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你干什么?"被奥特用公主抱姿势抱起来的我,迷迷糊糊地问到。

"把你送回王宫。"

"不要,我还要喝。"在奥特怀里挣扎着,我企图用手够到桌子上的红酒。

"不行!"奥特立刻后退了几步,不让我够到红酒瓶,并十分明确地对我说到,"迪丽塔你这么容易醉,不能再让你喝了。虽说是我的错。"

"有什么关系啊!又不会被人误会,又不会有什么袭击出现…!"

正当话音未落,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酒馆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大破洞,弄得酒馆内满是灰尘。

等到尘埃落定,两个身高差别很大的两道身影出现在面前,不是别的什么人,正是米勒和莫莉,米勒右手拿着之前的流星锤,生气地对奥特喊到:"喂!你这个家伙,趁着殿下醉了,想对殿下干什么。"

"这个,不是这样的……"

"就是这样的,刚才我就奇怪,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带着小孩子进来,原来他居然想对小孩子下手,真是可恶!"之前的那个给我们端酒的,不明真相的服务员,指控着奥特的‘罪行’。

"原来是这样,对殿下这样做,想死了吗!"米勒恶狠狠地对奥特说到,并挥舞着流星锤,将酒馆的墙又重新砸出了一个大洞。

这时,不知道是谁先站了起来,跑出酒吧。紧接着一大群人也跟着跑了出去,其中也包括那名服务员。顿时间,整个酒馆中就只剩下奥特,莫莉,米勒和我了。

"喂!叫作米勒的自主型人偶,这样不好吧。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迪丽塔着想,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注重一下场合,刚才这里还有许多人,你会导致他们间接伤亡的!"

"哦,这样啊。"似乎是明白了奥特的话,米勒点了点头,放下了流星锤。

但是,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呢…!

随后,米勒整理了一下自己淡红色的战斗服,重新捡起地上的流星锤,大声喊到:"没有关系的,作为克塔娜帝国近侍总卫长。殿下说了,如果是像现在这样,在威胁到殿下生命的情况下,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护殿下周全!"

说完,黑着脸的米勒,便提着流星锤向奥特走去…

"等等啊!至少问问你家殿下迪丽塔,再做定论呀!"奥特咽了口唾沫,往后退了几步,紧张地说到。

"还有,克塔娜帝国近侍总卫长到底是个什么职务啊?我看帝国上下似乎就三百个自主型人偶在运作,还分这么细!太可怕了吧!尤其是这些职务中,还有许多光听名字都觉得花里胡哨的职务…"

震惊,奥特在紧张并且后退的同时,居然在几秒钟的时间,还不忘记吐槽,还说出了这么长的一段话,这种可歌可泣作死的精神,让我感动…就怪了!

"好吧,那我就再信你一次。"

"迪丽塔,快说是不是这样的。"听到这样的回答,奥特急忙晃了晃手臂,向迷糊中的我,着急地问到。

"干什么?奥特,让我再睡一会。"

"迪丽塔,你先回答这个问题呀?!"

"那就是吧。"并不清楚要回答什么,没有过多思考,我只是敷衍回答到。

"这……"奥特哑口无言,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殿下都已经承认了,你为何还不承认,奥特?!"米勒眼神锐利地看着奥特,随后挥手示意莫莉行动。

紧接着,站在米勒身旁的莫莉,拿着身上银色兼有金色的重剑快步上前,犹如子弹一般向奥特飞去。

只是,莫莉并没有砍到奥特,剑重重地砸了一下地板,酒馆内立马扬起了一阵黄土,还夹杂着一些地板上的砖片。

紧接着,两个身影从尘埃中闪过,正是我和莫莉。不过,没有任何人发现,也包括米勒和莫莉发现的,在屋顶黑暗上方的那个家伙…

"轰隆!"只听见一声巨响,一柄金银相间的剑从尘埃中飞出,直直地贯穿了酒馆的屋顶。

屋顶随即破开,一柄闪亮的银色匕首掉落下来,将酒馆的地板钻出一个大洞。

"看来是附魔武器,而且属于高级别的附魔。"尘埃散去,米勒居然提着流星锤站在奥特旁边。

"阁下,远处观望,坐收渔翁之利,可不是正确的战斗方法。而且,这也不是我们奥维特王国的待客之道。"奥特看着掉落在石青地板上的匕首,并从黑色长衣下的剑鞘中,抽出闪亮的金色圣剑,指着酒馆上方已经破出一个大洞的屋顶,正义凛然地说到。

