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喂,穆子虚,你能不能快一点?好歹是个男生,你这体质简直弱爆了!”

茂密的树林中,一名有着红色短发的女生敏捷地跑在我的前方,在即将转过一棵巨树、就要消失在我视野中的瞬间回过头,一脸鄙夷地嘲笑着我的体质。无力反驳的我只好稍微加快脚步,尽可能不被她拉开太远的距离,同时不断地擦拭着从额角成串流下的汗水。

饶了我吧,我已经快被热死了!这究竟是什么鬼天气!

到底是那个鬼才想到在靠近赤道、而且拥有雨林气候的岛屿上展开军事化训练的?

实不相瞒,我是个非常怕热的人,温度稍微高一点就会流汗,现在这种接近30℃的闷热天气简直让我喘不过气,更何况我们还要在这种环境下进行大约8公里的越野跑。到目前为止,我们仅仅跑完了大约1.5公里的路程,而我的运动服早已完全湿透,宽松的T恤衫贴在身上,别提多难受了。

该说不愧是那所传说中的非人育成学园吗?就连新生例行的军事化训练都是非人级别的?

反观和我搭档的这位红发少女,不愧是整个1901班体质最好的女生,她看上去呼吸平稳、步伐轻盈,简直就和出发前没什么两样,甚至连汗都没流下一滴,实在是让人羡慕。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难道是我刚才的话伤到了你身为男性的自尊?”

红发少女见我没有搭话,探头探脑地往回走了两步,把双手紧握在身后,身体稍微前倾,纯黑色的双瞳以自下而上的目光仰望着我。

“苏绮泺同学,我由衷希望你能学会什么叫做团队合作。”

好吧,我承认她现在的姿势充满了诱惑力,是每一位正常男生都无法拒绝的可爱姿态,搭配上她稍显瘦小的体型和精致的面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合法初中生”式的可爱。然而在我们不足一周的短暂接触中,我早就看穿了她的惯用伎俩,因此并没有在这一点上多做纠结。

“切,你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反正除了拖后腿之外你也没有别的什么用途吧。要不是因为体谅你,我现在已经在终点了!”

嗯,没错,和毒舌、卖萌、体质好相同,这种夸大其词的吹嘘也是这位名为苏绮泺的少女的主要标志之一。到此为止,如果是小说或是漫画里的角色介绍,这位少女的形象已经被表现地淋漓尽致了。

等等,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点?

“你刚刚说……体谅我?”

“什……!不不,你听错了!我才没说过这种话!”

嗯,如你所见,虽然并不常见,但苏绮泺无疑还有着名为傲娇的属性。多亏有这么有趣的女生作陪,我才能在枯燥的训练中找到一点乐趣。

然而,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对立统一的,有道是“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乐与悲本就是一对孪生兄弟,而且非常喜欢一起玩耍,让人们体验到乐极生悲的失落感……

比如现在。

“哟,这不是1班的两位嘛。怎么样,在夜唯那个废物的手下待得还舒服吗?”

“你是哪来的金毛娘娘腔?”

噗。

好险,差点就没忍住笑出来了。

这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是1902班的副班长项瑾,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我们班上挑衅了,而他口中的那个“废物夜唯”则是我们1901班的班主任。从训练的第一天开始,这位就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开始没完没了地来1班找茬,仗着校规中“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暴力活动”这一条在1班大放厥词,然后在我们展开反击前抽身而退。

到今天、也就是训练的第四天为止,项瑾已经成功成为1班仇恨度最高的学生,而且这个仇恨度还有越来越高的趋势。

我想,但凡是正常男生,被女孩子称作“娘娘腔”都不会感到高兴,项瑾显然也无法免俗。而且或许是因为他每次都只来男生这边挑衅,不知道苏绮泺是真的不认识他还是只是毒舌属性发作,她的这句反击显然让项瑾非常难受,常常挂着斜笑的面容瞬间变得铁青。

“这位小姐……”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我警告你不要影响我们训练,否则我方将保留追究2班行政责任的权利。”

精彩。如果把我换成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同学,现在多半已经在手舞足蹈地为苏绮泺鼓掌了。

“……有意思,没想到1班还有你这么有意思的女生。我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吗?”

“不能,滚,我可不喜欢随随便便就把同伴抛弃了的人渣娘娘腔。”

苏绮泺双手抱在胸前,面无表情地盯着项瑾,就差把“嫌弃”两字写在脸上了。但项瑾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来自苏绮泺的恶意,反而咧着嘴角靠近了两步。

“别开玩笑了,这位美丽的……同学,弱者天生就是要被丢下的,我可没有闲情逸致去帮他们。”项瑾摊了摊手,“但你不同,我能感受到你的身体素质很不一般,有兴趣成为我的伙伴吗?”

喂喂,你是抖M吗?怎么被骂得这么惨还想给人提鞋?

“没有,你可以滚了。我们走,穆子虚,难得的好心情居然被一个神经病娘娘腔给毁了,真是晦气。”

完全无视了凑上来的项瑾,苏绮泺拉过我的胳膊,转身就走。

“小姐,这种只知道躲在女人身后的男人,我不觉得他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

和项瑾擦身而过的瞬间,这样的声音幽幽传来,低沉但却清晰。是想挑起我们内部的矛盾?

“那就不劳您费心了,娘娘腔小姐。”

苏绮泺头也不回地回答,在“娘娘腔小姐”五个字上下了近乎咬牙切齿的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