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现在是早上七点整,距离排位考试的正式开始,还有刚好一个小时的时间。

在会场的八个区域中,学生会代表7人、风纪委代表7人、社联会代表4人已经相继落座。四名教职工代表——也就是19级的四位班主任,也在教职工区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至于剩余的四个区域,其中三个已经有新生班级到场,每班各有两人。1班自然是陈菲琳和我,3班是艾琳·诗怀雅和一名膀大腰圆的光头男生,4班则是两位妙龄少女。

唔,称之“少女”可能不大准确,旁边那位黑发黑瞳的女生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坐在班长席的那一位,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才上初中的未成年少女吧!

而且还同时有着白发和金蓝异色瞳这两种稀有属性?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和苏家姐妹那样的“合法未成年少女”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性格稳重的妹妹苏绮砾暂且不提,哪怕是那个有些小孩子气的姐姐苏绮泺,她的行为也很难让人把她和真正的未成年属性扯上关系,只是一个性子急了点的矮个子女生而已。

再看4班的这位班长同学,她此时规规矩矩、目不斜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金蓝异色的双瞳之下是隐藏不住的灵动,虽然乍看上去有一点高冷,但更多地是给人一种刻意为之的感觉,我想那多半是为了维持自己作为班长的威严吧。

不过,虽然这个女生让我比较在意,但现在的问题不在此处,另一个显而易见的异常才是我关注的要点——

明明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考试,为什么学校管理层已经全部到齐了?

当然,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天育学园是一所完全由学生自主管理的学校,所谓的管理层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各级职工部门,而是由学生会、风纪委、社联会三大学生组织组成的上层机构,负责管理校园内的一切大小事宜。

每班两人的组合、四位新生班主任、以及悉数到场的学生组织代表,这样的阵容让我感到事情绝不简单。再联系到夜唯老师此前对我提出的奇怪要求,接下来恐怕会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件吧。

当然,到目前为止的一切还都是我的推测,但要不了多久,我就能确定这些推测是否属实——

很快,最后一个班级的学生也来到了现场,领头的是2班班长司空问,身后还跟着那个永远在笑的项瑾。

果然,2班也是两人到场,这更加坐实了我之前的想法——接下来要进行的,恐怕是普通学生无法直接参与的活动。而夜唯老师之所以对我做出那样的指示,恐怕是希望我能够快速融入到这些“干部”当中吧。

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可真是有够无聊。

刚刚入场的2班同学显然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司空问还向我微微点头致意。在经过我的面前时,项瑾微微眯起双眼,向我投来轻蔑的目光。

“嘿,1班的副班长居然是你,陈菲琳的眼神似乎不怎么好。”

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我能听出来这是项瑾的声音。

果然变成了麻烦的事态,虽然我有心做出反驳,但项瑾就像无事发生过一样,没有丝毫停顿地从我面前走了过去,丝毫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副班长这一职务实际上是作为班级的第二顺位领导人出现的,一般情况下是班长的助手,但在紧急情况下拥有临时指挥权,日常事务中也有一定的裁定权,在班级中是除了班长之外的最为重要的角色。

1班也有进行副班长的选举,但参选的同学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出众的才能,陈菲琳因此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所以目前1班处于没有副班长的状态。

我看向夜唯老师,但是她摆出事不关己的样子,正襟危坐,丝毫不为所动。

真是头疼。

很显然,夜唯老师是出于某种目的而把我推了出来。虽然我非常不情愿,但以目前的状况,如果在这个关口选择后退,那才叫真正的引人注目。

“已经到齐了,请开始吧,会长大人。”

在2班的两位就座后,学生会第二席的学姐对旁边的男生这样说道。她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就连坐在她对面几乎是最远距离的我也能听得很清楚。

学生会长抬头环视了会场一周,轻轻点了点头。

啧,鹰一样的锐利眼神,不愧是这所学校里名义上的最高领导者。

“那么我们就正式开始了,首先请允许我进行自我介绍。我是学生会的现任秘书长秋水虹,同时也是1703班的班长,接下来将由我为大家简要介绍一下今天会议的主要内容。”

秋水虹……是那个秋氏财团的“秋”吗?我此前稍微听说过一些传闻,这似乎是一个世家大族的独有姓氏,“水”字则是给地位非同一般的女性侍从的赏赐。

如果传闻没错,这位秋水虹秘书长极有可能是秋家的精锐女仆,那么学生会长多半就是秋家的少爷了。不然的话,还有哪个年轻人有资格坐在比秋家精锐女仆更高的位置上?

另外没记错的话,秋家这一代的嫡系应该是江字辈。

“那么,今天我们要讲的主要是学生组织招新的相关事宜。在座的各位都是新生中首屈一指的人才,历来是学生组织之间争夺的首要目标,因此,我希望各位能够认真思考我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所以接下来会是各组织的宣传演讲咯?这比我预想中的还要无聊,我实在想不通夜唯老师为什么会让我参加这种既没有营养又容易引人注意的活动。

为了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我干脆拿出手机,浏览着事先下载好的电子版小说。坐在一旁的陈菲琳似乎有阻止我的打算,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放任我做出有损班级形象的小动作。

随他们讲吧,反正我又不会加入任何组织或社团。毕竟连自己的事都没办法做好,贸然进入新的圈子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这种做法会让某些人感到不满,这一点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了。会后,我被夜唯老师单独叫到会场外,迎面而来的是她微微眯起的双眼中刺出的视线。

“穆子虚同学,能请你讲一下你对于招新的想法吗?”

很显然,此时的夜唯老师并不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邻家姐姐,而是认真严苛的1901班班主任。

“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反正我不会加入任何社团和学生组织,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我不适合也没有能力承担相应的工作。”

“是嘛。我相信你拥有足够的判断力,能想到我为什么会让你去顶替副班长的位置。我可以跟你直说,风纪委那边有我曾经教过的毕业生,我可以无条件把你推荐进去。”

这个真是个充满诱惑力的提案……对一般学生而言。可惜的是,虽然我并不想让自己和其他同学划清界限,但唯独在不想太过引人注目这一点上不会做出任何让步。虽然说稍微显露实力可以让我赢得尊重,但夜唯老师的这个提案对我来说和走钢丝没什么区别,稍不注意就会万劫不复。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我认为并没有铤而走险的必要。

“既然老师您相信我有足够的判断力,那我认为您或许应该更加相信我的判断。确实,我猜到您应该有着某些计划,但我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我想我应当拥有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利。”

夜唯老师没有说话,藏在镜片后的眼睛眯起,直视我的双眼,而我也毫不畏惧地反盯回去。就这样对峙了数秒之后,夜唯老师双肩一松,轻轻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抹无奈地笑容。

“好吧,我知道了。这次是我考虑不周,今后我会尝试听取你的想法。”

夜唯老师大有深意地拍了拍我的肩,率先回到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