"既然这样,鄙人也不隐藏了!"深沉的声音传出,一名拥有庞大身躯的棕衣刺客从屋顶上跳下来,手中拿着跟之前掉落在地上一模一样的S型匕首。

"呵,看你的装扮就能知道,说,你是乌泽格联邦中,哪个国家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会留给将死之人!啊哈!你们就让我先试试手吧…!"只见这名刺客服上有奇怪纹理的家伙疯狂地喊到,随即,一柄闪亮的匕首向奥特他们袭去。

很显然,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额,扯远了,似乎不太对,继续刚刚的事件…

一阵大风吹过,只听见匕首掉在地上的声音,奥特挥舞着金色圣剑,成功挡住了快速袭来的匕首。

"奥特,你这个家伙,还好吧,毕竟没有用盾阻挡。"米勒重重地拍了一下奥特的后背,带着略微嘲讽的口气说到。

"我还真是被小瞧了呀,放心,那是圣器,我是我。不同于圣器,我还是会懂得用剑阻挡的。"

"那就好,那么快跑!不然,奥特你,可能会死哦。"米勒小声对奥特说出这段意义不明的话后,用手中的流星锤向四周扫去,支撑酒馆的柱子也相继倒下,那名刺客也是被迫跳上了房顶。

米勒又将流星锤向支撑酒馆最主要的柱子丢去,霎时,那座酒馆轰的一声全部倒塌,只留下了一堆间杂着瓦砾的废墟。

额,怎么说呢,可怜的酒馆,无缘无故的成为了动乱开始的牺牲品…

"呼,还好跑出来了,不然就要变成肉饼了!"奥特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酒馆,在平复了一下情绪和呼吸后,朝着米勒大声喊到,"话说,这位叫作米勒的自主型人偶,你是想谋害友军吗!"

"我已经提醒过你快点跑了。"米勒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低下头整理自己的战斗服。

"还有,叫作米勒的家伙,你那把流星锤不要了吗?"

"没有关系,我还有一堆,况且不够了还能再去买。"米勒看着手上的空间戒指,依旧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到。

"唉,只能说迪丽塔和你们是真的有钱。贫穷的我,只能表示羡慕和嫉妒…"

"那是当然,不过,我只需要保证殿下的安全就可以了。当然,这其中还要防范你。"米勒防范地看着奥特,认真地说到,"还有,你为什么非要给殿下喝酒?!你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还跟我有关系啊!明明我解释过了,还道歉了…但,似乎又没有…"

"那个,米勒!殿下怎么办啊?好累啊,我不想再抱着殿下了!"莫莉抱着我站在一旁的大树下,用略显疲惫的语气和很累的样子说到。

"停!众所周知,人偶是不会累的。当然,可能自主型人偶比较特殊,莫莉和叫作米勒的自主型人偶,不过…!啊!"

就在奥特正准备开始新一局的吐槽时,米勒瞬速用脚将奥特踢飞到酒馆的废墟上,随后特别生气地大喊到:"你这个家伙,名字这件事我已经忍了很久了!从刚才开始,要不是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我立马就打断你的腿!"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自己也即将大难临头的莫莉,抱着我在一旁不知情的大声笑着。

"莫莉!你这个家伙,似乎笑得很开心啊…!"米勒握紧双拳,黑着脸对莫莉阴冷地说到。

米勒的这种表情和语气,对于莫莉来讲,似乎是在说:如果莫莉你再笑的话,就把你砍成碎片,然后再把你重新拼凑起来。

"呃,对不起,我错了…"

"莫莉,亏你还知道!要不是因为你的玩忽职守,我也不会过来好吧!"米勒揪着莫莉的耳朵,朝着她大声喊到。

"好疼,好疼!聋了,聋了…!"莫莉一只手捂住耳朵,似乎很痛苦地说到。

这一场闹剧,表面上来看并没有起到什么实际作用。但实际上,它就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更主要的是,它把我吵醒了!

