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完了,万十六中校临走前告诉我不要暴露身份的,这下可怎么办。

悠一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他虽然住在第十四圈,但他的真实身份是第十五圈的士兵,万十六中校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也是万十六中校笔下的秘密部队成员之一。就连第一圈总部的高层都没有几个知道他所属的组织,他组织的存在并不是什么光亮的事。

如果凌老师是为数不多知道那个组织的人,并且追查他的身份话,那......

悠一不敢继续往下想,看着眼前没有丝毫警惕的凌老师,身体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如果凌老师真的打算追问到底,悠一宁可杀了凌老师逃到内圈或者外圈,大不了回到第十四圈他也要隐藏住自己的身份。

凌老师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翘起二郎腿喝了口茶,把眼镜放到桌子上后陷入回忆自顾自说起来。

“常野万十六,想不到他都成了中校啊……没想到那个混小子竟然从几年的时间变成了中校……悠一同学,中校算是很大的官吗?”

凌老师没有问他和他组织的事情,只和悠一说万十六的个人私事。

“凌老师认识万十六中校?”

“万十六和我的关系大概就是你们口中的青梅竹马,我们两家从小就是邻居,而且他小时候很喜欢缠着我。我告诉你,万十六那家伙在上学的时候经常被别人欺负,被欺负的时候就喜欢找我,那时候我……”

凌老师絮絮叨叨跟悠一说了半小时的万十六中校和她的童年往事,甚至连年幼时两人一起洗澡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己。悠一没有打断凌老师,因为她好像很少找人倾诉,脸上淡淡的红晕和小女人的模样,显然凌老师暗恋万十六。

听着凌老师说着万十六中校,悠一脑海里想起在火海里把他和真礼救起的背影,夏天看着他们在操场跑圈自己在办公室喝茶,冬天下雪趴在在草地里训练忍耐性自己缺德的在风口烤鱼……反正在悠一的记忆力,万十六中校可不是那种胆小懦弱又知性的人。

万十六中校感觉和奶牛老师很般配呢。

曾经没退役的时候,万十六中校喝醉的时候就透露过,在第四圈有暗恋的人。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奶牛老师了。

“说起来,悠一同学是怎么认识万十六的?”

凌老师的态度和在教室里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有共同话题后的陌生人会很快结好,这句话并没有错,哪怕之前有些误会。

不,是天大的误会。

“我不是住在第十四圈吗,曾经有一次我们的住所遭到魔物入侵,是万十六中校把我和真礼救下来的。”

他并没有说谎,只是没有把他入伍的事情说出来。

“是吗!是吗!万十六那家伙这点还是没变呢,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善良。”

悠一有点不耐烦了。他虽然不讨厌凌老师对他说那些琐事,但他不认为自己是善于倾听的烂好人,自己也不推崇正义。能听凌老师说半个小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悠一?还没结束吗?”

悠一的脸色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真礼推门打断了凌老师的回忆。

真礼一直在外面等着,透过门缝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真礼也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她比悠一还没耐心,十分钟的时候真礼就变脸了,在门外咒骂凌老师阔噪。

当然真礼的抱怨凌老师没听到,真礼也是心里偷偷骂的。

凌老师被真礼的声音惊醒,看了看表才注意到她整整说了半个小时。看了一眼真礼和不明显的假肢,微笑道:“抱歉,让你陪了我这么久。你带着她逛逛学院吧,毕竟学院不小,早点熟系也不至于迷路。”

悠一朝真礼咧嘴一笑,如果不是真礼,他可能就要在凌老师面前保留本性了。

“那我们先走了。”

“老师再见。”

悠一和真礼礼貌的道别,有种三好学生的感觉。

真礼虽然早就在埋怨凌老师了,但他的表现力从小就比悠一强大的多,自然也没暴露什么。

两人走后,凌老师看着视线范围内里零零散散的新生,在个人独立的办公室里点了一颗烟,吞云吐雾之间温柔的脸色表露出来,抽完烟后把烟掐灭了扔进烟灰缸,两条腿搭在办公桌上,身体倾斜把重心全交给了椅子。

“万十六,不知道你过的还好吗。”

凌暗恋万十六,万十六也暗恋凌,这是他们从上学时代就公认的事情。但万十六和凌的梦想不同,他们没有被爱情束缚住未来,而是在离别时约定好了终身。

“嘛,那家伙应该变了不少吧,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欺负。”

凌老师对军衔的概念很少,他只知道万十六十九岁参军,到现在只有一年几个电话的联系而已,两人在电话里很少说工作,更多的是对对方的问候。

凌老师打开手机,搜索中校两个字。

“不是吧,中校的军衔竟然这么大.........”

离开办公室后,悠一推着真礼走在一楼大厅里。这所学院的大厅更像某个大酒店或者高级会所的接待大厅,连人工智能接待机器人都有配备。

悠一推着一脸不满真礼走到自动贩卖机前面,询问真礼。

“你喝什么?我请客。”

“那就……罐装咖啡吧。话说你哪来的钱?那三个人的钱不是在我这里吗。”

真礼看到他拿出粉红色的钱包和远处的身影,隐晦一笑逗起他来。

“这可是别人的钱包,你这样不好吧?”

悠一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能从真礼的口中说出这种话,瞬间傻眼,感觉眼前的真礼是别人假冒的一样。

“喂喂真的假的,你竟然还会在乎这些。而且你看,既然我们拿到了这个钱包,是不是也得收点好处?我可不是什么大善人,这种不讨好的事情我可不干,既然干了这种善人的事情,我就要有所得。”

“不愧是第二圈的大小姐,这钱包里的钱都比我们身上的多。”

“不知道有没有零钱……”

他看到钱包里的钱吓了一跳,虽然没有几张但数额特别大,大到有的他都没有见过。在粉红的钱包里找了好久才在夹层里找到几个硬币。

“这些就够了吧。真是的,就算是大小姐也要带点零钱啊,不然多不方便啊,比如买饮料啊,或者买饮料啊,还有买饮料啊。”

悠一把几张硬币塞到投币口里后,按下罐装咖啡和柠檬茶的按钮,咣当的声音从取口处传出。

拿起饮料递给真礼后,自己也拉开了柠檬茶的保险口,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后,才感受到来自身后的视线。

这种感觉……好像在哪体验过……

悠一扭头朝身后看时,红发的美少女和他四目相对,左手的钱包也被红发美少女看在眼里。

“天下樱同学,贵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