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熏,女,21岁,正在一家服装店兼职打工,今天打开门看见一男一女站在门口时,她怀疑自己穿越了。

纺熏迟疑着问道:“先生,女士,我们昨天……”

路无遥点头:“我们昨天来买过许多衣服。”

“那是我们衣服有什么质量问题吗?”纺熏问。

“没有没有。”路无遥连忙摇头,把陈茉儿推到自己跟前,“我们今天,还是来买衣服的。”

“20余件衣服还不够你穿吗?非得来我们店把剩下的衣服挑完?你们是买彩票中奖了故意来炫富的吧?”纺熏微笑着把这些话咽了下去,说,“好的,请稍等,我去为您找几件新款。”

“不好意思,那个……其实不是给她买。”路无遥连忙叫住了纺熏,然后指着陈茉儿继续说道,“她有一个双胞胎弟弟,身材和她差不多,我们想也给她弟弟买几件。”

“嗯嗯!”陈茉儿使劲点着头,“我弟弟说姐姐你们这的衣服做工精美,细节精致,很喜欢!”

陈茉儿的表情一本正经的,澄澈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纺熏,仿佛给弟弟买衣服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她的模样普通,但那份认真的表情却很可爱,纺熏不禁被陈茉儿给逗乐了,她险些没忍住去摸摸陈茉儿的脸,笑着说:“好的,我们这衣服有很多,一定有适合你弟弟的,我去给你拿。”

“要阳刚的!朝气蓬勃的!充满英气的!”纺熏转身去拿衣服,路无遥在她身后大声补充道,“他弟弟不太喜欢被人当成女孩子!”

等到纺熏离开了,陈茉儿转过身继续一本正经地对路无遥说道:“弟弟,从今天起要叫我姐姐。”

“嗯?谁说我要当你弟弟了?”路无遥满脸的诧异,指着陈茉儿说,“衣服是买给你的。”

“买给我?”陈茉儿指着自己,很不解,“遥哥你不是说我们很可能被堕落种盯上了吗?应该是给你买,换身装束吧?”

“我买肯定也要买的,但主要是要给你买。毕竟谁不知道被追杀的时候得改头换面,那些堕落种要抓我们肯定不可能照着衣服来认人。”路无遥耐心地解释道,“既然要在他们眼皮底下逃跑,就必须用他们想不到的思路,比如说——扮成同性恋。”

“给你换上男装,把你打扮成一个男的,然后和我表现亲密些。第一他们对我们的印象保留在一男一女上,第二大部分人对于同性恋这种关系尤其是男同性恋这种关系并不友好甚至恶心,所以我们虽然会引起注意但却又不会有人过度注意,这就叫灯下黑!”

路无遥把陈茉儿推到镜子前,随手拿过几件不同款式的男装同时放到陈茉儿和自己身前进行比划,又摘了一副墨镜给陈茉儿戴上,遮住了她澄澈的双眼。陈茉儿低头思索着,任由路无遥把自己当成了芭比娃娃,不断更换着不同的打扮,从青涩少年到时尚达人,路无遥兴致勃勃地挑选适合她的造型。

看着陈茉儿没有反对,路无遥继续说着:“其实这计划可行性很大,首先茉儿你的容貌虽然清秀可爱但并不是特别显眼特别美丽,而且你活泼,青春,靓丽,身材并不算丰满,再拿这墨镜遮住你的双眼,完全可以打扮成一个朝气蓬勃的小鲜肉!”

路无遥分析完毕,陈茉儿也思索完毕,看着路无遥,第一次用一种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语气一字一顿地回绝路无遥:“绝!对!不!要!”

路无遥一愣,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对一位女性而言有些过分,于是他也第一次以一种苦口婆心的语气劝解陈茉儿道:“茉儿我刚刚说话措辞有些不当,我绝对没有任何说你没有女人味的意思……不,我的意思是大多数人都眼瞎,只要打扮好才分不清你是男是女,而且现在危急关头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活着最重要啊!我保证回去后不告诉任何人!”

“那!也!不!行!”依旧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当真不行?”苦口婆心变成了气急败坏。

“当!真!不!行!”这边的语气倒完全没变。

路无遥咬牙切齿地瞪着陈茉儿,那架势宛如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企图以此逼她妥协。但陈茉儿完全无动于衷,反而是很认真地对路无遥说:“遥哥,我能感知感觉与情绪,所以你就算装成一副很可怕的样子,我也能感觉到你的口是心非。”

“你!”路无遥攥紧拳头,最后还是无奈地松开,他一头撞在镜子上,“你果然是我的克星!”

