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高悬。

有着繁星点缀的深邃夜空,虽然在牧场里每天都能看到,但是此时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从树林里吹来了草腥味的夜风,枝叶摇动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距离秋季还有几个月,即使世界崩坏,该有的四季运作仍然不会改变。

只是我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所以考虑她们的换季衣服,并不是现在该做的事情。

清晨出发,背靠着同伴或树干休息了两个晚上,他们的身体也已经接近极限了,所以第三个晚上我选择了原地驻扎好好休息。

出发之前特意准备了几个大帐篷,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有良好的休息空间,且轮流警戒防止遇到什么意外。

位于帐篷群的中心,从这里可以看到六个男人正在交替巡逻,两人一组也是最优的选择。

作为有着几座高山环顾的森林区域,这条路线确实非常安全,除了要注意毒蛇猛兽以及蚊虫叮咬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之所以还要轮流警戒,是因为必须让他们明白这里已经不是安全的地方,且森林里可能确实存在大型野兽,若是不够小心还是会遇到危险的。

我是有感知能力,静心凝神下能够感觉到更多的东西,但那样太累了,我也是需要休息的人类。

如果没有意外,应该还要走一周才能越过这片丛林,电子地图上显示的区域,大概还有五分之三的长度。

出去之后则是要穿越半个城市街道,有干扰普通异形感知的装置,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背靠着帐篷的我,点燃了被湿气弄的有些潮湿的香烟,衣服虽然是排水辟火的材质,但夏季特有的闷热加上潮湿确实让人容易感到烦躁,我的脸上和颈部也都出现了一层水雾,汗水和露水的成份都有。

这种环境想要睡着肯定有一定难度,只是白天到现在我把前进速度控制在了接近他们极限的程度,所以他们现在一躺下就会感觉到困乏疲劳,想要睡着并不麻烦。

现在负责警戒的那几个人,则是在我们搭帐篷的时候提前休息,恢复了一定的体力。

但很明显我低估了女性阵营的活力,或者说她们领先于男性阵营的体力已经表现出来了,至少从身后的帐篷内传来的说笑声,听起来并没有半点困乏的意思。

因为气候闷热的原因,她们的穿着打扮跟全裸也差不了多少,在外面行走的时候还算穿的多点,帐篷搭建好之后就直接变成了内衣裤模式。

加上莫名其妙跑过来说要一起睡的凝雪,三名身材玲珑有致的少女和一名含苞待放的未长成狼少女,本就不算太大的帐篷全都是混杂着些许汗水的体香,就算是定力如我,都有点没办法待下去。

而且我也懒的去回避视线,眼神时不时的会自然的从她们的各个部位扫过,与其被说闷声色狼,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虽然确实已经被葵说了闷声色狼,但后面选择出来应该还是不算晚。

一只飞虫被火光吸引,奋不顾身的冲进了帐篷旁的火堆,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它是因为本能上的渴望光明,作出了这样在其他人眼里看似愚蠢的选择。

在化为灰烬的那一刻,它究竟想了什么。

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吧。

“黑,你喜欢抽烟吗?”

“并不是喜欢,闲着无聊。”

“但葵说你有烟瘾,抽的频率很大。”

穿上了衣服的黑发少女,自然的坐到了我的身旁,能够闻到淡然的幽香,顺滑的长发也落到了我的肩上,似乎没有打算拨开的意思。

我碾灭了烟头,即使是在帐篷外,我也不希望她们被二手烟影响。

“可能有吧,多少能缓解点疲劳。”

烟草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其成份大部分都是有害物质,不过对于我来说基本是无害的,那些有害物质会被我体内的暗物质自行剔除出去,我有跟她们做过解释。

只是葵并不接受,仍然认为这是种颓废的行为。

“缓解疲劳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用我的身体。”

