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晶体导入中——

嘟——

确认信息,曙光特殊编制人员,编号764记忆模块,内容为两小时,分类为X级极密。

请提供解锁身份——

滴——

确认身份,特殊个体授权芯片,瞳膜分析中——

嘟——

与叛逆团体亡灵首领,柏丽雅·泷有七成相似度——

警告,记忆晶体将执行自毁程序。

滋——

确认接入特权芯片,自毁程序解除,审核通过,记忆晶体解锁——

滴——

神迹监督管理部。

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休息了,持续工作了五个多小时,实在是有点累啊。

这是隶属于组织,却如同幽灵部门一般不被任何人知晓,由至高管理者直接控制的特殊部门,内部成员来自世界各地,且每人都拥有一批绝对忠诚的部下。

我们的信念就是,为了人类的延续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若思,23566号实验体的数据传来了,我手里还要处理23564的,你拿去看一下。”

“直接传到我的终端来吧,我这边负责的23545在一个小时前猝死了,浪费了我们这么多资源连一级觉醒都没有达到,这些早期出生检测没达到A级的,真的是一堆废物。”

“可别这么说,传说中的第六号黑级,我记得有前辈说过……他当年的检测也只是勉强达到了B级,若不是其父母求着要让我们组织接手以赚取抚恤金,我们可就要错过一名黑级存在了。”

“唉…那个人算是奇迹了,一般人顶不过来。虽说同为三步走绝望诱发,但那种类型的成功率比现在还要低,能熬过来的现在基本都是影级的佼佼者,前辈们的思路还是很强的。”

“嘿嘿,若斯你作为第十五批接手人员,过个几年就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去策划了,现在的失败可以拿来当作总结经验,不用太在意。”

这样的安慰并不能让我心中的恼怒得到缓解,但我还是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虽说加入这个部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看着接手的实验体不停的失败,这种感觉确实很不好。

而且大多数都是按照前辈们的指示完成的,我也只是监督执行罢了,但就是这个简单的过程也经常出错,协助者的表现不够严谨,被觉察到功亏一篑的事件经常发生。

若不是权限不够高,我都想把这批失败的协力者全部踢出去了。

随着屏幕上传输资料的读条结束,一片密密麻麻的个人资料映入了我的眼帘。

“咦…这个女孩有点可爱啊,是我喜欢的类型。”

“哦…这个简单,等她觉醒之后,你可以拿来玩玩,不要弄死就行了,玩腻了记得还给组织,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们动静不能弄太大。”

敲打着键盘的前辈喝了口咖啡,显然这样的事情他也做过不止一次了。

“嗯,我明白,前辈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会好好学习。”

又有哪个男人会嫌女人多呢?

何况我才进来不久,现在才只是捞了两个少女而已,辛辛苦苦寒窗苦读,熬到了这个位置之后自然是要享受人生。

依稀记得曾经拒绝了我的那些女人,在得知我进入了组织之后一个个都主动跪在了我的面前,然而我又怎么再会对那些已是残花败柳的老女人感兴趣。

我们是为了人类的延续而付出一切的英雄,只要没有闹到至高首领那里,就算被其他高层发现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所谓的特权!

拥有权力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沉迷。

“不过…这个实验体的预定计划是被男友抛弃,然后还要遭遇父母被杀的变故,最后应该会被歹徒轮吧,这个过程中若是能提前觉醒,倒是值得一玩,要是变成了烂货那我就没兴趣了。”

虽说预定走向可以修改,但数据上这个女孩的性格属于外冷内热,对于男朋友有着病态的迷恋,以这种方式觉醒确实很合适。

作为协力者的男友是个十七岁的男子,资料上来看他是个情场老手了,无论是训练还是实践都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还有组织提供的资料,他根本就不会失败。

相当于知晓一个女性的所有软肋,以最合理的方式接近并打开心扉,这种事情他也是非常有经验了。

不过,最近的几次报告上显示他似乎有点不安,主要是在描述实验体对于自己的爱意近乎病态,希望组织能暗中保护他。

“现在组织抵抗丧尸异形需要多少人力?哪里有空给这个吃着皇粮的小白脸护卫,真是痴人说梦!”

