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这个距离使用长刀是来不及的。

枪口对准对方脑袋的瞬间,能看到她那难以置信的眼神。

这里杀了她很有可能会导致她们受伤,因为那些人肯定会开枪。

所以我只是打伤了她握着刀的右手。

贯穿伤在现在的世界,无法消毒的话跟慢性死亡差不多,不过对他们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她吃痛的落在了楼梯上,然后滚落了一段距离,最后停在了楼梯的拐角处。

没有发出惨叫多少让我有点意外,这表示她对于这种程度的疼痛,还不会叫出声来。

灰再次举起了手枪,眼神也变得异常冰冷,对比起来,她平时看我的时候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而在他们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为首的那名被称作青哥的男人身前。

虽然是从下往上,但只是一段楼梯的距离对于施展了步法的我只需要一瞬。

所以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黑金色调的冷冽刀锋划破了空气,瞳孔里没有出现恐惧倒是让我对他高看了几分。

“我给你们解释的机会。”

这种距离要一瞬间解决六人有点不太实际,但三人还是可以的。

不过我没有这么做,只是将刀抵在了那名为青哥的脖子上。

刀入半分,溢出了些许鲜血的同时,也给予对方绝对不能动的警告。

如果刚才我是直接杀了那个女人,他们应该会直接开枪射击。

而正是因为我手下留情,他们才会在第一时间产生了犹豫,于是我才能够轻易突进到这个位置。

不过他们应该也没有想到,我会一瞬间就让他们完全的陷入被动。

“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她先前留在上面观察情况,我也不知道她会直接袭击你们,这点我可以跟你们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我把你的头砍下来,然后说声对不起,你们可以接受?”

被我击伤了右手的女人已经回到了他们的身边,用那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瞪了过来。

其余的人也将枪口对准了我。

这种情况排除掉走火的意外,不可能会真的有人朝我射击,而灰和葵则是再次将枪举起跟他们形成对峙。

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她们也只能这样了。

“…我们可以赔偿,食物跟弹药以及医疗品和其他生活资源,为我们同伴做出的独断行为付出代价。虽然之前你们说有了,但应该是不嫌多的,希望你能够接受。”

虽然看起来年龄不算多大,但毕竟还是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了一段时间的,即使被刀架着,他还是能保持平稳的心态。

原本我并没打算拿他们什么东西,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我什么都不要反而会让他们起疑,那就顺势收点东西吧。

“葵,你过来。”

小跑着来到我身旁的银发少女,湛蓝色的深邃瞳孔中包含着些许信任,以及小小的希翼。

似乎是想让我手下留情,给对方一条生路,不要过多的掠夺。

虽然她没有开口,但眼神中确实有这样的暗示。

如果来的人是灰,估计就是给我一个狠狠宰他们一顿的眼神了。

或者是直接说出来。

“黑哥…”

“放心,我有分寸,灰你也过来。”

点了点头的灰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不过步伐也不慢,随即来到了我的另一侧。

虽然她们俩都戴着口罩,但仅凭那半张脸已经那无法忽视的气质,多少都能让其他男性露出感兴趣的目光。

特别是对于未知的神秘之物,人类有着本能的兴趣。

但是被我扫了一眼之后,他们还是急忙的移开了视线。

在我的示意下,三个有着背包的人,将自己的背包放到了地上。

“拿多少或者拿什么,取决于你,我不会干涉。”

愣了一下的葵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随即点了点头,走到那些背包的旁边。

没多久就走了回来,手里捧着个小盒子,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虽然东西并不多,但能明显的感到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

不仅是那几人,就连被我用刀架着脖子的男人,眼神中都出现了恼怒的光芒。

“…也算是我们倒霉,这样你们可以消火了吗?”

似乎对于突然变得更加紧张的气氛有些不明所以,她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本质上来讲,我们是天涯沦落人,不过在这样的世界里,最难相信的就是其他的人类,所以你先让你的同伴退到天台,随后我会放了你。”

“…你也说了无法相信其他的人类,我不能确信你能够信守承诺,说不定他们一到阳台,我就被你直接抹脖子了。”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跟我们讨价还价的资格吗?如果我要杀你们,不用这么麻烦,你应该能明白。”

我能够感受到,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意,已经让那几人的眼神中出现了畏惧的光芒。

而这个被我抵着脖子的男人,即使他本身并不惧怕死亡,但他也明白这个团队需要他,而他也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

所以即使是再不合理的要求,在名为希望的存在面前,都是可以妥协的。

“明白了…你们出去吧。”

“青哥!我们…”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的青年,被对方这句包含着命令语气的话语硬生生的打断了,随后几人陆陆续续的走上了天台。

