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最强光环的我,经常在简单的任务中遇到险象环生的情况,即使通过训练而来的战斗本能,以及强化过的肉体强度还在。

但我时常能感觉到自己就连这些力量都是被限制着的,在即将到达某个顶峰的瞬间,会被一道无形的存在弹回中间。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会让我有种没办法全力发挥的感觉。

然而在不断的摸索之中,我发现了一个可以让我在一段时间内,全面解放自己肉体的方法。

其实很简单,就是当我的杀意达到顶峰的瞬间,自然而然的就会突破。

所以我思考了初次让自己产生杀意的原因,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进行了测试发现确实是可行的。

在荒岛上的那次,我也是成功的解放了自己的肉体,不然我很有可能已经被它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解决掉了。

首先我若是屈服于他们,可能不会死,灰即使被他们凌辱也有可能保留性命。

但护送的这个任务可以说是没法完成了,而组织对于任务失败的人,无论是什么等级都只有死这个选项。

即使我可以去死,但是我死了之后,作为我专属秘书的泷必然会受到牵连。

即使她没有说我也知道,组织内部的高层里有几个人早就看上了她,只是因为有我的存在没办法下手而已。

而我这个障碍消失了之后,泷肯定会落到他们的手中,会发生什么自然是想都不用去想。

所以很简单。

我那冰封的内心深处,涌出了一股暴虐残忍的气息。

这就是我想要的杀意。

虽然拒绝抵抗着她的存在,但却也无法接受她遭遇不幸。

真实的我…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还没办法得出答案。

微睁的双眼可以看到光头男那锐利的双瞳,以及瞄准着我头部的枪口,只要扣下扳机,我就将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非常安静的夜晚。

若是以前,像这样大型商城的室外停车场,四周应该都是嘈杂的声音。

但此时此刻我只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以及偶尔传来的不知名飞禽的叫声。

我的耳朵捕捉到了手枪保险被打开了的声音。

找不到最合适的起身时机。

这个男人对我带有一丝警惕,从他这缓慢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了,若是他毫不犹豫的直接开枪,反而会出现大的破绽。

没能想到他会这么谨慎,也许是我有点想当然了,现在只能自食恶果。

已经全面解放了肉体能力的我,也不可能抗的住子弹的射击,但是,有一瞬间的机会。

我也许能够抓住这个机会。

啪——!

“什么人?!”

就在我将力量灌注进腰部蓄势待发,准备展开迎击的时候。

传来了甩动车门的声音,看起来很紧张的她,没有跑几步就摔到了地上,就像是因为恐惧导致腿部没有了力量一样。

“……这个女人,你怎么解释呢?阿蔡。”

“…坤、坤哥!这是我捡到的,你们…你们可以先玩,但…不要把我排除在外面啊!”

明明已经暴露了自己在说谎,但那个男人却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滚!”

光头男看都没看他一眼,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记重踢。

被叫做阿蔡的男人捂着腹部,跪在了地上呜咽了几下,然后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由于距离并不远,他们几步就追了过去,将她包围了起来。

“不要杀我。”

她那湛蓝的双眼流下了晶莹的液体。

身体似乎都颤抖了起来,加上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清楚的梦幻容颜。

即使面无表情,也因为泪水而显得有些楚楚动人了。

虽然有点僵硬,但对于没有接触过她的人来说,应该是很难看出来的。

“坤哥,这可是极品货色啊…我们最好先送回去给老大先享受,我们吃点剩下的最好,不然只能在这里用完就处理掉了。”

“你们满脑子只有那种事情吗?虽然我也承认这个女人确实非常…诱人,但还有其他的事情有点疑惑,别哭了,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不然就杀了你。”

这个光头男真的非常谨慎。

如果说他也失去了判断能力,那我行动起来会方便很多。

不过此时的我若是突然发难,也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之所以还在观望,则是想看看灰的表现。

像是才从惊慌中恢复一样,灰停止了哭泣,但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小声啜泣着,就是脸部依然没有什么表情,所以她低下了头,试图掩饰这一切。

