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上沾满了暗红色的鲜血,可能是其他人身上的,也可能是他身上流出来的,不过他的脚步没有被这些东西所影响,仍然在狭窄的通道里坚定的迈着稳重的步伐。

乌云密布的天空仿佛随时都会压下来一样,散发着压抑的气息,时不时从阴影中冲出的黑影,像是主动进行奉献一般成为了他的祭品。

就像是在举行邪恶的仪式,有着狂热又疯狂的气息。

走出了通道的他来到了宽阔的地带,从四周的建筑里再次涌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黑影。

他手中拿着一柄黑色的长枪,如同鬼神一般势不可挡的冲进了人群。

没有一招之敌,每一次的攻击都会带起一片碎肉和血雾。

有动作特别快的,有持着各种武器的,也有身上散发着奇异光芒的。

但没有例外,都成为了他的枪下亡魂,甚至大多数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了四散的碎肉。

他来到一座宏伟建筑的巨型门扉面前,从另一侧的阴影中又窜出来了一群人,并带来了接连不断的枪声和闪烁的火光。

他的四周出现了黑色的火焰,似乎能将一切吞噬,围绕在他的身上,将那些飞射而来的金属物质全都燃成了虚无。

——消失吧。

他发出了宛如从地狱深处传来的声音,没有温度也没有波动,但却比呐喊咆哮还要更加的震撼,仿佛能够穿透灵魂震碎他人的心灵。

头颅分离,身体喷出大量的血液,他们那瞳孔中的光芒始终都没能聚焦在他的身上。

击碎了巨型门扉的他,遇到了几名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对手。

这次他的身上终于出现了伤口,但敌人则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踏着由鲜血和白骨铺成的道路,静谧的空间之中,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回荡着。

早已经看不出人形的他来到了终点。

那里坐着一个男人。

平静祥和,戴着黑框眼镜,位于这个空间的中心高位。

坐在那金玉雕琢的座椅上,即使看着他那如同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模样,男人那平静的脸上也没有出现惊恐的情绪。

反而像是看着淘气的孩子那般,充满了安详慈爱的气息。

他举起了黑色的长枪,浑身燃烧着恐怖的黑色火焰,准备结束一切。

然后,金色的影子出现了。

她似乎在说着什么,看起来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狂笑。

她伸出了双手,朝着他走了过去。

被黑色火焰阻挡,身上的衣服被烧的一干二净,就连头发也被烧掉了不少,但她的步伐始终没有出现过停滞。

于是他将枪尖对准了她,就像之前的那样。

只要挥舞出去,金色的影子将会彻底的成为碎片。

是的,就跟之前一样。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安静的教室。

年轻的男老师孜孜不倦的讲述着,某个名人曾经留下的只言片语,试图从中获取一丝感悟人生的真谛。

以我的角度来看,这些课本上的名人们,在他们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也许想的都没有后世之人的一半。

人们总是习惯于擅自的解读他人的思想,又习惯于自认为的去理解,最后得出一个充满信心的答案,并把这个也许根本就与他人无关的答案,套在那个人的身上。

名为解读。

我这个大概是歪理吧。

“现代名人圣索尔曾经说过,以心论……”

即使我再怎么不愿意去接受这份解读,但这也是将来考试时所需要的答案,我怎么都得去记下来。

虽然父母对成绩并不关心,或者说他们对我也不是很关心的样子,但我只能用成绩来回报他们,至少目前来讲是这样。

秋日的落叶被冷风吹进了窗台,缓缓的落在了我的课桌之上,顺便还带来了一阵清幽的芳香。

“泷,你有带喝的吗?我有点渴了。”

位于我正前方位置的,是从两年前开始就跟我同班的一位女同学,从身后能看到她那格外亮眼的淡金色长发,那淡淡的幽香就是从她身上被吹过来的。

没有回应我的她,头都没回的伸出了一只手,递了一瓶看起来似乎喝过的矿泉水。

虽然她是女生,但我们的关系更像是男生之间那种友谊,至少就我的感觉来说,她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过异性。

但对于几乎没有朋友的我,她的存在确实让我感觉到了,读书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事情。

活着…也不是那么累的事情。

“谢谢。”

