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哥,这件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好看。”

“这件呢?”

“不错。”

“…哼,木头人!”

莫名的就被嫌弃了。

她拿着两套衣服钻进了试衣间。

这里是大型商城的一角。

位于地下一楼最内部的一片区域,其它摆放着生活用品的地方基本都被弄的乱七八糟,放置可以吃的地方更是惨不忍睹,也就只有这片女性服装区域,似乎并没有被人光顾,基本都还保持着曾经的模样。

不过每件衣服拍一拍都能扬起一片灰尘,而且葵平时也要穿着那一身类似于紧身衣的制服,就算挑好了其他衣服可能也没什么机会穿。

但是我明白,女人确实就是喜欢挑选衣服的存在。

曾经跟泷去购物广场就有不少类似的经历,而且站在女性专区里我总是会被刺人的目光扫视,除了低头看手机之外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而且那时候一站就要几个小时,明明放空了大脑却仍然会感觉疲劳,我到现在还无法理解那是为什么。

“妈妈,我换好了~”

我目光迅速的移到了另一个试衣间。

这是一身有着蕾丝花边的纯白连衣裙。

我应该是第一次看到她穿这种衣服,本就脱俗的气质和鬼斧神工的完美容颜,加上那黄金比例的身材,她无疑是一个百搭的衣架子,无论穿什么衣服都能够散发出其独有的魅力,不禁让人怀疑这是不是最经典的搭配方式。

不过也许是因为最初时期我给她挑选了土气的搭配,导致她后来一直都只穿那种类型的衣服,虽然会挑些露腰的上衣,但土里土气的长裤就很煞风景。

再后来她总算是开始穿短裤了,不过并不是那种可以体现出身型的一类,而是松垮的类型,虽说依然赏心悦目,但偶尔还是会有觉得微妙的地方。

但此时,她是天使形态。

“妈妈、灰好看吗…?”

“此景只应天上有。”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

目光从她胸前那抹白皙扫过,我点了点头。

“好看。”

她的脸上出现了开心的笑容,如一株青莲绽放,清纯又迷人。

感觉看下去我都要变成她的裙下之臣了。

【跟我还是有点差距,不过…人类里她应该是我见过最美的了。】

脑海中传来了充满了余裕的声音,她很少跟我谈到其他人的事情,看来此时的灰多少也让她涌起了不服输的念头。

就我的感觉来说,对比下来她跟灰现在应该算是不分伯仲,不过她的优势是她有着对男性更加致命的吸引力,天使形态的灰则是有一股圣洁纯净的气质,让人难以涌起邪念。

不过之前替她压制体内能量的时候,她那副姿态的刺激同样是不低的,或者说正因为清纯,形成了反差之后那种视觉上的冲击远比直截了当来的要厉害的多。

所以我才会轻易的被攻破了防御,若是曾经的她,倒还不会让我那么尴尬。

“妈~妈~你这样看着女儿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喔~”

听到了葵的声音。

在灰的面前,她也是基本都在喊我妈妈。

我可能已经快要习惯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将视线移了过去。

“哼,怎么样!”

超短塑型黑色短裤和同样为黑色的休闲衣。

虽说造型简单,但却能将她自身的优势完美的体现出来,特别是这双饱满白皙的长腿,和露出部分皮肤的腰腹区域,不过这样的搭配其实挺普通的。

也可以说,去年的夏天我在和平的世界里见过不少类似的少女,而且分为两个极端。

虽然简单,但这套搭配穿在容貌身材一般的女性身上就会显得很普通,但只要是美女,那就必然会引来无数人的侧目。

葵对于自身的魅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她很清楚自己对于男性的吸引力,也明白自身的优势是什么。

“评价呢?”

她的眉头微皱,脸上染着一层淡淡的红晕,也许是想让自己表现出不满的模样,但嘴角上扬之后再去鼓着脸感觉就有点微妙。

“好看,9.9高分。”

“不会是百分制的吧?”

