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来讲,除非是出现了电磁脉冲一类的冲击,城市的通讯不该会断的这么快。

水电供应并没有断过,但无论是网络还是信号,都像是被什么给强制性切断了。

我所配备的手机,是可以通过卫星直接连接到全球网的,也一样被切断了讯号。

这种不合理的存在,与其说是自然而顺势出现的,更有可能是某种存在的有意为之。

之所以现在才去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在这之前,我并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去解决。

既然解决不了,那自然就没必要去思考。

而现在我们正在前往可以说是关键地点的通讯中心,只要能够到达那里,以从组织里学到的知识来判断发生了什么,我觉得并不会很难。

穿梭在原本应是繁华商店街的大街小巷之中,原定计划是先来这附近找些能够做些热食的店面之类。

不仅仅是为了让她们两人能够获得体力的补充,还有在服用了强化药丸之后,身体会需要大量的蛋白质以及各种营养。

若得不到补充,很容易出现晕眩昏厥的情况。

即使是体能并没有提升的灰也是一样的,那种药丸所含的效果可以说是让人类的基因往更高层次进化。

这跟通过锻炼而获得的力量有很大的差别,具体有什么不同。

我也不知道。

“黑…黑哥、那些东西从左边的过道冲过来了,后面的丧尸也很近,我们……”

“说话只会浪费体力,你现在只要安静的听我安排就好,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的前方,只要直走出去,就会正面撞上街道上的大量丧尸。

反而是左侧突破了之后,会有一条较为安全的道路。

我的感知力也得到了强化,现在大概能感应到五十米范围内的动态物体。

虽然精神上会有所消耗,但还没到支持不下去的程度。

“先把这些东西清理掉吧。”

没有多余的动作,改变了方向的我冲进了左边的潮水之中。

虽然很多且因为体形小,飞窜而来的它们显得非常敏捷,但在我眼里还是非常的慢。

可以全面强化也能单独增幅,一般的情况下我的基础能力也就够用了。

这个时候使用动态视力增幅,多少是想习惯一下慢动作后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感觉就是时间的流速变慢了几倍,而且思考和反应的时间都会变多。

身体的速度虽然跟不上,但依靠我自己研究出来的那个步法,还是勉强能够让身体的速度,跟看到的世界速度同步。

因为脑内的芯片,我几乎算是拥有了所有人类的精华技巧。

无论是战斗还是规避动作,只是有很多都没有运用过所以还处于理论阶段,所以现在是能用多少用多少,尽可能的去掌握。

以前因为体能上有限制,更多时候我都比较依靠枪械和最快速的斩杀方式,现在可以练习一些其他的东西了。

“你们自己发挥,注意安全。”

将迎面扑来的一只贯穿,拖着那沾满了血污的躯体继续突进。

腰部扭转,小腿爆发力量,将枪尖之上的躯体甩出,直接砸在了另一侧突袭的数只个体身上,被重击的它们陷入了一定程度的僵直状态。

我没有管那些而是继续前进,正面冲入它们的包围圈之中。

以劈砍的姿势将其分为两半,以突刺的方式将数只变为肉串,在陷入无法防御的情况时以横扫净空自身周围的区域。

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虽然都是些普通的招式,但往往是最有效的进攻手段,正所谓大道至简,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用余光确认了灰跟葵已经解决掉了陷入僵直的那几只。

灵敏的灰动作还是很快的,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三只。

葵那边则是空有力量,动作还很僵硬,不过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也是顺利的解决掉了剩余的两只。

“黑,那些过来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批追了我们很久的丧尸,已经出现在了我们后方的不远处。

数量已经不是很多了,这些丧尸的毅力也是有限的,所以是时候让我们脱离一直被追的情况了。

看着那片在黑暗之中特别显眼的红光,我拿出了为数不多的一颗燃烧弹,朝它们丢了过去。

狭窄的小巷空间,那片火海成为了一道天堑,即使有几只勉强的走了出来,但却已经连像样的攻击都做不到了。

这些我都让她们去处理,而我则是将在将最后的几只清理了之后,在一旁看着她们,确保她们能够不出现意外。

相对于还有些犹豫的葵,灰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来的果断杀伐,还是让我比较满意的。

没有持续多久,彻底的解决了数只丧尸的她们,带着些许的疲惫朝我了走来。

葵那略显苍白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惊色。

“黑哥!右——”

那是最后一只。

潜伏在同伴的尸体之中,等到了我注意力分散的完美时机,并以最快的速度发起致命的一击。

对它来说也许是这样。

不过它那嘶吼到一半的声音也就只能咽回肚子里了,也许到最后它都不明白,连头都没有回的我,为什么能准确无误的将其贯穿。

“黑哥…你别吓我们啊。”

“我不算,黑不是粗心大意的人。”

“是是…你的黑肯定是最帅的。”

“他不帅,不过挺粗噗…好痛。”

我敲了敲她的脑袋

穿着便服的灰,身上多少都染上了暗红的血迹,而葵则是因为紧身衣和外面套的短裤都是黑色的,所以看起来要干净很多。

一个没注意,就要脱口而出了。

“原地休息,我去探探路。”

“那个…黑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比起对不起,我更想听到的是不会有下次。灰,注意一下四周,有应付不了的情况就喊出来,我会尽快赶到。”

“怎么喊?”

