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IMORI】

「给我停下!!!」

看到那一幕时,这样坚定地喊出了声。

心情中有着得知山吹平安无事的喜悦,又有着目睹不良少年企图伤害山吹的愤怒。

御守多想下一秒就来到山吹身边,帮她解开牢牢捆住身体的绳索,但一考虑到「要是情况那么简单,就根本不会有之前发生的这么多事了」,也是跟着云洋警惕了起来。

最后的对手是眼前的金发少年。

他仿佛是失去了对山吹的兴趣,缓缓直起身后直视御守道:

「干掉赤岛上来了什么的,你还真是有能耐嘛!」

御守暗自咬紧了牙关。

「你就是『回廊波动』吗。」

「正是在下。」

攥紧拳头,无视了对方刻意散发出的高傲的气息。

「把赤岛打成那样,不是你干的好事吗!」

「哦?你的脑回路真是清奇,我可没有那种自残的癖好。」

得到预想中的答案后,御守本想继续反驳,但被云洋用「精神病人从不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的理论拦了下来。

「对不起,是我不够镇定……」

现在也不是纠结对方是以什么理由撞伤赤岛的时候了。

「山吹,你还好吧?」

「风铃铃没事,前辈不用担心!!……总之先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吧!」

隔着十多米确认了山吹的情况后,御守再次把敌对的目光投向金发少年。

「想要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姑且先问一句,你真的只是想要让念力系被重视起来吗?!」

刚才从云洋的口中,御守稍微得到了关于他对这次事件的看法。

而照现在这个状况看,真相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得到的答案也是一如既往地暧昧不清。

「你觉得呢?」

真是一句极富可能性的说辞。

但在对方不选择做出否定的那一刻,他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也就昭然若揭了。

没有再追问下去的必要。

「你骗来这么多的念力系,利用他们想要将自己能力发扬光大的初心,就是想要满足一己私欲吗?!」

「你又懂些什么!」

这次轮到金发少年发起了怒来。

「就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让整个东瀛的念力系处在这种尴尬的位置就算了,但因此而忽略了那些真正强大的念力系到底算什么啊!我们为这座城市做了那么多,凭什么要被这种理由给一票否决?!」

「……那是你的问题。」

「什么?」

想要变强大是很难的,他们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弱小而被嘲笑,尽着最大的努力来不断锻炼、提升自己,朝着清晰的目标切实地前进着。能够在这条漫漫长路上坚持下去并且最终取得胜利的旗帜本就很不容易,而以此为前提,突然被「因为是念力系所以基本没用」之类荒谬的理由否定了他的一切,任谁都是会接受不了的。

但他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

「我并不否定你想要变得更强大这一点,毫不夸张地说,几乎生活在蝴蝶岛的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愿望。但只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所处的类别受到歧视而自甘堕落,被他人的看法框在思维定式的牢笼里面却无法挣脱,这才是你最大的问题所在啊!」

「……」

「为什么非要遵循他人的想法?为什么非要以他人的想法为标准?为什么非要被限制在念力系这个概念里面?如果连承认自己都做不到,你还配变强吗?!」

或许问题的确出在这个方面上。

但金发少年也有着自己的苦衷。

「你说的是很对,但那只是一方面罢了。不要在不清楚我的目的的情况下,就在那边说三道四啊!你知道从Star 3晋升到Star 4有多么不容易吗!我可是在这个阶段停留了3年之久啊!但是,这个家伙却只花了不但3个月就达到了我朝思暮想的目标,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指着被绑在集装箱上的山吹,撕心裂肺地发出怒吼。

「是『实验』啊!」

听到这个词,沉默良久的云洋也微微怔了怔,提道:

「你说的是那个吧,会把人关上三两个月,每天电击大脑、吃药丸喝药剂还时不时激发DMC念力场的……」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废话。」