“不会,十分制的。”

她双手抱胸,冷冷的哼了一声,似乎并不满意我的这个答案。

“小灰肯定是十分吧?虽然我也能感觉出来差距,但女孩子都是喜欢听好话的,妈妈你个笨蛋!”

“没有,她也是9.9啊。”

她楞了楞,充满了狐疑的目光看了过来。

“满分是谁?”

“没有满分,这是给予你们再接再厉的空间,直接满分那不就表示你们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我永远都不会给你们满分。”

“…你这话怎么那么像语文老师。”

“那不一样,满分作文也是有的,只不过要求很高。”

她低下了头似乎正在思考。

我才准备仔细看一眼,就被她的双眼盯住了。

“嘿…我有点摸清黑哥的套路了,说了半天你不过是想看我的这里!”

“…你这衣服的构造在胸口的衣领较低,既然都已经展示出来了那自然是给人看的。”

“设计是这样没错,但也不会有盯着看的人吧、正常来讲这就是变态!”

“除了自身有问题的,没有男人会不想看,但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隐藏自己的想法,所以敢于直面内心的勇者,总是不被世人所理解。”

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是明白了我的理念。

站在旁边的灰全程都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们,要是以前的她,肯定会参与进来。

虽然很容易就变成黄段子,但配合着她那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没有一点色气的成份,而且有时候还是感觉挺有意思的。

“好了,去把衣服换回来,要带走的我收到手环里,以后你们可以穿。”

灰点了点头,老实的钻进了试衣间。

倒是葵还停留在原地,表情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太情愿。

“我…就这样穿不行吗?那身衣服其实挺热的…”

“不行,你这样太性感了,要考虑一下其他男性的感受,还是说你想和他们搞好关系?”

她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

“这就是所谓的吃醋吧?感觉还不错~”

“这是身为妈妈对女儿应有的关心。”

“嘿嘿…我明白我明白,我去换了~”

显然她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我坐到了衣架旁的凳子上。

远远的可以看到,其余的女性也在挑选着衣服,至于红雪则是早就随便挑了几件合适的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对于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她似乎没有一点兴趣,不过是在我的要求下她才愿意去做,毕竟经常战斗,对于衣服的消耗还是不低的。

离开了森林之后,我们只花了几个小时就再次来到了原本生活着人类的繁华都市。

只是现在没有人类,也并不繁华。

被轰塌的大楼随处可见,弹壳和碎肉也是到处都能看到,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气息,存在的声音,也只有丧尸嘴里偶尔会发出来的撕鸣。

然而才走了一个多小时,在途径一栋曾经知名的国际大商城的时候,几个女性当场就走不动路了。

扭扭捏捏的跟我提出来想去搜刮资源,虽说我现在拥有的食物不少,但没有人会嫌弃吃的东西太多。

只是她们一进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奋勇杀敌,一路冲到了这里,简直就像是狂战士。

虽说普通的丧尸我现在也不用出手了,但她们之前可没这么兴奋。

脑海里闪过了幸存者小队里那对情侣的男性,看着自己没有觉醒神迹的女朋友冲锋陷阵的时候,满脸震撼的模样。

准确来说,除了灰和葵以及凝雪,我们还有三名女性。

但她们基本也都心有所属,而且因为关系复杂,也就只有我和那个唯一确定了关系的男人在这里,其他男性都跑去搜索物资了。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对我点了点头,我也简单的回应了一下。

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到了哪一步了。

不过平时睡帐篷也是跟队友一起的,应该还都是保持着纯洁的关系。

末世背景下绽放的爱情之花,若是他们能够活下去,应该可以白头偕老,而不是像我曾经从网络上了解的那样浮躁,二十多谈过几十个男女朋友都是正常的事情。

“妈妈~灰可爱吗?”