“首先,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这几个背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携带的吧?你的同伴去哪里了?看着我的眼睛回答问题,说谎的话会发生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这句威胁肯定不止是死亡那么简单,看了一眼身旁那些按捺不住的男人,光头男的语气也带有了一丝愉悦的成份。

“我的男人跑了,我没有反抗的能力,那个人把我藏到了这里。”

她指了指倒在远处的男人。

她已经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有些虚弱了,不过听起来还是有些过于平静了。

不过这个像是害怕了一样的移开视线,效果应该还不错。

这不会让对方产生怀疑,不如说,这才是正常女性该有的害怕反应。

“哦…?竟然连这么动人的女性都能抛弃,你的男人还真是贪生怕死啊……”

不管灰的解释是什么,现在她是一个人的事实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一下就行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所以他们懈怠了,即使还有一副认真的模样,但心思早已经飘到了其他的地方。

“把你送回去…有点舍不得呢,基地的人那么多,估计很快就会玩坏…兄弟们,我们把这女人悄悄的养起来,怎么样?”

说的我都心动了,不对,我好像确实是在养着她。

对于光头男提出的想法,其他的几个男人都兴奋的点了点头。

他们的地位看起来也挺低的,这样的选择能保证他们也能够分享到,自然是不会有人产生异议。

“不要伤害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灰最后的这个乞求,彻底的击溃了他们的理性。

虽然她的眼神依然冰冷,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被施虐的欲望所支配了他们,并不会在意这种事情,或者说根本就没人会去注意这一点。

“虽然看起来年龄不大,但该发育的地方都发育的很好啊…既然有男友,那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裤子先脱了吧。”

她努力的挤了挤眼睛,发现没有办法流下眼泪了,马上动手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露出了洁白的大裤衩。

原本期望着情色画面的男人们,有那么一瞬间陷入了沉默。

但灰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脱下了上衣。

这次露出的白皙肌肤以及诱人的身体,还有隔着文胸也能感受到的份量,男人们再次失去了理智。

“我的男人有点早泄,你们温柔点。”

感觉这家伙是在黑我,她那冰冷的眼神还瞟了我一眼。

为首的光头男已经抽下了皮带,其他几个男人也已经完全放松了。

即使手中还拿着枪械,但此时他们满脑子应该都是,这样的女人会发出怎样的声音,以及自己成为施虐者的那份渴望。

这个时机已经可以了,没有人觉察到那个可疑的尸体,已经站了起来。

“哦哦…这可真是滑的让人欲罢不能啊……”

光头男那粗糙的双手,摸在了她的大腿上面,灰像是在害羞一样推开了她的双手。

光头男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发出了更加兴奋的笑声。

无论在哪个时代,女人都是战争中最危险的存在啊。

这个距离直接冲过去用刀解决并不稳妥,至少要先削减下人数。

我捡起了半自动步枪,是倒地昏过去的那个男人之前用来砸我下巴的那把。

瞄准的目标是光头男,以及跟他同一面向的两个男人。

咻咻咻——

鲜血绽放。

头部被贯穿,三个男人的脑浆连同着血液一起溅射了出来。

对于突然出现的异变,其余四名男性花了一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这一秒的僵直就是致命的。

不能全部用枪解决,因为他们会开始移动,并顺着弹道找到我的位置。

这点僵直的时间不够我完成接下来的四次射击,陷入拉锯战的话,没办法保证灰不会被当作人质。

所以这一瞬的时机,最好的利用方式就是冲刺到他们的近身距离。

先是第一个,在他还处于转身动作的时候,施展了步伐的我急速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并将其割喉。

顺势窜到下一个人身前,他已经端起了步枪,但这种距离下的枪械速度是比不上冷兵器的。

将他的手臂一脚踢开,并踏前一个身位,顺势把军刀刺入他的胸口,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把他的身体拉过来进行位置互换,挡住另外两个人的枪火。

然后全力的甩开了这个肉盾,我急速的翻滚了出去,弹道紧追在我身后,就像是一条火焰蛇在追着我一样。

砰——!

