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呢——不为某些多数人而感到无奈,也不为某些少数人而感到无力。如此这般,纵使目标分崩离析,你也仍然不会失去前进的方向,便是在内心中已经认清了自己,不会再相信命运。这就是所谓的道路吧。     枭

 不管他正视与否期盼与否,该到来的迟早要到来,比武分流会也是如此。自从见到比武会这个分流项目时,他便渴望着,他渴望自己的实力可以被认同,自己可以出类拔萃,成为自己理想中的英雄中的一员,不过,他也十分清楚,不施加以实际行动的理想就是妄念,为了自己的梦想,他要辛勤栽培努力浇灌,然后才会有回报。

  天色蒙蒙亮,比武会便在学生们激烈的叫喊声中开幕了。枭还是起得很早,一如既往的在图书馆看书,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重,逼迫他离开沉静的图书馆。

  “明明是战斗,为什么还是这么高兴?果然都是名副其实的蠢材。”

  枭也很明白这仅仅是虚假的战斗,实力差距过大的人不会肆意杀掉你的,学校对于这点虽说是没有明确的规定的,但是有一个潜在内幕——杀掉人后直接升三年级。这貌似是一条很无理取闹的内幕,或许有些傻傻的学生就会高兴——毕业了!但枭一下就能看出来,这明显就是要送人去战场,还没学会翅膀和圣剑的使用方法的人在那里只能自求多福了。毕竟在这里毕业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意味着你要变成一个真正的佣兵。

  “我来这里是寻找什么呢?绝对不会是杀戮,应该是人生意义什么的。”

  只在心中想或许得不到准确的答案,但实践一定可以。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这世界上应该不存在没有答案的事物,只有找不到答案的人心。毕竟答案因人而异,依着于人的主观个人意志。”

于是枭开始向位于广场中心的告示板走去。单个告示板并不大,上面记载的信息也并不多,大约一个告示板可以贴出十几个人的对战状况,大约十个左右的告示板被贴在广场的墙壁上,围成一个大大的圆形。

“人真是多呢,还是去挤一挤吧。”

枭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一会一个人踩住了他的脚,一会一个人碰到了他的头,不过他都不在意,举步维艰的在人群中奋力向前挤。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人群逐渐散开了(估计离比武开始也不远了),枭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枭对战格尔德。与此同时,他注意到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输赢并不重要,根据评委的打分进阶。也就是说并不是谁赢谁进阶,而是根据表现,也就是作秀得分。还有胜负也不是没有用的,胜者可以进入下一次金字塔形的排位比赛。

“那就简单了,招数越华丽,越高端越能位于榜首。”“不过还真可恨啊,竟然不是根据实力排行来排名的,还要加上在评委心中的印象。果然这里的人都是傻子啊,不,不过好像不这样的话也没有更棒更平民化的排名方式了吧?有情可原!”

“下面就该换思维模式了——作秀思维!”枭微笑自言自语道。

训练场里,之前的一个大舞台被分为四个小舞台,每个舞台分别由2个评委打分。估计评委们都是用一套共通的规则打分的吧。

前方的座位基本都被一年级二年级的人坐满了,枭可能坐在靠后一点的位置,不过他的眼睛并不近视,看清伪战场上人们的行为也是非常轻松的。

边看战斗边摸着大腿上的白色高礼帽,枭时不时也会摸摸背上的黑刀,似乎完全等不及的样子。那些人边战斗边挥着自己的双手,大声念出自己招数的名字,险些让枭认为他们有些头脑发热,经过仔细思考之后。“估计这气势也是加分选项吧,一会我也试试。”

一直看着伪战场上那些人发射的蓝色的足球那么大的火球想要远距离一决胜负时,枭不禁想笑,“看了这么多人战斗都没有一个近身战的嘛。”“估计都是认为近身战得不了分的吧。”

多看无益,枭不想再看了,他决定直接去外面看看,等待下午自己的比赛。

枭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向食堂走去,小路上还算干净,环境还算有没,月季花开的艳丽,到处都是,枭也分不清这是玫瑰还是月季,毕竟在地上见到就不多,他也不想在意这件事,顺着石子路向前走,有一块大牌子,上面挂的是学生的头像加上他们的比武评分。虽说枭很想去看看自己的位置,不过这并不是他今天的任务,于是便继续着自己的路。食堂旁边的垃圾桶散发出惊人的恶臭,和干净的校园完全不成正比,可能是快到夏天,食物烂得快的缘故吧。这个食堂足足有四层高,可能是学校最高的建筑吧,食堂前方是一个广场,上面矗立着一个升旗台,升旗台暂且不说,面对着广场的墙壁是由玻璃铸造成的,每次吃中午饭枭便会端着饭盘去玻璃墙旁边,看着空旷的大片广场,心情自然开阔。而今天,他要去更高的地方看风景,于是他登上食堂旁边的弯曲折旋的楼梯,楼梯的尽头是一扇门,长时间的无人管理使门上生满了铁锈。他吧身子靠在门上,依靠全身的力量推开了们。视野一下子变得空旷,变化万千的云海漂泊在空中,似乎浮空岛就是由云海托起来的。食堂的楼上什么也没有,空空一片,除了一个人。