“喔…协力者想要护卫啊,你给他派两名银级的吧,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协力者也很珍贵,可不能轻易死亡了。”

明明说了是让我处理,但他的语气却是一副命令的姿态。

稍微有点不快。

不过现在我还没有太多的权力,正面抗衡是愚蠢的。

且同在一起工作,身为后辈自然需要学习,我会感觉气恼应该是因为最近被权力迷失了的原因吧,我要调整好心态。

“前辈说的是,那我从银级闲置编号人员里挑几人出来。”

“嘿…以前的协力者很多,组织根本就不会管他们的安危,但现在没办法,不仅预备的神迹拥有者珍贵,就连这些协力者也都有些跳起来了,我手里这份的协力者你知道他们提出了什么要求吗?”

这是略带嘲讽的笑声,我怎么能分辨不出来其中的怒气。

“能让蓝哥这么恼火,我估计是得寸进尺的要求吧?”

“呵…这个协力者说是动情了,报告上写着已发生了关系,希望我们能看在她家族的面子上成全他们,简直是胡来!这还是个A级的潜力者,真当我们组织现在管不住他们?”

看了眼侧面屏幕上的协力者资料,是个水嫩的少女,有着一头可爱的短发,其家族为资助组织运行的贵族之一,不过股份并不算太高,而且这种出来历练的分家少女,几乎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男性协力者出现暴走的情况很少,一直以来都是女性协力者的失败居多,很多都会看不下去实验体的痛苦而动情,女人比较感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经过多年的研究,做过男女之事的潜力者,其觉醒的难度会变得特别高,原理还没有分析出来,只是通过了无数观察得出的结论。

正如现役的所有黑级,在觉醒之前都是纯净的。

“嘿嘿,这女孩挺可爱的…让她付出代价就好了,蓝哥别生气。”

“哼,代价是必须的,我现在就联系那片区域的部下,让他们随便玩,这婊子不是想跟实验体在一起?我让部下把他们两个关在一个房间里,当着实验体的面搞,说不定还有觉醒的希望。”

“蓝哥威武啊,我会努力学习的!”

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漠的笑容,似乎已经拨通了电话,正在小声的安排着什么。

我的目光移回了自己的屏幕。

神迹觉醒的条件,绝望、愤怒、一切亢奋的情绪都会成为觉醒神迹的诱引,但普通人即使觉醒了也无法走的太远。

所以在我们的前面,还有负责检测大部分出生婴儿的机构,确认其体内的潜在暗物质是什么等级,达到B级以上就会被组织接手,然后交由我们完全操控其人生脚步,将实验体培养成只会服从的战士。

这个计划是在三十年前,第一台暗物质品级检测仪器问世的时候开始执行的,其工程量之大令人咂舌,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资金和时间,直至今日也没能彻底的完善程序。

毕竟操控的是人心,变数实在是太多了。

“靠!那婊子带着实验体跑到重灾区了?你们是怎么搞的!?”

看来前辈的部下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能干啊。

给逃到重灾区,那基本就算是确认死亡了,丢掉一个A级潜力者,怕是要被上面责问。

我自然是没有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模样,装作没听到继续敲打着键盘。

“蓝哥,你有听说吗?最近似乎有一些暗杀组织重要成员的人,这是假的吧?”

这几天总觉得气氛有点古怪,这个流言也是吃饭的时候听到其他人说的,前辈的权限比我高,可以接触更多的秘密,只是行走在这里若是不能掌握好时机,不小心得罪了他就不好了。

所以我是在他情绪缓解下来之后,刻意用了较为随意的语气,让他觉得我也只是好奇问问,没有其他的想法。

就算被猜出来我究竟是什么目的,他也不会明说出来。

毕竟人际交往里,大部分都只是表面功夫罢了。

“不,是真的。”

“咦…?还真的有人敢对组织动手?这不是在挑衅全人类的意志吗?”

“没办法,总会有质疑的人,带头的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黑级个体006的专属秘书。”

“啊…那个超级美女?”

没想到会是那个女人。

我曾经在宴会上有看过一眼。

一身简约的连衣裙就艳压全场,那冷艳的模样对男性征服欲的刺激无疑是极大的,只是后台太硬了一直没人敢动,否则早就被组织其他高层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吧。

“这次她后台再硬也没用,她的父亲已经宣布跟其断绝关系了,远在天边的那个黑级,估计也差不多要被斩杀了吧。”

“啊?组织要对黑级下杀手吗?”