灰已经换回了原先的短裤和露腰T恤,不过仍然不忘问我一句,撒娇般的扑到了我的身上。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可爱。"

"诶嘿嘿……"

小孩子确实很容易就满足。

仅仅是一句称赞,就会露出幸福的笑容。

"妈妈~我也换好了,可爱吗~"

葵也换回了一身黑色的制服,裹着丝袜的双腿有着一丝成熟的魅力。

"可爱。"

"诶嘿嘿……"

她故意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似乎是在模仿灰的反应。

我将她们递过来的衣服收进了手环。

觉察到我们似乎准备离开了,红雪也走了过来,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那——"

惊天的轰鸣声,将我的声音完全遮盖住了。

口袋中的手机似乎也响起了短信提示的声音,想要看一下是什么的同时,周围的空间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于是我并没有拿出手机。

周围的空间似乎是要坍塌了。

"冲上去!"

这毫无道理的地震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料。

地面的上方是高楼大厦,若是全部压下来,我们都会成为肉酱。

细碎的石块时不时的砸落于我们的附近,我已经拉着灰和葵正在朝着出口的方向奔跑。

红雪不用担心,身后跟着我脚步的人们也没有余力去担心。

很快,从各个角落跑出来的男性也跟上了我的脚步,偶尔掉落下来的巨大石壁就像是死神的钟声一般敲击着我的神经。

我是可以劈开巨石,但他们不行,而且若是往上直接跳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所以我必须从出口出去,避开被大楼直接压到的可能。

所以我必须跑。

"包快丢掉、现在保命要紧!"

"没事的杨老大、背个包不碍事!"

"你、不说了快点跑!"

耳边传来了男人们急躁的喊声。

刚想开口,一丝危险的预感从我的脑海中闪过,

我强行提升了奔跑速度,一块巨大的天花板直接砸到了我上一秒还站着的位置,红雪也是勉强躲开了。

出口的光亮照射了进来。

通过感应,所有人都跟在了我的身后。

没有掉队的情况出现,虽然震撼很严重,但却没有直接坍塌这可能就是我少有的运气了。

于是我冲出了楼梯,直接踏在了地面之上。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我感应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

这不合理。

为什么会出现异形?

还像是在等我一样,明明我都用那个装置规避了感应,而且进入都市的时候也有从几只异形的附近经过来测试,确实没有被感应到。

千钧一发之际,我只能将灰和葵的身体甩出去,也就是在这个瞬间,沉重的力量已经在我的胸口炸裂。

"黑哥!"

"妈妈!"

夕阳的余晖映入了我的眼中。

飞速移动的身体砸到了墙壁之上,就在它即将彻底震碎我身体的时候,我抓住了它的大腿,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凝聚了暗物质的拳头砸在了它的头部,造成了眩晕的同时,我已经抽出了长枪。

这只是一只普通的长腿异形,但周围并不只是这些。

十字路口的方向有十几只正在冲过来,另一侧的居民楼则是丧尸群,我们已经彻底暴露了,没有任何理由。

我拍了拍胸前的尘土,除了心脏之外胃和肾都被震碎了,我能做的只有护住心脏,如果当场死亡,我应该就没办法再去治愈伤口了。

只是现在我的超直感治疗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用暗物质来维系身体就会导致力量下降,不过只是普通异形倒还没有什么问题。

但现在这种局面若是朝着预定的方向强行突破,只会吸引到更多的敌人。

甩掉并不难,但我的超直感现在最多也就持续十多分钟,以这个伤势来看结束了也不一定恢复,所以逃跑并不是最好的选项。

不过地面仍然在摇晃,身后的大楼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所以至少要先跑到空旷点的地方。

"你们没事吧?"

灰被红雪和葵挡在了身后,已经结束了跟几只犬类异形的战斗。

其余从出口冲出来的人,也都在第一时间跟异形展开了对抗,不过由于数量众多,他们也只是在且战且退,正在收缩防御等待着我的指示。

"妈妈…!"