肉肉的手指,那是属于我身上的一部分。

不仅仅是手指,我的全身上下,几乎都有着如同水袋一般的赘肉。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成为了一名,可以说是在这个世上最容易让人讨厌的胖子。

大概是从三年前开始,我的体重就出现了不可控制的上涨趋势,即使我觉察到了,控制了饮食,开始了拼命的运动,也无济于事。

没有任何前兆。

曾经的几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也在我越来越胖的过程中逐渐疏远了我。

但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自己暗恋了好几年的那个女生,也理所当然的不再理会我的一切。

最终自暴自弃的我,在半年前还是做出了没有希望的举动,鼓起了最后的勇气在全班人的面前几乎是呐喊着的表白了。

结果毫无悬念我成为了笑话,若不是泷在关键时刻替我挡下了其他同学的嘲笑,也许那一刻我就已经崩溃了吧。

思想放空的我注意到那年轻的男老师,似乎时不时的会将目光扫向教室的正门,好像在等着什么一样。

没有持续多久,我的猜测没有出错,他确实是在等人。

而那人已经到了门外,隔着半透明的花纹玻璃门,依稀可见是一位少女。

“进来吧,不用太拘束。”

停下了手中粉笔的男老师淡淡的说了一句,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

“是,老师。”

随着清脆的声音传来,那位少女如同一阵微风般来到了讲台上。

如春日融雪般让人感到温暖的微笑,黑色平整的长发也随着她的动作在风中舞动,纤细的身材看上去似乎有些柔弱,让人心底涌起一丝想要守护她的渴望。

“我的名字是慕容嫣然,各位同学初次见面,今后还有望大家多多照顾一二呀~!”

比起泷那混血儿中都算是无可挑剔的精致面容,她显的要普通很多。

但却有着属于普通人的那份美丽,而且气质上给人感觉要更加的柔和,端庄,这点是泷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

也就是这个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我前面的泷转过了身子。

“我明天就不来学校了,要请假几个月,你…多照顾点自己。”

她那总是显得冷静异常的湛蓝瞳孔,似乎闪烁着波动的光芒。

请假几个月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我跟她之间,并没有明确朋友关系,但我却不知不觉的习惯了她的存在。

关于她的一切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在学校之外的地方相遇过。

我也不觉得自己会跟她发展成男女关系,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形式,平平淡淡的友人。

这样就好了。

“好的,我……”

就在我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位转学生少女,直接坐在了我身旁的空位上。

虽然我体形比较肥胖,但身高也属于班里最高的那一类,然后我的身边一直都是空着的。

曾有人说过,夏天坐在我的身边感觉很臭,因为出汗的缘故。加上班级的人数是奇数,我这就一直空着了。

“哇……”

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或者说她的反应让我感觉有些奇怪。

那双有神的大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样。

隐约中似乎听到她的嘴里漏出了一句‘好可爱……’,就是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啊、不好意思、今后我们就是同桌了哟!你可以叫我嫣然~”

略带俏皮的笑容,却含有让人感到温暖的成份,就连话语都显得非常的柔和,如同在沙漠中发现了一汪清泉般。

“嗯,我明白了。”

有时候感情这东西,真的是让人难以琢磨。

原以为自己早已认清现实,不可能再追逐遥不可及的梦,但我却在这一刻,感到了内心似乎有了难以抑制的悸动。

那之后。

一切都如同梦境一般。

她的很多爱好都跟我差不多,我们下课之后有着说不完的话,放学也理所当然的一起走。

在我们相遇的第二个月,她主动提出来问我要不要去她的家里玩。

对于她,我早已是当成了真正的红颜知己,并时常害怕着,哪一天她会厌倦或者讨厌了我,导致这份关系消失。

所以我并没有犹豫的答应了她。

离我的家并不远,也就隔了三条街,但却是非常高档的公寓。

直到她的家里我才发现,似乎她是一个人住的,因为鞋柜上并没有其他人的鞋子。

没有在客厅做过多的停留,她说要先洗澡就把我丢到了她的房间里。

是充满了少女格调的房间。

空气中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床上还摆放着几个布制玩偶,衣柜旁存在的东西,才是吸引我过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是一台具备着模拟虚拟现实的游戏主机,可以支持双人模式,而我家里的只能是单人。

