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六长官,您认为我有成为影级的可能吗?在…退役之前!”

位于乘务机的vip包间,空位虽然很多,但她却自顾自的坐在我边上,时不时的拉着我的手臂,强调着自己那伟岸的事业线。

穿着的是银色基调的皮质外套,这是组织基层人员的制服,我自然是不需要的。

“只要不被挤下去,你还有五年多的时间。但包括你的专属技能在内,我觉得想要成为影级,基本是不可能的。”

会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也只是因为她刚才,给我看了眼初级手册的缘故。

初级的我确实没看过,以前我都找不到时机,这次刚好就顺势的看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诶…怎么会这样呢…黑六长官有没有什么办法呀…?”

有些圆润的可爱面容,加上显得孩子气的短刘海,搭配那不太健康的胸围,应该是大部分男人都会喜欢的调调。

但这种人一般都知道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所以多少都会有意无意的利用着自己的优势,本质上来讲她们并没有错。

既然是属于自己的优势,就没有不去利用的理由。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从我接下任务,到乘上飞机跟她们汇合,这个过程都没有发生什么。

但是交接任务的时候需要双方拿出身份证明进行确认,于是看到我的等级之后,她们就像是饿了十几天只靠喝水求生的人,突然发现了食物一样。

即使这食物看起来并不好吃,而且还有可能会磕到牙齿,但她们已经没有挑剔的余地了。

“听到了吗小桃,你就安安心心的找个男人嫁了吧!我就不一样了,刚才黑六长官说过有点希望,那就是很有希望!”

说话的是坐在正对面,留着一头长发,眼神略微有点锐利的女性,看起来年龄也跟我差不多,是这个小队的队长。

身材无论哪方面都属于偏廋的类型,不过身高是她们之中最高的。

“我还没有喜欢的男人啦!”

我身旁被她揶揄的女性,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一样的柔声嗔道,紧接着她们几人就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

女人笑点和话题,我是无法理解。

但即使我只是板着脸静静的坐着,她们也会时不时的询问我的意见和看法。

虽然我只是点头摇头,而且是真的不想跟她们说什么,但她们每个人的眼里或多或少,都含有尊敬以及些许异彩。

这跟我的外貌并没有关系,无论怎么看我都是个普通又平凡的青年,走在大街上可以融入背景的那种。

“黑六大人这么优秀,应该已经有女朋友了吧?”

对面比较少话的一位女性看了过来,容貌虽然也较为普通,不过戴着眼镜显得很文静,之前都没怎么问过我问题的。

如果她是跟我组队去完成任务,应该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

以前我的我还是有去试着组队,结果遭遇了袭击,小队几乎全灭。

我不会忘记,那些幸存下来的低级存在,看我的那种眼神。

那是充满了憎恨和嘲讽的眼神。

虽然是无关紧要的人,但我还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尽可能的避免跟其他人去组队了。

“没有。”

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去说谎,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即使她们的眼中都浮现出了某种光芒,那也不会改变什么。

我的身份是组织在这个世界限额下,最多只能有十五人的黑级,比起下面那些一直处于饱和的分级,黑级到现在都只有十三个人。

所以可以说是最强的人类之一,这个说法并没有问题,对于她们这个都是银级的小队来说,我的吸引力是难以抗拒的。

“所以说…黑六长官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并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的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以她的身材容貌,平时应该都是用着挑剔的目光看待男性吧,然后面对男性的讨好做出些回应,以高高在上的姿态。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对于主动贴近男性显得有些不太熟练。

而且眉宇之间,有着些许不自然的抵触情绪,人类应该只有在做不习惯的事情的时候,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没有错。