蓝色的长发在空中飘着,双手背在身后握在一起,身高大约是一百五十多厘米,可以称得上是娇小,从眼神似乎可以看出来她十分忧虑,毕竟无事之人不可能用这么无力的眼神看向远方。中午太阳高照,连带着帽子的枭都有点嫌热,那位少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枭也没想要搭话,毕竟和不认识的人搭话是在是太奇怪了,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胆量,当然,最重要的是是否被会被那个人讨厌,如果被讨厌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再者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他为了不被身后的门挡住视线,也向前走了走,女生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脚步,但没有回头。太阳晒得他留下了一两滴汗,不热吗?

“不热吗?”

枭随口吐出几个字,内心的思考变成了文字,连他自己都被吓到了,急忙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好奇怪啊,为什么我要先开这个口啊!

少女脸上的忧虑一扫而空,代替它的是微笑。

“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会委屈自己哦。”枭好心关心到。

少女转过了头,枭虽然没能一眼认出来他,但她在自己心中的印象也逐步升温。

“你就是那个天神啊。”

“嘘!”天神用一根手指头摆在嘴边。天神继续说。

“热是因为太躁动了。”

“确实啊,我是快步走来这里的。”

“顺便一提,我叫墨妍,叫我小墨就好了。”

终于有一个正常点的名字了。枭在心理吐槽道,也是由于体面,所以没敢说出来。

“我知道,我那两位姐姐的名字太奇怪了,但我叔叔就是那种水平,经常起一个天神的名字,我不想要那样的名字,所以我自己查阅书籍为自己起来一个名字。”

“如此啊”怪不得你之前没告诉我名字呢,原来是因为自卑啊。

“你在想什么呢,一副苦恼的样子。”

  “什么都没想啊,只是在这里看风景。”

  “谁信啊,在这里看风景六成是要直抒胸臆,四成是心里装着事情。我属于前者。”

  “果然,瞒不过嘛。”“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算你知道了也对你一点帮助都没有。只能徒添负担。”

  “什么嘛,反正我现在只去图书馆看书,了解一些额外东西或许对我更新世界观或价值观有帮助。况且,说出来对你的压力也会减少吧。”

  “拗不过你。”蓝发少女娓娓道来。

  “你相信有支配着我们的神明存在吗?”

  “不相信。”

  “那你知道月球比地球要大吗?”

  “应该不会吧,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小。”枭也知道自己说了句无知且无用的话。

  “曾经有无名科学家证明过月球比地球大,但这遭到了人类众国愚众的反驳与迫害。最后基本上什么都没有留下来,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我们都是自称魂族,而不是自称天神。远古时期有魂族到过地界,由于破坏力太强被看做是虚空生物的同类,被所谓的月使徒打回虚空。这是初代魂族的故事。但并不是毫无收获,他们了解到了一个重要信息。”蓝发少女喘了口气继续说。

  “月亮比地球大!他们推测地球其实是围绕着月球转的。

  “也就是说......”

  “对,既然地球上有生物,那为什么月球上不可能有?”

  “那月球生物入侵过地球吗?”

  “谁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地球上有拜月使徒。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实力,个个都强大无比,总共有七位。被称为远古创始者。”

  “真的吗?”

  “当然,这只是传说!谁都没有见过,谁都无从得知。这只是我那废柴叔叔的醉酒话。”

  墨妍看了看手上的表。

  “我的比武快要开始了,我先走了。”

  枭随即也跟了上去。

  比武分流会里。

  枭向周围扫视了一眼。之前他的座位已经被占住了,于是他直接坐在了第八排靠近门口的地方。

  蓝发少女上场了。手里拿着刀鞘刀柄为黑,刀刃为白色的刀。

  “真聪明啊,依靠近战不使用魔法来隐藏自己的蓝眼,进而瞒天过海。”

  伴随着对方的一句承让,她拔出了刀——什么也没说。她猛踩地面,向对面魔法师飞去。而对面魔法师一看就不简单,拿着便捷魔法书,代替了咏唱咒文发动魔法,他翻到了魔法书相应的一页,瞬间,魔法书上面出现魔法阵,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球,向蓝发少女射出天雷。

