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电力之后,入夜的都市虽有月光照耀,但能见度依然很差。

之前的都市夜晚,不仅抬头就能看到仍在运作的各色灯火,从感觉上来说,并不会显得过于寂寥。

而且有没有电源能够影响的事情有很多,比如炒菜蒸饭,洗澡的热水,和洗衣服的洗衣机。

当然,这从一开始就只是奢侈的事情,在森林里度过的这段时间同样什么都没有,依然是这么过来了。

所以她并没有错。

毕竟已经有了被监视的先例,即使是破败萧条的都市,也有数之不尽的监控探头,我和她们都不可能浪费时间去一个个的摧毁,而她们想要继续跟在我附近行动也必须要保持神秘。

若是我跟教会联手的情况被组织发现了,就算他们不会对泷怎么样,我也会失去很多先机。

不过前面几次相遇我们都没有去设想过这种情况,所以也有可能早就被觉察到了。

但她也不是脸上就写着教会,加上初遇之时我被暴打,理论上来说我跟她的关系不会太好。

就算被觉察到了,只要按照计划前进就仍然有机会,没有先机就不要先机,我不能靠运气,最后一搏的情况大概有五成把握皆大欢喜,若是背水一战,我有百分百把握让她们都能好好的活下去。

那是我真正的底牌。

“…但愿这次,我可以幸运一次。”

我害怕死亡,但有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事情。

所以我能够无所畏惧的作出任何选择。

感受着从阳台上吹来的夜风,我的视线随着老旧是窗帘凝视着外面的世界。

视觉进行了增幅之后虽然能看清楚,但却没有普通状态下的那种韵味。

正是因为神秘,黑暗才会显得那般深邃,若是能够看清一切,那也就不再是黑暗了。

四处都是人类文明的残骸,破损严重的建筑以及彻底成为了碎块的区域,和摇摇欲坠却保持了大致轮廓的高楼,仅是看着就能勾起内心深处的涟漪。

脑海中出现了平淡的画面。

曾经在那片废墟中生活着的人类,在灾难来临之时,他们的脑海中又闪过了怎样的念头?

肯定也有沉浸在幸福里,却看着珍视之物在自己的眼前被撕成了碎片的悲剧,而且必然有无数类似的情节。

这样的,我曾经在电影里看到过。

每一个人都会有珍视的存在,那可能是他的父母,也有可能是他的恋人朋友,在拥有和平的时候,人们也许没有什么感觉,可一旦失去了和平,就能够明白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最珍贵的。

那时候,我很羡慕他们。

不过,舍弃一切只求独善其身的人也定然存在。

那也许会是一个普通人,在末世里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一路踏着曾经珍视之人的骸骨前行。

然而他可能会是活得最久的。

因为他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

我虽然不喜欢奉献一切拯救世界的英雄,但也不算讨厌,只是不会认可那样的态度。

那么——我究竟是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也许我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黑哥…我洗好了。”

一身淡粉色薄纱睡衣。

闪耀着月光的三千银丝散落于她的胸前,冰蓝色的双瞳在烛光的照耀下也散发着动人的光芒,如同蓝宝石一般璀璨。

“有点久。”

“女孩子本来就要洗久一点啊…黑哥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她用手指卷着头发,幽幽的看了过来。

跟我身上相同牌子的牛奶味沐浴露,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却有着诱人的芬芳。

在我的注视下,她似乎有点紧张,双手拘谨的放在小腹上。

站姿因为受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已经相当挺拔了,人类的希望看起来也比以前要更具规模,这就是站的端正的好处。

“那就开始吧。”

“嗯。”

一阵清风袭来。

她坐到了我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坐在了我双腿间的沙发上。

看似亲密无间,但其实根本就没有碰触到任何地方。

除了这头湿润的长发。

“放松点,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对、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多少还是会紧张的…黑哥你不明白…!”

我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她敏感的颤抖了一下。

“…这也是图解动作吗?”