很明显我已经表现出了冷淡的态度,但也许是因为我回答了她几句,她就开始有些掌握不住尺度了。

不仅整个人贴到了我的身上,手还不老实的触碰着我的腰部。

略一低头就能看到她那火热的视线,以及略带红晕的可爱面容,那之下则是深不见底的神秘沟壑。

女人对男人的视线总是特别敏感的。

很明显她知道我的视线落在了什么地方,那不再充满信心的脸庞也彻底的染成了红色。

就在她颤抖着双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我移开了视线。

类似的情况以前也有遇到过,那时的我象征性的给予了联络方式,但结果却是不胜其烦的骚扰。最后还是靠秘书施以手段才解决掉这个问题,所以我不会给予她们希望。

“黑六长官…待会下了飞机,我们要护送目标直至酒店才能撤离的,所以酒店的房间早就预定好了,那个…要吗?我的钥匙卡……”

虽然她后面说的很小声,但我能确定其他人都是听得到的,而且还在偷瞄着我的脸,希望能看到我的表情变化。

不能说她们就是一群不知廉耻私生活放荡的女人,如果只靠自己,要上影级的难度会非常大。

除非他们具有特别的资质,但她们也明白自己并不是那样的人,这样的话就只能靠关系了,影级排名靠后的一百人,大多都是关系户。

当然实力上比起银级最强的那部分,也是不能逊色的,否则在组织高层那里就说不过去了。

即使影级的固定任期只有一年,一年之后就有被人挤下去的可能,但就是这一年的时间,也许足以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这样做值得吗?”

“能成为影级…就值得!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看着她那充满了决绝意志的双眼,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名黑级的存在,话语权比之最为强盛的国家掌权者,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走到她们这一步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的顶端,除了组织的最高层,就是黑级的人了。然而她们不可能接触的到那些高层,影级的即使接触到了也帮不了什么。

所以对她们而言,黑级的我就是救命的稻草。

“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吗?成为影级。”

“是的,非常重要!”

她们并没有仔细的去想,为什么黑级的我会来执行这种简单的任务,若不是因为我的能力消失了,就算我想,组织也不会让我来做这种简单的任务。

实力评定上,我现在连影级都到不了。

组织没有抛弃我,给予了我时间。

休息的时候能和泷在一起,但我们之间没有特殊情况,也只会说些工作性质的事情。

身为我的专属秘书,她平时也要处理很多事情,都是关于我的。虽然厚着脸皮去说,一两个影级肯定是不在话下的。

而且即使我对她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就算是不被同意的,也没有人会指责。

…不,泷大概会生气吧。

她的耳根都红透了,但是眼神之中那强烈又耀眼的意志,却没有丝毫的动摇。

“不用这样,你的神迹在支援上很强,比起肉体更适合精神上的磨练,今后目标朝这个方向走,是有希望靠自己成为影级的…回去之后去找负责你们的教官,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你们进入影级精神力培养装置。”

看着这样的她,我还是决定小小的帮她一下,最后还是不行的话,我就厚着脸皮去说一下吧。

看着推开了她手中钥匙卡的我,她的神情愣住了几秒,随后脸上浮现出了不同于之前那样略带敷衍的可爱笑容。

“…谢谢黑六长——”

突如其来的危机预感。

这是凭借着实战培养出来的一种直觉。

特别是在没有了符合黑级的力量之后,很多简单任务都让我经历了不止一次的生死时刻。

所以对于这种感觉我是绝对信任的。

但我只来得及将身旁的她,跟自己的身体压低。

滋拉——

响起了尖锐的破风音,耳朵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刺痛。

眼前的一切,包括刚才还在说笑着的女性们,没有例外的都变成了两半。

鲜血如同水柱一样喷发了出来,夹杂着肉块和内脏,溅的我一身都是腥味。

但是我连呕吐感都来不及产生,强烈的气流对着我的身体猛烈的冲击了过来。

客机也被横向切开了,上半部直接滑到了另一侧,而我所处的下半部则是朝着下方急速的坠落着。

施展了特殊步法的我勉强没有被甩入空中,拉着嘴脸低吟着什么的女人,朝着任务对象所处的小隔间方向冲了过去。

她应该还在休息,所以肯定是没有死的,就在我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的瞬间,再次袭来的冲击将我们甩了出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

即使是朝着死亡坠落,脸上也看不到恐惧的少女,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她那如极冬般散发着寒意的双瞳,同样也看了过来。