当然,蓝发少女也不笨,依靠着惯性,向左向右扭动了几下身体,数道天雷便躲过了。依旧以极快的速度向对方飞去。而少年魔法师企图用巨大火球挡住她的路线,这样的话她就会直接由于惯性飞入火球无法躲开,由于蓝发少女快要逼近了,他紧张的翻了一页魔法书。一霎那,垂直于魔法书形成了一个直径为一米长的火魔法球,向她射去。

  “——附魔,风盾。”

  她的剑发出蓝色的光,轻轻一甩,前方便出现了一扇风墙,将前方的火球吹到了上方,碰到了结界,瞬间爆炸。

  之后刀便架在了少年脖子上。

  “我认输!”

  瞬间场上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枭糊弄人似的拍了两下手

  “快该我了吧,该去准备了。”

  枭也记得自己和校方说过,别给他准备些弱智的对手,不知道这次的对手怎么样呢,他也是非常期待的。

  该到的还是到了

  枭右手握着用灰布包着的水晶杖,左手拿着没有拔鞘的黑刀。站在对面的是很高的少年,虽说是个少年但其脸上的面容也可以表露出这个人经历过许多沧桑,拿着一把大剑和一本魔法书。

  “现在的魔法书已经见怪不怪了吗?我怎么没有?”

  由于格尔德穿着背心,所以身上的肌肉尽显无遗。

  对方也没有说承让,直接发了四五个火球致敬,枭也是吓了一调。

  “——附魔,同化。”

  枭以极微弱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碰在他剑鞘上的魔法全都消失不见了。格尔德一脸惊讶。

  “不知道他的魔法书里面装的什么魔法,得小心点。”

  他拖着刀,拿着法杖慢悠悠一步一步地朝格尔德走去。

  知道现在,枭还记得当初幼年时期导师的教诲。当时,他还是一个小孩。他拿着木剑朝导师冲去,导师则是直接用木剑接了下来,并将肘部弯曲,而他则由于惯性,躲避不开,被肘部打昏在地。从那时起,他便不再使用猛冲式攻击。

  格尔德左手放开了书,魔法书就这么停留在了空中。跟随者格尔德冲向枭。

  格尔德跳起来,在双脚再次碰到地面前使出全身的劲,双手拿剑,朝枭劈去。

  而枭不慌不忙,出乎格尔德意料地向前一踏步,正面承受了剑的重量,将其运到身后,此时格尔德由于惯性重心前移,枭放下水晶杖,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格尔德倒在了地上。此时格尔德立刻翻滚站了起来,急忙后退,拉开了距离。

  “可恶,开看看我的绝招。”

  格尔德拿起并翻开空中的魔法书,做出蹲在地上的姿势,猛地将魔法书按在地上,其口型不断变化,像是在咏唱着什么。

  枭也认出了这是结界,不过还是慢悠悠的向格尔德走去。

  脚下的训练场地变成海洋,头顶的白色墙壁变成彩色的天空,时不时有鱼从天蓝色的海洋中蹦出来。仅仅是眼中被蓝色闪电,额不,是溢出的蓝色魔力填满的一瞬间,世界就变成这样了。

  “他怎么会结界啊,这么厉害的吗?”枭在心里嘀咕道。

  即便如此,他心里也有了应对方法。

  格尔德露出了笑容。

  “——魔力散播,操纵,引流!”几乎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枭周围平静的海洋上掀起四柱汹涌的水柱。在枭将要被水柱吞没时候,他将带鞘黑刀插入水面。

  “——附魔,同调,扰流!”

  与此同时,水柱像是失去控制一般倾泄到海洋里。枭完全没有停止他的步调已经走到了距格尔德很近的前方。格尔德紧张的神色依旧写在脸上,似乎所有招数全都用尽似的直冒冷汗。

格尔德用尽全部力气一个箭步冲到枭眼前挥出了180度全方位斩。

  “——附魔,剑气。”枭拔出了刀鞘中的刀。

  下一个瞬间,格尔德的刀裂成了两截,一半停留在手里,另一半已经飞到了空中,最后落在了地上。

  格尔德站在原地,直发愣。

  “我认输。”

  枭很平静的保持着原来的理智。

  “为什么全场雅雀无声。”

  “出乎他们意料了吗?”