这个编号006有点神秘,我的权限也只能知道他似乎是遭遇了什么,导致神迹消失了,不过能在灾害区活这么久,估计是恢复了一定程度的实力,否则没有可能撑到现在。

“你要知道,黑级虽然有着极高的特权,但他们终究还是战士,不能控制的战士就没有价值了,而且组织用来威胁他的筹码下落不明,他们只能选择将他清除。”

“威胁的筹码?指的是那个女人么。”

怎么也是一名黑级,应该不至于被用这种理由威胁吧。

“是啊,他们关系好像很复杂,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个女人在刺杀自己父亲失败之后就消失了。”

“连自己的父亲都杀,真是疯狂啊…不过那个黑级若是知道组织已经失去了威胁他的筹码,就算想杀他也很麻烦吧?外面的世界动荡混乱,要是躲起来怎么办?”

“嘿…看来若斯你对科研组的情况了解的不多啊,弄个体形差不多的再靠科技改良模拟一下,基本可以接近百分百还原一个人的容貌了,那个黑级只会按照组织的要求,一步步的走向深渊。”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只是故意提问,让他可以显摆一下而已。

“至于通讯就更不用说,现在组织内部任何人需要跟外界通讯都得申请,一旦发现异常就会进行包围,那个女人根本没办法跟外界联络,除非她愿意暴露自己。”

我点了点头,笑着喝了口咖啡。

“说起来圣女可真是人间尤物啊…要是能品味一番就好了,可惜便宜了那个男人。”

“圣女的照片我也有看过,简直都不是人类了,不过我还是喜欢普通一点的。”

“但要是绑到你的床上,你肯定也会变成猴子吧?”

“那是当然。”

我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会心笑容,无论在什么时代,男人们围绕的话题都会无法偏离女人,这也许就是天性吧。

接连处理了几份数据之后,我喝了口有些凉了的咖啡,总算是听到了下班的系统提示音。

即使有着不小的权力,但我们这个部门却也是见不得光的。

虽然可能有一小部分人觉察到了,但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若是操控他人人生的事情被曝光,那就算是组织也会难以压下去其恶劣的影响。

这点我们都是心知肚明,所以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属于这个特殊的部门。

离开大楼之后,需要走一条幽静的林间小道,几位前辈所居住的地方与我不同,所以不顺路。

初入组织的时候,我还是只有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而在被调到了这个部门的时候,则是分发给了我一栋别墅。

若是在外面的世界,不知道要工作多少年我才能够买的起,而现在我则是能悠闲的享受人生。

想到了房间里的两位少女,我不禁又有些心猿意马了。

闻到了一股迷人的芳香。

是新种植了什么花吗?以前都没闻到过这种气味。

“嗯?”

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

一身在路灯下显得鬼魅的黑色长裙,及腰的金色发丝随着夜风轻摇,裸露出来的皮肤水嫩白皙,挺拔的鼻梁上方的银质假面遮住了部分面容,但我却不可能认不出来。

或者说那副完美的容颜,只要见过一次就永远都不会忘记。

这个人我认识。

我几乎是想都不想的掉头就跑,但却只跑了一步就发现自己的双腿失去了力量。

我跪在了地上。

身后传来了高跟鞋踏着地面的声音。

就如同死亡的钟声一般,想要大声呼喊,却发现怎么都开不了口。

一双饱满诱人的大腿映入了我的双眼之中,被长裙遮掩了部分形成了朦胧感,若是平时我看到这副画面,只会感到口干舌燥。

但此时的我,已是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

“曙光特殊编制人员,编号764,原名李若斯,负责的是神迹觉醒企划,对吗?”

怎么能有这么动听的声音?

只是听着就让人骨头都酥麻了下来。

“是。”

奇怪?

我在说话?

不对,我控制不了自己。

“你的脑内,是否注入了特殊记忆晶体。”

啊。

这个应该没多少人知道的才对。

特殊编制的人员,脑内都会装上一块特殊记忆晶体,若是死亡,一分钟内就会把存储的画面传输出去。

“是,在后脑勺左侧进去五厘米的位置。”

我果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话语。

“嗯,那你可以逃命了。”

一阵更加迷人的芳香涌入了我的身体。

双腿有力量了。

她的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胸前那一抹诱人之极的白皙让我的欲望压过了恐惧。

我要推倒她,撕开她的衣服,将她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躏,简直就是送到了眼前的肥肉,我的身体也是强化过的,对一般人来说就跟超人一样!

以为用这种手段就能震慑住我,果然女人都是蠢——

我的双腿似乎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六,腿砍掉他就没法逃命了。”

“抱歉,我不想让这个男人碰到您的身体,请赎罪。”

“没事,处理了之后把晶体挖出来,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是。”

痛苦消失了。

那不是我的身体吗?

怎么离我这么远?

啊。

我明白了。

滴——

确认记忆模块将以影像格式转储。

确认销毁S级记忆晶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