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除了零散的丧尸,我们没有再遇到其他的幸存者,安全的抵达了餐厅的员工休闲室。

我几乎是倒在了座椅上,身体被难以忍受的严寒所覆盖着,光是忍着不去颤抖就已经竭尽全力。

她表示要清洗身体,我没有同意,因为这里只有冷水,擦拭的毛巾虽然有拿,但没有换洗的衣服。

不过她在我说出不同意的时候,已经直接脱下了衣服,还丢到了我身旁的桌上,一丝不挂的走了出去。

所以她只是问问,并没有打算听从我的回复,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我也就没有强迫她必须服从了。

“好冷。”

这是夏天不应该会出现的感觉,但我现在就像是处于冰窟之中一样。

我不在刻意压制着身体,精神跟肉体放松了下来,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不想被她看到我的这种表现。

并不是身体出现了问题,这股深入骨髓的寒意,可能是来自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以前有人是这么跟我解释的。

但比当时如梦初醒时的我,还是要好的多了,至少平时很难出现。

——能听到门外传来的水声,以及拧着毛巾擦拭身体的声音。

应该是在洗手台的位置,在这绝对安静的夜晚里,几乎什么声音都能传的很远。

不过传到餐厅之外的可能性并没有,因为这地方的隔音程度我还是知道的。

没过多久水声停止了,随后带动了一阵微风的她走了进来。

“这次有好好的把身体擦干了啊。”

实际上她应该只洗了下半身的区域,我瞟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但是画面已经在脑海中形成了,我可以慢慢的观摩欣赏。

“想看就看,不知道你在忍什么。”

“你当然不知道。”

“又不用你负责,只要不怀孕就可以了。”

“这样你会安心点吗?”

“会,因为这样你应该会全力的保护我。”

原来她的目的是这个。

确实,我现在保护她的理由还是有点牵强的,毕竟已经联系不到组织了。

她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抛弃自己,要是发生了关系,也许我就会好好的保护她了吧,至少她可能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我拒绝。”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恼怒,扯过了桌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了上去。

虽然她不会在意我对她做任何事情,而且就算做了什么,我也没有必要去按她的想法行动。

但是我还是不想欺骗她,或者说我对于欺骗这种行为。

非常厌恶。

“头发解不开。”

她坐到了我的边上。

“解开做什么。”

“这样不舒服。”

“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哦。”

我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肆意的抚摸着,她除了在被我碰到身体的时候,抖动了一下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她并没有真正的感受过男人,从她这种僵硬的表现来看应该是这样。

也许直接撕破她的伪装,我能看到真实的她吧,但是我觉得有很大的几率她会彻底的堕入深渊。

“明明说没兴趣,现在又这样摸。”

“摸是摸,兴趣是兴趣,不一样的。”

她闭上了嘴,伸了一只手到我的腿上,学着我的动作胡乱的摸了起来。

“跟石头一样。”

我并不是个清心寡欲的修道之人。

即使她的眼神跟性格都有问题,我看到她那完美酮体的时候,还是会产生欲望的。

但那只是本能上的欲望,跟我自己的意志没有任何关系,连心灵跟记忆都没有的我,怎么可能再去顺从动物的本能去做事。

这是我不会妥协的坚持。

“对了,你这个内裤是怎么回事?”

我翻开了她的长裤,提了提大裤衩的外围部分。

当时这条内裤差点就破坏了我的计划,要不是她继续脱下了衣服,也许我都找不到最完美的突袭时机了。

“什么意思?”

她似乎是真的不明白我是在问什么。

“换个说法,你这条内裤是一直都穿着,还是着哪里买的?”

“这个问题我是不想回答的,但是你可以命令我。”

她冷冷的看了过来。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最好的选择是退一步,因为她的这个态度,已经算是明确表示出了拒绝的意思。

毫无疑问的,继续问下去肯定会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差,对我的印象也是。

所以这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那我命令你。”

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那冰冷的瞳孔里似乎闪过了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想知道。

“你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我穿的不是那种小巧又暴露的内裤吧。”

原来她还是明白的啊。

“因为我很敏感,随便摸摸就会那个。”

“高潮吗。”

“是。”

她平静的述说着。

这个并不算特别意外,她没有名字,资料里写的是王室成员,没有什么常识,但是性方面的知识却又非常丰富。

弱小的王权制国家,为了在国际上寻得大国的帮助,或者是被某些大国看中了什么东西。

为了安抚他们,她成为了贡品,按照那个路线来培养,这种的我有见过。

组织里也有这样的人,面向黑级的一批少年少女,我也是可以去挑的。

都是些没有能力,但特别会服侍人的存在,也就只有黑级的才会知道这些。

当然我并没有挑过,即使有象征性的被带去选择,但是面对泷那微笑的表情,我没办法做出带个女人回去的行为。

“太紧的不行,你可以想象自己走着走着,就会射o的模样。”

大概会死吧。

她语气中没有怨恨也没有愤怒,存在的只有不掺杂任何感情的漠然,就跟问我有没有烤鱼的时候一样。

“具体来说到了什么程度?”