"发生了什么啊?!明明我还在睡觉…怎么回事!"对于把我吵醒的声音源头,我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殿下!你终于醒了,你可不知道,在当时,米勒那个表情和语气,千钧一发,我……!"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发现抱着我的人,却突然变成了莫莉。

、转头望着身旁不远的酒馆废墟和在上面躺着的奥特,我表示深深的疑惑和不解…

咦,怎么这样,难不成,是奥特和米勒因为我打起来了?于是莫莉暂时把我抱着?

虽然说之前的几幕,我看到过一些片段,但受到刚刚酒醒,神志不清的影响,我完全想不起来,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莫莉,先别说话,还有,把我放下。"我立马阻止了莫莉的长篇大论,因为她每次的长篇大论都不是什么正经内容。

"啊,好吧,殿下。"莫莉听到了我的话,将我放在了对我来说是久违的地面上,终于是安静了片刻。

"米勒,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是在我睡着的那段时间内。"扭过头,看着站在一旁黑着脸的米勒,一种更为强烈的疑惑感从我心中油然而生。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殿下想听吗?"

"当然要听了,还有这王城内的亮光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之前在王宫内说的王城内的活动?烟火表演吧…"

"活动吗?那当然是极好的,迪丽塔,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吧…!"奥特满血复活,从废墟中爬起,站起来兴奋地说到。

"额,活动吗?我觉得是可以的…"

"殿下!现在我们不应该去,刚才我们还遭遇了乌泽格联邦其中一国的突袭!"

这时,米勒的声音渐渐消失,取之替代的是一阵又一阵高过原本声音的喊声。

"别,别过来!"

"快跑啊!救命!"

类似于这样的喊声慢慢传播开来,声音也越来越大,只见许多人都在向我们这里不停地跑来,显得异常混乱。在这些人后方的大街上,也突然出现了许多新的面孔,正在追击这群普通人。

再望着之前的亮光,我们这才意识到,那哪里是烟火所散发出来的,而是王城被火所烧起来的火光!

"站住!"

突然,一队穿着铁甲的人马冲了过来,拦截在追杀着平民的棕衣刺客们面前,这些穿着铁甲的,正是奥维特王国的守城军。

守城军立马和这些棕衣刺客战斗开来,扭打在一起,原本平静的街道立马变成了飞舞着血迹的战场。

不过不同于刚才酒馆内的那个家伙,这些人的刺客服上并没有奇怪的纹理。

"可恶,怎么回事!还有乌泽格联邦的那些家伙,是一起的吗?"看见面前的景象,米勒露出不屑的神情说到。

"这样啊,这就是刚刚所说的突袭…"我点了点头,恍然大悟般地说到。

"可能是吧。不过,就目前来说,我们优先应该拦截那些不明来历的黑衣刺客,阻止他们再对王城造成损失。"

"看在是合作关系的份上,就来帮你吧,不过更多的原因是对殿下的威望有好处。"米勒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新的流星锤,"这样吧,我和奥特你去拦截那些刺客,至于殿下您,还是在莫莉的护送下,先撤回王宫吧…"

"等等…"话还没有说完,米勒和奥特便快步向着不远处的名黑衣刺客冲去,准备与那些来历不明的人交战。

"额,这个,那个…殿下,由于不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米勒的意思是请殿下您先回避一下,待在王宫里,可能会安全点。"看见我复杂的神情,莫莉有点不知所措,语无伦次地说到。

"算了,都无所谓了,对计划没有影响。"望着远处王城的火海,以及眼前的战斗,我摇了摇头,转身朝王宫的方向走去。

“但是…”

“但是什么?说!”走在通往远处王宫的街道上,我看向身旁的莫莉,严肃地说到。

"但是殿下,其实要我来说的话,我还是希望您可以帮助奥特解决这次王城动乱的。"

"莫莉,你们都知道的,这种计划以外的战斗,我不会去的。五千年前失去你们的悲剧不能重演!让米勒帮忙就好了,虽然,这次仅仅只有奥特一人…"

"殿下,就是因为这次只有奥特一人,所以才更要去啊!即使现在的我们,也包括您,只是拥有残缺的精神与灵魂,继承了原有的记忆,为了破解诅咒而继续存在着!不过我相信,如果是原先,那些完整的‘我们’的话,并不会束手旁观下去!"

