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不知从何而来,淡雅芬芳恍若仅存一瞬,亦若存在已久。

但无论如何,此时存在于空气之中的,只剩下浓郁到仿佛每次呼吸,都在饮血入喉一般的血气。

“我是谁?”

低沉沙哑,听着让人觉得难受的声音,应该是我发出来的。

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

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这么想着的我,究竟是想证明什么?

我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去思考,因为很麻烦。

有什么东西正在钻入我的皮肤,我也许有办法抵抗。

但这同样麻烦,我同样轻易的放弃了。

遍布于视野范围内的,我知道那是名为尸体的存在。

无数张陌生的面孔怒目圆睁,似乎包含着无尽的怨恨,而他们都在看着我。

对,即使尸首分离,没有了活着的气息,也不会发出声音,但那眼神却定格在了他们的最后一瞬。

我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词汇,这应该是叫做诅咒的东西。

脚步很沉重,我艰难的挪动了两步就不想动了。

随着天地震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透明圆形物体,我想这大概就是镜子,存在于上面的身影,应该就是我了吧?

银白色的发丝之下,是一张没有生气,不比那些残缺尸体好到哪里去的面容,黯淡无光的双眼,似乎要将我吸进去一般深邃黑暗。

我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急忙的避开了这个眼神,胸口的这股情绪应该就是名为恐惧的存在。

光滑的镜面出现了无数细微的裂痕,但却没有崩碎,上面已经没有了我的身影,而是出现了一道朦胧的画面。

是跟我头发一样纯白色的世界,我看到了一个脸很圆润,身材臃肿的存在。

他伸着手胡乱的挥舞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最后一脸喜悦的收回了双手,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但他的怀里,明明是空无一物。

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了。

他似乎很慌乱,跪在了地上不断乞求,但却仍然被撕下了双臂,这个时候我才看到,有一抹微弱的光芒从他的怀中飘了出来,慢悠悠的于空中飘荡。

他像是疯了一般拼命的挪动着身体,很快双腿也被撕了下来,就是如此,他也没有放弃希望。

于是黑影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尖锐的物体,朝着他的身体刺了下去。

无数次的刺下都不能阻止他的渴望,于是黑影丢掉了尖锐的物体,把手掌插入了他的胸口。

一颗腥红色,正在跳动着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千疮百孔的他张开着嘴唇,但我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我的胸口似乎也感觉到了一阵刺痛,滚圆的身体匍匐在地上不住的颤抖着,但最后黑影还是捏碎了那个跳动着的存在。

这一瞬,我感觉到了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脸上滑了下来。

仿佛失去了什么的空虚感,让我的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身体有个地方很痛,痛到我想要喊出来,但我张开了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画面在重复着,他的身体里似乎有无数颗跳动着的存在,每一次被捏碎,很快就会被黑影再次掏出来捏碎。

我不清楚持续了多久,宛如一个球体的他趴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黑影很高兴,发出了兴奋到骨头都在颤抖的笑声,不仅是画面中的他,此时的我亦是如此。

我也感觉到了浑身都在颤抖,兴奋到了极致,这是一种无上的快感,我差点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了。

镜面上的裂缝似乎变大了,但距离崩碎明显还很远,而且就算崩碎了。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一道瘦骨嶙峋的身影出现在了画面之中。

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大量的词汇,让我明白了那存在于头顶上五光十色的存在是霓虹灯,喧嚣繁华的街头上,行走着的是脸上带着笑容的人们。

只是我并不在其中,也不理解他们究竟是在笑什么,他们的笑容,真的不是做给其他人看的吗?

位于阴暗潮湿的小巷之内,几个跪倒在地的男人正在乞求着能够获得活下去的权力,他们的面前站着的是受了一身伤,但却已掌握了他们身死的瘦弱少年。

他耐心的听完了这些人的求饶的话语,也相信他们确实是因为家人被挟持才会作出了这样一系列的行为,但他最后只是说了一句。

“我也一样。”

于是他举起了屠刀,无情的将那些乞求着活命的男人尽数斩杀。

画面的速度开始变得迅速了起来。

不断的有人死于他的屠刀之下,只要是求饶的他都会安静的听完,然后继续挥下屠刀,每斩杀一人,便会有一具尸体永远的倒在他的身后。

他的每一个脚步,都会留下红色的印记,身后尸体无时无刻的都在发出最为凄厉的惨叫声,他开始变得更加果断了,再也不去理会求饶的存在。

浑身沾染鲜血的他,脸上逐渐出现了笑容,那是一张丑陋且没有任何生气的笑脸,看着这样的他,我的嘴角似乎也不受控制的上扬了起来。

他那空洞的胸口里,似乎有一道金色的光芒在闪烁。

是的,他的所有行为都是有理由的。

既然是为了那个金色的光芒,那就没办法了啊。

即使我根本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但却无条件的认可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可避免的,没有人可以指责他,也没有人可以怪罪他。

因为他也是被逼无奈啊。

那些一直在往我体内钻入的东西,似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我似乎想起来了我是谁。

也似乎仍然没能想起来。

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正在燃烧着。

无论是血液还是骨头,或者是肌肉,就连眼前的这面镜子也燃烧了起来。

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血红色的火焰之中。

我似乎在笑。

不对,我确实是在笑。

沙哑难听的笑声,回荡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啊……”