对方连眼神都懒得分给云洋,冷漠地打断了他的揶揄。

云洋也是尴尬地笑了笑,重新认真了起来。

「她接受了上面的实验而让能力突飞猛进,而我呢?就因为是念力系而遭到上面的冷落,提交过无数回实验申请却被全部驳回,只好卑微地苟活在社会底层,这种不甘到极点的心情,你这家伙又知道点什么啊!!!」

虽然御守没有这种经历而无法切身体会,但从金发少年的角度来看的话,这种心理上的不平衡多少还是会有一点的吧。

只是这并不能成为他做这一切的理由。

「那你也不应该把山吹抓起来的吧,不管怎么想,她都是无辜的吧?」

「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

「既然不能通过正常的方式引起重视,也只能走极端了不是吗?再说,这个家伙还没完成实验却能回到正常生活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

山吹是逃出来的。

是在微光茶馆由云洋和老师保护着的。

既然上面会选择把资源使用在山吹身上,那他们就不会因此善罢甘休。

如果这时候有一个人把山吹带了回去呢?

在打败了Star 4的「琉璃星舞」的前提下。

那个人绝对会让上面刮目相看。

「这样我就不用成天实行这么低效率的训练方式了吧?也就能迅速地朝着变强的方向前进下去了对吧?既然有这么轻松的路可以走,那我为什么还要选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啊!」

「够了!说到底,你所谓的训练方式到底是什么啊?通过伤及无辜来达到目的,你真的以为自己够格了吗!作为一个『幻动者』而言!」

「嘁。」

「不能再让你这种不可理喻的家伙,继续自我陶醉下去了啊混蛋!」

也没有再争辩不休的必要了。

御守加速地跑向对方,虽然极有可能受到念动力的饱和攻击,但对于无能力的他而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只能进行肢体接触了。

即使对实力的悬殊有清晰的认知,他还是毫不畏惧地冲上前去,站在黑恶势力的对立面,坚持着属于他的正义挺身而出。

察觉到御守的靠近,金发少年显然是迟疑了几秒,但在他的拳头轰向自己的身体之前,依然有着足够的余暇来抬手阻挡。

一阵罡风自他的掌心处震散开来,御守被正体不明的攻击结结实实地击退了3米多,一屁股摔在地上。

「前辈!」

「御守!」

「你怎么……?唔,果然,无能力……」

实际上之前金发少年会注意到御守的靠近,是被「能感受到新DMC念力场的介入,却无法用『念力壁垒』阻挡在外」这个现象给吸引过去的。

而现在一看,御守实在是不怎么会有能力的样子。

之前他对御守态度的迟疑,多半只是怕对方拥有更强大的能力而已,但清楚了这一点后,也就不用再畏首畏尾了。

「什么嘛,居然就只有这点程度,还以为你是怎么把赤岛干掉的呢……嘛,怎样都好了,不过现在倒是测试一下你的机能的好机会了哦?」

他再度转向山吹,露出了之前的那种带有强烈好奇感的眼神。

——「既然『引火能力』派不上用场,那么身为『琉璃星舞』的你,又能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这是早有预谋的。

「你、你要对风铃铃做什么……??」

「我不准你伤害她!」

御守强忍疼痛,从地上直起身来,刚打算做出什么行动的时候,又一次受到了念动力的冲击。

「可恶……」

而金发少年只是勾着扭曲的嘴角,不动声色地打了个响指。

在那一瞬间,山吹惊恐的眼神突然呆滞,挣扎的身体就这样停止了躁动,双手双脚都无力地松弛了下来。

下一秒,绑住她的绳索从中间开始断裂,能够自由活动身体的山吹慢慢从集装箱上坐了起来。

正当御守以为是山吹挣脱的束缚之时,她冷不防地将黯淡的目光打在了御守的身上,眼中充斥着的尽是无神与空洞。

这种经历,御守有过一次。

在赤岛还是黑衣男、并且露出他的双眼的时候。

如果说在赤岛因为失去行动力而被解除了控制之后,金发少年又得到了控制另外一个人的能力呢?

