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载而归。

走在归途的人们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情,我也告诉了他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回去休息一天就出发。

就算牧场又多么的安逸,但确实也是枯燥了一点,而且没有女人。

特别是能看不能碰,这点确实会让人心痒难耐。

在路上,探索者小队的队长跟我谈了很多,他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之前起过的叛逆之心,所有探索者小队的男性都跪在了地上,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对于他们的认错,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没有在意。

虽然他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也无法解决。

因为我不可能允许他们去做出跟那些男人一样的事情,而且经历过这次的遭遇,他们也看到了不少女性的惨状,我相信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自我准则。

地下室里的尸体最后还是我搬出去火化的。

几乎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表情狰狞痛苦,可以感觉到她们生前的怨念和憎恨。

虽然没有人问,但我还是跟他们简单的解释了一下,那几名少女的身份。

提到教会的时候,我不动声色的看了灰几眼,但她的表情跟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应该跟其他人一样都是陌生的。

就连势力庞大的组织,在以前都是一般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存在,所以我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说了是个较大的势力。

不过在我说到之后可能会来支援我们的时候,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古怪。

“黑哥这是美男计吗?”

贴在我耳边的葵,轻轻的戳了戳我的腰部,脸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

我看了眼她那放下来之后搭在了胸前的长发,似乎有不少分叉,脑海中闪过了回去帮她们梳理头发的想法。

“我没有那种魅力,只是她刚好找我有事。”

“黑哥你…就不掩饰一下自己的目光吗?”

这种角度,我看过去自然会被那黑暗之中的一抹白皙所吸引,这应该是本能上的反应。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她嘿嘿的笑了笑,熟练的抱住了我的手臂。

没有故意压上来,保持了一种若即若离的距离。

“今晚一起睡吗?”

这大概女人对男人的最高级邀请了。

她眼神闪躲的捋着耳边的发丝,语气听起来也非常的随意,就像是在问今晚吃什么一样。

跟在身后的人群基本也是有说有笑,不过声音控制的都很小,不会显得太大声,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提着各种大包,女性则是负责警戒一下周围的情况。

我们则是开路先锋,虽然这条返程的小树林基本不会出现什么危险,但时刻保持警惕确实是最好的。

“黑今晚要跟我睡的。”

处于另一侧,始终保持着沉默的灰,平淡的说道。

“那可以一起啊,黑哥不是喜欢左拥右抱?”

虽然她尽可能的掩饰了眼神,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丝焦虑。

我好像很久没睡了。

焦躁不安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泷的事情吧,前段时间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能感到一种奇怪的情绪,导致我根本就无法入睡。

确实已经快到极限了。

“那样黑可能不好意思动手动脚,我想跟黑二人世界。”

“我想动手动脚,不会在意有多少人。”

“那黑想对我动手动脚吗?”

“有时候想,有时候不想。”

“那黑现在想对我动手动脚吗?”

“现在还不想,别问什么时候想,我也不知道。”

被我猜到了下一个问题的灰,平淡的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她的头发也放了下来,在月光下仿佛散发出了淡淡的荧光,比起耀眼的银发,我还是比较喜欢深邃的黑发。

左拥右抱确实是男人的梦想,但是——

“我喜欢多多益善。”

葵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这里我是不是争一下比较有气氛?”

头上雪白的狼耳微微的动了两下,最矮的红雪扯了扯我的衣服。

“不,以后我都一个人睡了。”

在这二十多天里,我跟红雪睡过一次,葵和灰也各有一次。

她们虽然什么都没有问过,但确实早就知道我想要真正入睡,需要抱着女性。

但其实不是这样,我只是不敢独自入睡罢了。

不过如果连这种事情都无法克服,我还谈什么改变现状。

所以,我不会再去用这种方式让身体和精神得到放松。

“黑,耍赖。”

灰那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她也许以为我还要继续熬下去吧。

“黑哥…不要勉强自己,这样下去你会垮的…!”

葵已经完全不掩饰焦虑的情绪了。

被我扫了一眼胸口,她那认真的脸庞马上就染上了红晕。

但是看着我的目光,却依然坚定,没有任何的动摇。

“黑哥看起来实在太累了…所以不要勉强,我……”

“我也可以,黑再考虑一下。”

“…你们别闹,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我们也是认真的!”

这俩人是商量好的吗。

“不用说了,男人总会需要私人空间的,你们要理解。”

“我可以用手帮…啊、我什么都没说……”

“我晚上来找你喔。”

我认真的看了过去。

她慌乱的退到了红雪的背后,可以看到她连耳根都染上了红色,低着头完全不搭理我。

“我可以用身体。”

灰平静的看了过来,刻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看着她的这个动作,我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气血翻涌了起来。

精神疲劳的状态下,控制力也变低了。

就连移开视线都慢了一拍。

“黑,憋着对身体不好。”

恶魔的低语仍在继续。

“我自己就可以处理了。”

“明明有现成的,却——”

“停,我要提一下,夫君现在得保持纯洁的身体,你们不要乱来。”

“小猫教官,我是先来的,第一个肯定得是我。”

灰对于先来后到的事情,似乎有着莫名的执著。

即使明白她对我没有那种感情,但她还是喜欢用自己是老大的身份,来面对葵和红雪。

也许是喜欢当姐姐的感觉吧。

“是狼不是猫!我对这种男人没什么兴趣,但是现在…不能给你用。”

“但是,我只有这点时间了。”

即使知道的不多,红雪也明白灰能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在确认有可能之前,我不会再提出什么拯救。

因为我已经不想再说空话了。

“不进去就行。”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移开了视线。

不过灰像是完全没听到的样子。

“障碍都清除了,今晚的黑属于我。”

