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后脑勺着地,脑中嗡嗡作响,眼前金星直冒,加上脸上的疼痛让我捂住脸面佝偻起了身子。

出手可真狠,不开枪扔枪把子,鼻子上感觉比中了枪还疼。我狼狈地翻过身来,看着悬在我脑袋上白色枪支的膛口。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枪指着脑袋了。

[别别别,我怕死,千万别开枪,我东西已经还你了,你快放我走吧!]我赶紧求饶。

[嘁,人模狗样,怕死还敢来我家偷东西,我说你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啊,我已经说过放你的话了你还敢袭击我,真是活腻了!]

女孩蹲下来,用枪戳了戳了我的脑袋

[我真想现在一枪崩了你]

[等一下等一下,我问一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赶紧拖延时间好思索对策。

[吐泡泡,你装金鱼呢。别以为待水池里我就看不见你。早应该憋死你!]

观察的还挺细致,算我失策。不过她刚才是完全可以开枪的,但她并没有开火只是把枪扔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这个人心地还算善良,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嗯嗯,根据我的分析应该就是这样,所以她开枪的几率应该要小得多。经上所想,我决定媚她两句。

[哦......那你可真厉害,你这么聪明又会使枪怎么不去帝国军啊,以你的天赋能力去了军营一定能当个官呢]

[不要,我已经不想再去了]女孩一万个不愿意,接着她又说道[我干嘛跟你说这些废话,我改变主意了,今晚你不许走,留下来接受二十大板的惩罚,来人!]

嘶——我顿时慌了神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诶诶,你之前怎么说的,我交了东西你就可以放我走啊,再说我已经道歉了,那什么跪下来磕头的我就不做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不算数,以后去了军营如何树立威信,如何树立威望,你信不信我今晚就回去喊所有的小偷明晚来你家把你的东西偷个精光!]

[我说过小事化了可你已经惊动了所有人,所以这话就不算。喊小偷是么?我怕你不成?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人,盗贼在这里!给我抓住他!]

应了女孩的呼声,屋后冲出五六个守卫。

看着正匆匆赶来的守卫我心急如焚,可恶,被这个女孩用枪指着想跑又跑不掉,虽然推测她开枪几率很小但并不代表她不会开枪,我也不想被她活捉挨那二十大板.......我猛然想到口袋里还有个镯子,于是赶紧把它拿出来高高举起。

白色的手镯被火把的火光照的通红,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聚集在我突然亮出这个宝贝上。

[停!]女孩喝止了守卫

人们都停下来一起看着我手上的镯子。

守卫一愣一愣的,看的我也一愣一愣的。

果然是有效果的。

就连眼前的女孩似乎也看楞了。

[给我!]

女孩的声音带一点沉重。

我摇摇头,这可是我最后的筹码,能否走出这个倒霉的宅子我可全靠它了。

[快点给我!]女孩加重了语气

[给你可以,除非你放......]不等我说完,女孩扔掉手中的那只步枪在我的惊愕之余冲向了我的面前伸出手想要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我把手举得更高一点,尽量让她够不到。她索性不管矜持直接贴紧也不管我身上那湿漉漉的衣服踮起脚努力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只手镯。

刚从水池里起来的我身上还有些冰凉,所以薄薄睡衣之下裹着的身子的火热我感受的真真切切,包括女孩子身体那份独有的柔软。说实话这样的近距离接触我还是第一次,她头发上扑面而来的淡淡花香让我有些小鹿乱撞,我也突然发现这个气味与她的闺房里的一模一样。

看似亲密的行为让我有幸如此近距离的正面她,大大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回忆、哀伤以及势必取得手镯的执着。紧紧抿着的嘴唇散发着十足的傲气和强烈的不满。

不行,太近了太近了。,我强压下心中的那份躁动,腾出右手横在我们之间,想要推开她。

不就是一个手镯么,怎么这么猛,狗急跳墙啊

[喂!快停下,有话好好说。]

一男一女在几个守卫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就这样不羞不躁的纠缠在一起,她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她似乎也注意到了刚才的行为有些不雅,脸红的低下头来连忙拂了下耳边些许凌乱的秀发,而后抬起头继续愤怒的盯着着我。

[跟你没商量!]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真不注意检点,以后怎么嫁的出去?能不能温柔点?别这么粗暴我吃不消!]

[你们几个,去把上次打盗贼的木板拿来,我今天要好好治治他!听见没有!快点!]

[是!]

女孩又扑了过来。该死,怎么又来!我连忙用胳膊挡住,女孩用劲大了几分,一只手终究挡不过两只,我使出最后力气把她推了回去。

[够了!给你可以但是你得放我走!我要回家!回家!]

[你死定了,今晚你休想出去,手镯留下你也留下,二十大板不够我要给你五十大板!]

[我.......这手镯你还想不想要了?信不信我给它摔了?大不了玉石俱焚!]

[你敢!]女孩抓住我那只高高举起的手臂朝我的手腕处咬了下去。

我大声喊了出来,手腕没有衣服遮挡难怪她从这里下口,牙齿入肉的钻心疼痛终于让我败下阵来,本来就一肚子火加上她还咬我,我气急了用力把她推开,然后握着手中的手镯狠狠地摔在地上。

在我期待的目光下手镯和地面来了一次结结实实的碰撞,一声脆响四散开来

手镯变成了碎片,我发现碎片中渗出了一滩水,而且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味,并不是花香,有点刺鼻,刚才还有的倦意在这奇怪气味的刺激下突然清醒了许多,好像很提神啊。

[喂,这里面怎么还有水啊......]

女孩低头盯着地上的碎片。

一刹那,眼前的画面永恒的凝固起来。

在我的记忆中我好想没惹哭过女孩,如果说瓜葛的话,倒是以前跟一个女盗贼抢过东西,一番较量后得手的我喜滋滋的看着失望的对方。可这次不一样,因为不管过了有多长有多久我都忘不了她哭泣的样子,她一个人跪在那里捧着碎片哭的是那么的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