想到这一点,御守刚放下的心又一下子悬到嗓子眼。

「不,不可能……」

他一遍遍地否定着既定的现实,目光像是被牢牢吸引住一般定格在山吹身上。

就在这时候,山吹的手中突然汇聚起了一团紫色的能量体,从中透出了点点璀璨的星光。

这是夜空结界的象征。

能在这个停车场内正常使用能力,也只能考虑到对方已经被「回廊波动」解除限制了。

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山吹遭到了控制这一种可能。

——〔天鹅座,制造与重力等大反向的浮力〕。

——〔孔雀座,在光线所及之处扩散视野〕。

——〔猎户座,发射具有穿透效果的星矢〕。

就连通过「心灵感应」而获取的信息都是机械般生硬的语气。

好像有哪里不对。

从山吹平举的双手中汇聚成型的是……星矢?!

「御守快躲开!」

不等云洋做出警告,御守急忙一个飞身从原地闪开。在他落地的同时,一支闪烁着星光的箭矢有如划破天穹般在空中留下炫目的残影,毫不留情地射入了地面。

即便是Star 4未满,也能够轻易地造成这种程度的破坏。

而更能体现这一点的,则是她难以置信的发射速度。

一支支星矢不断追踪着御守,他根本无暇顾及他事,边全神贯注地躲着预测的弹道,边找机会靠近山吹。

他不相信山吹那么轻易地就被这种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绝对有不再让她受到这种痛苦的办法!赤岛不也以自己意志挣脱了「回廊波动」的束缚不是吗?!

「山吹,我是御守啊!你不是叫我前辈吗?既然这样,哪有后辈攻击前辈的道理啊!」

一遍遍地尝试用言语唤醒对方,换来的不过是一支又一支冰冷的星矢。

「山吹!……」

「……我是前辈对吧!」

「给我醒过来啊!!……」

虽然在战斗力方面,他们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但再怎么说山吹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而已。只要御守单凭身体优势挥出拳头,她还是会经受不住而倒下去的。

但他不能这么做。

不能再让山吹受到哪怕一点的伤害了。

再者,让他们内部产生矛盾和冲突,不正是金发少年最期望看到的吗?

在御守一次次的犹豫下,只是不经意地出了会儿神,锋利的星矢就狠狠地刺穿了他的小腿,在一片血雾中化为星光消散在了空中。严重的出血和痉挛一时间让他两脚脱力,险些摔在了地上。

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去!

「御守,别再犹豫了!现在只有打倒山吹这一条路可以走了,不然……」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他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云洋的劝告。

「一定有……不让任何人受伤的办法!如果我连这一点都没法保证,就因为山吹受到了控制所以必须把她打败,那到头来我到底是以什么目的来到这里的啊?!」

「……」

诚然,御守当初对自己一人能够解决「回廊波动」本来就没有多大信心,只是想要把被困在里面的山吹救出来才进入停车场的。如果现在反而要为了打败敌人而对无辜的山吹大打出手,这种事情御守才做不到!

「你也是为了救出人质才潜进来的吧?那就给我好好地把初心贯彻下去啊!等山吹安全了再考虑怎么对付那个混蛋!」

直到现在,金发少年依旧只是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注视着舞台上的人们,似乎他们口中正在争辩的事情和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云洋也不想走不得不伤害山吹这条路,但对于从没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解决问题的办法。本想自己也试一试靠近眼前的战场,却总被敌人的念力像是踹走碍事的人一般隔离在外面。

明明只要趁山吹把注意力集中在御守身上的时候,偷偷靠近她就好了的!

等一下。

为什么能够调用88星座的山吹,在被控制之后只用起猎户座来了?

想要对付快速移动的目标,再搭配其他几个星座的话效果绝对会翻倍。

但是山吹只是站在原地发射着星矢。

难道说……

「回廊波动」也不是很清楚山吹的能力?

因为通过念动力的控制只有「闭环控制系统的反馈环节」这一丝摇摇欲坠的联系,所以根本达不到与本人同等的强度?

想到这里,云洋突然有了一些不得不去确认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