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睡的好舒服。

跟自己一个人睡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堂跟地狱的差别。

好想就这样永远的沉睡下去。

依稀记得,在那个时候自己几乎要崩溃的精神状态。

连续的压缩精神力,影响物理层面,对左眼造成了永久性的损伤不说。

就连我的精神,都会出现点问题吧。

不过…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结局很好了,她们都好好的活了下来。

我没有失言,守住了自己的承诺。

这次我守住了自己的承诺。

不知道为什么。

我好像很想跟谁诉说着我此时的心情。

大声的告诉她,或者是他。

我成长了。

我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我了。

我睁开了双眼。

漆黑一片的左眼,什么都看不到。

右眼能看到的,也显得有些朦胧。

可能是因为精神受到的刺激比较严重的原因吧,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大脑深处的那个,没有说我的右眼也会出问题。

那就不会有事。

我看到了灰的脸庞,带着些许疲惫,还有一些污垢,但这些都不能掩盖她那恍如妖精一般的梦幻睡颜。

睡着的她,确实是美的不可方物。

我这个角度,是从下往上的角度,中间还有两团东西挡住了视线。

后脑勺感觉非常柔软,我应该是躺在了她的大腿上。

可以闻到她身上那奇怪又莫名的具有吸引力的香味。

奇怪的气味夹杂着汗水以及她本身散发出来的香味,组合在一起。

竟然意外的没有什么违和感。

突然发现,自己左手跟双腿的子弹,也都被取出来了。

明明地上出现了不少血迹,但却感觉不到身体虚弱,只是无力而已。

是被修复了吗?

在重新掌握了超直感之后,平常状态的我并没有太强的恢复力才对。

还是说,是灰的能力?

很有可能。

怎么说,她也是人类最后的圣女。

也许是天生的,又可能是人为产生的,但一定也是付出了什么代价。

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她自身的事情。

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

“啊…克里斯?啊啊…我好想你啊…呜呜……”

就在我打算继续安心的享受这股温暖的时候。

葵的声音出现在了非常近的位置。

她的脸几乎是要贴在了我的脸上。

“……”

试图说点什么的我,才发现自己不仅是身体无法动弹。

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身体的大部分感官都还在。

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极度的疲劳,您的肉体现在进入了休眠期,可以感受到外界也是一种自卫的能力,强行解除会付出永久性肉体损耗的代价。】

“啊…是克里斯没错…你看起来好像黑哥喔……”

感觉有点问题。

睡眼朦胧的葵,突然把我从灰的大腿上扯了出去。

她的眼神连焦点都没有。

无论从哪里来看,都像是睡迷糊了一样。

我只能任由她把我抱到了怀里。

不能动也许还挺好的。

“克里斯…克里斯啊…你听我说喔…我遇到了两个很好的伙伴…他们都是好人呀…你一定也会喜欢的……”

就像是个孩子在撒娇一样,她不停的用下巴蹭着我的脑袋。

我的脸就贴在那两团人类的希望上面,感觉很软。

原来是这么软的吗。

上次只有一闪而逝的手感,所以能感受到的不多。

就在我认真的用脸部去感受人类奥秘的时候,一股带有些许魅惑气息的热气,吹到了我的脸上。

那是从葵的嘴里发出来的,很急促,也很紧张。

“克利斯…我们…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了……”