“…怎么大声怎么喊。”

“像是在床噗…黑你这样欺负我,会遭报应的。”

我甩了甩用力敲她脑袋的右手,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老实的闭上了嘴。

即使没有说,且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常,但我能看的出来她已经相当疲惫了。

对于长期经受体能开发与训练的我来说,看穿一个人的身体情况并不是很难。

葵倒是没有掩饰,很自然的露出了体能不支的模样。

不过她也明白即使是说了也不会改变什么,所以只是沉默的坐到了一旁的石墩上。

出现了新的怪物,或者说是异形。

高度大概有半米,体表有鳞片,四肢有力,瞳孔为血红色。

有一口锋利的牙齿,勉强比喻可以说是有点像犬科动物,但暴虐程度跟力量不是一个等级的。

还具备一定的思考能力,可以相互配合,从表现来看也是习惯于群体作战。

动作异常敏捷这点,我觉得可以让一大批初见的幸存者倒霉了。

遭遇它们的时候,我做出的决定是绕行。

但是看到它们在围食几具人类残躯的葵,却还是没能忍住的发出了并不算太大声的悲鸣。

于是我们就被发现了。

当时的地点实在太糟糕,四处都有丧尸涌来,在那里战斗我不可能保证能够照顾的了她们两人。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拖着它们四处乱窜,边跑边杀的耗了大概三个多小时,连我都感觉到了疲惫,更别说身为女性的她们了。

“结果上来说,其实还不算太糟糕。”

从地图上确认了下目前的位置,虽然有些偏离路线,但并不会影响多少路程。

而且可以沿着小巷走,遭遇大规模敌人的情况会小很多。

当然这也有一个缺陷,就是一旦遭遇,将会变得很难脱身。

这条商店街走完之后的还有一片住宅区,没办法绕行,到时候只能尽可能的小心,避免吸引到大量的丧尸了。

现在我能感知五十米内的动态物体,这不会很难。

靠在小巷出口的我,远远的朝深处的两位少女看了过去。

葵依然还是低着头休息着,灰倒是很快就注意到了我的视线。

“黑,我有点累。”

来到我身旁的灰,用那已经掩饰不住的疲惫眼神看了过来。

感觉她是真的累了,不像是在开玩笑。

“能走路吗?”

“抱抱。”

我按住了她的脑袋。

“葵呢?”

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提问,又或许是精神比较恍惚,她半天才反应过来,勉强的对我展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还能走路的、而且两个人…黑哥没办法背吧?”

“可以扛着。”

“不、不用了!我没事的!”

她像是听到了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精神十足的挥舞着双手表示抗拒。

扛着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她们原本戴着的口罩因为长时间的逃跑已经丢掉了,帽子也是早已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所以现在遇到幸存者是最危险的。

这个形容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黑,背我就好了。”

所以为什么她会用这种妥协的语气。

原本木讷冰冷的脸庞,染上了一丝疲惫之后,反而感觉生动了起来。

我蹲下了身体,双手从我脖颈环过的她,把头靠在了我的背上。

舔了一下我的脖子。

“好恶心,呸呸。”

“…我要把你丢下去了。”

“开玩笑的。”

她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脖子。

这里我应该还要做出双手提着她的大腿,以保持平衡的动作。

有些麻烦,而且遭遇敌人会很危险。

“…可以扛吗?”

“不可以,是我的胸部不够软吗。”

“挺软的。”

“那就背着吧。”

莫名其妙的就得到了理由,还是被她给予的。

葵一脸尴尬的看着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么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在双腿无法面对的敌人面前,我会果断的把你丢到地上的。”

不过我并不能被蒙蔽了双眼,该怎么做就要怎么做,提前说清楚也好让她有点准备。

“嗯,我会粘着你的。”

“这里应该回答会老老实实的松手。”

“我不想松。”

一旁的葵眉头重复着抖动的模样,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一般的叹了口气。

对于她在思考着什么,我大概能想象出来。

后续的路程意外的没有遭遇多少丧尸,零零散散的它们,多数在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我一脚踢碎了头颅。