听到莫莉的话,我转身回过头去,看着短短几分钟内所发生的一切,近处的战斗,由于刺客数量的持续增加,奥特和米勒渐渐处于不利地位;而远处的王城,火焰也似乎更旺了。

不说远处的王城,单说近处,奥特和米勒为了保护我,投入了战斗之中。

米勒绝对是为了我,这是毋庸置疑的;而奥特,他可能是为了守护我,也可能是为了守护他的国家和人民。

五千年前,因为我的失误,做了计划以外的事情,我失去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们,难道这次,我还要这样束手旁观?即使说,不清楚奥特的真实目的,但是,只要他心中有那种念头,这次的我,现在的我,有这个实力的我…

经过内心的重重挣扎之后,最终,我望着再度布满星辰的天空,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语气说到:"真的是,平时就你鬼点子最多…呵…莫莉,我们走!"

"是,殿下!"

<>

"你们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右臂被偷袭受伤的奥特,用圣剑抵挡着来自棕衣刺客们后方的攻击,大声喊到。

"啊哈哈哈!无可奉告!"

"一群疯子…[剑之守护]以剑之名,收!"在把身后的黑衣刺客打倒后,奥特举起圣剑大声喊到。

无论是守城军还是那些棕衣刺客,都似乎被奥特的这一声吓到了。

"喂,好像是奥特呀!"类似这样的声音不断传出。

"别怕!他不可能是!那个圣器拥有者可是几十年间都不会回到他王城的存在!况且,即使他是,一个剑士,对上刺客有什么办法?!又不是魔法师,人偶师那些可以窥探到隐身的职业!"

就在那名狂妄的刺客说完的一瞬间,几阵剑气闪过,奥特面前的刺客立马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地的血迹。

"还真是圣器拥有者,真是让我惊讶!就是你,奥特…"听声音,似乎是刚刚酒馆内的棕衣刺客,他此刻带着十分兴奋的语气,愉悦地说到。

面对眼前的不明敌人,奥特伸直右臂,将金色圣剑指向拥有庞大身躯的棕衣刺客。"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辈!"

"不需要!只有在最需要的时刻,鄙人才会报上…"

"好吧。"奥特也没有再说什么,用已经负伤的手臂,拿着剑便冲了上去。

几道剑锋闪过,但那个穿着棕色衣服的家伙,却毫发无伤。

"怎么会这样!"奥特震惊地睁大黑色双瞳,不可思议地说到,"根本没有人能够抗下我的圣器[守护之剑],在这个形态下的一击。"

"看来最锋利的剑,不过如此。"

这时,有一名棕衣刺客的下属从后方冲了过来,对着这名引导动乱的幕后黑手,说了些什么。

"哈哈哈!鄙人的目的,看来已经达到了啊!现在,鄙人就先撤退了。中计了吧!那么,回见了,奥维特王国的国王——奥特!"

紧接着,那名棕衣刺客便骑着马,向后方撤去。他身旁的下属吹了一声口哨,分布在四处的那些刺客也跟着四散开来撤退。

"你别跑!"

"哼,你还真是没有用呢,奥特。"望着撤退的棕衣刺客,我换成金发红瞳的形态,走到奥特身边说到。

"啊,迪丽塔,你怎么在这里,莫莉不是已经把你送回去了吗?"

"怎么?难道不欢迎我吗?难得我好心过来帮你,虽说我还是来晚了。"

"并不是不欢迎,这里非常危险,你最好不要过来。"奥特黑色的双瞳之中,透露出真诚的担心之情。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既然来了,就说明我早已做好了准备。"话音刚落,刚才撤退的那些刺客的面前,便出现了许多由莫莉控制的操纵型人偶。

"目前,所有的刺客估计都被尤拉雅她们拦截住了。我已经将五大将领全部动用了,这个由我指挥的包围圈,绝对不会放跑任何一名普通的刺客。"

冰冷的话音落下,四处传来了叫喊声,那些声音是单方面屠杀的声音,这座城市,也是王城,从真正意义上来说,一下子变成了血的地狱。

"这就是与我作对的下场…!"似乎是找到五千年前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我说出了这种话。

"额,迪丽塔,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毕竟还要清理街道什么的。"