她抱住了我的手臂,柔软的身体也贴了过来,身上仅有一件单薄的露腰短袖和宽松的黑色短裤,透过火光可以看到那完美无瑕的身体。

虽说她的身体从初次相遇的时候我就见识过,但经过了这段时间的锻炼,各处都变得更加紧致了,所以说喜欢健身的女性身材好,这并不是无稽之谈。

湿热的环境同样让她白皙的颈部,和裸露出来的锁骨区域都染上了一层水雾,配合着迷人的梦幻面容,确实是一副诱人的模样。

“还有之前约好的帮忙洗头发,也没有兑现。”

冰蓝色的双眼没有丝毫波动,但清冷的声音之中却有着也许只有我才能觉察到的埋怨情绪,相处了这么久,我已经算是能看出她一些微妙的情绪波动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

“会有机会的,我答应的事情,你明白。”

在服下第二颗药丸之前,我确实有答应过她。

不过当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要是知道她会耿耿于怀,在出来之前我肯定就先替她洗了,不过是洗个头发而已,以前又不是没洗过。

“黑。”

她推开了我的手掌,用着冰冷的眼神看了过来。

“你是不是想要阻止我?”

那是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芒的眼神。

也许是我的反应太平静了吧,她会起疑也是正常。

记得那时候迷茫的我,还问过她愿不愿意跟我一起逃跑,只是被拒绝了。

“我说过的,不要阻止我,黑也不行…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变成那样。”

她可能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现在看起来有些慌乱吧。

或者说,这又是我擅自认为的主观意识?

她是语气,和她的眼睛,里面传达出来的那一丝紧张。

也只是我想多了?

我不知道。

“我们是什么关系。”

“朋友…应该,是无可替代的朋友,黑对我很好,能保护我去完成使命,可以让我拯救妹妹,所以我很喜欢黑。”

她不会对我说谎,也可以说她几乎没有说谎的概念。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连这个所谓的喜欢,也是模糊的一个概念。

就如同对待好吃的东西那样,只是因为需要而已。

所以在她的心中,我仍然是那个保护她完成使命的重要存在。

如果没有这层关系。

“如果我要阻止你去拯救妹妹,我们还是朋友吗?”

她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冰冷了。

没有犹豫,也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平静的眼神凝视着我的脸庞。

“那我们就是敌人。”

她,确实这么说了。

比起掩饰着自己本心的存在,跟她交流确实非常舒服。

即使胸口有一股微妙的东西在弥漫,也不会影响我的这个感觉。

“灰,这样的关系…称不上朋友。”

她似乎有些迷茫。

“但是没问题,我会想办法给你一个可以跟妹妹一起活下去的世界。”

声音比想象中的还要低沉,且每一个字都有些艰难,但我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她的脸上没有表情变化。

“黑呢。”

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话里藏着的秘密,并没有打算放过我。

“我想要…葵和小猫教官,黑和妹妹都能在一起的世界,如果黑能做到,我会给黑生孩子。”

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只能和普通人生下后代。

当时看过的资料里,写了她体内暗物质含量到达了人类的极限,虽说那份资料也是刻意让我看到的,有欺骗的可能性。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真的。

能感觉到她非常的不安,也许是因为觉察到了我身上的某些变化,或者是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她始终是这么敏锐,对于我的事情,她总是能清楚的猜到一丝。

但那毕竟也只是猜测,我的真实想法她不可能会知道。

——所以,只需要说谎就好了。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无私,如果我能拯救你的妹妹也拯救你,我们还是敌人吗?”

我试着让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虽然可能很难看,但至少已经不会受到排斥了。

“那…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如果、如果黑能做到,我的一切…都是黑的。”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是兴奋。

我能感觉出来,她对妹妹那深深的思念,也许这是第一次,她抓住了黑暗之中朝着自己伸过来的手吧。

她已经产生了希望。

“黑的计划,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她在害怕着。

害怕我只是开个玩笑。

害怕这只手也只是幻影,曾经的我无法给予她明确的承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计划,只要教会确实有办法拯救她的妹妹,那我需要做的就只是把泷救回来。

至于欠缺力量的问题,只要服下第三颗药丸,我觉得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我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你只要知道我也是自私的就好。”

虽然是谎言,但她不可能会觉察到。

而且她所担心的,不过是不希望我阻止她拯救妹妹,或者是我的消失。

但比起她的妹妹,我肯定是不重要的。

所以最后她依然会得到救赎。

“好…那今天开始我就是黑的人了。”

“你不一直都是我的人吗?”