那是仿佛早已放弃了一切,却又蕴含着坚定信念的冰蓝色双瞳,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这样的矛盾。

看着伸出了右手的我,她略微迟疑了一瞬,然后我们的身影在空中相融了。

——我是有降落伞的。

便携式的体积很小,虽然没想到过能用到这种东西,但是基本上要坐飞机的时候我都会随身携带。

至于空检,在组织特有的证件之下,我们基本是想带什么都可以。

于是我抱着她们,安全的降落在了看起来不算很大的荒岛之上,然而就在我收好降落伞,准备对沉默的两人说点什么的时候。

正前方沙滩的上空出现了奇怪的画面,我确信自己的眼睛没有出现问题。

玻璃破碎的画面我是有见过的,但是我没有见过空间可以像破碎的玻璃那样出现裂痕,而且还如同蛛网一般的朝四处扩散延伸。

就在破碎的空间达到夸张范围的时候,从那虚无的缝隙里面走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应该没有找错。”

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但我却能明白意思,而且声音听起来与其说是人类,更像是野兽发出来的。

应该是生物,但是我却看不清它的模样,就像是被打了马赛克一样。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但是本能上已经能感觉出来那种致命的危险了。

“杂鱼,先清理掉吧。”

在这个瞬间,我感觉到了一阵强风吹到了我的身上,随后那位双眼失神,只知道紧紧地抱着我的女性,从腰部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

喷洒而出的血液将我染成了红色。

也许在这根本无法想象的突变面前,她能做的只有相信我这个所谓人类最强的十三人之一,能够保护她吧。

失去了光芒的双眼,连觉察到自己死亡的瞬间都没有。

她手臂上的力道还存在着,她的眼神中还包含着对我的强烈依靠,但她已经死了。

我只能松开她那最后的执着,让她彻底的回归大地的怀抱。

“你倒是比我想象的要镇定不少,许多的生物在面对他们无法抗衡的存在时,都会本能的产生恐惧,但我却没从你的身上感觉到那样的东西。”

诡异的生物依然用那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对我说道。

“如果恐惧有用的话,我可以展示一下自己的演技。”

即使在组织之中,知道这些存在的人也只有黑级的十三个人,这些存在早晚入侵这个世界是肯定的。

只是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在自己已经不在的时候出现,但是现在看来我是刚好赶上了这个时代。

“…虽说是感应到了能量,但结果是个封印体啊…嗯?”

它那也许是眼睛的东西闪烁着绿光看向了我身后的少女,随后摸了摸那也许是下巴的部位。

勉强能看出轮廓,四足着地,还有着双手,如果那还能说是手的话。

六足生物,还能说话。

我确定这不是我们世界的存在。

“有意思…不过短短几百年,在恐惧和求生的本能下,就能让你们弄出这种东西…这次的降临,也算是有点收获。”

——砰!

趁着它说话的间隙,我迅速的拔出了手枪,直接朝着它那疑似头部的位置进行了射击。

然后子弹消失了,好像连碰都没能碰到它。

虽然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但测试起来果然还是有些让人绝望,就像是蝼蚁站在巨人面前的感觉。

“把手雷塞进去也许会有效,但…在那之前有点难度。”

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魔法,也没有什么超能力,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我并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见过的那些大部分都是身体的强化之类。

特别一点虽然也有,但威力比起枪炮要差的太多,也就是说我们的这个世界最强的毁灭力量还是热兵器。

“不用担心,至少目前我们还没法长时间离开主战场,这次算是跟你们打个招呼,宣布你们的好日子彻底到头而已。”

它对于我刚才做出的攻击行为,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也有可能只是想让我感到绝望而故意做出的姿态吧。

或者是事实就是如此。

人在被灰尘颗粒击中的时候,也是不会有感觉的。

“在那之前,试着来攻击我吧,如果你还想活下去,就试着拼尽全力的挣扎,让我看看那似乎不会出现动摇的表情,会不会出现变化。”

沙哑低沉的声音落下的瞬间。

它那模糊的身影,从我的眼里彻底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