当然不是。

“跟你说的只是基础动作,还有很多其他的动作只是我没说明,不过放心…你随时可以选择放弃,我并不打算强迫你掌握那股力量。”

泛着银色光芒的粒子在我的手指上缠绕着,隔着衣服并不影响从手掌传来的柔软触感。

其实我并不赞同她掌握神禁。

只是那时身处绝境之时,悄悄的替她种下了引导掌控神禁的种子,经过这段时间她不自觉的培育,那颗种子终于还是被她觉察到了。

所以在被问了肩膀不舒服之后,我轻易的就告诉了她所有的事情。

包括神禁的副作用和危险性,但她却被那可以源源不断补充暗物质的力量诱惑了,根本就不在意掌控这股力量的极高失败率。

就算是我从那个研究所里得到的引导神禁图解,加上我自身的经验,也不可能做到百分百成功。

而失败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爆炸。

在哪里凝聚神心,就在哪里爆炸。

那不是她的身体可以抵抗的住的冲击。

然而就算如此,她也依然义无反顾的作出了这个选择。

也许,我还是希望她能够放弃的。

但现在说再多也都于是无补,我只能够尽力去帮她完成掌控,实在不行就以保全她为主。

“…算了,反正之前在那个池子里我都被你看了个透…现在还在意这种事情,是我过于紧张了……”

她摇了摇头,故作轻松的靠在了我的胸口。

也许真正紧张的人,是我。

只是我们都不会说出来,通过眼神就能够明白,她对我是完全信任的。

就像是在说,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有怨言。

“…这样贴着,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我不讨厌这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把抱住的感觉。”

“我不是问你的感受!”

“没事,都一样。”

我深吸了一口让人想要细细品味的芬芳。

凝聚着暗物质的右手,贴在了微凉的颈部。

被注入了种子的区域出现了一团明显的光斑,就像是夜空中的繁星。

这是可以影响她对暗物质掌控的存在。

具体感受每个人的都不同,而且我并没有最初是如何掌控神禁的记忆,所以无法明白此时的她究竟是怎样的感觉。

不过从她这泛出了汗水的侧脸,和紧皱的眉头来看,肯定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

“痛可以喊出来。”

“…嗯。”

我将更多的粒子凝聚到了右手指尖,五指以点的方式与她的颈部接触。

她时不时的就会发出颤抖的声音,就算是为了所谓少女的矜持,她也不可能真的大声喊出来。

也许我应该准备个什么东西,让她咬在嘴里。

不过那也有可能被拒绝,事已至此,我只能将注意力更加集中的放在她的身上。

首先是随机性。

这个图解,并不是像脑海中的小爱说的那样,可以自己选择凝聚神心的位置,而是在种下了种子之后,另一个人用暗物质来刺激,最后它会以某种方式窜到身体的某个区域,协助的一方需要做的就是在那片区域将种子定型下来。

只是我没想到这个过程需要持续这么久。

贴在我胸前的背部变得温热了起来,她的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了。

而且她的声音,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

这种感觉还真是难熬。

难怪图解会推荐同性之间使用这种方式来掌控神禁。

要是异性,很有可能会把持不住导致注意力涣散,一旦没能觉察到那一瞬间游走出去的种子,再想寻到就很困难了。

至少我并不知道,这一步失败之后该如何继续。

也就是说,只要这一步失败了,我就不可能再让她去掌控神禁。

若是之前的我,也许会陷入困境吧。

只是现在,我可以保持着冷静来面对这一切。

于是我看到了,一道闪电般的光芒从我的手中溜了出去。

就像是幻觉一般,因为我的右眼似乎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而且位于手指中的种子,从感觉上来说,好像还是在那里。

但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应该不可能是幻觉。

“第二步了。”

我伸出左手从边上拿了条微湿的毛巾,替她擦掉了脸上的汗水。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脸色红润就像是被雨水滋润过的花朵一般迷人,

我将她稍微推开了一点。

“咦、做、做什么!?”

她迅速的按住了我的双手。

“只是脱个衣服而已。”

“什么叫而已啊、我…我自己脱。”

还以为她会拒绝。

其实并不用脱衣服,我只是想脱而已。

这是怎样的一副香艳画面。

如白雪般通透的肌肤沾染着一层薄薄的汗水,让人舍不得轻易的就用毛巾抹去。

也许不脱比较好。

不过我并不后悔。

按照记忆中的图解路线,我的右眼已经在她的背上形成了连续不断的计划线路。

这跟按摩的手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带、带子不能解喔!”