“以前最多是身体归顺,现在是内心也臣服了,解锁了更多的姿势,黑可以体验一下。”

她把脑袋搭在了我的肩上。

“有点冷了。”

对于她这蹩脚的谎言,我并没有拆穿。

“确实。”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平淡的认可了她的谎言。

这一次,她没有拒绝我。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够有最完美的未来。

但我的运气,似乎一直都不怎么好。

“黑,已经结束了?”

略微有些失望的语气,晶莹的汗水顺着白皙的颈部滴到了我的脸上。

如同千年谭水一般平静的双眼,幽怨的凝视着我。

我点了点头,认同了她的话语。

“太快了。”

她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不甘心,试图挣扎的扭动了起来。

“黑,我还能继续,现在才刚刚开始。”

我的双手仍然卡在她的身上,阻止着她进一步动作。

隔着单薄的露腰短袖,名为人类希望的存在不停的在我胸口摩擦着,差点就能挣脱束缚的双腿,被我用膝盖顶了回去。

奋力挺起的腹部也撞击在了我的身上,试图起身却仍然没有半点活动空间,她那冰蓝色的瞳孔里认真的光芒。

“亲一下能松开我吗。”

她使用了贿赂技能。

我摇了摇头,把她的身体往下移了一点。

“可以咬吗。”

她看着我的手臂,冰冷的询问道。

“…不行。”

“那我输了。”

她干脆的选择了认输。

我松开了固定在她背上的双手,获得了解放的她活动了几下肩膀,也许是因为被反扣的时间长了点,她的手臂似乎在发抖。

“黑太用力了,我好痛。”

“你自己说没有结束的,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黑的借口好多。”

“这不是借口喔。”

我伸手帮她揉了两下肩膀。

“这种姿势,似乎挺不错的。”

她把双手撑到了我的胸前,摇动了一下坐在我肚子上的胯部。

“黑喜欢吗?”

“不讨厌,你可以下去了。”

“下次一起睡用这个姿势吗?”

“不了,我比较喜欢从后面抱着。”

“哦,我明白了。”

她离开了我的身体,因为激烈的运动身上的皮肤都透出了诱人的红色,且身上分泌出了不少汗水,若是不清洁身体肯定会很不舒服。

所以她走到了角落的包裹里翻出了一件类似的上衣,直接脱掉了衣服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湿毛巾擦拭了起来。

我的目光移到了坐在一旁,满脸通红的两位少女身上。

“这就是柔术,你们还想学吗?”

她们猛烈的摇着脑袋,生怕我会强行拉着她们来一段可以交流感情的摔跤。

起因是回到帐篷之后,灰想温习一下我曾经教给他的柔术技巧,葵和凝雪也很感兴趣的起哄说想看,还说我偏心不教她们。

盖着薄毛毯的红雪已经睡着了,所以我们的动作和声音都很小。

当然她们都穿好了衣服,似乎是知道内衣状态有些不雅了。

我也是用着普通的状态,不得不说灰进步的非常快,在起初的十招互锁里我没占到优势,只是最后她扑在我身上被我用脚卡住了臀部,那之后就是一边倒的蹂躏了。

那两名围观的少女,也是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到后面面红耳赤的不知道该不该看下去,毕竟柔术的身体接触实在太大了,几乎可以算是把对方全身都感受了一遍。

只是我有刻意规避掉一些敏感部位,且刻意的不去使用更加敏感的动作,不然估计她们会更尴尬。

即使认真教导的时候身体的触感不会去过多的在意,但确实是挺舒服的。

女人如水,也并不是说说而已。

凝视着手掌我,应该不是在回味灰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