我摸了摸眼里含着泪光的灰,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了之前在这附近行走时所观察下来的地形。

在附近有一个大型广场,倒是挺空旷的,至少不会被建筑压到。

我拉住了想要冲过去帮忙的葵。

"黑哥?"

"全部人跟着我突破,准备好持久战,既然引起了包围,那一味的逃跑也只有死路一条,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全部杀光!"

"""收到!"""

作为先锋我需要做的就是开路,但这并不是表示我就需要一路砍杀出去。

很久没用炸弹了。

我从手环里取出了几枚高爆手雷。

包围的丧尸群轻易的就出现了缺口,紧跟着我步伐的人们也保持着阵型互相支援,不过很快就出现了受伤的情况,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觉醒了神迹,没有觉醒神迹的人面对异形实在是显得过于脆弱了。

不过并没有人掉队,受伤的人很快就被安排到了中心的位置。

现在的我再来面对这种丧尸和异形,确实是没有什么压力。

每一次横扫都能够卷起漫天飞舞的血肉碎骨,只是身体内部依靠暗物质维系的受损部位一直在传来刺痛,导致我还是出现了几次差点让身后的灰受到伤害的情况。

这种展开的预防我有做过,所以手雷也有分发出去,而且虽然异形不吃子弹,但对丧尸是很有效的,不过得命中脑袋,否则就算是打断了手脚,它依然会爬着过来咬你。

只是几分钟,我们就成功突袭到了大型广场的区域。

时不时坍塌下来的楼房能够将一片片的丧尸砸成肉饼,同样也能对我们造成危害,不过也许楼房要坍塌的时候有着明显的征兆,所以我们并没有被威胁到。

"固守方阵,没有觉醒神迹的去攻击丧尸,拥有神迹的防止异形破坏阵型。"

虽然有做预防,但我确实很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

特别是我还启动了超直感,要是在这里被消耗了过多的体力,再遇到什么强敌就只能依靠燃血了。

红雪说的没错,那确实是在燃烧生命,而且是我最后的底牌,在这种地方谁知道下一刻还会不会出现更强的敌人,就算我拼死燃烧,也只有几分钟。

但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姑且先走一步看一步。

随着枪刃的挥舞,我再一次的清空了周围的空间。

但也就只维系了一瞬间,源源不断的丧尸和异形就再次扑了过来。

不停的挥舞,不停的劈砍,不停的将力量凝聚于枪身之上。

没有特殊的异形,这确实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不过有点奇怪,尸潮的消退速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快,异形也是除了第一波较多之外,后续的就开始变少了。

不过我也是早已脱离了超直感,勉强用所有能调动的暗物质维系住了内脏的运行,异形基本都交给其他人处理,若是有更多的异形,那我们的阵型也许已经被冲破了。

"黑哥…好像已经没有了……"

随着最后一只异形被劈开了遍布着鳞片的丑陋身体,武器掉落的声音接连的响了起来。

若不是地面上流淌着腥臭的黑色血液,也许我们都会直接坐下去休息了。

"受伤的赶紧处理伤口,若是有被咬和抓挠,就互相帮忙吸出来。"

"妈妈……"

"灰,你应该没事吧?"

虽然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染了血迹,但对比下来她还算是比较干净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

而且在刚进入这片区域的时候对于丧尸异形,她就没有表现出害怕之类的情绪,所以预想中替她蒙上眼睛的行为也没有做。

"灰没事…妈妈辛苦了…灰会快点长大,帮妈妈分担辛苦…"

就在我准备从手环里弄点装了河水的瓶子出来清洗双手的时候。

我感应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但并没能来得及反应。

砰——!