我突然意识到了事情可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或者说我有点慌了。

不妙啊。

这个,不会是。

喂喂……

我不是那个什么克里斯啊。

努力的想要控制嘴唇发出声音,但还是没能做到。

她小心翼翼的,把我放在了她原先躺的那块布料上面。

然后满脸潮红的爬了上来。

是的,是爬上来。

因为她意识还很模糊,所以可能在找我的头在哪里花了点时间吧。

她坐在了我腹部的位置上面,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刚好跟我的脸部位置相对。

好软。

…我该怎么办呢。

她并没有给予我思考的时间,应该是被灰换掉了的睡衣,已经被她脱掉了一半。

应该是在睡着之前,拿出来了那个装有换洗衣物的背包吧。

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换掉了,虽然视角移不下去,但能感觉出来。

内裤应该没有换吧。

也许是因为还处于迷糊的情况下,最后的那个扣子她并没有解开。

有看到她拉扯了几下,然后轻易的就放弃了。

脸上始终挂着让人感到温暖的笑容,又带有些许的羞涩与兴奋。

她趴到了我的身上。

整个上半身完全是贴在一起的情况了。

能够感受到她全身的温暖。

无论是哪个位置,都非常不妙的抵在了一起。

她那仿佛在转圈圈一样的眼睛,还是没能对上焦点。

但那张纯情的面容上面,确实的出现了害羞与渴望的神色。

而且也早就染满了一片红霞。

“呼…呼…呼…哈…”

她的情绪似乎在不断的高涨着。

即使是睡迷糊了,她的心底还是一个纯情的女生。

所以这种事情要去主动做,多少还是会引起内心深处的抵抗。

也就抵抗了几秒钟。

我们的嘴唇贴到了一起。

那是笨拙的,只知道胡乱磨蹭的亲吻。

…这要怎么办。

【顺其自然的告别处男吧,黑级个体编号006专属ai,善意的提示道。】

这家伙最近的话也变多了。

“哈…哈…哈…接吻原来是这种感觉呀…克里斯你的嘴唇好干燥喔……”

说完她又把那柔软的双唇贴了上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始终是磨蹭过来,磨蹭过去。

不过确实是很温软,还有时不时流到了我脸上的口水,也很温暖。

为什么会流口水。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是这样的吗?正常女生第一次接吻,都会流口水的?

不对吧,我记得…

可能是每个人都不一样吧。

我只能作出这样的解释。

“哈…哈…好热喔…接下来…接下来要怎么做来着…啊我想起来了…嘿嘿…这些我有偷偷看爸爸的收藏学习过喔!我知道的……”

她有个好爸爸。

不对,这下是真的不妙了。

她的双手始终在我身上抚摸着,然后时不时的蹭蹭我的嘴唇。

这些都还好,因为久了我也已经习惯了。

但这次她终于试探性的伸出了舌头,在我的嘴唇上碰触了一下。

就像是点燃了木柴的火星一样,我的身体确实是被刺激到了。

男性本能的欲望已经燃烧了起来。

“啊…你那个顶的我好痛喔…别急嘛…我、我还有点紧张…先…先这样……”

啊,这是折磨吧。

我明白了,这肯定是一种惩罚。

也太难受了。

我非常明白,自己对于本能上的欲望,和女性的诱惑都有着很强的抵抗力。

但若是被点燃了起来,就会感觉到一股疯狂的气血在自己的体内涌动着。

要不是我现在还动不了,我很确信就算她恢复了意识。

我都很有可能不会停下来。

大概就这样持续了十分钟。

我在数着时间,所以误差很小。

她已经可以熟练的把舌头伸到我的嘴唇里了。

不过还是畏畏缩缩的,稍微进来一下,胡乱动一动就溜出去了。

啊…你O的为什么。

不行不行,我要冷静下来。

这种情况,要是她清醒过来。

大概会想死吧。

我要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

然后并没有能够避免。

她那混乱的湛蓝色双眼,终于出现了光芒,并成功聚焦在了我的脸上。

紧接着,她用了五秒来理解情况。

随后,原本就红的面容,已经变成了彻底的一片赤红。

甚至连脖子都红了的程度。

或者说我能看到的任何部位,所有的皮肤都变成了粉嫩的淡红色。

“啊……我……嫁不出去了……”