极度炽热的感觉消失了。

身体无法动弹,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心脏被贯穿了。

不仅如此,全身上下除了头部之外,其余的骨头都被震碎,内脏也是处于崩溃的边缘。

若不是暗物质在维系,我早就死透了。

脑海中逐渐出现了复苏的记忆。

我拒绝了小爱,决定先依靠超直感去探一下虚实,那只异形从容的站在原地,说可以让我先攻击十秒。

我没有犹豫的进行了破军九式的叠加,结果连对方的影子都摸不到,看起来就像是在原地没动,却能避开我的所用攻击。

最后想要闪身的我,看到了一记朴实无华的直拳。

用来格挡的长枪被震成了碎片,胸口也被直接贯穿了,神心破碎产生的冲击让我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某种力量替我挡下了大部分冲击,否则我应该已经被炸成了四分五裂,更别说什么保留较为完整的身体。

特殊的精神世界里,时间的流逝会被无限的放慢,此时的我跟被击倒的我,也就只相隔了一瞬。

一半的身体陷入了泥土之中,余光中还可以看到她们正在朝着我这里奔跑。

钻入血管的银色粒子,差不多也已经达到了所有角落,我深吸了一口气。

“燃。”

血液燃烧起来了。

极度的炽热,仿佛要让人发狂一般的疼痛,无数的银色粒子在我的血液之中燃烧爆碎,一股强盛澎湃的力量瞬间传递到了四肢百骸,身体因为获得了力量而颤抖,大脑因为得到了力量而兴奋。

右眼看到的一切,也仿佛燃烧了起来,变成了鲜艳的赤红之色。

暴虐的杀意在侵蚀着我的理智,似乎想要让我加快燃烧的速度,让我变得更加炽热。

【伪·第二神迹,确认全面增幅为…十五倍,极限持续时间大概是一分钟…倒计时、五十八……】

脑海中的她对我说谎了。

我很清楚,真正的极限大概是三分钟。

按照这种速度燃烧下去,我的血肉都会被燃烧成虚无。

只有这样,我的身体才能够承受的住这种程度的增幅,至于代价…只要现在不会死,那就没问题。

我站了起来。

扫了一眼楞在原地的少女们,然后迈出步伐——

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脚步同样如此。

极高的风压在阻碍着我,只是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这种速度感,我就已经冲到了那只仍然站在原地,身上燃烧着火焰的异形面前。

“这样才有意思啊。”

它似乎在笑,语气之中出现了一丝严谨。

但也就一丝,它仍然没有把我当作威胁。

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目标是将我的脑袋切下来。

俯身避开的同时,我握紧右拳朝着它的脑袋砸了过去。

它伸出了手掌,仿佛完全看穿了我的动作。

砰——!

脸部扭曲变形的它弹飞了出去,击碎了什么的手感传了过来,不过我的肚子似乎也被什么东西贯穿了。

连疼痛都无法感觉到,被贯穿的地方就完成了修复。

我踩出了追击的脚步,空气中还残存着拳头打击的震动感,我就已经来到了它的身前,踢出的右脚跟它的左手臂撞到了一起。

银色粒子爆碎成炽热的火花,它那粗壮的手臂凹陷了进去。

凝聚在脚底的暗物质不停的完成压缩爆发,施展步法的我听到了空气被踩爆的声音。

它的尾巴再次甩了出来,试图阻挡我的追击。

“什?!”

我抓住了它的尾巴,一个转身直接将其砸在了地上,厚实的地面如同出现了无数如同蛛网一般延伸出去的裂纹。

一道火光从它的嘴里喷了出来,我没有闪躲而是用手顶住一路压下去,手掌上缠绕着的暗物质不断的爆散,但我终究还是按住了它的嘴巴。

连续挥舞的拳头每一击都将它的肉体砸至变形,挥出第四拳的时候,我被一股沉重的力量震退到了另一侧。

“既然要肉搏,那我就不客气了!”

它的身上出现了更多燃烧着的火焰,气势变得极度锐利,瞬间完成了起身并踩着我的脚步追了过来。

我们的拳头同时砸在了对方的身上,依靠着凝聚在身上的暗物质我也就是感觉到了一丝疼痛,它看起来似乎也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蝼蚁蝼蚁蝼蚁蝼蚁蝼蚁蝼蚁!!!”

它不停的挥舞着重拳,我也不甘示弱的进行回击,无论是被击碎的骨头还是被扯下了血肉,我都能在瞬间完成修复。

而它虽然也有修复能力,但却明显要差了很多,无数的黑色鳞片漫天飞舞,伴随着彼此的血肉,每一秒都要挥出十几拳,仅仅过去了三秒它便主动拉开了距离。

同时,一道黑光挡在了我的身前,让我没能第一时间追击。

抓住了它用来制造撤退空隙的断尾,朝着后方跳跃的它还处于半空中,没等我进行追击就将双手举到了身前。

鲜红的火焰从它身上的各处纹路中喷涌而出,迅速的汇聚到了双手的掌心。

“蝼蚁,这招你看如何!”

如同水滴落入湖面之上,它身前的空间出现了一层层的涟漪朝着四面扩散而去,与此同时,无数的火焰箭雨仿佛覆盖了整片天空,朝着我倾泄而来。

【主人…还有四十秒…】

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充满了忧虑和哀愁,这个伪第二神迹,真的就是拿命在拼。

不过这种战意沸腾,血液燃烧的感觉我并不讨厌。

“凝。”

燃烧的血液并不是完全消失,还形成了一股淡红色的气雾在我的身上,我控制着它们和暗物质完成了融合,凝聚出了一柄通体呈现淡红色的长枪。

基本是半透明的形态,且极其不稳定仿佛随时都会破碎,但此时它就是我的最强兵刃。

凝聚于脚底的暗物质完成了压缩,我朝着漫天箭雨冲了上去。

一抹电纹于从我的眼前闪过。

如同低雷一般的鼓动,再次传入我的耳中。

这一次,它不再会被击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