑容,手里轻轻摆弄着琵琶,发出悠扬的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