控制好力道并马上后撤,是可以避免被溅的一身的。

所以没有遇到要把灰丢到地上的情况,

不过随着起伏的身体,加上我的双手也始终放在她的大腿上,我这边倒是越来越亢奋了。

她的上半身是简单的白色T恤,下半身则是穿了条同样宽松的黑色长裤,虽然隔着布料,但在触感上并没有影响太多。

然后她还时不时在我的耳边吹吹气,咬两下。

要不是被我用力的拍了拍屁股,她肯定不会安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葵突然表现的变得积极了起来。

很多时候都主动冲过去与之对抗,之前的表现虽然没有退缩,但还是被动的迎击为多。

也许是心境出现了变化吧,虽然不太明白是为什么,但终归还是好事。

“自助牛排店吗…就这里吧。”

紧随着我踏入建筑的葵,迅速的将门关上之后就倒在了靠椅之上,整个人都摊在了那里。

穿着紧身衣的身体部分并不能看出什么异样,但苍白的面容倒是宛如虚脱了一样,额头上也溢出了密密麻麻豆粒般的汗珠。

“辛苦了。”

将眯着眼似乎在假寐的灰放到了她身侧的靠椅上,还没等我开口,她已经自觉的坐直了身体,拔出了军刀表明出了自己会警戒四周的态度。

“你休息一下吧,倒下了会添麻烦。”

原本有些不甘落后,也打算拔出武器的葵,被灰那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之后,逞强的板起了脸——并没有。

她仅是眼神中稍微流露出了些许惊讶,随后绽放出了宛如天使般治愈的温暖笑容。

似乎明白即使眼神冰冷,语气也没有一丝温度,但这却是灰表达关心的方式。

所以面对这样的她,葵展现出来的笑容,一定不是虚假的东西。

偶尔会逞强,但面对好意也会坦然接受,这是普通又难能可贵的个性。

如果连这个笑容都是虚假的,那这个世界也许就没有真实的存在了。

“让你好好休息,不要抱过来,发情了去抱黑。”

“这样就是最好的休息了呀~啊小灰摸起来真软~好舒服啊~”

肆无忌惮的乱摸着的葵,被按住了脑袋。

“黑,这个女人发情了,你来解决一下。”

“……”

“我也可以。”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好好警戒。”

店内的格局分为两层,下层是以倒L型展开,围绕着制作食物的桌台。

大部分建材都以木质为主,倒是有一种静谧的感觉。

盆栽摆放的位置也不错,可以看的出来这家店的主人还是很用心的,空间不大,却很精致。

位于桌台边的冰箱里,有不少冷藏牛肉,保鲜的那一侧则是连蔬菜都有。

这种看起来内部基本没有受到什么破坏的地方,确实容易出现未被探索过的情况,不过也不能说是绝对,意外总是会有的,只是这次没有遇到。

先将铁板加热没有问题,倒上橄榄油,再用才拆开包装的干燥毛巾擦拭干净。

调味料也很齐全,而且都是我能认的出来的,即使认不出来,尝一尝就好。

我并没有刻意的去学习料理方面的知识。

近身搏斗时的思维解析,揣摩他人心思的思考博弈,以及各种各样的技能,都不是我这个年龄就能贯通的。

那时的我每天都能看着泷为我做饭炒菜,从刚开始笨拙的不知名食物,到后来已经可以炒出几个固定菜色,这些进步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这些之前都很模糊的记忆碎片,现在已经能看到些许画面了。

依稀记得那时候的我,天天看着她失败,还得全部吃下去,不知何时我已经将曾经输入脑海中关于料理类的知识融会贯通了。

我所拥有的,有一半左右的知识和经验,都是通过脑内芯片,通过某种方式直接将内容传输到大脑负责记忆的区域。

当然这跟自己去学习而获得的东西会有不小的差距,缺乏实际体验,到了实际操作的时候很容易出现不一样的情况,但却也有个优点,就是难以遗忘。

那时候的我每天都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没有目地的活着,只知道这样能变强,能遗忘掉某种东西。

但到底是想遗忘掉什么,现在的我并不知道,但那个时候的我,应该是知道的。

现在的我连当时的心情都不知道了,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

每天的日程都排的很满,凌晨5点多就得起来。

只有起床跟晚上九点休息的时候,能看到泷。

也就是这睡前的几个小时,她跟我除了每日报告之外,就是给我做些吃的。

虽然我被安排的房子很大,但我们基本算是睡在一个房间里的。

不过当然不是一张床,跟现在的我一样,不过那时候的我似乎能正常的睡觉。

有点羡慕。

因为要记录睡眠之后,药物对人体产生的变化,你看不到,只能我来记。

这么说的她,在我偶尔半夜醒来时,确实有看到她就坐在我身边,抱着笔记本电脑在敲打着什么。

记忆中最初的她,应该还是短发,

后来她的头发似乎有到过一定长度,不过现在也只是到肩膀的程度了。

我还记得她曾经跟我说过,长发难洗而且很不舒服,短发就轻松很多。

于是我问了她为什么要留长发,结果似乎并没有回答。

那时候的我,对她似乎有某种奇怪的感觉,那应该不属于友情。

或者说到底什么才是友情?