她并没有发出惨叫。

在那一瞬间,我已经感觉到了她似乎要发出最大音量的呐喊,湛蓝的双眼之中满含着晶莹的泪光。

但在最后她还是忍了下来。

只是坐在我的肚子上,满脸通红的哭泣着。

那是没有一丝羞涩,只有愧疚与罪恶感的哭泣。

我体内被点燃的火焰,熄灭了。

“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可以说出话了。

不过之前根本就是想说话都没有机会。

她给我的时间,就只有换气的时间。

可以想象的出来,将来她那方面的欲望。

可能是压抑了太久了吧。

我并没有羡慕,这是怜悯。

“不…不是黑哥的错…我…我还有点印象…啊……完了……感觉太清楚了…根本……根本忘不掉啊……”

她颤抖的抱着自己的脑袋,鼻水都流到了我的脸上。

虽然能说出话了,但我还是没有什么力气动弹,至少是没有挪动身体的力量。

所以只能承受这个鼻水的惩罚。

是罪有应得,我应该的。

“…就当是练习一下吧,到时候可以跟男朋友炫耀一下。”

我不知道这种情况能说什么。

所以半开玩笑的尝试了一下。

结果她哭得更厉害了。

“啊啊…这是什么练习啊……呜呜……我的初吻…我的初吻…还不是一次……我…我都数不清楚是多少次了…还…还伸了舌头…啊……啊啊啊啊……!”

还能记得才是最糟糕的啊。

我那个…生理反应她应该。

我不说应该就没事。

嗯,毕竟这是正常现象。

由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选择了沉默。

只是安静的看着她。

大概哭了五六分钟,过程中她时不时的会说些奇怪的话,基本就是在说自己完蛋了。

和已经嫁不出去了这样。

所以我姑且得出了个结论。

“实在没人要,我要你吧。”

这个是合理的结论。

本来我就没有女朋友,而且泷…不可能接受现在的我。

所以,我觉得自己负起责任也是可以的。

已经停止了哭泣的她,保持着那呆滞的目光,凝固了一瞬。

随后,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不行不行不行、我、我不能做这种事情、黑哥也不要在说这种话了、小灰会伤心的!”

这种时候,还在考虑着他人的感受吗。

也许今天,我才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到她是怎样的一个人。

温柔到让人觉得诡异的程度。

“不,我并不伤心。”

在葵哭泣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的灰,或者说,可能早就醒来了的她。

我很怀疑她是不是看了全程。

因为当时我被扯走的时候,我有感觉到她握着我的手,稍微用了一点力气。

虽然很微弱,但那应该不是睡着的人能发出来的力气。

她没有继续保持沉默,从边上对我们投来了冰冷的视线。

“啊、小灰……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葵的目光在闪躲着,而且看起来神色还有些慌张。

就像是做错了事,害怕责罚的孩子一样。

“我明白,我全部看到了。”

她甚至连隐瞒都不打算去做。

…确实,她是这样的人。

“啊…?那、那为什么不阻止我啊……”

葵无法接受的说道。

“我也没什么力气了,那个时候的你,应该是最强的。”

这点我也能理解。

毕竟之前为了治好她,我注入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到她的体内。

还有生命力。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结果…结果还是…我…我的错……啊啊…神啊…这都是梦吧…是不是脑袋往地板上砸一下就能醒过来啊……”

她的眼睛又开始转圈圈了。

“并不是梦,不要做傻事。”

“是的,我也不会在意的。”

试图缓缓一下气氛的我,突然受到了两道冰冷视线的冲击。

灰的就算了。

没想到葵也能有这样的眼神。

我还是安静的保持沉默吧。

“…算、算了…反正…反正就当是练习一下吧…反正…反正是这种世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初吻…初吻算什么…算什么…呜…我不能哭……”

她又哭出来了。

这次没有维持太久,只过去了两分钟就恢复了过来。

“黑哥,以后…以后尽可能的保持距离、我…我感觉不太妙…现在满脑子都是…都是刚才的事情…所以可能,以后我说话会比较冷漠喔!”