当纺熏拿着衣服过来时,看见路无遥耷拉着身子,一脸疲惫地倚靠在镜子边,对着镜中的自己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镜面上泛起一阵水雾,镜中的脸也变得模糊,而他就在那上面胡乱地画着图案。

“先生,您怎么了?”纺熏问道。

“刚刚忘了说了,其实我也有个双胞胎姐姐,身材也和我差不多……”路无遥看也不看纺熏一眼,盯着镜子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懂的。”

纺熏抽了抽嘴角:“先生,您是在逗我吗?”

“你就说有没有吧。”路无遥倚靠在镜子边,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没有我们就去别家买。”

“有的。”纺熏强保持着微笑,“只要您愿意掏钱,我们什么样的衣服都有的。”

“遥哥……你该不会……”纺熏又一次离开,陈茉儿凑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

“身材和我一样,当然是给我买的咯!”路无遥双眼终于带上了一丝情绪,他恶狠狠地看着陈茉儿,咬牙切齿的,“你不肯扮演男的,只能我扮演女的咯!”

陈茉儿吓了一跳:“诶?难道遥哥你没法和我装男同性恋就要和我装女同性恋?你为什么那么执着装同性恋啊!”

“不装妹子装你妈吗?”

“遥哥你说脏话了,要文明。”

路无遥临近崩溃,突然回想起腿受伤时被陈茉儿压迫着按时起床的时光,他捂着头,感觉心更累了:“我不是在骂你,我是说,我如果不装成女的难不成要装成你妈……装成你母亲吗?”

陈茉儿很能抓重点,她准确地从路无遥一大堆话里准确提取到了核心:“装成我母亲?”

“我也不是没想过,脸上多点些斑点,涂成枯黄色,胸部赛几团衣服,应该能伪装成一个中年大妈的样子吧?”路无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黑衣勾勒出的身材修长,体态匀称。

“不过中年大妈的声音我估计装不出来,难度太高。”路无遥顺手摘下旁边模型头上的假发,戴到了自己头上,对着镜子摆了个姿势。

“遥哥真好看。”陈茉儿忍着笑,眼角已经有眼泪流出。

“我警告你哦,这件事可不能写进你日记里,更不能给别人说,不然绝交!”路无遥面朝镜子,扭着嗓子调整音量,“咳咳,啊~啊~啊~还行,还好以前学过音乐,做不到云御那么夸张,但模拟女声还算凑合。”

“没想到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居然是遥姐,真幸福。”陈茉儿擦掉眼泪,嘴角弯弯的。

“先生?”纺熏拿着几件女装走了过来,面不改色地说道,“您姐姐还需要假发吗?”

“哦不,我就自己戴着看看。”路无遥扯下假发放回到模型头上,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谁还不能有个少女心了?”

……

路无遥没有戴上假发,反而把一头黑发剃短了不少,脸上的妆容更偏向中性,黑色的围脖掩住了一部分脸,以及喉结。外套是深蓝色的短袖,里面是黑色的衬衣,垫着陈茉儿买的垫子,看上去比她自己的还丰满,屁股也垫翘了不少,裤子选的是超短裤——天知道他在商场厕所里努力了多久才把两腿的腿毛全刮掉,如今活脱脱一个假小子,这是路无遥想了很久才确定下来的人设。

陈茉儿挽着路无遥的手在街上走着,黑色的小皮鞋里是内增高,穿着洛丽塔样式的小裙子,脸看着比原来白了不少,戴着副眼镜,文文静静的。马尾被梳成了两条,发梢染成了群青色。

“来,遥姐,笑一个。”陈茉儿兴致勃勃地举着手机,挽着路无遥的手合影。

“不,我拒绝。”路无遥声音沙哑地说道,却扭不住陈茉儿掰着他的头拍了一张。

“遥哥化得真好看。”陈茉儿一连拍了许多张,现在拿在手里欣赏着。

“以前被人硬逼去学然后给她化妆过,略懂。做不到易容那么夸张,但让人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还是很容易的。”路无遥单身叉腰,宛如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我大天朝的化妆术之神奇岂是这异世界的人能想象的。”

“遥哥,上次虽然是遇到打劫的了,但严格地说还是我赢了,你还欠我一件事。”陈茉儿盯着手机,笑得满面桃花开,“要不以后你天天化女装给我看吧?”

“少女,你的想法很危险,非常危险。”路无遥严肃地说着,他和陈茉儿此刻正好路过一个小摊,桌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小玩意,晶莹的小饰品闪着光。路无遥挑中了一对淡紫色的耳坠,像一条长长的线。

路无遥记得少女之前挑的衣服也是淡紫色,她似乎很喜欢这个颜色,耳坠简洁的造型也很适合她,路无遥拿在陈茉儿耳边比划了一下,问道:“多少钱?”