  “看来这个角色很不一般呢。”

  他将刀插入刀鞘里,直接离开了比武场。

  “碰不到雷魔法,水晶杖还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呢,对于这个负担还不如不拿呢。”

  事后枭是这么想的。

  “遇到雷魔法躲就是了,还是不用这个负担了。”

  “不过,它可是我的王牌啊,不用的话有点儿亏。”

  已经是黄昏了,红色的太阳将天边的云海也染成红色,透露着微弱的光照在枭脸上,谁都没想过傍晚的太阳是那么地美丽,在这个太阳西斜的世界里,仿佛一切都变得如此温暖。此时已经没有了正午太阳高照的炎热,也没有晚上的严寒,有的只是楼顶没有涂漆的青石板散发着微热,摸起来有点暖和。枭只是把手放在了它上面就感到非常舒适,此时已经完全可以看到星星的光辉了,遥远而巨大的辰星泛着诱人的光辉。

  坐在舒服的类似火炕的石头上面,欣赏着日落美景,吃着夹着蓝莓酱的面包片作为晚饭,这才是一个胜者该有的姿态吧。

  “我真的无忧无虑太幸福了!”

  一边是日落,一边月亮挂在空中,逐渐升起,枭比划了一下。

  “只有拳头大小的月亮真的比地球大吗?或许是,不过真的有人吗?”

  枭轻微笑笑

  “无所谓!反正和我没关系,我又不干与拯救世界相关的事儿。”

  枭回过神后,突然发现蓝发少女站在破烂生锈门的门口。

  “晚上好。”

  “你好啊。”虽说天色尚晚,但暮色还不足以掩盖住少女喜悦的神色。

  “想必你不知道吧?你打败了一年级第一位哦。”

  “这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吧,那只是因为你们三个不敢用魔法罢了。”枭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

  “对了,她们两个怎么没比赛啊。”

  “其实他们早上就已经完赛了哦。想必你没去看吧?”

  “确实呢,不过她们两个也是使用的剑术吧?”

  “还真是毋庸置疑呢。她们两个剑术都比我差,小可还好,小曦可能不太擅长剑术,她比较小喜欢打破常规,因此她可能会铤而走险,使用附魔。”

  “但愿不会被发现吧......”

  “还有,你的战斗还真是棒呢。附魔的精密度,剑术的熟练度,还真是出乎意料的高呢!”

  “一般般吧,不过,你的话还真挺多的呢。”

  “呃呃,对不起。”

  “你没必要道歉,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我只是感觉这和我之前认识的你有些不一样。仅此而已。”

  “马上这个学期就要过去了,想想还真是短暂啊。”

  “等等,一学期难道不是一年吗?以学年为单位才更加合理吧?”

  “不会的,一学期就是一个月,不管其他学院如何,反正我们学院是这样的。而今天就是月底了,现在的比武会是为二月生分流的。听老师的讲解,一月生学习基础理论,二月生学习更深层次理论并升华理论,付诸实践,三月生开始练习使用圣剑和翅膀。毕业后被分配到各个军队里历练。”

  什么鬼历练啊,明明就是把学生投入战场使用。

  “以前我和二月生交过手,他们非常擅长使用附魔——剑气,不过和你的攻击方式不同,他们是把剑气发射出去进行攻击,有时候也会将剑上附着魔力进行抵挡攻击。学会了二月生的附魔才可以发挥出圣剑的正常威力。这是老师说的。”

  “果然,和我的攻击方式不一样呢。说实话,我体内缺乏异魔力,无法让剑气发射出去,所以才只是进行缠绕在剑上的附魔。”

  蓝发少女一脸惊讶地注视着他。枭咬了口手中拿着的涂满蓝莓酱的面包继续说道。

  “由于我无法使用那种方式,所以我曾经做过大量的这种方式的高强度训练。”

  “是这样啊,那你有信心打赢二月级对战的学生吗?”

  “你的意思是我只用近战无法匹敌对方的远程魔法攻击吗?”

  “差不多吧,就是如此。”

  “差不多,勉强可以,凭借解析对方的魔法能率同调就行了。不过你不用魔法真的可以吗?”

  “不,我以后会学习我姐姐们使用魔法的,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隐藏的很好。”

  “后天放假之前的比武你可能不用参加了。”

  “为什么呀,就因为我打败了第一名?”