“嗯,解了我会忍不住。”

“知道就好!”

她轻轻的笑了笑,也明白我不会自掘坟墓。

“葵,刚才你是什么感觉?说具体一点。”

“嗯、大概有点像是在被火焰烤…主要是很热,然后还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乱动,每次动作都会感觉到疼痛,不过还是可以忍的住的那种。”

她轻描淡写的说着,脸上还挂着轻松的笑容。

我明白,肯定没有她说的这么简单。

“第二步我会先让你舒服起来。”

她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

想要冲起来的身体,被我的双腿牢牢的夹住了。

“黑哥、你之前没说——”

“没事的。”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她发出了最大音量的喊叫。

只是,这间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毕竟作为酒店的套房,若连隔音都无法做好,那就要变得相当吵闹了。

按摩和引导神禁,两者并没有冲突。

只要能确定是在背部区域,一小时内都是可以进行引导的。

而且看着这光滑柔嫩的美背,我就忍不住的有点手痒。

平时想给她们按摩都会被各种理由回避,我这融汇了世界顶级技巧的按摩手法,总是不能获得她们的认可。

但不管怎么说,她们也都必须承认,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

我以前也很享受被按摩的感觉,只是后来沉迷到自己去掌控这种给她人带来幸福的技巧里去了。

但泷也不喜欢我替她按摩,仅仅是一次她便彻底的拒绝了,还严禁我对任何人使用。

所以我的按摩技巧,还没有被任何人认可过。

应该差不多了。

“舒服吧。”

“才…没……有……”

她有气无力的看了过来,满面的潮红明显就是舒服到了极致的反应。

她已经瘫软在了我的身上。

我也只是简单的进行了十分钟左右的按摩,主要针对的是背部的穴位,活血化瘀,疏通筋骨。

对于经历过药物强化的她,这种事情做的越频繁,她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这能让她更加快速的去适应身体的力量。

“现在是正式开始,应该不会那么痛了。”

“……嗯。”

我用左手环住了她的腹部,因为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支撑身体了。

“黑哥…你之前说这套动作适合同性…我其实不太认同。”

她幽怨的说着,双眼之中闪烁着质疑的光芒。

“怎么说?”

“首先…你先把我想象成一个壮汉,然后在看看自己现在跟我的姿势!”

我紧紧的抱着她的腹部,大腿内侧也卡在了她的身上,右手则是贴着她的背部区域,眼前就是诱人的颈部,顺着目光还能够看到唯一拥有布料的区域。

只是那片区域的上方,依然还有一抹裸露出来的肌肤,也就是所谓的内衣形态最为诱人的部分。

如果把她换成一个大叔,又会是怎样的一副画面?

我试着进行了想象。

“……”

“怎么样?还想说这是适合同性的动作吗?”

“但是异性之间,不得不承认这样很容易走火,而且注意力难以集中。”

“可是黑哥你就可以做到啊…?只是困难点,并不是只有同性才是最适合的!”

她似乎对自己的这个理念有着莫名的坚持。

“那我就认可你吧,反正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意义。”

“是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是…想调整一下心情,已经好了。”

“嗯。”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我开始了凝聚神心的搜索工作。

先是以三根手指为核心,直接点在她的背部中心区域。

凝聚的银色粒子散发出来的光芒,几乎已经掩盖了旁边的烛光。

勾着滑嫩小腹的左手,可以感觉到轻微的颤抖,但并不能让我停下动作。

我干脆的加大了力道。

“呜!!”

这是我本身的力量,不仅是要用暗物质进行引导,还得用力量让她的身体作出自然反应。

然后在通过暗物质,去感应那本不属于她身体的能量。

只是速度实在太快了。

虽然我捕捉到了那个瞬间,但却无法判断在哪个区域。

我将手掌贴在了她的背上,早已再次被汗水浸透的如水肌肤在我的手掌之下华丽的起伏着。

我始终在寻找那出现了异常的地方。

依然没能找到。

很奇怪。

“…黑哥…怎么停下来了?”

“找不到。”

“找不到是什么意思?是、是我的问题吗?”