还对我投来了警告的视线。

而我则是押着这位青哥,跟随着来到了铁门的边上。

虽然全部解决掉是最好的选择,但我并不喜欢肆意屠戮。

活的机会我会给,他们会不会珍惜,就得看他们自己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我们没有瓜葛。你作为这个小团体的领头人,每一个决断都有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我不希望今后我们会在类似的场景里相遇。”

“…明白。”

说完我用力的将他推出了门外,顺势带上了铁门并拉上了铁销,然后迅速退后。

他们如果此时对铁门做出攻击,就很有可能跟我们发展成你死我活的局面,但也不是不会出现的情况,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拉开距离。

不过看来是我想多了。

“黑,你过来看一下。”

似乎已经把那个小盒子打开了的二人,眼里似乎多少都含有些许的兴奋,比较明显的是葵,嘴角隐约浮现着一丝苦笑的意味。

这是一张地图,简洁明了,而且是这座城市的详细地图。

虽然不太清楚我们目前处于地图上的哪个位置,但这个问题并不大,到外面总能看到些在地图上标记出来的标志性建筑。

除此之外,盒子里还有两幅手套。

“看来这个盒子也是空投的东西。”

对于她们那带有疑惑的眼神,我没有解释什么。

将盒子收好的我们一路跑回了葵的房间,基本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了,随便清理了些不必要的痕迹,我们已经来到了大楼之外。

不过也没有走远,虽然不多,但街道上仍然游荡着不少丧尸。

看起来并没有之前那么密集,应该是那群人过来的一路上清理了不少的原因吧,这倒让我们可以轻松点了。

没有多余的对话,我自顾自的走着,她们也是默不作声的紧跟着我的脚步。

几乎没有发生什么战斗就到达了目的地。

不过就是时间花的久了点,不仅要跟上我的脚步,还要时刻提防着阴影处可能存在的敌人,她们两个的脸上或多或少的都出现了疲惫的神色。

这是一家贩卖健身器材的专卖店。

我没有走错地方。

“黑,这附近的丧尸有点多,之后出去可能不太好办。”

关上了大门的灰坐到了角落的凳子上面。

“没事,我会有办法的。”

“我不担心,反正我粘着你就可以了。”

“…是这样没错。”

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块小面包自顾自的啃了起来。

虽然额头跟脖颈之上流着汗水,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比较轻松。

与之相对的葵则是仍然保持着紧张的状态,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还在注视着落地窗外,紧握着制式手枪,脸色已经有些微微泛白了。

在抵达这里之前,我用一颗震爆弹引开了附近的丧尸,虽然丢的地方离这里比较远,但显然那些一度聚集的丧尸们现在已经四散开了。

“灰你注意点外面的情况,葵把背包放下,跟我过来。”

“诶?啊好的!”

似乎没想到会被我点名,晃了下神的银发少女小跑着来到了我的边上。

跟着我往店内的货架走去,我则是也将手里跟背上的背包丢在了一旁,这里有灰看着就行了。

…摇晃的有点不太对劲。

我的余光不自觉的扫到了,她那看起来比灰还要大了一些的人类希望。

她身上的穿着是黑色的外套以及淡蓝色的长裤,非常朴素的装扮。

问题是这个外套,之前她一直把拉链拉的很高所以没怎么在意。

但也许是因为一直在行动,拉链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有点危险的位置,准确来说就是可以看到一片雪白以及深邃的神秘领域了。

“…咦?啊、怎、怎么了?”

她明显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高峰上。

但还是假装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看来是不太好意思戳穿我。

也许她以前也经常被异性用这样的目光偷看,仔细一想确实也算正常。

“你里面没穿吧。”

我本来就不在意所谓的颜面。

对于这个结论,我是比较有信心的。

“…什、什么没穿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僵硬的移开了视线,那淡如白玉的精致面容上也急速的染上一抹红霞。

这就是正常的少女该有的表现啊。

我都快要忘记正常的少女是怎么样的了。

那个整天满嘴荤段子的,果然不是正常的少女。

“我记得初次相遇的时候你是有穿的,所以排除掉你有不穿的习惯,那么就是说也许你当时正在沐浴。”

“啊…你这样说,不就承认一直在看我的…”

她的脸色变得更红了。

“有看几眼。”

低着头的她,耳根红透了。

“这么诚实…我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她眼神中出现了幽怨的情绪。

“脸还能这么红表示气血还比较正常,刚才看你脸色惨白,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黑哥…有时候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在开玩笑。”

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紧张的情绪多少也能缓解过来了。

我走到了一面货架上,扫了扫上面的产品,确实是有我想要的东西。

“嗯…这些都是健身用品吧?还有紧身衣裤啊…黑哥打算穿这些吗?”

她淡淡的笑着,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不是我,是你们喔。”

“……我们?”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有些抗拒的退后了一步。

“…不是我的某种癖好,是为了今后你们活动能够方便些。”

为什么她在这种事情上的反应能这么快。

是我太落伍了吗?