“五十。”

“等下。”路无遥掏出钱包开始找钱,耳边在这时响起了声音:“老板你好,我家少爷小姐我刚刚一不留神不小心跟丢了,向你打听一下。”

路无遥连忙抬起头,看见煌千正站在他旁边,与上次见面相比他变得强壮了许多,双臂上全身肌肉,带着红润,而不再是之前的苍白。

“男的短发,偏瘦,皮肤很白,挺英俊的,就是笑起来贼兮兮的。女的长得挺可爱,扎着一条马尾,个子比男的矮一头,相貌很普通但是双眼很清澈。”路无遥赶紧把目光转回来,可似乎还是被注意到了,他指着两人冲老板说道,“我家小姐看着就比这位戴眼镜的小妹妹大一点。”

“小妹妹你多大了?”煌千扭着头问道。

“十六。”陈茉儿不慌不乱,认真地回答。

“嗯,我家小姐差不多十八九岁,少爷大概二十来岁。”煌千向着老板说着,突然又转过头,问,“十六?今天不是节假日啊?不去上学吗?”

“关你屁事。杉杉,走了。”路无遥骂了一句,把钱放到摊子上,手揣进兜里,和挽着他手的陈茉儿离开。

“等一下,这位小姐。”煌千走上来拦在了路无遥跟前。

“我们认识?”路无遥努力保持平静,语气冷淡,他的声音没有刻意伪装成女声,而是沙哑分不清男女,“还是你看我眼熟?”

“不是,就是想问我刚刚问的人你有没有看到?”煌千彬彬有礼地说。

“没见过。”言多必失,路无遥不想瞎编一个方向,他冷淡地回答完煌千,带着陈茉儿绕过煌千。

“小姐,别那么急着走嘛。”煌千一把拉住了路无遥的手,抓得紧紧的。

路无遥转过头,煌千脸上带着熟悉的那种阴阳怪气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堕落者们好像都特别爱笑,那晚月冥追杀他时就总是发出阴森的,让人别扭的“嘻嘻”的笑声,还有那位笑容好看,陈茉儿说比月冥更危险的津辛。

“放开。”路无遥手揣在口袋里,沉声说道。

“小姐别紧张,”煌千说,手仍抓着路无遥,“他们应该就在这附近,你再仔细想想?”

陈茉儿担忧地走上前,却被路无遥侧身拦住,他手从口袋里伸出,挡住陈茉儿,冲着她轻摇了摇头。

煌千微笑着和路无遥对视了几秒,笑着说:“别怕,我只是——”

“啪!”路无遥没等煌千说完就伸手狠狠扇了煌千一耳光,众目睽睽之下,煌千的脑袋被他扇地转到一边,显出红色的指印子。

“流氓!没听见叫你放手吗!”路无遥厉声说道,嘶哑的声音提高听着很沉闷,引来了周围人的瞩目。

“小姐,别生气。”煌千捂着脸强笑着,对路无遥说,“我只是——”

“只是什么?看我穿的这样就一直握着我手不放,给你脸了是吧?”路无遥打断了煌千的话,他一边揉着被煌千抓过的位置一边冷冷地说道,“老娘对你没兴趣,要搭讪找别人去!”

“抱歉。”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煌千盯了路无遥一会,最后微微顿首,从人群间退去。

路无遥朝着他退去的方向瞪了一眼,拉起陈茉儿的手向着反方向离开。

“遥哥……姐,你没事吧?”才走了一小段路,陈茉儿就急匆匆地对路无遥问道。

“不碍事。”路无遥挥挥手。

“遥哥!你的手!”陈茉儿一把抓住路无遥挥动的手,只见上面小臂位置的皮肤一大片都已经干枯,到处能看到脱落的死皮,就像一截遍布疙瘩的枯木。

“哦,这是胶水。”路无遥当着陈茉儿的面使劲搓了搓,那些死皮纷纷掉落,枯木重新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那天死去的混混被摸过的皮肤呈现一幅干枯的样子,我就买了瓶,干了之后看起来差不多。”路无遥解释道,从口袋掏出一瓶开了封的胶水给陈茉儿看。

“你……”陈茉儿瞪大双眼,“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他要用能力对付我?”路无遥把胶水口扭好,说道,“因为他想确定别人是不是我伪装的,最好的手段就是看能不能免疫他的能力,带上瓶胶水以防万一总是好的,顺带一提,我两个口袋里都有胶水。”

“可是……”陈茉儿眼镜下眉眼皱得紧紧的,双眼黯淡了几分,她迟疑着说,“万一他要是只是想诈一诈你,遥哥你不是就不打自招了?”