她紧张的看了过来,被放到身前的头发也因为这个扭头而甩到了背上。

“不,是我的问题。”

我平静的说着。

“那…现在怎么办?”

“我思考一下,你会不会冷。”

她摇了摇头。

“我都热的浑身湿透了…你还问我。”

“那就没事。”

我从手环里拿出了那张图解。

神禁引导方式的第二步,寻找游走出去的神心种子,我确实有按照上面的格式进行一连串动作,这个第二步能进行探索的方式,我基本都做过了。

为什么还是不能感觉到神心种子?

等等。

我注意到了图解的下方,一条并不算注释的提示文字。

【被引导的一方,必须将身心都放松下来,否则会影响到引导的过程。】

这个身心放松指的是什么。

“葵,你能够身心都放松下来吗?”

“啊…?我、我应该很放松了才对!”

不,我应该明白了。

她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放松下来。

即使是自己进行了心理暗示,但她始终还是紧张的。

“不够放松,你把头转过来。”

她转了过来,双眼之中充满了疑惑。

“先放松一下。”

她似乎觉察到了我要做什么。

只是,她并没有躲避我的动作。

似乎很久没有跟她做这种事情了。

记得上一次还是在那个小镇的时候,她还沉浸在被背叛的绝望之中,正在寻找着能够支撑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我给了她一个理由,就是去寻找父母。

但这也只是虚无缥缈的理由。

因为我们就连能活到什么时候,都无法保证。

更何况她的父母也只是确定了,在那时候通过转移,去了组织管辖的区域。

现在是否还活着是未知数,将来能否再次相见也是未知数。

但这并不影响。

“这样放松了一点没有。”

她睁开了双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太笨拙了,让我教教你!”

她干脆的勾住了我的脖子,再次将脸贴了过来。

她开始了猛烈的进攻。

我对她做的只是贴在上面,简单的游走一几下。

她对我,就是不停的用想撬开我的防御了。

很快,我就被她攻破了阵地。

只是她并没有进来。

“嘿嘿…不进去!让黑哥你一开始挡着我!现在求我我都不进去!”

她坏坏的笑着,眼神之中的那抹紧张也已经消失了。

我其实不太明白,她之前究竟是在紧张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现在都不重要了。

我看了眼她玲珑剔透的身体。

虽说之前在池子里,我有瞥到过一眼一丝不挂的形态,但近距离的视觉冲击果然是不一样的。

本能的就想伸出手去摸一摸,只是我现在不太敢这么做。

毕竟我这边也得保持冷静,继续下去别说是冷静了,光是控制着自己不去兴奋我就会累的够呛。

“差不多了,转过去,我再来一次。”

刚才转过身之后直接就调转了整个身体,算是直接坐到了我的身上,双腿则是放在我的大腿外侧,这种姿态确实是极为诱人。

若是换做平时,我肯定会多看几眼。

只是现在我不会去看。

“嘿…好的~”

她的笑容也变得更加自然了。

这次没有浪费太多时间,我轻易的就找到了游走出去的神心。

只是位置略微有些尴尬。

“黑哥…你确定是在那里?”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无法接受的摇了摇头。

“不行、为什么会在臀部啊!明明叫神心!”

“…你可以叫神臀。”

准确来说,其实就算跑到腿上都有可能的。

并不只是局限于背部,而是前后,比如前半身和后半身,哪个位置都有可能。

这就是成功率高的神禁凝聚方式的弊端。

“不…不行、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那种…太羞耻了……”

“你可以选择放弃。”

她通红的脸庞凝固了一瞬。

僵硬的摇了摇头,用着坚定的眼神再次看了过来。

“我…反正只是被摸而已…来吧!!”

她咬着牙转过了身体。

说实话,我也不太想摸这个地方。

这已经算是禁区了。

毕竟我跟她始终没有越过这一条线,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是接吻过几次。

但实际上,身体的接触并不多。

那时候即使的我,也正是因为她始终抵触的动作,才能够压下心中的欲望。

否则在红雪跟我说不能做那种事情之前,我也许已经跟她发生了不可挽回的事情了。

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

直接摸在了柔软的布料上面。

“不、不会还要脱吧!?”