“是…这样吗?”

她看起来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

“你这种外套,手臂会被束缚,裤子是紧跨的,动作大点就会破掉,而且跑起来对体力的消耗也很大。”

我很认真的说道。

她终于勉强的点了点头。

“嗯、我也没有把黑哥想成那种想看紧身衣少女的奇怪家伙啦…”

这种勉强的语气,我就不去追问了。

反正被当成那种人我也无所谓。

“不会让你就这样穿着出去,这紧身裤还搭配着短裤的,相比起来要宽松不少,而且上半身只要不是过于束缚的,我也不会有意见。”

这里我也退了一步,她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

女式的黑色紧身长裤,短袖紧身衣外加类似于热裤的黑色短裤,我拿了四套,直接丢到了她的身上。

虽然脸上还挂着不太情愿的表情,但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脸颊有些鼓鼓的。

“黑,有几只已经在门外了…嗯?这是给我们挑的夜晚用套装?”

从外面走进来的灰一眼就看到了葵怀里抱着的东西,自顾自的拿了一套。

嘴里果然马上就吐出了预料之中的词汇。

“是的,你现在就可以去换了。

对于我的承认,反而是银发少女那边的反应变得激烈了起来。

灰则是看到我懒的解释,马上就失去了继续说点什么的兴趣。

“灰酱…你、你们经常这样玩、玩吗?”

虽然是咬着耳朵的交流,但我还是无法避免的听到了。

“灰酱是什么?我们有很多刺激的玩法,这只是其中之一。”

灰那冰冷的声音里,总觉得出现了莫名其妙的自豪。

感觉她是在刻意刺激葵。

“呃…酱是小的意思啦…我挺喜欢某国的动画产业,以前经常看所以…话说你跟黑哥是情侣关系…?”

“小的意思?灰小又是什么?我跟黑目前算是…交易关系?”

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东西,葵尴尬的笑了笑,满脸通红的退到了边上。

所以你们怎么都这么能联想,我还难得的觉得灰说了些正常的话。

“你怎么了?”

灰冷冷的看了过去。

葵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脑袋。

“是、是比较新潮的关系呢…没什么、不要在意我……”

“这里我纠正一下,我跟灰没有男女关系,也不会往那个方向发展,其他的都属于秘密,我不会说太多。”

“这里我纠正一下,虽然现在没关系,但是随时都可能变成有关系。”

“…你差不多就行了。”

我的声音有点没能控制住,散发出来了一点火气。

意外的是,她马上就闭上了嘴,老老实实的走开了。

看来她还是知道该听我的话的。

“黑太死板了。”

像是在抱怨,她用力的拆开了包装,把里面的衣物丢到了凳子上面。

然后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又干净利落的解下了护卫着峰峦的布料。

动作很快,快到裤子已经脱了一半,茫然的葵才反应过来。

然后不知所措的冲过来挡住了我的视线。

虽然我早就移开视线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黑哥!!!”

“…这就是她没把我当异性来看的证明之一,你应该懂的。”

“我不懂啊!这算哪门子的证明啊!还有小灰也是、女孩子的身体是很重要的喔,是不能随便就被男人看到的,就算你不在意,但也不行!”

“黑早就把我全身都看光了,我们是身体交缠的关系。”

她脱下了裤子,身上只剩下那条最后的布料,当然她是不会脱下这条东西的。

“呃…这不是他不在意就行的啊、你、啊对了、你要明白,女孩子的身体是本钱之一,男人是一种喜新厌旧的生物,如果哪天真的让黑哥感觉到腻味了,那、那他可能就不会理你了喔!”

“腻味?”

她只是想要跟我形成交易关系而已,就是我没有妥协罢了。

所以她不会在乎我的看法。

“不存在,她经常会被我诱惑的直起来。”

她已经穿上了紧身裤。

“什、么……”

满脸通红的银发少女,舌头似乎都打结了。

“灰,那个要穿的,别想蒙混过关,不要学她。”

“哦。”

“什么叫不要学我啊!”

葵抱着自己的身体灰溜溜的跑开了。

“有这个时间,衣服早换完了。”

灰已经完整的换完了衣裤。

本身就曼妙的身材,现在看起来显得更加诱人了。

“我…!好…我去换了……”

败北了的葵颓废的走进了更衣室。

“灰,那边的外套拿两件,先穿一件,另一件备用,我再去找点东西,你等葵换好了跟她一起过来。”

“咦。”

她拉住了我的衣服。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用吗?”

她揉了揉自己那被布料包裹着的人类希望。

我的视线不受控制的看了过去。

“不用。”

“那我换这些干什么?”

“好好穿着,这是命令。”

“最近你总拿命令来压我。”

“我也不想。”

扯开了她的手,我来到了男式服装的区域。

也得为自己弄点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