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经过近乎两小时的持续赶路之后,在正午到来之前,我和苏绮砾终于赶到了1班和2班的交战区域。

是我最讨厌的丛林区——我忍不住偷偷抱怨,再次回想起被湿热和汗水支配的恐惧。

话虽如此,丛林倒是打伏击战的好地方。虽然恶劣的气候对伏击方是个巨大的考验,但只要能够忍受住,伏击的成功率会比开阔区域高上不少。

所以说,在这种区域里一定要每时每刻都非常小心才……

“觉悟吧!”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大叫,我刚准备做出反应,但背着两个背包的我实在不够敏捷,在避开之前就和苏绮砾一同跌倒,被人从背后双双扑倒在地。

喂,我刚刚才想提醒苏绮砾小心身边啊!

“好耶,得手了!喂,你们!不想吃苦头的话就自己把铭牌——诶诶诶,怎么是苏绮砾?”

在高声的耀武扬威之后,跨坐在苏绮砾身上的暴力女生发出了不可置信的惊呼。我努力把脸转过去……啊,是1班的自己人,名字……好像叫做陇筱滢?

“抱歉抱歉,我还以为是2班的混蛋们,没受伤吧?”

陇筱滢组的两位同学赶紧把我们拉起来。受伤倒是没有,只是衣服上沾满了泥土,看起来更像野人了。

“没想到赶过来之后居然先被自己人干掉了……不过,我怎么没收到提示?在附近存在友方小队的时候,不是应该会有通知的吗?”

正在清理泥土的苏绮砾突然发现了盲点。

“啊,这个的话,应该是我们的铭牌已经被夺走的原因。自从没有原本的铭牌后,见到本班的小组都没有提示了呢。”

陇筱滢腼腆地挠着头,完全看不出刚刚野蛮的样子。

“所以这个通知是只看铭牌不看人?这么说……”

苏绮砾用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地思索。

“这么说?”

陇筱滢好奇地看着苏绮砾。

“只是证实了一个猜想而已,关于隐藏规则的。”

“哎哎?是什么是什么?告诉我嘛!”

陇筱滢抱着苏绮砾的胳膊开始撒娇,这让后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类似无奈的表情。

“好吧,那我就说说看。这条规则具体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我还不知道,但简单来说,就是考生与铭牌并非绑定关系。当然,这是在不考虑黑色铭牌的情况下。”

“这是……简单来说?我怎么一点都没听懂啊……”

陇筱滢歪头,眉头皱在一起,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也就是这次考试中,校方在分组方面或许只认铭牌不认人,就像现在的你们——因为失去了原本的铭牌,所以没有被系统判定为同班的小组,因此在接近我们时,系统并没有发出通知。至于对这条规则的应用,我想……一个小组的两名成员或许是可以分开行动的。”

“哎?”

“规则里并没有否认这一点吧?只说了不同小组不允许联合行动,以及没有铭牌的小组会失去考试资格。所以我想,如果铭牌足够,我们或许可以把一个小组的两个成员拆分成两个小组。最为关键的是,就算这个猜想并不正确,我们也不会因为尝试它而损失什么,因为它和现有的任何规则都不冲突。”

“不愧是苏绮砾!可是……这个隐藏规则有什么作用呢?就算小组增加了,但分开后的小组不是变弱了吗?而且分开之后的两组还不能一起作战,这不是相当于要在之后的作战中以一敌二吗?”

“……诶?”

苏绮砾似乎被问住了,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我假装没看见,赶紧低头拍打身上的泥土。拜糟糕的天气所赐,我流了很多汗,泥土全部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变成黏糊糊的泥垢。

“这、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想到……总之,还是先去帮助其他小组吧,如果浪费太多时间,局面就会更加不利了。”

“哦!完全赞成!我们出发吧!”

陇筱滢兴致高昂地单手高高举起,然后做出敬礼的姿势。

就这样,我们和陇筱滢分开,他们继续负责林间蹲伏,而我们则要去负责支援工作。

大约10分钟之后,我和苏绮砾收到了一条通讯请求。

“这里是苏绮砾。”

“喂?这里是夏眠……我这里发现了疑似2班小组的不明人员,要不要让小菲琳先撤?”

夏眠用极低的声音说话,不仔细听甚至会听不清楚。

“陈菲琳会有自己的判断,如果她要撤退,你负责帮她阻拦敌人就好。对了,能看清对方的小组成员都有谁吗?能绕过前线,到达到你们那里……恐怕是2班的精英成员。”

“这个位置看不太清哎……如果有新发现我再联系你们吧,就这样。”

“没问题,祝你好运。”

苏绮砾挂断了通话,紧接着夏眠也挂断了。我自然不会待在一个只有我一人的通讯频道,所以我也马上退出来。但仅仅过了几秒钟,通讯请求再一次在我们的耳机中响起:

“糟、糟了!来的是2班的班长!”