  “不,公告上已经写了,根据你的综合评分和你的实际成绩,明天的比赛你可以不用参加了。应该是根据你在众评委心中的印象而定的。”

  “如此啊,那我不参加也罢。”

  最初的枭报名参加比武完全就是希望为自己安排一个合理的位置,结局的成绩也完全显示他就是全级第一,也就预示着他不会再由于自己直接进入特等班而被另眼相待了。完全满足了他想坐第一排角落里的心理。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么多,因为这是个虚假的称号。毕竟三位天神发全力的话,自己还差的远呢。况且到了二月级学生们估计比他厉害的多着呢。

  “一个月招一次新生吗?固然这个学校就是个培养军队的机器啊。”不过也无所谓,毕竟他是想要成为拯救大众的勇者,成为军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为国家,人们之崛起而努力奋斗!”枭小声嘀咕道。

  橘红色的太阳已经钻入云层了,消失了踪迹,天空也渐渐要黑了,不过此时还趋于明亮,天空由白色转变成深蓝色。不,应该是淡墨水色。虽然只有月球的几十分之一,但如大米粒那么大的辰星反射着亮丽的光辉,使周围的所有星星都显得略逊三分。

  “太阳落云了,没什么可看的了。走吧。”

  “我去吃晚饭了。”

  “要吃蓝莓酱面包吗?很不错的。”

  “不用了,我去喝点粥吧。下面就是食堂,很方便的。”

  枭从地上起身,走在最前面下楼。

  “未来会是怎样的呢?都说未来不迎,过往不恋,反正我是做不到。不知道未来也就算了,我居然连过去都不知道,我真是蠢死了。”

  “对了,魔法书是什么便捷工具啊?我怎么没有?”

  “魔法书啊,顾名思义,就是记载魔法的书啊,和普通记载魔法的书不同,这种魔法书是需要刻画特别的术式,可以翻开对应的一页就快速的出现每种魔法,不需要咏唱,使用这种魔法书不需要魔力,很便捷,相反,制造这种东西需要大量的魔法及魔法功底,一般人可做不到,也就是一个事前高代价事后高回报的东西。还有,魔法书中刻画的魔法用过一次就会消除,需要重新刻印。而往上面刻画结界是英雄级及其以上的职位才可以的。这也就是说那位用结界书的同学最少有英雄级及其以上的实力。”

  “那么不经打啊?”

  但枭心里面完全不是这么想的。“如果我碰见那个使用雷,火魔法书的那位学生的话,我战斗的也不轻松啊。”

  阳光斜射入树叶间的缝隙里,破碎的像碎玻璃一样分布着,早上依稀可以看到的停留在空中的光带现在已经浑然不见。,枭独自一人向着寝室走在一片一片的树荫下,听不到一点脚踩树叶发出的哗啦声。万籁俱寂,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估计全都在分流会看比赛呢。”

  说实话,晚上两片涂蓝莓酱的面包真的是完全不够,或许应该加一些粥或者再来两片面包之类的。这样的话或许可以支持到明早。

  天还没有亮时枭就已经醒了,他的睡眠时间是如此的短,而这种睡眠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日常行为。枭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食堂这个最高建筑的楼顶欣赏日出,吃着寝室私藏的涂有蓝莓酱的面包作为早餐。不管何时枭的着装都十分的标准——白色大衣搭配白色高礼帽加上白色长筒靴。

  可惜的是今天天气并不晴朗,天边的云彩只是仅仅透过了橘黄色的光,并没有露出太阳的

影子。

  “扫兴!”

  不管怎么说,他今天看日出的计划落空了,这引起了他强烈的不满。然后没有选择只能去图书馆看书了,前提是不想去看比武。枭无奈的推开图书馆的门。

  “有关于远古史的书籍吗?”

  “虽说不知道你说的远古是什么时间,不过所有书籍里记载历史最多的书之中的远古不过是所谓的人族全盛时期。似乎这就是最远的历史。”

  “这样啊。”既然人类没有相应的历史,天神可能会有。然而,天神的史书该怎么弄来?依靠那三位天神?向她们求助?不过好像不行,毕竟那三位天神是在人族学院学习如何与天神战斗,想要她们博得信任似乎不太可能。既然如此,还有最后一个选项:问她们的叔叔。

那位叔叔似乎知道很多东西。

  枭就这么决定了,今天一定要和天神约好,要在假期见到她们叔叔。由于天色尚早,枭先决定坐在图书馆看会书。史书上明确记载着:当灾难爆发后,除天神外实力最强的两个种族人类与魔族停止了争斗,共同抵抗地狱——虚空军团,由于实力差距悬殊,最后还是失败了,于是与部分人开始从天空寻找出路......而不愿意干涉天神生存空间的一部分人在地界偏僻的地方开设收容所,培训可以操控圣剑的勇者,幸存者的主基地在地下准备着暗无天日的反抗。

  枭开始回想。被血染红的土地,绿火烧着的帐篷,勇者们的怒吼,收容所院里的弱肉强食,刺入胸膛里的残破的绿火大剑,以及记忆的最初和最后......?“远古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