什么又是爱情?朋友之间就不会有喜欢吗?

既然是喜欢,那跟恋人之间的差别又在哪里?

那个前女友,我是真的喜欢她吗?

那时候的自己,更像是一个从未品尝过美味食物的孩子,突然被人赠予了人间美味,所以弄错了自己的情感,选择了她吗?

不知道。

那时候的泷,一条短信都没有回过我,直到记忆的结尾,她都没有再出现。

我对她一无所知,不可能知道她到底是去做了什么。

但是在那之前,也就是前女友出现的时候,她看着我的眼神。

那与平时略带冰冷的淡然双眼之中,明显的有泪光在闪烁。

当时的我没有反应过来。

我有实际体验的记忆里,她没有露出过那种表情。

而且有着明显的距离感,果然是因为。

我只是个傀儡吗。

“还没熟,回去坐好。”

“熟了就不好吃了,鲜嫩的才好吃。”

“你是在说牛排?”

“双重含义,黑明白的。”

“不回去坐好,待会不给你吃了。”

我冷冷的说到。

她妥协的闭上了嘴,老实的溜开了。

座位我选择了二楼贴近角落的一头,照明方面也是仅靠摆放在地面上的荧光灯照明。

大堂的灯开起来容易被人看到里面,用荧光就安全的多。

“哦哦…这味道…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呢……”

丝毫没有掩饰的葵,脸上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整张脸看起来都变得软软的。

有点想要去捏一下,但是想想就好了。

“黑还是很厉害的。”

虽然有点微妙,但我就当她是在夸奖我了。

全熟牛排,底部有些在焦与不焦徘徊的香气,肉质也会变得比较硬,但通过处理,也是可以保留住牛排的柔嫩的。

“…这种时候,就会庆幸遇到的是黑哥跟小灰呢…在这种世界,一般人应该是躲着吃点干粮都该高兴了,我们却还能偶尔吃到点熟食,嘿嘿~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嗯,能够感知四五十米范围内动态物体的人类,这个世界也没几个了。

有这个条件,这种程度自然是可以做到。

不知道那些异星人什么时候会直接入侵,那种程度的存在,以这颗星球的战力是无法抵挡的。

大规模武器也许能够消灭他们,但它们明显掌握着类似于空间穿梭的科技亦或者是异能力,在击杀它们之前,人类也许就已经把自己毁灭的差不多了。

“即使最终难逃命运,在消逝之前难看的挣扎着…才算是人类吗?”

思考的东西不小心化成了语言从嘴边跑了出来,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很明显她们两个都听到了。

坐在我正对面的葵有些不知所措的停下了刀叉,随后闭上双眼思考了一会儿,擦拭了嘴角的酱汁,然后用那清澈的湛蓝双瞳看了过来。

“不对喔,黑哥,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绝望,即使是无限的接近于零,拼上全力的去争取那也许不存在的生存希望,再难看也要活下去!这才是人类平凡又耀眼的一种本能喔。”

说着她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温暖的笑容,

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白皙的脸庞上也染上了害羞的红晕,慌张的避开了我的视线。

“生物的本能,这么说也没错。”

虽然他们看起来是随时可以毁灭人类,但目前应该还是安全的。

只是现在这种程度的灾难,即使大规模爆发丧尸狂潮,人类能保存下来的幸存者估计也会在六成左右。

毕竟组织一直以来就是为了抵御入侵做着准备,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不至于在开场戏里就让人类受到毁灭性打击。

所以现在我能做的,还是只有活下去。

“葵偶尔还是能说些不错的话。”

我由衷的感叹到。

坐在我正对面的她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呜哇…被认同之后感觉更难为情了啊……!”

“黑,这女人好烦。”

坐在我身旁的灰冷冷的说着。

伸长了叉子,把我的半块牛排弄走了,动作流畅,没有给我反应的时机。

“习惯就好了。”

要做出抉择的一天,早晚会来的吧。

那个时候,我是会把灰交出去,还是选择反抗组织?

答案一开始就没有变过,过去,现在,将来也应该是。

即使她要面对如何黑暗的未来,我都不会伸出援手,现在的我没有反抗组织的能力,也没有理由。

是这样没错。

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为什么,现在的我会感觉到焦躁?

不明白。

泷的话,也许会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