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是一个略带点忧伤,温馨而又不同的勇者的故事呢。

世界在年轮中不停的变幻着,或消逝在大海深处的夕阳,或陨落星辰的银河,反反复复。

为何,不在午后的安逸,看本书,享受着自然,轻轻的,慢慢的,我们跨过反反复复的流年,如每个醒来早晨,品味着那份不曾流逝的痕迹。

……

随着西伯利亚冰原吹向中国北方边境的一阵盘旋的冷风。

这座小镇,也迎来了新的冬天,看着小镇的街道,四处充斥着小镇的居民,大家成群结队的,欢送着从小道尽头走来的两支队伍。

在广场上,人们将许多凳子叠成的‘舞台’摆放在了广场中心,而两只队伍分别扮演着龙与老虎的两个角色,对最高处的龙珠,开始了比赛。此时,烟火齐放,一起将小镇的天空渲染成五彩的北极光,蜿蜒远方。

而来到主街区附近的餐馆,一位少年,打开了轻实的木制大门。

“大叔,我走了。”

少年望着温暖的店内说道。

“嗯,小莫呀,谢谢你了,不然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不用谢,不过我说大叔,竟然一个人,那为什么不去雇佣服务员来帮你呢?”

“那东西那有你好使啊,又能炒饭,又能捉贼的。”

“为什么明明知道你在夸我,我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高兴呢?”

“好了,不说了,大叔我走了”

“你大叔一向虎嘴里吐不出龙牙,别见怪啊,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那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好吧”

“对了,还有这个,拿上”

大叔顺着店门口,扔过来了一个小袋子。

“你大叔,亲自给你煎的包子,回去记得吃啊。”

“好的,那我走了”

“嗯,拜拜”

少年挥着手,跟店内的大叔告别,走出了店面口。

“唉,你说莫伊,这小伙挺好的,就是有点……”

“是啊,就是天天宅在家里,没事,还喜欢跟着那群人瞎混,现在的年轻人啊”

店内,和少年告别的大叔,正在和二楼下来的老妇,交谈着。

“又下雪了。”

“是啊,似乎冬天都是这样呢”

老妇,默默站在楼在门口,望着窗外。

鹅毛般的大雪,缓缓的飘落下来,在今天或以后,都会这样,这是一年的丰收,祝福,心愿。

少年名叫莫伊,长着一头乌黑的头发,穿着人们都在穿的冬季服装,像大多数人一样,没有什么特长的他,在自己生活的小镇,就在明天,即将成为一名实习的警察,同时也兼职着厨师这份职业的他,暗地里,也作为中二病晚期的死宅存在着。

……

很快莫伊,顺着主街道的一路直走,到达了目的地。

沿边的房屋,一片灯火通明,只有莫伊面前的建筑物内,一片黑暗寂静。

“啊,终于到家了。”

莫伊打开了房门,迈着疲惫的身体走向了卧室。

来到卧室,是一片乱糟糟的景象,这与整洁的大厅形成鲜明的对比,四处堆放的动漫杂志,BD光盘,以及随处可见的手办和女装。

“啊,累死我了”

莫伊,马上朝着装备着美少女的被子,扑了过去。

一个完美的360度落水姿势,莫伊重重倒在床上。

“明天,就要去局里报道了,今天还是不要肝了。”

莫伊望了望木桌上摆放的电脑,用不舍的语气说道。

一番流梳后,莫伊立马躺在床上,并很快打起呼噜进入了梦乡。

很小镇依然被无比热闹的人群,响彻着,似乎,宣告着新一年的降临。

……

不知多久后,窗外的声音惭惭模糊了起来,而莫伊却突然被惊醒,看向四周,只有空旷的草地及寥廓无垠的夜空。

“好美啊。”

莫伊的视线被繁星点缀的星空吸引。

“不对,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了”

“一定是醒来的方式不对。”

莫伊,翻了翻身,随即从床上掉落了下去。

“果然是梦呢,我就说异世界什么的,不是想去就去的啊。”

莫伊感叹一句后,因为尿急的缘故讯速起身,打开了卧室房门,去了洗手间。

再次回到卧室门口的时候,身后亮着灯的大厅,突然陷入黑暗。

“停电了吗?明天大概就好了。”

“总之,先接着睡吧”

奇怪的是,无论莫伊如何的把摸,却始终摸不到门把手。

“哎,奇怪了,平时这破门的门把手随便一摸就找到了,算了,反正,去洗手间的时候,也没有使劲关上,随便一推也就打开了吧。”

可无论莫伊如何推拉,那扇门依旧是纹丝未动。

“不会吧。”

于是莫伊,打算用身体冲击房门,以施加更重的力道来打开房门但却毫无疑问的,被弹了回去,并且,有什么不一样了。

大脑上的信息疯狂传递着‘躺’的讯息,而背部更是传来了身体落地后被墙壁接触的错觉。

但随着身体上接触面的扩大,莫伊也开始察觉了起来,但变化最大的还是自己‘消失的睡衣’。

莫伊四处摸索着,当渐渐的感觉传来,莫伊终于意识到身处的地方是一副石棺的内部。

“噫,不可能吧,难不成这是?”