“你想的太复杂了。”路无遥笑着摸了摸陈茉儿的头,“直接伸手用能力测试多方便,要诈我首先得确保我能想到这一层,还得确保我有伪装的手段。”

“而且他当时是抓着我的手,如果要诈我直接摸脸更好。但他选择的是我的手,说明他考虑到了能力生效的后果,如果我被他摸了马上就死了,人来人往的马上就暴露了他是个病种。”

“可是……”陈茉儿还是有些不解,“你是什么时候把胶水涂手上的?他没发现吗?”

“谁告诉你我涂手上了?”路无遥笑着在陈茉儿面前摊开手,手心处全是和刚才手臂位置一样的死皮,“付完钱我双手就都伸进口袋了,等的就是胶水干的时候。打他那一巴掌只是为了他注意稍稍从我手臂上移开,我就可以趁机把胶水搓到手臂上。”

“以防万一,我当时骂他的时候身子微微侧开了,他如果没使用能力,正常情况是不会注意到我的手臂的。但我骂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我的手,既然如此,这满手的死皮就给他看咯。”

“呼……”陈茉儿终于松了口气,她拍着胸,后怕地说道,“还好没事,遥哥你扇他那一耳光的时候我都惊呆了。”

“没办法,一方面必须想个办法转移他注意才好动手脚。”路无遥抬头望天,不知想到了什么,让他叹了口气,“另一方面,如果刚刚认怂了,才更会引起怀疑。”

“那么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了。”路无遥一边撕掉手上的死皮一边对陈茉儿说道,“之前不管是谁,你都会提前提醒,这次为什么没有?是因为能力失效了?还是没感觉到敌意?”

陈茉儿摇着头:“没有,我当时能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找些什么,但没有上次那么明显有针对性的敌意。”

路无遥问:“这能力可靠吗?”

陈茉儿用力点着头:“嗯,从拥有这能力以来,任何在我周围的人,不管是感觉还是情绪,都能感觉到,从未出错过。”

“我也不觉得我和你的伪装天衣无缝,比如我的身高相比普通女生的确高了些,男女间的骨骼也存在差异,他大概就从这些方面产生怀疑的,所以我才希望你扮成男的而不是我扮成女的……但是总能遇见他们太奇怪了。”路无遥皱眉,似是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向陈茉儿诉说,“那货说又是说自己一不小心跟丢了,又是很确定我们就在这附近……他们是怎么确定我们的位置的?难道有人一直在汇报我们的情况?可那样我们就算伪装了也应该会被发现啊?而且你也没有发现周围有对我们有敌意的人?”

路无遥站在街边苦思冥想,而就在他在身后的不远处,云御和孟暮雪并肩坐在一处露天的奶茶店,一边喝奶茶,一边盯着他们俩,他们的行为坦坦荡荡的,反而没人发现。

“被发现了,我给你说过,他挺聪明的。”孟暮雪捧着奶茶小口小口地喝着,她有着御姐的气质却做着这样可爱的动作,旁边有不少人都被她吸引了目光。

“我只是想创造一个足够危险的场景,来体现一下茉儿坚强坚毅勇敢这些品质,打破原本的单纯天真的固有印象,让他更了解陈茉儿。”云御不满到了极点,趴在桌面上摇来摇去,“谁知道路无遥这小子脑筋还不少,这样下去不等李恒逍救场,反而路无遥在茉儿心底的好感度越来越高了。”

云御把桌子晃得越来越厉害,桌面上的奶茶也跟着晃动,孟暮雪干脆坐直了身子,捧起奶茶吸了一口,然后说道:“我觉得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你不如放任陈茉儿顺其自然。”

“你说得倒是挺轻松的,茉儿要是像你这么好看我哪还用费这么多事。”云御停止了摇晃,趴在桌子上盯着孟暮雪,突然说道,“不过你真的挺好看的,怪不得喝个奶茶都有不少人在看你。”

“长得好看做什么都有人看的。”孟暮雪不为所动,目光只集中在手中的奶茶杯上。

云御转着头打量四周的人,用肩膀撞了撞孟暮雪,问道:“他们好像有几个想过来找你搭讪的样子,不过目光移到我身上又纠结了,你说他们觉得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你做我弟弟的话长相太嫩,做我儿子个子又太高了,换我也会纠结。”孟暮雪吸完最后一口奶茶,站起身来平淡地说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继续散播消息给病种们去找他俩的麻烦?”

“心情不好!”云御愤愤地站起来,像闹别扭一样说道,“那话痨妹子呢,抽点血送路无遥一份大礼!”

“我还是想确认一下,路无遥以前真的没有得罪过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