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苏绮砾,我们是不是在山脚下扎营比较好?”

看了看渐渐由红转暗的天色,我向苏绮砾征求意见。

经过了一整天的跋涉,我和苏绮砾终于成功抵达了目标地点——丛林中央的小山脚下。在体力大量流失的现在,虽然其他班级的小组也好不到哪去,但稳妥起见,我们还是尽快选个好地方扎营休息最为妥当。

“赞同。依照你的野外生存经验,把营地搭在哪里比较合适?”

“如果只谈经验,肯定是地形平坦的河岸最合适,但就考试而言,我认为应该选择更加隐蔽的地方……要是有山洞什么的就好了。”

但是……这种土包子一样的小矮山,怎么可能会有山洞嘛。

“要说山洞……前边那个不就是吗?”

顺着苏绮砾手指的方向,我望向不远处的山壁,在稍微调整过视角后,果然在山壁下方隐约发现了一处疑似洞穴的入口。

“我看看……好像真的是山洞?在这种地方,无论怎么想也不可能有自然形成的洞穴吧,难不成又是校方搞的鬼?”

我和苏绮砾对视,然后加快速度向山洞那里赶去。

在临近山壁的过程中,我们脚下的地面也逐渐由潮湿的森林土壤变为细碎的山岩石块,踩在上面硌硌的,很难受。尤其是我还背着整整两包行李,在这样高强度的负重下,从脚底传来的疼痛感愈发明显。

“啧,校方有时间挖洞,就不能顺便把地面也处理一下……这地上全都是细碎的石块,也太难走了。”

“搞不好是开辟山洞的时候挖出来的碎石,随手铺在附近而已。”

苏绮砾满不在乎地走在前面……这就是身轻体柔的优势吗?

等等,该不会真如她所说吧?我蹲下身子,挖开地上的石块,仅仅两三层过后,下面就出现了湿润的土壤。

“居然还真是……”

我对校方的做法感到了彻底的无语。说不定……我可能把他们想得太复杂了。

“唔啊,挺壮观的呢。”

没过多久,我们就抵达了目的地,苏绮砾仰着头,忍不住发出感叹。

这是一个位于山壁下方的洞窟,根据平整的切口来看,果然像是人为开凿的。

“好大的规模,怪不得能铺一路石头。”

在苏绮砾之后,我也紧跟着作出评价,顺便吐槽了校方颇为儿戏的做法。

洞口并不是很大,但看上去似乎很深,一眼望去黑洞洞的,根本看不到尽头。

我和苏绮砾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因为担心洞窟已经被其他班级捷足先登,贸然进入可能会遇到埋伏,所以我并没有使用任何照明工具,而是贴着石壁摸黑前进,以免打草惊蛇。苏绮砾悄无声息地跟在我身后,为了防止失散,她一直拽着我的衣角。

随着不断的深入,我感觉山洞内部的空间逐渐开阔,虽然看不太清,但就石壁的走向来看,这个山洞应该是内大口小的曲颈瓶式结构,内部应该有着极大的空间。

等等,有水声?

通过狭窄的入口后,我听到了明显的滴水声。我停下脚步,屏息凝神,想要靠引以为傲的听力对内部情况做出判断。

“应该没有其他人。”

屏息凝神后,我做出判断,但紧接着,我感觉一直抓着我衣角的苏绮砾突然抖了一下。

“发生什么了?”

我反应非常迅速,马上抓住她的手腕。

“……你突然说话,吓到我了。”

我说……我的大小姐诶,您怎么还能被自己人吓到的?

总之,山洞内部的安全已经暂时得到了确认,我们可以稍微放下心,开始光明正大地地探查了。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确实很不方便,我和苏绮砾相继打开校方配备的照明手电,两道明亮的光束照亮了山洞内部。

……居然是聚光灯?

这是哪个鬼才设计的?谁会用聚光灯来照明啊!

行吧,总比没有好。

我们沿着山洞继续前进,在转过一个弯后,视野终于开阔起来。两道光束在整个洞穴内交错,逐渐揭开了洞穴隐藏在黑暗面纱后的真正容颜。

“有东西在发光。”

苏绮砾率先发现了洞穴内的异常,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处暗淡的光源。我马上跑过去,将灯光打在上面,发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电子设备——

那个不知道用途的、可以被铭牌占领的设备。

但显然,这台设备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台有所不同,在眼前的屏幕上,“1904”的字样分外显眼。

“看来已经被占领了,不知道能不能抢过来。”

跟在我身后苏绮砾也俯下身查看,然后把白色铭牌在设备侧面的卡槽上刷了一下。

“权限不足,无法占领”,屏幕上显示出这样八个汉字。

“权限不足……是什么意思?”

苏绮砾看了看铭牌又看了看设备,然后又刷了一次。

“权限不足,无法占领”。

“嗯……关于这台设备,看来还有一些我们没能掌握的信息。权限不足……设备是通过铭牌来启动的,也就是说,不同的铭牌也许对应着不同的权限?”

苏绮砾蹲在设备前自言自语的分析着,还在地面上写写画画。看着她专注的模样,我没忍心打扰她,只好把她丢在那里,自己则去继续探索洞穴内部。

很快,我就有了新的发现。

“这是个……开关?”

我在石壁上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和我们常见的电器开关别无二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直接按了上去。

瞬间,整个视野都变得明亮起来。

?????

“这是哪个鬼才设计的,山洞里怎么还有吊灯?”

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说实话,这种闻所未闻的非主流设计,我甚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规则上明明清清楚楚地说明着“未经开发的丛林”……

等等 ,未经开发的丛林……?

“啊,我知道了!”

突然,背后传来了苏绮砾略带激动的声音,冷不丁的喊叫让我稍微理解了她刚刚为什么会被我吓到。

“你知道是哪个鬼才设计的?”

“才不是,我知道这个权限代表着什么了!”

不是吗……那也无所谓了。能够在第一天就能看透校方的思路,苏绮砾果然不简单。

“所以……你发现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从规则中就可以发现,每种铭牌的能力是不同的,这个能力的高低应该就是权限的高低。但是这样一来,行动不受任何限制的白色铭牌应该是权限最高的才对,然而我们刚刚确实收到了‘权限不足’的提示,这说明白色并非权限最高的颜色。所以,我稍微换了个角度,马上就有了新的发现。”

“发现了代表‘班长’的‘黑色’?”

“没错,所有铭牌里就只有黑色是绑定在各班班长身上,同时还关系到全班的考试资格,在这场考试中,黑色铭牌就好像班级的生命一样,是权限最高的铭牌。嗯?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我发现了这个?难道你早就想到了?”

苏绮砾皱起眉头盯着我看。

“怎么可能,我是受到你的提醒才想到这一点。如果照这种思路想下去,能占领这里的是不是只有4班的班长?白色的权限应该仅次于黑色才对。”

“是这样,看来我们的运气真的很不一般。”

确实很不一般……至少从表面来看,情况确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