那就不要说出来啊。

…这家伙,真的就是天使啊。

这种时候了,还担心会伤害到别人。

也许这也是一种扭曲吧。

不知为何,我的心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总是一脸笑容的她,心里其实隐藏着很多事情。

但她总是会以最温柔的方式去对待一切。

这其中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我还没办法判断出来,那是什么。

而且我感觉到了会相当麻烦。

可以的话,还是让她那什么男朋友来解决吧。

“这附近倒是很安全,那些人应该是清理掉周围的丧尸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异常情况。”

坐在我左侧的灰,冰冷的说着。

总觉得她的眼神,变得比以前还要冰冷了。

我应该没有做什么会让她生气的事情。

或者说她会生气?

我连她生气是怎么样的都想不出来。

“嗯…体力恢复了之后,我带你们去个安全的地方先休整一下。”

记得在失去意识之前,她那双眼里,还出现了些许温暖的东西。

现在则是完全的极寒领域了。

连黑都没有叫,只是说完话,然后嫖我一眼。

这明显也是出了什么问题。

但同样的…我还是不能明白。

女人心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难揣摩了。

“要住在一起吗?”

葵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话。

“是啊,跟以前一样。”

“不行、我要睡地板、不对、我要去睡墙壁、然后黑哥跟小灰睡床上……!”

“啊,这——”

“我拒绝。”

咦?

我确实没有听错。

灰她拒绝了这个提议。

以前的她总是无所谓的。

“为、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现在没心情。”

灰变得更加难以看透了,对比起来以前还要容易理解。

不过我感觉,这应该是好事。

虽然什么都无法改变,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

也许黑暗之中,会出现光芒的吧。

现在的我,只能这样由衷的希望着。

“反正就是拒绝,我不想…啊,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

她像是弄明白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

随后看了我一眼。

“黑,以后我说话可能会比较冷漠喔。”

“不对,你什么时候说话不冷漠了。”

“我平时还是很温柔的。”

这是冷笑话吧。

我是不是该笑一笑比较好。

我尝试着挤出了一个笑容。

她们两个的脸上,都出现了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露骨的厌恶。

就那么难看吗。

改天我对着镜子看看吧。

“吃点东西,恢复一下体力吧。”

身体也已经可以动了,不过还只能小幅度的动作。

我努力的移动了左手,把装有食物的背包从手环里取了出来。

简单的翻找了几下,葵安静的坐在一边吃了起来,拿着的是两块面包跟一瓶牛奶。

灰则是撕开了一点面包,塞进了我的嘴里。

“黑也吃点。”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能轻点吗?”

虽然不痛,但我刚才已经闭上了双眼,打算休息一下了。

然后在黑暗之中,嘴里突然就被塞了东西进来。

差点就窜到气管里。

我觉得这里我可以生气一下,不过我也明白是她的善意,所以我不会那样做。

“我觉得并没有用太大的力量,比起黑对自己做的事情,我已经很温柔了。”

说着她又强硬的塞了一块进来。

由于我还没能恢复多少力气,根本就来不及咀嚼。

很快,我就陷入了即将窒息的危机之中。

“哇、小灰、黑哥的脸都黑了啊……!”

“啊…”

她似乎觉察到了,急忙的拿了瓶矿泉水,直接堵在了我的嘴巴上面。

大部分因为没能流进去,所以很快就倒完了一瓶。

然后他又拿了一瓶过来,继续堵在了我的口中。

“快点咽下去、黑、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的脸上确实出现了担心的神色,眼神中似乎也闪过了慌乱的光芒。

但我只能感觉到。

…这是刑罚吧。

差点被呛的窒息的我,觉得这个想法并没有什么问题。

最后在意识几乎要消失之前,我拼命的咽下了嘴里的面包。

感受着几乎都是水的胃袋,有种恶心的感觉,但我还是忍了下来。

因为我看到了,那个如梦似幻的微笑。

那是让我的胸口,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