"没有关系,操纵型人偶去做就可以了。"

这时,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我亲眼看见,在莫莉拦截的那一段防线,也是那个领头的棕衣刺客所走的地方,突然散发出了灰色的烟雾,触碰到那些烟雾的人,也包括其它的棕衣刺客,七窍流血,死状极为惨烈。

"怎么回事!莫莉!"我朝着灰色烟雾内呼喊着,企图能得到一丝回应。

"殿下,我没有事!这个烟雾,似乎是领头的棕衣刺客释放的,我现在找不到他了。而灰色烟雾似乎只对活着的生命有效,殿下,还是请赶快离开这里吧。"莫莉并没有让我失望,她在灰色烟雾里向我喊到,这至少证明目前她是安全的。

"可是……"

"放心,殿下,我绝对不会有事的,放心,烟雾对我丝毫没有作用。回收完所有的操纵型人偶后,我就会回来。"

"好吧。"我紧接着和奥特一起离开了现场,从远处眺望,烟雾经过的地方,花草枯萎,树木凋零。

"这是禁忌的魔法吗?还是说,是一种能让万物凋零的药水呢?"

"你问我这个,我暂时也回答不出来。说不定,那个领头的家伙是想通过这种方法,隐藏自己的职业。"

"也对,毕竟能办到的职业太多了,即使他穿着刺客服,也不能莽下定论,就说他是刺客。还是要慎重啊…无论是对那些魔兽还是人…"

"奥特,你有什么线索吗?"

"额…对了,那个自称‘鄙人’但又猖狂,反正就是很奇怪的家伙,他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目的,目的能有哪些呢?除了奥特你的王宫可能会放一些财宝之类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王宫吗?应该不可能吧,要说财宝的话,我的王宫里除了一个遗迹碎片,就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全在我手指上的这个,害我倾家荡产才买到的空间戒指中…"

"遗迹碎片?那是什么!详细和我说说。"似乎是找到了突破点,我迫切地问到。

"这个,我也不知道呀。我也只是知道我的王宫里有那个东西而已,似乎是很久以前从王族内流传下来的。对于我来说,物质层面,只需要剑就行了…"

"殿下!"这个时候,莫莉已经从灰色烟雾中回来了。

"莫莉,联系米迦列,问问她知不知道遗迹碎片的事。"

"不要啊,殿下,我刚刚才死里逃生。还有,您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的,那就是冤家见面,直接开始互怼!"

"不行,这是命令!还有,你们两个关系也不是什么冤家见面那么糟糕!"

"好的,我知道了。"

……

"殿下,经过强烈的思想以及口舌斗争,米迦列已经把所有她知道的告诉我了。"莫莉立了个大拇指,朝我用勉强的语气说到。

"那就快说。"

"遗迹碎片,据说有三片,是七大圣器中,其中一个圣器的钥匙。在兽人种,豹人族的传说中,只要得到了三片钥匙,就可以开启尘封的大门,直接拥有圣器。"

"那么,这个圣器是什么?"听到传说的内容,奥特立刻询问到。

"圣器[匿影无息],在豹人族的种族传说中。这件刺客才能用的圣器,据说又被称作神秘的圣器,但为了保持圣器的神秘感,不知何时被封印在了一个遗迹里了。"莫莉回答到。

「听着很熟悉啊,那不就是,不就是,五千年前,造成家族覆灭,友人性情大变的的根本原因吗?!」

"[匿影无息]!这个圣器,怎么又是,这次,难得的线索…"我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抑制着自己的愤怒,沉重地说到。

"迪丽塔,没事吧,这个圣器的话…"

"没有关系的,我现在非常清楚我要怎么做了。"

"殿下!现在灰色的烟雾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要不要去那里看看?我会保护你的,殿下!相信我…!"莫莉夸大其词地说到。

"不用了,估计那个领头的棕衣刺客早就跑了。不过,既然知道他的目标可能是遗迹碎片,先回王宫看看吧。还有,都说了要慎重…"

"好吧,但那些还在王城四周的刺客呢?迪丽塔,你说的五大将领能全部解决掉吗?"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莫莉这边的,除了那个家伙,其它的肯定是全部搞定了。米迦列她们也应该没有问题,交给我了,走吧。"