她紧张的询问道。

如果真的要脱,她也许就要放弃了。

“不用。”

她安心的松了口气。

我控制着银色的粒子,在右手的指尖上再次完成了凝聚。

这次不同于之前,我几乎是将普通状态下能调动的所有暗物质都逼了出来。

身体变得有点沉重,而且连呼吸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急促了起来。

所以我其实没能感受到太多,她的臀部究竟有多柔软。

因为我的右手都是麻木的,就像是在被电流进行着攻击一样。

不过一开始贴在上面的时候,我还是好好感受了一番。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随意的触碰她的身体。

也许这一线之隔,我们永远都不会踏过去吧。

我明白,她并没有接受我。

至于我又是怎么想的。

如果是能够让她幸福的存在,那就算是她最终还是选择离我而去。

那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毕竟一开始把她从那里拯救出来,我也仅仅是因为不希望看到她的凄惨下场。

除此之外。

应该没有其他的理由了。

“不对。”

“又、又怎么了!?黑哥你不要说在前面!我不想听到这个!”

“不要紧张…确实是在前面。”

莫名其妙的又被溜走了。

她满脸通红的瞪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幽怨。

“…你要是说在那里,我就放弃。”

她的声音非常的坚定。

这是底线的问题,我很明白这不是光靠意志就能去克服的东西。

我摇了摇头。

“这次应该是可以完成了,在腹部,我左手臂刚才完整的感受到了它定居下来的位置,右手刚才凝聚的暗物质全部成为了养料,没想到会进行再次移动。”

她轻轻的抚了一下胸口,把我的左手推开之后干脆的转了过来。

陷入了沙发的双腿夹住了我的大腿外侧。

深邃的人类希望,就如同勾人神魄的魔盒一般,仿佛在吸引着我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过去。

我甩了甩头,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着冷静的心境。

应该不脱衣服的。

只是我依然不后悔。

“这次…是最后了吧?”

她将双手放在了我的胸前,我才勉强从大腿感受到的柔软触感中解脱出来,就被她再次拉了过去。

她没有闭眼。

我也没有闭眼。

虽说只有右眼能够眼神相对,但我仍然能够感受到那一抹炽热和真挚。

她似乎是想要跟我表达什么。

只是,我依然无法明白。

但这样的她,能让我感觉到温暖。

所以我不讨厌。

“好了…好好努力…以后…嘿嘿。”

“以后什么?”

“哼,秘~密~”

她神秘的笑着,还把手指贴在了我的嘴上,似乎是让我不要继续询问。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刚才那一瞬间的笑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可能是错觉吧。

“女人啊~只有保持神秘,才是最吸引人的喔~!”

不得不承认,她的笑容确实如天使一般迷人。

即使是被折断了一次双翼,但她依然还是振作了过来。

坚强的她,依旧是耀眼的。

“你现在还是个少女,什么女人不女人。”

“啧…0分回答。”

“好了,继续。”

我将右手贴在了她的腹部。

这次能清晰的感受到,跳动着的神心种子了。

它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对于创造出它的我,有着本能的嬉戏性格。

这么说似乎有点奇怪。

因为这些暗物质,本应该是没有任何意识的。

只是从感觉上来说,它们确实有点像是活着的东西。

只是没有意识罢了。

随着我右手的发力,她的腰部突然一紧就整个人撞到了我的身上。

柔软的人类希望也直接压在了我的胸前,以最为柔软的形态发生了挤压变化。

人类始终是一种伟大的诞生,最为伟大的地方也许就是这两团人类希望了吧。

我摇了摇头,将自己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感叹驱散。

“好、好痛!”

“忍着点。”

我凝聚在手指上的暗物质,不停的传入她的腹部。

她抱着我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了。

几乎已经是在撕扯着我的衣服了。

“好痛、好痛啊…黑哥…!”

她的双眼出现了晶莹的泪水,似乎是在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身体的颤抖也几乎到了疯狂的颤抖,若不是我用左手死死的压着她的肩膀,很有可能都被她本能的力量给挣脱出去了。

“咬我。”

“……啊?”