莫伊急忙推开了打开了石棺的石板。

“意外的轻呢。”

一瞬间,柔顺的月光照射进了,石棺里面。

莫伊闭着眼睛,撑着身子,走出了石棺,随即躺在了附近的草坪上。

“啊,不会吧,我只随口说了一句,不带这样的吧。”

莫伊顶着绝望的神情,看着就在不久前出现在梦境的天空,如今,却已变为现实。

不久后,莫伊也总算冷静了下来,为了消遣情绪,莫伊,又再次躺在草坪上,看着繁星。

“唉,我消失不见,大叔和婷姐他们会不会但心我呢?”

“等等,现在才发现不仅是这个‘世界’的不同,这具身体似乎并不是我的”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

莫伊找到了一滩清水,,蹲着身体,看了过去。

在月光的反射下,少年的面貌逐渐呈现了出来。

一张精细的脸上,虽无疤痕,称不上十分英俊,但颇有几分喜人,晚风飘过,而相之摇曳是那短而润泽的白发。

莫伊站了起来,四周打晾着自己的身体。

“真的是开局就靠捡呢,送我一件残破的红色简便服,还真是有劳那些送我来的神呢!”

“呼呼”

一阵粗重的呼噜声,缓缓传来。

“这是什么声音?”

莫伊迟疑了一会,便开始寻找起声音的来源。

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莫伊也逐渐确定了来源地。

在距离从关着莫伊的石棺的左右,也十分平整的画出了一块墓地,而埋在地下的石棺,自然也是和莫伊的石棺一样,用极少的土壤掩盖着,用手指轻轻一拨,就能看见石板。

莫伊开始俯下身子,听着石棺下的呼吸声。

“应该就是这儿了,虽然乱翻别人家的棺材,很不礼貌,但人命关天,还是看看吧。”

随着泥土的四散,石板被打开了。

躺在石板底下的是一名少女以及一名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婴。

渐渐的,少女苏醒了过来,她揉了揉,发怵的双眼,对视上了莫伊的双眼。

在月光下,呈现着石棺中美丽的少女,长至肋部的金色直发,顺着月亮的光泽,向四周撒下黄金的馈赠。

  窈窕的身形,丰满的胸脯,此时,全部包裹在雪白的复式礼服中。

拥有着宛如雕刻家精细制作的陶瓷姓姓般的工整的五官,异常白皙的皮肤,鲜艳的金色瞳孔,共同构建了月下的少女。

“真的是太美了”

莫伊忍不住说道。

少女对望了很久,但随之便用纤手捧着莫伊的脸颊,亲了上去

“喂喂喂,你要干嘛?”

莫伊,急忙闭眼,只觉得左脸异常的温暖。

“难不成,天啊,我第一个后宫妹子就要开始被我狩猎了吗?真是太好,上天啊,你待不薄啊!”

“父亲大人,晚上好”

“唉,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晚上好”

“不,前面一句”

“父亲大人”

“哦,不”

一瞬间,莫伊所幻想的生活,全部如玻璃一样,破碎。

或许,一位女孩,会牵着自己的手,去沙滩上。

或许,两人会在一起冒险,经历很多的磨难。

但一切全部因少女随口喊出的父亲,而灰飞湮灭。

“父亲,你怎么了吗?”

少女抱着熟睡的你婴儿,站了起来。

“没事”

望着意外高挑的少女,莫伊也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站了起来,从女孩手中接着婴儿。

“都是命运惹得祸啊,不过还是要肩负起这个责任呢。”

“那么,你叫……”

少女生气,把头忸向一边,嘟着嘴。

“父亲大人,真是的,竟然会忘掉自己女儿的姓名,真是个差劲的老爸”

“意外的是个小傲娇呢。”

“爸爸,我也刚醒来,所以对不起了”

说完便抚摸着少女的脑袋。

“所以,告诉我这个差劲的老爸好不好呢?”

“菲娜,丽维拉·菲娜,妹妹的名字叫米露,父亲,可不能再忘记。”

“嗯,一定不会了。”

“那么,请多指教菲娜小姐。”

“嗯”

少女的娃娃脸上挂满天真和可爱,两人手拉着手,走向不远处的城镇。

(本文已重新编写,我深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还是追求质量不追求数量了,请大家多多关照,另外的话,我还是想走日常+冒险的剧情模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