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那么,你的回答呢?”

保持着标准的45°鞠躬姿态,少女抬起头,淡紫色的梦幻眼瞳直视我的双眼。我常常听说这是能把女孩子的可爱放大一万倍的姿态,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就连陈菲琳这样的冰山系少女都因此凭空多了几分动人之处。

在夕阳的余晖下,陈菲琳显现出了和那天夜里完全不同的气质。大概是阳光的原因,她冰蓝色的长发边缘映染上了金红相间的华丽色彩,整个人的线条似乎都随之变得柔和,如果不是在那晚亲眼看到她和项瑾大打出手时的狠辣帅气,我恐怕也会被她现在的样子迷惑吧。

但很可惜,在见识过她的那一面后,我已经不会再相信这种刻意展现出的虚假温柔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回应:

“抱歉,请容我拒绝。”

随着我的话语,陈菲琳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大概是认识到这种程度的劝说是无法打动我的吧,陈菲琳终于不再保持鞠躬的姿态,而是站直了身体,轻轻叹了口气。

“你有意识到1班目前的处境吗?班级内很可能出现了叛徒,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是无法在考试中取得成绩的!”

陈菲琳的语气难得地带上了几分焦急,至于这份焦急是发自内心还是出于演技,那我就不得而知了。但如果从逻辑角度推测,果然还是演技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因为啊……

“既然想到了可能出现叛徒,你就没怀疑过我吗?按照常理来讲,这种情况下除去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是无法轻易相信的吧,就像我现在怀疑你一样。”

“这才是你拒绝我的真正理由?”

“没错,我不会答应一个阵营不明的人的请求。”

当然,是各种意义上的阵营不明。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想要独善其身才拒绝了我的求助。”

“不,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我并不认为出手帮助你会给我自己带来什么好处,这是经过利益方面的考量后才得出的结论。”

“可是就算不去考虑毕业后的事情,如果我们输掉考试,可是会在三个月之内都拿不到哪怕一个ET币……”

“这可以通过打工来解决,而且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

“看来你是不准备和我合作了。”陈菲琳马上恢复了如往常一般的冷漠,就像是已经不再对寻求我的帮助抱有幻想,“既然如此,我们没有可以作为替代的方案,那就只好让苏绮泺带伤出场。”

原来如此,放弃劝说之后改用威胁的方法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真是打错了主意。

诚然,就算之前发生过一些误会,但苏绮泺已经成为我在班级内仅有的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同学之一,如果她因为我的原因而被迫带伤上场,换做是一般人的话,多半会感到过意不去,甚至陷入自责吧。

但如果陈菲琳以为仅靠这种程度的感情就能拴住我,那才是大错特错。

“那不是很好吗?我不认为班上有谁比她更能胜任这次考试。”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历届新生的初次排位考试都有着一模一样的主题。为了让新生更快适应校内的集中管理和高强度竞争,军事化训练一直都是新生入学后的必修项目,紧随其后的排位考试也尽是一些身体能力方面的项目。

然而天育学园内每一届的学生分配却并不均衡。以我所在的1901班为例,班上有着许多在智力、学力、才艺等方面的顶尖人才,但唯独在体育方面,找遍全班也只有一位苏绮泺算得上优秀,男生更是全军覆没,连一个稍微身体强壮一点的都找不出来。

当然,在目睹过陈菲琳对项瑾的犀利攻势后,这位班长大人早就成了我心目中1班在身体能力方面的最强者,但她显然在隐藏实力,否则绝对不会在当初讨论作战方案时谎称自己不擅长体育。

要不是因为某些不方便说明的原因,被这样逼迫的我早就当场揭穿陈菲琳的秘密了。

“真是意外,我还以为你和苏绮泺关系很好。要是被她听见你刚刚的回答,一定会对你非常失望吧。”

“所以我希望你能把刚刚的录音删掉,这样我们还有讨论的余地。”

在我的注视下,陈菲琳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不在她控制之内的神色,虽然只有一瞬,但那无疑是充满了寒意的狠厉目光,刺得我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那感觉像极了她面对项瑾时的样子,整个人都充满了攻击性。

下一秒,那突如其来的寒意就如潮水般退走,若不是一直盯着她的眼睛,我简直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我开始对你刮目相看了,穆子虚,你是怎么发现我在录音的?”

“诈你的,只是谨小慎微的弱者用以自保的手段而已。”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说辞?”陈菲琳稍微眯起双眼,淡紫色的双眼中流露出锐利的视线,“我查过你的入学评级——逻辑思维C级、综合评定D级,而你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的这个等级。”

“抱歉,那大概只是我运气比较好。”

“……看来你不是很愿意相信我,那我只好稍微拿出一点诚意了。”

说着,陈菲琳从手包中取出手机,关闭了一直开着的录音功能,并当着我的面把刚刚的录音文件删掉。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她看了看我,然后把目光投向我的口袋。

“别看了,我可不像你一样有心机。”

我解开锁屏,向她展示我并未启动的录音功能。

“等等,那条录音文件是什么?”

“每个人都会有些秘密,不是吗?而且看最后修改日期就知道了,这可是几天前的文件,和你完全无关。”

我的目光扫向自己的手机屏幕,录音列表里确实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文件。但就像我说的,谁都会有秘密,就算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也没必要向她解释什么。

“好吧,那让我们回到刚才的问题……你究竟愿不愿意协助我,拯救这个班级?”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容我告辞——我可不想就这一个无聊的问题和你聊到天荒地老。”

真是无聊,在交际方面,这位班长大人也不过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稍等,我还有另一件事要讲。以防万一,我先确认一下,你和苏绮泺的关系确实是像你表现出来的这样普通吗?”

“没错,事实上在那次组队训练之前,我们之间除了误会和同学之外不存在其他关系。”

“那肯定也没在交往吧?”

“……当然没有,这点连白痴都能看得出来。”

不知为何,我总感觉陈菲琳的话里藏着什么阴谋。但她的手机并没有息屏,亮起的屏幕上显示出处于关闭状态的录音功能——应该不存在什么能对我产生威胁的隐患才对。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陈菲琳突然松了口气,然后做了个深呼吸,淡紫色的双瞳和我的视线相对。紧接着,她稍微踏前半步,一下子就拉近了和我之间的距离——

“既然如此,我可以和你做个约定:只要你在最后的夺旗考试中取得冠军,我就答应做你的女朋友,直到你玩腻了把我甩掉为止——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