那是夏眠的声音——压得很低、但依然充满惊慌。

“让我回去吧,光靠夏眠他们是没办法抵抗司空问的。”结束了通话之后,面对着犹豫不决的苏绮砾,我自告奋勇地请求出战,“在夺旗考试中,我是全班唯一能在他手下撑过10分钟的人。”

幸好之前没有完全放水,否则现在的我就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说服她的成绩了。

“你是想自己组成一队吗?虽然被认为会拖后腿这一点让我很不开心,但如果让我也一起过去,路上恐怕会耽误不少时间。不过,如果要这样做,我们应该还需要一个额外的铭牌吧?否则就只能由我放弃考试资格,让你来独自持有白色铭牌。”

苏绮砾暗红色的眼睛斜视着我。

“这不是什么问题,陇筱滢刚刚提到过,他们还有多余的铭牌——虽然只是最低级的蓝色。我们刚刚离开不久,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那就这么办吧,这样一来,白色铭牌的安全问题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

稍微犹豫了一下,苏绮砾很快就赞同了我的观点。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黑色铭牌自然不容有失,不然也不需要让我前去支援,但白色铭牌的安危同样重要。如果有陇筱滢这一组的掩护,我应该可以放心地把苏绮砾暂时托付给他们。

毕竟,能够从2班手中抢到多枚铭牌的小组,无论怎么想都不会太弱。

很快,我们再次和陇筱滢组汇合。把苏绮砾的物品从背包里单独挑拣出来之后,我把它们拜托陇筱滢两人帮忙整理,只携带着自己的那一份上路了。

少了一半的负重,也不用继续顾及苏绮砾的体能,在这种情况下,我的速度比昨天快了好多。

自从入学以来,我已经好久没有尽情施展的机会了,趁这次的单独行动,不如来放松一下。太久没有好好运动,也不知道我有没有退步。

嗯,决定了,就用最快的速度前进吧!

就像我昨天和苏绮砾讲过的一样,我有着真正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这一点绝非空谈。丛林中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枝叶,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它们都是阻挡脚步的障碍物,但对我来说,这些枝叶却是可以让我速度更快的助力。

突起的树根可以给足部借力,下垂的枝叶则是最好的牵绳,在我手脚并用的急速奔驰下,不到20分钟,我就赶到了距陈菲琳的起始位置仅仅一公里左右的地方。

呼,真痛快。

若是有其他目击者的话,我可能会被当作是人猿泰山一类的生物吧。毕竟……我的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也满是泥土,实在是和野人没什么两样。

在接近极限的速度下跑了这么久,我的体力有些难以继续支撑,这种状态下的我没办法战胜接下来的敌人,因此我决定稍微休息一下。随便找了个高高突起的树根坐下,然后开始着手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

我在左右两个口袋里各摸了一把,拿出了两样物品,那是每一位考生都非常熟悉的东西。此时,在我的手心里安安静静地躺着的是蓝色铭牌……两枚。

没错,两枚。

然后,我把右手拿着的那枚铭牌用力地丢到远处。

从表面上看,我似乎做出了白痴一样的行为,但我既然会这么做,自然有相应的原因——被我丢掉的那枚铭牌,是刚刚从陇筱滢那里得到的、原本属于2班的蓝色铭牌。

根据同班小组的系统判定和铭牌的提醒机制,如果我带着这枚铭牌接近2班,天知道他们会不会收到系统提示?

这种不确定因素,我自然要极力避免。

至于另一个铭牌,它的来历比较特别,即便是从开考后一直和我一起行动的苏绮砾,她也不知道我还持有这样一枚铭牌——一枚来自3班的铭牌。

说来惭愧,这是昨天晚上秋江月偷偷送给我的“礼物”,是4班从3班抢来的。真是再次欠下了不小的人情,考试结束后要好好感谢她才行。

如果要问我是什么时候和秋江月串通一气的……那当然是在开考之前,手机还没有被校方收走的一小段时间里。

手里拿着蓝色铭牌,稍微把玩了一会儿,我把它重新放回口袋,然后吃了一点压缩饼干。接下来要进行长时间的作战,不把体力补充好可不行。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接下来我需要确认2班小组的具体位置。出于这样的目的,我接通了和夏眠的通讯。

“喂?我是穆子虚,你还能定位到司空问的位置吗?”

“……你可真会挑时间,我们刚刚甩开司空问。”

“你们被发现了?还从司空问手下逃走了?”

“嗯,他似乎有什么别的目标,追了我们一会就离开了。不过你放心,他离开的时候往南边去了,并没有去小菲琳那边,所以小菲琳应该不是他的目标。”

看来,事情在朝着比我预想中更好的方向发展。不用太早和司空问交手,这真是个难得的好消息,我不禁为此松了口气。

直至今日,我都无法忘记他那带有极大压制力的可怕气场。

“还好还好,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错。对了,刚刚在逃走的过程中,你们没有回头反击吧?”

“当然啊,你以为追击的是谁啊,我们怎么可能去反击那个司空问!”

夏眠似乎已经被司空问彻底震慑住,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敬畏。

“太好了,接下来你们继续执行放哨任务吧,还是像之前一样以陈菲琳为中心,但别让她发现。”

“明白,毕竟这次我们是可是受小绮砾直接指挥的‘私人部队’嘛,可不能让小菲琳知道。诶?说起来,这次怎么不是小绮砾和我联络?”

“这个……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我其实是被她派来协助你们的,结果才走了一点点路程就迷路了。本来想和你确认一下方位,没想到你们已经脱离了危险。”

对不起,原谅我,我不是个喜欢说谎的人。但现在的情况……解释起来会非常麻烦,怕麻烦的我只好出此下策。

“哦哦,这样啊,那真是辛苦了。我这边没事啦,你快回去和小绮砾汇合吧,我不会和她说你迷路的事,放心好啦。”

夏眠丝毫没有怀疑我的话,还充满善意地维护我的面子,甚至连我为什么能单独行动都没问。

真是个单纯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