不知道该坐哪里的我,就直接靠着床坐在了地上,无聊的打开了手机。

在泷说要请假的那天晚上发的短信,到现在也没有回复。

虽然有些好奇她究竟去做了什么,但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到那么亲近的程度。

所以我无法拨打她的电话。

其实是我不知道打通了该说什么,又有些怕会让她觉得我多管闲事。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穿着睡衣的嫣然从门外走了进来,身上还散发着些许热气。

肌肤跟头发显得有些湿润,那微圆的可爱面容上,还带着些许红晕。

“不好意思,稍微花了点时间准备…那个……”

“就等你了,先开游戏吧,我还要去做每日任务呢。”

早已不耐烦的我就打算过去拿起设备进入游戏的世界,那里才是能让我感到真正安心的地方。

但是我并没能迈出脚步。

突然从背部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我的大脑一时间陷入了混乱。

僵硬的转过了头的我,眼里是满脸通红,抱着我的双手还有些颤抖的少女。

“那个、游戏可以待会儿再玩嘛…我、我从一开始就……”

“不是戏弄我吗?”

“哎?什、什么戏弄?”

如果是以前的我,也许早就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但我现在非常冷静,脑海中闪过了曾经被人愚弄过的画面。

所以即使失去这份关系,也不愿再承受那份痛苦的我,刻意的用了冰冷的语气。

她似乎没有料到我的反应,显得有些慌乱。

随后好像明白了我的话语里所包含的东西,她眼含泪光的看了过来,并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庞。

“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情,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只是觉得挺可爱的…但是之后每天都在交流,发现了你身上虽然散发着冷冰冰的感觉,但对人又非常的温柔……”

“我只是……”

“虽然我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但…但是、但是我的心里早已添满了你的影子了!所以、我不能放手!说不定将来会出现比我更可爱的女性喜欢你,我、我要先下手了!”

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身高只到我肩膀的她直接将脸贴了过来,柔软又有些香甜的感觉,让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

被轻推到床上的我,就这么任由她坐了上来,也根本没有继续交流的可能,因为我的嘴始终被她堵着。

无论如何我终究还是个青春期男生,在这种攻势之下,我也开始接受了她的索取,双手来到了她的胸前游走。

就在我已经快要按耐不住的时候,她轻轻的在我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平稳了下急促的呼吸,俏皮的笑了笑。

“先回应我的心意,你喜不喜欢我?”

“呃…喜欢。”

说实话我的大脑已经被那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所侵袭了,要不是心底深处害怕着被她讨厌,也许我根本就不会跟她多说什么。

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温暖又带有一丝甜蜜,我们的身体又再次贴合到了一起。

关于男女之事,我是知道后续该如何进行的。

在欲望的勾引下,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将双手放在了她的腰上,准备着往下移动。

“啊…这个、对不起,虽然知道你肯定很想要,但…我的身体暂时还不能给你喔!毕、毕竟现在我们只是互相表白而已呀!接下来要交往!将来还会结婚…嘿嘿…我的母亲说过,女孩子的身体是最重要的本钱,越早被男人得到越容易失去那个男人,所以…就算是我求你了,可以以后在……”

面色红润的她双手还在我的身上抚摸着,能感觉到她似乎也有些意犹未尽,但却是刻意的忍耐了下来,既然如此,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没事,我已经…很满足了。”

内心深处的空虚被填满,竟然会是这样的感觉。

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够拥有这样的感情。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够理解的…谢谢、谢谢你让我感觉到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喜欢你…好喜欢你……”

即使没有后续,就这么紧紧的相拥着,我的内心也获得了无限的满足。

应该是这样的没错。

但在这一瞬间,我的胸口似乎刺痛了一下。

曾经跟泷在一起的画面,她对我微笑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虽然我一直是将她当作友人,但…还是有些当作异性的成份吗?

不明白…但我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就只能这样走下去了吧。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时不时的亲密接触一番,又把握着尺度不至于无法控制,最后就这么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那之后,泷就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无论是约会的时候,在学习吃着她为我准备的午餐的时候,还是接吻的时候,亦或者是相拥着感受彼此的时候。

她的身影,在我的心中逐渐的形成了一个缺口。

一个让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的缺口。

然后我听到了。

骗子。

是我的声音。

是我的声音吗?

谁是骗子?

告诉我,告诉我谁——

我被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