“痛就找个地方咬着,可以轻松一点。”

“…好……”

她用力的咬住了我的肩膀。

虽说我的肉体现在基本算是刀枪不入了,但也不是说水火不侵。

而且她现在浑身的暗物质都在躁动,就连牙齿上都凝聚了,加上我又是最为空虚的状态。

所以我的肩膀,被她轻易的咬破了。

她想要松开,但却被我按住了脑袋。

“继续。”

我继续控制着暗物质进入她的腹部。

她放弃了挣扎,只是拼命的忍耐着将我肩上的肉咬下来,所以她依然是在颤抖着。

这样的过程持续的并不久。

不过我们双方都不太好受,彻底完成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完全的瘫在了我的身上。

跟我的神心想比要小了几倍,但她的腹部确实已经出现了一团会往外闪烁着电纹的神心。

而且跳动的声音,就如闷雷一般沉重。

“这…就是我跟黑哥的孩子吗?”

“是啊。”

“…哼,开个玩笑还想占我便宜。”

“也不是我起的头,你的感觉怎么样?”

她伸手拿毛巾擦拭着我肩上的血液,身体并没有移开的打算,依旧是贴在我的胸前。

有点想就这样抱着她睡觉。

“感觉很好…就像是重获了新生一般!”

她的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看起来确实是很开心。

“简单来说…我觉得现在可以跟黑哥好好打一架了!”

“你不会就是想跟我打一架,才决定接受这个的吧?”

她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替你再多分担一点压力,毕竟…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

她说的没错。

以影级初阶掌控神禁,加上她又是特殊的类型,她的战斗力大概可以跟普通高阶的进行对抗了。

不过也只是对抗,加上神迹拥有者的能力各不相同,想要完全撑住场面,那至少得提升到中阶。

“啊…消失了?”

“这种汇聚起来的感觉记住没有?初次凝聚这种现象很正常。”

“唔…勉勉强强吧……”

“没事,忘记了下次我再引导你一次就可以了。”

她吐了吐舌头。

“黑哥太色了!”

“这点应该是彼此彼此。”

“哼…!”

这个临时的落脚点,是一栋建筑勉强还算是完整的酒店。

直上六楼,沿途清理大厅和楼道内的丧尸,最后则是分房间。

所有人都是在一个楼层,只是男性和女性分开住,除了我。

套房为三室一厅,隔壁的灰被我哄入睡了,红雪和小媚则是睡在另一个房间。

原本灰还是吵着让我帮她洗澡的,只是最后被葵接了过去。

所以她才会弄的这么晚才去清洗自己的身体。

“黑哥…继续?”

她戳了戳我的胸口,眼神中满是诱惑的光芒。

很明显,她是故意在挑逗我。

“不继续了,睡觉。”

我摇了摇头,将她抱了起来。

“这个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怎么样呢…”

她轻笑着,似乎非常轻松的样子。

我确实不会对她怎么样。

“我打算再来一套按摩,之前有点灵感。”

她的笑容凝固了。

神心已经消退了回去,普通状态下她也无法从我的手中逃离。

“等等、那个…我很累了、黑哥、让我去好好休息吧!?”

“我的按摩,就是最好的放松。”

“不不不、我、我…我受不了那种感觉了!放、放我下去!”

“你喊破喉咙都没用喔,让我试一下新想出来的手法。”

“至、至少让我穿上衣服?”

“嗯。”

我把她丢到了床上,反正她跑不掉。

顺手把挂在沙发上的衣服丢了过去。

她穿上了睡衣,眼神中满是幽怨。

“黑哥,过来我有秘密跟你说。”

很明显她是想到了某个计谋。

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诡计都是无用的。

“谁怕谁啊!今天就看看我们谁先跑!”

我没有抵抗她的双手,被她直接拉了下去。

还没等我调整好姿势,她便翻身到了我的上面。

“你是想挑战我的忍耐力?”

事已至此,我也有点被点燃了好胜心。

“先说好!忍不住越线的一方就是输,必须听另一个人一次的命令,一次就行!”

虽然我还是比较想按摩,不过也不讨厌这样。

“可以。”

虽说我应该算是劣势的一方,但连脑海中的那位我都能挡下来。

没有理由会怕她。

而且她的眼神之中,总觉得隐藏着什么我无法看透的情绪。

所以我不想拒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