他们也许忘了某个存在 。

捡起了手枪的灰,精准的将背对着她的男人一枪毙命。

可能还没死,不过也是只能在地上呜咽了。

“什么!?”

最后的同伴倒下了,剩下的这个男人产生了一瞬间的动摇,追随着我的火光,也停了下来。

我在翻滚过程中就已经调整好了身体的姿势,没有漏掉这个机会,我借助身法进行了超速的冲刺。

“你到底是什……”

肉体能力全面解放的情况下,这个距离连半秒都不需要。

直到我的右腿将他的颈骨踢断的瞬间,他的双眼都没能聚焦在我的身上,在茫然和惊愕之中失去了光芒。

结束了。

“没有受伤吧。”

她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平静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之后,把枪口对准了光头男的尸体之上。

“你要浪费弹药吗。”

我抓住了她的右手。

“杀人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为了保全自己,杀也就杀了。但若是变成习惯,你也许会变成跟他们类似的存在,而且对尸体施虐就更有问题了。”

虽然她怎么样跟我无关,但我还是不希望她变成那种存在。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跟你没关系。”

能感觉出来她对我之前临时起意的判断有所失望,她应该也猜到了,当时我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而是顺势装晕的目的是什么。

“我只是觉得恶心。”

但是她不想管我的想法,她只在意自己的事情。

即使全面解放了肉体,在那种情况正面冲突胜算也只有五成不到,毕竟六把半自动步枪的齐射还是很恐怖的。

我想要的是一个全部解决掉的机会,她是明白的,但是明白归明白,会不会去理解是另一个问题。

“手拿开。”

没有温度的双瞳带着严寒的气息,她凝视着我的双眼,我感觉到了就像是深渊一般深邃黑暗的气息。

“…这次,确实是我的问题,我的思路不够严谨,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我说过了,跟我没关系。”

“那我也再说一次,这是命令。”

既然她要这样,那我也没有妥协的必要了。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用力的甩开了我的手。

“…我听你的。”

我来到了放着背包的车辆旁,拿出了此行我们拼上性命换来的收获。

她的目光移到了那个倒地昏迷的男人身上,然后没有等我说话,直接开了一枪。

我拉住了她的衣领,就像是随时会把她甩到地上一样,但她的表情依然冷漠,连解释和询问都不做,只是用那湛蓝的双眼平静的看着我的眼睛。

“这个你没有说。”

“是的。”

“我没有违抗命令。”

“是的。”

“那你现在这样,是想要我的身体吗?”

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那是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

“我对你没有兴趣。”

我冰冷的说着,随意的把她甩到了一边,她踉跄的踩了几步,勉强保持住了平衡。

“没有兴趣还经常偷看我。”

她拉了拉自己胸口的衣服。

我闭上了双眼。

“以后不会看了。”

“哦。”

“…拿好包,去之前的那个餐厅里休息,天亮了再回去。”

“嗯。”

这里到那个餐厅,只要几分钟的步程就能到。

我跟她现在的状态,再走夜路回去实在是不安全,所以去餐厅是最好的选择。

主要是我全面解放了一次,精神跟身体都非常疲劳了,还有有股难以忍受的寒意笼罩着全身,忍住不发抖就已经是极限了。

从他们说过的话里,可以判断出来是还有其他幸存者的。

不过即使他们发现了这个地方的情况,也不可能再贸然行动,因为他们不能确定解决掉他们同伴的人有多少,而且这里的损失对他们来说肯定很大。

所以我跟她接下来应该是,可以安心的休息一晚了。

“这枪好重。”

“丢掉。”

“哦。”

我阻止了想要挂一把在脖子的她,随意的丢到了一边的草地里。

这个重量不适合女性长时间携带,对她的体力也是一种额外的消耗。

那么现在就先去临时安全点,稍微休息一下吧。

稍微的看到了一点她的阴暗面,虽然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那个必要。

但是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