是狙击弹头。

而且刻意打在了我的脚边,听发射声音是重型狙击枪,一般人无法使用的类型,回荡在空气之中的枪声持续了五六秒才消失。

他们从一栋没有倒塌的居民楼上跳了下来,几百米的距离仅用十秒不到便冲到了我们的面前。

"尸潮这么快就结束了,还以为能看到更多的好戏呢…真是遗憾。"

为首的是一名浓妆艳抹的女性。

年龄大概接近三十了,不过皮肤倒是保养的挺好,而且穿着相当火辣,虽说容貌一般,但身材确实不错。

跟在她身后的六人,也都是有着影级高阶的实力,这种气息的感应就算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余力了,也不会有错。

是黑级小队吧。

"把你们的武器收起来,还是说你们想试试子弹和我的刀哪个更快?"

我走到了与他们相对的正面,并示意周围的人放下了枪口。

这种距离,枪械对神迹的威胁太低了,而且就算是黑级小队,他们也应该没理由现在还来找我麻烦。

"你们不在海军基地好好待着,是特地过来接应我的吗。"

我的提问,换来的只有为首女性那妩媚的娇笑。

葵像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的缩了缩脑袋。

"可爱的黑六,您难道以为我们是曙光组织的人吗?很遗憾,我们是救赎教会的,原本只是某个实验室发生了爆炸,没想到出来之后就看到了尸潮……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您这远近闻名的黑级,听说您是依靠着女人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不知道是不是在床上有着特别的功夫呢…姐姐很想品尝一番喔~"

真正的反派可没这么长的解释。

不过这样看来,组织确实并不知道我跟教会已经暗中联手了,这是好事。

"闭嘴你个老妖婆!我的男人你也想碰!?青炎别拉我、让我去斩了她!"

"嗯…?就你一个半吊子的影级初阶也有资格跟我说话?黑六你养的母狗并不听话啊,我这里有很多男人,可以教她该怎么当好一条狗。"

被刺激的凝雪挣脱了青炎的手,拔出了双刀就打算冲过去。

她自然不可能感应到他们的真正实力,就算是经历了一番苦战,但面对的敌人强度也不算很高,实在不行还有激发潜能的药丸,她自然觉得还有一拼的资本。

我把她拦了下来。

"凝雪,冷静一点。"

"可是……"

"交给我吧,不能交流就全杀了。"

"嗯…我明白了。"

她老实的退了回去。

握着刀柄的葵似乎也在压抑着怒火,她本身就比较冷静,所以不会轻易的就被挑衅,只是身上散发着毫不畏惧的战意,她也明白如果是感觉不到气息的神迹拥有者,那基本就表示对方高于自己,但她并没有感到害怕,倒是让我挺欣慰的。

"呵呵呵…看来您调教女人确实有一点功夫,不过审美却不怎么样,身边净是些庸脂俗粉,我可爱的队员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啊…没错,简直太丑了!"

"特别是那个银发和黑色长发的、简直就是丑的闻所未闻!"

“你这特殊的癖好还真是古怪啊!”

她身后的六个男人,在看到灰和葵的时候眼睛都发直了,而且丝毫没有掩饰那股贪婪的欲望,就算是现在这样贬低着,目光都没有移开。

"论到调教我跟你可比不了,教会的人找我有什么事?我身为组织的黑级,跟你们可没什么话说。"

使用燃血要消灭他们并不算难,只是身边还有他们,我若是放开手脚,这些影级分两个人过来就无人能挡了。

葵也只是初阶的实力,而且实战经验根本没法比,红雪就更不用说了,她为了压制灰体内的能量,几乎一直都在虚弱状态。

也许所有人齐心协力能够在一人的攻击下撑几分钟,但只要有两个人,那他们肯定撑不了多久。

我也没把握在十几秒内全部斩杀,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弄清他们的目地。

"呵呵呵…能有什么事啊,虽说我们教会和组织现在是盟友,但那也只是表面的结盟,私底下的战斗不会有人管的,现在我们强势,你应该求我放过你们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淡漠的对我提出疑问,虽然我不会放过你们,呵呵呵…"

"哦?那你的意思是?"

