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的热烈欢呼中,另外五位有着不同相貌,不同体型的天使出现在了学院之中,与最先前的两位在平台上站成一横排,面对着眼前的群众们。随后从天空中飞过来的是一队天使,一共十六位,排成四排四列的队伍。即使数量上比之前的七位多得多,但在接下来的表现中高度统一,就像是从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样,群众迎接他们的呼声远没有之前来的任何一位天使的呼声的热烈。在某一刻他们在半空中悬停住,转向大部分群众所在的地方,面对着人群行了个礼,然后迎着众人的呼声朝着平台的地方飞去,整齐有序地落在之前七位天使的后面,然后每两个为一组,分别站在前面七位中的每一位的左右后方,最后两位多余的站在平台的边缘,静静地等待着。

随后不久,天璇看见米迦勒在原地布置了一个透明的结界,微微向着其他地方散着白光,他随后穿过了结界,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其他天使紧跟了上去,在平台上仅留下了那剩下的十六位天使,在人们的面前,无论外界人们在说些什么,都只保持着一个姿势,如果不是他们时不时地眨眼,都可能会被人认为是一幅栩栩如生的雕塑。

七位领头的天使在人们眼中虽然消失了,但天璇却意外的能感知到他们的位置,甚至听到的他们正在交谈着什么。

“加百列,今天的庆典通知菲尔了吗?”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传来,虽然与他在公众面前的冰冷的声音不同,但天璇还是能够听出来这是米迦勒的声音,可以看出米迦勒对加百列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通知了,他说他会在最后出场,这次的庆典会给大家一个惊喜。”这是加百列的声音,与之前听到的没有太大区别,仅仅只是声音比之前稍微要小一些。

“不用管他了吧,他最近似乎脾气很古怪,好像在准备着什么。”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声音非常轻柔,甚至还带着点惧怕的感觉,天璇需要非常认真的倾听才能听得清楚。

“拉斐尔,你怎么好像很怕他一样,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们,这次是他的原因,要怪就怪他自己。”一阵童声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给人一种听几岁的小孩子说话似的的感觉,让人难以想象这个小天使也是一位炽天使。

“乌列,这种事情还是要稳重一点好,要不我们先再等会,说不定是太忙一时忘记了,我可以先去准备传音魔法,等一下就可以提醒他一下。”拉斐尔再次发话了,继续提出了她的想法。

“再怎么忙,这种重要的活动他应该是不会忘记的,今天我们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总不能让人们在下面等那么久吧?”加百列的声音在次传来,这一次声音里多了一丝焦虑的气息,在她说完之后,短短十几秒中都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天璇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耳边不断传来台下的人们的议论声,讨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管他了,这边我们可以直接开始庆典了,下面的人也都要等急了,作为一名高阶天使,他敢缺席我们每年都举行的神圣庆典,这种事恐怕庆典结束就会传遍天界吧,他的名声也肯定下降很多。”米迦勒大声说着,对路西菲尔的行为十分不满,也是在责备他擅自缺席庆典。

“有人有异议吗?没有的话庆典就先开始了,时间差不多了,都去准备一下。”米迦勒这次全然没有提路西菲尔的话,他的意味似乎已经很明了了,他是想在让人们对路西菲尔的支持率降到最低。魔法结界里安静了一会儿,随后都表示默许了,最后是加百列宣布庆典的角色分配。

七位天使长从结界中走出,在外人看来好像是又突然出现在台上,就像之前的卡密拉院长一样。但天璇却知道他们才经历过一次交流,看样子这次庆典的来头还不简单,带着自己的疑惑,天璇决定继续看会发生什么。

庆典开始之前,几位穿着特定的工作服的学院后勤人员,从不远处往台上搬上几套桌椅,不久后庆典正式开始,平台两旁竖起来了两根柱子,挂上了“第175届三界大战暨天界抗魔战争胜利神圣庆典”的横幅。

领头七位天使做到桌前坐下,面对着台下的群众。

“各位到来者,你们好,欢迎大家在这个神圣的时刻欢聚在一起,共同享受175年前的胜利的欢喜。这里是加百列,负责主持本次庆典。”严肃时刻的加百列则收敛了她的微笑,但没有米迦勒那种几乎时刻保持严肃的感觉。语毕,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来表达内心的兴奋与喜悦。此时天璇大概也明白了这个庆典对他们的重要性,也随着他们鼓起掌了。

“本次出席神圣庆典的炽天使有米迦勒,米达伦,乌列,拉斐尔,沙利尔,雷米尔!下面我们将正式进入庆典的环节。”

“第一项,同唱界歌!”

一个小盒子摆放在了台上,一位天使将一颗亮晶晶的小石头放了进去,只听见从里面有悠扬的音乐声传来。

“此刻请求众神侧耳倾听。”

“你没有夺取生命的权力。”

“生命的存在就是万物的选择。”

“请再次给予我希望。”

“虽然已经知道没有了善者。”

……

听着周围人的合唱,她自己躲到了一边,掩饰着自己并不会这首歌的尴尬,就在这时,她明显感觉到了空气中有一种独特的味道,与在之前的幻境里的那种厌恶感极其相似,在刚一瞬间接触时天璇甚至有些想要呕吐的感觉,又怕在这个情景下被别人误解,于是强忍着才渐渐适应了这个感觉。她向四周遥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特别情况,才将视线转移回来,但同时也暗自警惕着。

“唱的可真不错呢,可惜很快这和平的情景你们就难以见到了!”此时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了声音,在辽阔的天空中回荡着一次又一次,同时声音中透露出的冰冷气息似乎让空气的温度突然下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