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的钱包吧。”

“不是这个的,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没有零钱想借你钱包的零钱用一下而已。”

思考了两秒钟后,为了自己接下来的学院生活,他选了这个看起来最不靠谱的理由。本来就已经有变态和萝莉控的头衔了,悠一可不想再加一个小偷。

虽然萝莉控并不是假消息。

樱看着撒谎不带一丝动摇的悠一,没有拆穿她。可能是因为早上帮助过自己,或者不想和变态有太多联系,哦了一声就把钱包夺了回来。

身份证明和其他证件都没有丢失,翻过钱包后发现只有放零钱的地方拉链开了,证明悠一的谎言也有几分地方时实话。看着拉开易拉罐扣子咕嘟咕嘟喝饮料的悠一,樱拿出钱包里的钱攥在手里给悠一递过去。

“你干什么?”

“这些……是给你的,就当早上的谢礼了。”

红着脸把钱硬塞给悠一后,樱拿出钱包里的零钱,给自己也买了一罐咖啡。

真礼在一旁看着扭捏的真礼和拿着钱不知所措的悠一,又发现了悠一的一个弱点。

“傲娇还是很难对付吧。”

“嗯,感觉很奇怪。”

“喂,我可不是傲娇,不是说了吗这是谢礼!谢礼!哼!”

从小樱就被别人当做傲娇,这也算是她的性格设定了。悠一很不擅长对付真礼这种遇事软磨硬泡的人和樱这种傲娇。曾经在第十五圈的时候,悠一的其中一个战友就是傲娇,平时总对他不冷不热的,让悠一以为自己哪里惹他不高兴了。直到相处了一年才发现,那个男战友是个傲娇。

怎么说呢,悠一只是觉得和傲娇相处起来很微妙,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惹这一部分人不高兴,恰巧这一部分人是最难哄的。

“说起来……你知道学院长办公室在哪吗?”

“知道是知道……不过你问学院长办公室干嘛?”

“你知道就好,给我们带个路吧。这所学院还真大啊,也不怕学生迷路。”

樱答应了悠一的请求,走到电梯前摁下开关,回头对着他说:“这所学院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学生能活动的范围只有这周围和后面的图书馆而已,再往后的地方是禁止入内的。”

“看,就是那里。”

三人站在电梯里,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撑下三四十人的样子,靠后并不是墙壁,而且是一片透明玻璃。透过玻璃两人看到了离着里不算很近的图书馆,那个图书馆非常大,可以和一栋教学楼媲美了。建筑风格也是现代的风格,在外面就能看到图书馆类的情况,里面好像没有几个人,只能看见面坐在门口接待处的图书委员。

图书馆后面被几米高的围墙拦住了,从上面看只能看到一片森林和几栋楼,在外面看不到里面建筑的模样,只是那几个楼建的很矮,还有些破旧。

随着电梯的门开启,悠一和真礼进入到这栋楼的最高层。里面的建筑和楼下的有天壤之别,地板并不是一楼那种石塑地板,而是榉木模板拼接起来的,出了电梯门就能闻到一股木质独有的气味。墙壁也是硅藻泥为主体组成的材料搭建的,加上现代几乎消失不见的玄关和走廊小物件的点缀,有种能让人安心的感觉。

“这里不让穿鞋进的,把鞋脱了吧。”

“这里真厉害啊。”

“是吗,我倒是习惯了。”

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她脱下鞋后只穿着袜子站在比玄关高一点的地板上,悠一学着她也把鞋子脱了下来。

脱鞋的时候悠一发现,除了樱和自己的以外,还有一件长靴和运动鞋,显然有人比他们早到了这里。

“说起来,真礼怎么办?”

真礼是坐在轮椅上的,就算脱了鞋也没法独立行走,楼内又没有其他的轮椅。

悠一看着皱着眉头的真礼,蹲下把她的鞋脱下来之后,二话不说抱着真礼站到了地板上。真礼也没有反抗,被悠一抱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两人对这种事情没有益阳的感觉。

樱却受不了了,要知道她出身的家庭对男女之间的事很严格,从小到大樱上的都是女子贵族学院,因为抗魔高中并没有没有女子贵族学院才来这里的,她连男生的手都没碰过,怎么能接受悠一对真礼做出这种自己认为廉不知耻的行为。

“你……你们在什么!变态!”

“怎么了?”

从小就在第十五圈居住的悠一几乎已经对这种接触麻痹了,要知道如果战友受伤哪怕是异性也要做紧急处理,敏感部位和命比起来显然没有后者重要。悠一和真礼一直都是一起行动,所以异性的敏感部位悠一倒是没见过,不过抱受伤的战友他可经常做,毕竟真礼的力气不是很大,异性的战友也是她负责背着回到指挥部,背类了就抱着。

就算现在樱受伤了让悠一抱着她恐怕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樱的性情转变让悠一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为什么樱要大叫。

“还说怎么了……你……你……”

“想不到你这么纯情啊!”

真礼和樱同是女孩子,看出来了樱因为两人的姿势正在害羞。她也觉得可以理解,毕竟放在一般人身上确实比较大胆,如果在街上真礼绝对不会让悠一这个样子的,不过悠一没心没肺的有可能不顾周围的情况就抱自己。

毕竟之前当着几十人的面抱着女战友的时候悠一都没动摇。

“悠一!你真是个变态!”

“哈?我到底怎么了?”

“怎么这么吵啊……呀~你终于来我了,哥哥好开心啊,快,让哥哥抱抱。”

几人在走廊吵闹的时候,唯一的大门被里面的人推开。推门的是比他们高两届的学长,胸前的勋章和他们有很明显的差别。金黄色的头发不知道是先天的还是后天染上去的,不过他的卷发看起来很自然,并不是理发店的人手之作。

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帅哥,虽然真礼没什么感觉,不过样貌确实很出众。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在学院绝对是众人追捧的那种类型,性格好坏倒是一眼看不出来。

面对开门的前辈的拥抱,樱二话不说一脚把他踢进墙里。还好在硅藻泥后面有一层更加坚固的墙体,不然这一下就能让他从七楼飞下去。

看着墙体因为成熟不住自己的力道产生裂纹,樱才后悔自己冲动的行为。

陷入墙里的前辈还没爬起来,办公室里就传出一道声音。

“真礼!你还要我修多少次墙你才罢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