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铁栅栏门背后不断来回走动的守卫我不舍的从口袋里拿出两枚金币。只能用这个办法了,周围都是死角,翻墙不被看见似乎不太可能。我掂量了一下铁门离我的距离,捏着硬币找了个角度后用力抛出。金币穿过栅栏的缝隙跌落在门旁边的草里从里,无声无息。我大失所望顺带心疼,失望于没有砸中锁头心疼于一枚金币的白白浪费。因为没有声音,守卫们依然站得笔直。

好吧,还有一个再试一次。我盯着铁门上的锁头再次抛出,奇迹发生----守卫们依然无动于衷。

可恶啊!我生气的轻轻锤了一下自己的腿,怎么回事,今天的运气这么差的吗?

两次的失败让我在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因为身上只有一枚金币了......准确说这不应该是最后一枚,钱袋也不应该是空的。嗯.....昨天早上几位同行在巷子里围住了我,我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冲出了他们的包围,然而就在一个拐角处时我没有刹住车和墙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钱袋掉在地上捆扎的布条松散开来,金币散落了一地,我大惊失色赶忙蹲下去捡,可苦于他们的到来我只好胡乱的抓起一把就匆忙的逃走,留下他们在原地你推我让大肆哄抢。

袋子空了自然要补充,我也不想拿出家底,那是为了以后做准备。

一想到这我最终妥协,这宅子这么大,主人家肯定有钱,说不定能捞一大票。

嗯嗯,再试一次,我攥紧手中最后的金币,心中默默祈祷:拜托拜托一定要中,不然今晚的努力就全白费啦!

“噹!”

守卫立马警觉,开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进查看。

赞啦!我心中窃喜

“瞧!这里居然有钱!”一名守卫拿着金币向另一个守卫炫耀

“真的吗?让我看看......”另一名匍匐在地仔细的搜索着地面。

计划成功!趁着守卫背对着我的空当,我悄悄靠近外墙,再次确认守卫是背对着我之后我放下心脚尖发力蹬上墙面,手掌撑住墙头用力翻过,然后立马低头半蹲隐匿于灯光的黑暗处,然后提起警觉仔细聆听,耳边依然是守卫们寻宝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切无误之后我再次放下心继续潜行。

几天的踩点查勘让我对这所住宅的布局已经了如指掌,当然除了屋内的布局。现在我来到了马概,里面停着一辆马车,灯光的照映下我注意到一匹马儿正盯着我,我赶紧朝它做了个“嘘”的手势,马儿吐了一下鼻息。

错不了,我现在正在宅子的右边,正门进不了,我可以从后面摸进去。来到后面,这里有一个水池,里面没人。我正想接近后门时发现门的两边有一排窗户,我想了想于是放弃后门,翻窗户吧!

之所以想翻窗户是我觉得这样或许保险一些,万一后门有防盗警报呢,前门都有后门也不能没有,至于到底有没有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安全一些。这样想着,我便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火柴盒。

先从左边第一个开始,擦亮火柴,借着微弱的火光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张床,我赶紧熄灭。一楼应该睡着仆人或者其他人吧,这里每一扇窗户都对应着一间房,既然如此那总有一间没人的吧,比如一间储物间或者其他的。借着火光,我挨个挨个排查,轮到第五个时,我看见了一些堆起来的纸箱,我赶紧再擦燃一根,这次我又看见了扫把和一些凳子椅子诸如此类的东西。

综上所述,我想应该是了,我一脚踩在还冒着微弱火光的火柴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手掌长的细铜管,转动根部管头处慢慢露出一个笔尖,我小心翼翼的把铜管的笔尖戳在玻璃上,用力划了一个指头大小的圆圈,,轻轻一捅,那指头大小的玻璃残片就掉在了地上只发出一声轻响,我又如法炮制了三个,然后左手四个指头伸进四个窟窿里,再用右手拿着铜管围着玻璃窗的边缘划了一道。

大功告成!左手微微发力,整个窗户玻璃就被我给拿了下来,玻璃放在地上,铜管的末端转回去后就被我收进口袋。借着火光我看到窗户的插栓,便把手伸进去解锁,两扇窗户打开,大小足以让我穿过。

我做贼心虚地瞄了瞄四周,整了整衣领撑住窗沿翻进了房间。

说实话,虽然在这行上我已久经沙场但每次亲临战场时还是提心吊胆,可能真的是做贼心虚吧....我在心里自嘲道。

没错,我确实是个扒手。虽然来到这之后我就不想干了,但是先前的经历让我决定改变一下策略,而且这边也有一个-----

脚边的一声闷响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警报警报!我赶紧蹲在角落里然后撩起衣服盖过脸。

窗外飘来几声蝉鸣,还夹杂着几声鸟叫。

过了半响,依旧没有异常情况。

警报解除。

干这行虽然总是让人那么心惊肉跳,但同等的风险之下往往是同等量的回报,一想到这,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就一扫而空了。

而且以我的身手就算被发现了也应该会毫发无伤的逃走吧,嗯嗯,会的。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依旧来到房门前,在火光的照耀下显示出这是一把转锁,就是转动手柄就能开门,还行,虽然会发出声音,但慢慢转动,细细把握就应该没问题。

我把手放在转柄上,轻轻转动,“咯嚓”的声音轻轻流露出,我提着胆继续慢慢转动。

终于到底,轻轻推开房门,我赫然发现面前的地上有一道白色的亮光,警觉让我猛地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