不可能真的走两步就那样吧,这稍微有点夸张了,我是没办法想象出来。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似乎有点烦躁了,即使眼神跟语气都没有变化,但我还是能大概的感觉出来。

虽然我无所谓她怎么看我,但是毕竟现在还是需要互相帮助的情况,我还不想跟她关系变的太差。

给予了自己合理的理由,我做出了选择回避的判断。

“没兴趣,现在趴在桌上休息。”

对于我这刻意的转移话题,她只是点了点头。

“具体,趴是什么姿势。”

我完成了一个示范。

她看完了之后,也试着完成了一个标准的动作。

“放心的睡,我会叫你起来。”

“明白了,那么。”

她拉来了另一条凳子,放置在我们中间,然后用其支撑着自己的后背,再将后脑勺放到了我的大腿之上。

“我不是桌子。”

“以这里的条件,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睡着,还是说你想要我装出一个沉睡的模样?”

感觉跟她较劲没有什么意义,我只能最后再善意的提醒一句。

“这样腰会很酸。”

“我的腰部力量很强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那还真是让人期待。”

“可惜我似乎对你没有吸引力。”

“等天亮了,你就知道错了。”

我不再搭理她,趴到了冰冷的桌面之上。

“醒来的时候被你喷的全身都是吗?”

“是啊,你要小心点。”

“我会安心的等你伸出魔爪。”

这家伙还真是满嘴的黄段子。

话已至此,我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理由了,等她醒来自然会明白。

那么我也稍微的闭目养神一会儿,来恢复点体力吧。

将意识放松,像是漂浮在浅浅的海滩上一样,但要注意不能深陷其中,我不能完全睡着。

这个地方说不上是很安全的,要是发生什么情况,我必须第一时间清醒过来。

而且我也是不能睡着,这跟安全无关。

但也不能过于紧张,那样就起不到放松身体和精神的效果了,至于要拿捏到什么程度,我已经算是比较有心得的了。

无法通讯也没有网络的手机,还是能够起到闹钟和确认时间的作用,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设置了震动闹钟,时间是七点。

始终保持着意识的沉浮,让我有时感觉时间过去了很久,又有时觉得没过去多久。

直到衣袋中的手机传来震动的感觉,我才明白时间已经到了。

“灰,起床了。”

头靠在我大腿上的少女睁开了双眼。

当然,这并没有发生。

安静的睡脸平稳的吐吸,只是这样看着,这张脸还是很梦幻的,过长的头发顺着她的侧脸被紧握于腹部的双手之中。

五官精致端正,有着东西方完美融合的梦幻感。

这个世界的混血美女我并不是没有见过,但她的容貌却远在那之上,不用化妆,素颜上镜都可以成为话题性人物。

一下成为世界级偶像,如果是以前我不会怀疑她的这个可能性。

身体的发育也非常良好,无论是曲线还是整体感觉,都像是无可挑剔的神级雕塑一般。

之前在酒店遇到的那位银发少女,虽然身材上跟她有的一拼,但容貌应该是略输一分。

不过她是真正的天使,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污染的那种,而这位则是已经堕落的天使,灵魂跟眼神都被黑暗侵蚀了。

“黑,你已经看了我两分钟了。”

应该是在听到我声音的时候就醒过来了,之所以没有马上让我知道,也许就是为了让我陷入这个不太好掩饰的境地。

之前我好像说过没兴趣看她。

“身上没有白色的液体,在里面吗?”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是啊,满满的注了进去。”

我总不能被个少女一直牵着鼻子走,所以试着摆出了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鄙夷。

“骗人,我感觉膜还在。”

说出了震撼的话题。

“那个还能感觉的?”

这个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我对这方面的研究也就只有新手上路的程度。

“骗你的。”

“…哦。”

总觉得她的目光里闪过了一丝得意,可能是错觉吧。

没有借力,她凭着腰腹的力量直接弹起了身体,我没有看漏,她的身体剧烈的抖了一下。

“之前就说了,这样睡你肯定会腰酸的。”

“这种程度没有问题,马上就会恢复。”

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她将脚放到了地上,准备起身,然后她终于觉察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黑,扶我起来。”

“这种程度没有问题,马上就会恢复的。”

“哦。”

她再次躺到了我的身上。

“那我继续睡了。”

“我可以帮你揉两下,刺激准确的穴位,可以使那些因为过于紧张而僵硬的肌肉得到放松。”