她握紧了我的手掌,认真的看了过来。

我的决心差点就动摇了。

但她只是因为担心我会倒下,影响到她的目标,才会作出这样的举动。

除此之外,不存在其他的原因。

“放心,我会睡的,你不用做到这种程度。”

我的声音也许有些冰冷。

但这也是想让她明白,我确实没有在勉强自己。

“…好。”

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失落,但应该也只是我的错觉吧。

被松开的手指,在一瞬间想要握回来。

但我还是没能抓住。

或者…只是我不想抓住。

回到了牧场之后,跟着众人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大小包,然后跟所有人一个个的进行了交谈,问了他们关于今后的打算,和想要如何进行。

每个人的目光都很坚定,第一目标就是活下去,以及保护自己的同伴。

可以感觉到他们真挚的信念,和决不妥协的决心。

也让我的决心,变得更加坚定了。

宣布了解散之后,女性和男性分成了两个团体。

牧场拥有一间大浴场,不过很少有同时沐浴的情况,所以我听到了不少叫骂和尖叫声,以及欢快的笑声。

即使是隔着墙壁,男女之间都是可以有不少话题的。

不过那样的氛围,我也许永远都不会习惯吧。

静静的待在房间内,我的手里拿着很有可能,会把虚假的我抹消掉的第二颗药丸。

之前以为灰她们都遇害的时候,我就朦胧的感觉到了什么。

如果完全恢复记忆,现在的我应该就不存在了。

这种预感很强烈。

结合上曾经泷跟我说的,三颗药丸吃完就会死,我完全可以相信她自始自终都没有欺骗过我。

这是我得出的结论。

那个不是我,又是我的存在。

拥有着所有记忆的他,是真实的。

什么都没有的我,是虚假的。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等了多久。

回到了房间的少女,裹着浴巾的她坐到了梳妆台上,似乎正在笨拙的梳理着头发。

我来到了她的身后,无声的接过了头梳。

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她那平静的双眼始终注视着我的脸庞。

但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镜中的我,看上去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也许我从来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但是没有关系。

我只是想要拯救她们。

那之后我会变成什么,完全不是重要的事情。

还有些湿润的头发,摸起来很舒服。

充满了我喜欢的香味,近在眼前的少女,只要伸手就能够抱入怀中。

但就算抱着,她和我的距离同样也是不会改变。

“黑,你现在变得好熟练。”

她将背部贴在了我的身上,用脑袋蹭了蹭我的胸口。

“你现在也能好好洗澡了。”

“还是有点麻烦,头发我是直接冲的,我想让黑帮我洗头发。”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手上的动作。

她扯了扯我的衣服。

“我可以穿衣服,黑能帮我洗头发吗?”

我不明白,她究竟在思考着什么。

而且穿着衣服,感觉只会变得更有问题。

“下次。”

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不过在她听来,应该算是答应了。

她的嘴角扬起了梦幻的微笑。

仅仅只有一瞬间,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

单纯的摆出笑容,她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那一瞬的微笑,我明白是她真的感觉到了开心。

“黑哥,我也要。”

是葵和红雪。

我完全没有觉察到她们的脚步,可能是因为真的累了,精神没有那么集中。

两人都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有些湿润,身上还升腾着肉眼可见的白雾,白皙的皮肤也透出了一抹诱人的红色。

“好。”

平时除了葵会自己整理,灰和红雪都是不管头发的,不过这段时间基本都是葵帮她们梳理,我很少有机会出手。

三个人身上都有着各具特色的香气,发丝摸起来的感觉也有点不同,灰的偏柔软,葵的比较适合做造型,红雪的有两只毛绒绒的耳朵,偶尔捏一捏手感也是很舒服的。

“黑哥你怎么不去洗澡啊?”

已经躺在了床上的葵疑惑的看了过来,她边上的灰则是刚好在穿睡衣,所以我直接看到了她从小腿拉至大腿的穿裤动作。

不得不说,这个动作确实很诱人,纯白色的柔软睡衣也很适合灰。

葵的脸上浮现了一个迷人的笑容。

灰疑惑了歪了歪头,并没有觉察到自己被卖了。

我移回了视线,继续梳理红雪的头发。

“今晚不太想洗,睡醒了再去。”

现在差不多是凌晨三点,如果顺利,我大概能在中午之前醒过来。

“那~黑哥打算什么时候睡觉呀~?”

总觉得她是在套我话。

“马上就睡。”

“喔~那…是去哪里睡呀?”

她的语气听起来很随意。

但这么明显,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了。

“角落房间。”

“喔…明白了,黑哥晚安,我们先睡了~!”

“嗯。”

但是我想要去的地方,应该没人可以找到,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谎,我觉得必要的情况下,说点谎并不是什么大事。

“夫君,需要我帮忙吗?”

就在我提供完了她每日血液需求,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

她拉住了我的手,血色的瞳孔之中散发着认真的光芒。

“你帮忙看着她们两个。”

“嗯。”

她只是点了点头,就钻进了薄毛毯里面,然后马上就在葵的怀里挣扎了起来,似乎是不太喜欢被她抱。

即使感觉到了什么也不会询问,这种处理方式,我还是很喜欢的。

牧场有着用干草搭建,勉强可以钻个人进去的存在,不过一般只是储备谷物用的。

这里离她们住的地方有点距离,主要还是能让我在醒来的时候,不至于伤害到其他人,不然我也不会跑这么远。

躺在草上有种刺刺的感觉,而且可能是最近经常下雨的原因,还有点潮湿。

但是没有问题,只要能躺就行了。

抬头能够透过缝隙,看到漫天的繁星,这是卧室之内无法体会到的享受。

不过只是从黑暗之中,踏入更加深邃的黑暗。

“也许会异常的轻松。”

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