"那就快点走吧。"说完奥特便一马当先,冲在了回王宫街道的最前面上。"

莫莉,告诉大家,如果在清理完这些刺客后,抓到了活口,在审问完后,全杀了,不用留下。"之后,我冷漠地说到,"对于帮凶,没有必要仁慈。"

"是,殿下!我会跟大家通知的。"

"那就好。"

<>

等到我们回到王宫大厅时,王宫还是灯火通明,这些不知情的贵族们还在举办着宴会。

"吾的王,奥特,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迎面走过来的,带有中二气息的圣羽问到,"由于不知道情况,拥有神圣光辉的吾,代表王您手中的剑,暂时把这些黑暗的贵族们稳住了一会儿。"

"圣羽,现在你的任务是把那些贵族,额,让他们先留下来,今晚住在王宫里,就说是我的授意。"

"对了,关于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让莫莉给圣羽阁下你解释吧。"我接着说到。

"吾知道了。"圣羽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莫莉,你留下来协助圣羽阁下,切记,不要闹事!"我告诫着莫莉。真是的,到头来,这个任务还是只能让莫莉去做。

"我知道了,殿下,保证完成任务!相信我…!"莫莉大喊并保证到。

"殿下,之前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半。"这时,梦娜突然从后边的走廊里走了过来,"那个,空间戒指并没有找到,应该还在帝国里,这里是备用的。不过没有关系!无所谓,加油!"

我接过梦娜手中的空间戒指,快速看了一下空间戒指里的物品,怎么说,只有一堆人偶和金币,以及那些剑形的,属于圣器判定范围的,需要用精神力控制的奇偶…

"就这么多吗?"

"那个,殿下,这个只是临时配置下的一套,更具体的,现在没有时间去配置了。"梦娜略表歉意地解释到,"听我先解释一会…"

"停!闭嘴,不要把没有用的废话说一堆。奥特,遗迹碎片在哪里?"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奥特神秘的笑了一声,"跟我去三楼吧。"

"三楼?那里有什么,只有一些空空荡荡的房间吧。"从我一边爬着楼梯,一边问到。

"三楼那里,准确的说是我的房间了。"

"你的房间在哪里?"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到。

"你房间长廊的对面,迪丽塔。"奥特嘴角抽搐了一下,"话说你应该早都知道了吧。"

"哈?我才是第一次知道好吧。"为了防止尴尬,我反驳到。

"迪丽塔,你说的我差点就信了。"奥特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到,"要不是凭借我多年的观察经验,你这个样子,绝对是装的。"

"哼,好了,我承认我一早就知道了。"说完,我扭头过去不再理奥特,"话说为什么我想什么你都能知道?!"

"对不起,老婆大人,我错了,我不应该怀疑您的,求您大恩大德放过我吧。"奥特突然跪在地上,诚恳地说到。

"你怎么回事,起来好吧。那些都是我装的。”

"是,老婆大人!"奥特立马站了起来,认真地大声喊到。

"这还差不多。"听到这种话,顿时心情舒畅了不少。

"嗯?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呢?"我突然回过神来,"老婆大人?"

"对呀,你自己都承认了,可不能抵赖哦。"奥特死皮赖脸地说到。

"滚!这个不算了,当然不算了!"我的脸红了起来。

"脸红了哦,迪丽塔,难道说,你心里其实是想着和我做些什么吗?有什么非分之想?"奥特没有停下对我的言语攻击,继续说了下去。

"做些什么?这个,不对,脸红仅仅是因为太热了。还有,要说非分之想也只能是你对我有吧…"望着窗外的积雪,我强行解释到。

"嗯?"奥特对此表示了怀疑,"现在可是冬天,而且你这么怕冷,脸红恐怕也不是热红的吧。我懂了,难道说迪丽塔你还是..."

"好了!这个,那只是一部分原因了。更多的是我酒还没有醒,还有点晕晕的。"我又企图强行解释到,“还有,我现在怀疑是你把我的智商拉低了…”

于是,在非常混乱的闲聊中,我们终于是走到了奥特的房间门口,明明刚才还很不正经的奥特,立马郑重地说到:“"行了,迪丽塔,不闹了。我们到了。"

“好吧,闲聊时间结束!那么,接下来要认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