在按摩的技巧上,我姑且也是算世界级的,因为以前训练结束之后,我都得给自己按摩,所以还有特意去学习过。

她睁开了双眼,坐到了用来支撑腰部的凳子上面,几乎算是靠在了我的身上。

“嗯。”

得到允许之后,我毫不客气的将双手放在了她的腰部两侧,在开始发力的瞬间,我看到了她的身体出现了明显的颤抖。

随着力道的加重和减轻,抖动的程度也在起伏着,隔着单薄的衣服,能够感受到那柔软又带有些许硬度的肉感。

因为她的腰部并没有赘肉,双手行动的非常顺畅。

…手感真好啊。

“啊、啊、啊。”

就是这个声音听的让人提不起一丝欲望,因为她是故意的。

她的身体相当敏感,通过这次我算是可以确定,她之前所说并没有半点虚言。

不过隔着衣服,肯定是不能做到最好的,所以我将她的衣服掀了起来,白皙的背上都溢出了一点汗水。

即使我只按了两分钟不到,她就快要失去支撑腰部的力量了,最后势如破竹的进行了连我都觉得厉害的超级技巧之后。

她已经完全的软到了我的身上。

“……”

她已经没有余力在用那种冰冷的声音发出啊啊啊了。

剩下的这些都是忍耐不住而漏出来的声音,呼吸又很急促,完全勾动了我的欲望。

她扶着桌子似乎打算起身,我把她拉了回来。

因为动作比较急,所以她直接坐到了我的腿上。

“休息十分钟左右。”

“黑顶的我好痛。”

“…我移开点。”

这种忍耐还真是折磨。

她的双手都在发热,贴在我身上的背部也都是热的。

即使背对着我也能猜到,她现在的脸色肯定相当红润,重要的是她出了不少的汗,但是闻起来却有种莫名的香味,简直就是勾动欲火的烈性毒药。

我只能选择用嘴巴进行呼吸,她应该没有觉察到。

“虽说我本身就比较敏感,但是你这个按摩的手法…有问题吧?”

也许是还没从刚才的余波中缓过过来,她这变得有些酥软的声音,无疑让我受到了更加沉重的刺激。

“忍不住就不要忍了,我都替你难受。”

她贴心的说着,身体却稍微移开了一点。

这个小动作稍微有点让我意外,我以为她会继续突进过来的。

“我这个是世界级的按摩技巧,你是不会明白的。”

“世界级的情趣按摩技巧,我明白的。”

她冷冷的说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安心的把脑袋也放了下来。

“你不明白。”

“我很明白。”

感觉这个争论没有意义,我选择了沉默。

躺在我的胸口上的她,转过了那满是潮红的脸庞,冰冷的瞳孔里仿佛有着奇怪的意志闪过。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

“这是生理反应而已。”

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做到完全洞察对方的心思,这种时候只要说些从容不迫的话,就足以让她失去确信的把握。

“谁知道呢。”

这种情况一般都会选择退一步,给对方下台的余地。

或者说再下去就不太好控制了,但如果不说些什么,反而会让她找到破绽。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跟什么较劲。

“饿了。”

像是对话题失去了兴趣,她冰冷的抛下了这两个字便坐了回去,只剩下些许余香还在我的身前飘荡。

没有等我再说些什么,她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块面包,将包装打开之后撕成了两半,然后直接丢了过来。

“确认下还能不能吃。”

这是属于保质期很短的那种手工面包,刚好手掌大小的半片面包,虽然口感有点变软了,但没有变质。

“坏了。”

我没有停下咀嚼,伸出了手。

“哦。”

她冰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不听劝的开始啃起了她手中的那份。

“原以为经过刚才的事情,你会对我更加信任呢。”

“我还是很信任你的。”

她看了一眼我的裤子,那里也早已经恢复了平静,自然不可能存在着什么其他的问题。

为了能保存的更久,我们互相换着喝完了一瓶矿泉水,面包也再拆了一包平分着吃完。

到准备出发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的八点。

阳光已经有点刺人了。

打开休息室的电子门,透过落地窗能看到外面的情况,也能直接看到通往酒店的道路。

背着一个手里还拿着一个,四个大小不一的旅游包,满载着我们能够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

“回去之后再好好睡一觉吧,现在记得要保持高度的警惕。”

早晨的丧尸看起来并没有晚上那么精神,但回去的这条路上数量有很多,而且由于是白天,太过显眼的行动很有可能被其他幸存者发现。

虽然我明白幸存者们不可能全都堕落了,但在不能确定安全的情况下,最稳妥的就是不与其进行接触。

“我会粘着你的。”

姑且可以称之为马尾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晃着,上面那有些凌乱的发带,似乎沾到了点血迹而显得有些发黑。

回去再给她换一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