"别说您一个依靠女人的黑级,就算是真正的黑级我们也有一战之力,至于要求嘛…你也看到了,我的部下对女人并不挑食,也很久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了,至于其他男人我也没有兴趣,你就当我几个月的奴隶吧,把我服侍的舒服了自然会让你回去,能够保命,这样的条件不算过分吧?"

她用着妩媚的声音说道。

"不过分,毕竟生命只有一次,这就是你们的目地?没想到所谓的教会也会有像你们这样的败类…真是让人失望。"

余光之中,我看到了她们身后不远处的一栋大楼,闪过了像是用镜片反射出来的刺眼光点。

连续闪了几次,而且明显是人为的。

我的顾虑消失了。

"哈哈哈…你的这几个女人就让我们哥几个好好照顾吧,队长看上你是你的福分!老老实实的服从还有活路!虽然你在传闻中是个废物,但这种简单的选择题应该不会想不通吧?"

"不在组织里好好待着,带着这群废物出来是体验生活?还带了这么多男人…难道是你还有特殊的癖好?啧啧…队长,待会记得让他表演一下,我也想看看男人之间的苟合,不过我要当着他的面搞他的女人,嘿嘿嘿……"

"你的第一神迹是有限制时间的类型吧?听说连第二神迹都没拥有,肯定有着特殊的床上技巧,毕竟吃软饭的人在那方面都是挺厉害的,我也要看!那个银发的让我先上,谁都不要抢!"

"去你O的,老子也忍了好久,那个银发的我先来!"

"吵什么吵,反正时间多的是,谁都可以轮的到,我喜欢那个小女孩,你们别抢。"

吵闹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见我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他们也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为首的女人,那浓妆艳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

"我给了你思考的时间,答案是?"

我淡淡的笑了笑,朝着泛出光芒的手环伸出了右手。

他们的神色瞬间就变得紧张了起来。

原先的那种悠闲的气氛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认真和严肃,杀意和战意瞬间点燃了我们之间的空气。

不过,我只是拿了根巧克力棒出来。

他们紧张的气氛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掩盖不住的羞怒,只是为首的女人仍然保持着平静,压下了想要冲过来的男人们。

"别紧张啊,我吃点东西。"

我撕开了包装,准备咬下去的时候被灰咬了一口。

"妈妈…灰也饿了……"

"那你吃。"

"嗯~"

"黑哥…你在想什么?"

葵有些莫名其妙的白了我一眼。

不过抓着我衣服的手指似乎正在颤抖,她自然明白我此时的状态并不算好,而且进入燃血虽然有着超高的战斗力,但面对复数的人也会有可能被拖延,以冷静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胜算太低了。

就算能赢,也只有我一个人能活下来。

"没事,你们也吃点。"

我再次从手环里拿了巧克力棒出来,分别丢给了身旁的每个人。

红雪倒是没有犹豫的啃了起来,其他人都楞了楞,不过在我的眼神示意下也都撕开了包装。

那些影级的也都沉默的看着我们。

然后,为首的女人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充斥着怒意的笑容,像是才明白我这么做的含义。

"您…是在表示,看不起我们吗?"

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本就不算好听的声音被这么一弄,变得更加难听了。

我吞下了嘴里的咀嚼着的巧克力棒,淡淡的看了过去。

"抱歉,我还真没把你们放在眼里。"

我拿着矿泉水瓶仰头大大的喝了一口。

"很好…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她朝着身后的男人们挥了挥手,杀意沸腾的男人们浑身都爆发出了各色的暗物质。

但他们也就只作出了这些动作。

砰——!

重叠在一起的七道轰鸣声,将他们的身影彻底定格了下来。

每一发都是命中脑袋,就算是拥有自愈能力的也会当场死亡。

没有任何失败言论,他们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

“有人帮忙的感觉,真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