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山傍水,座落于茂密树林之中,环境非常舒适,即使是在夏季都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清凉。

说是别墅区,实际上存在的只有五栋别墅,且间距很大,每一栋别墅的占地面积都非常广,距离都市有不远的距离,属于郊区别墅。

在夜空之下,唯有一栋有着灯光的别墅就是那群人的基地,而且附近有着没处理掉的生活垃圾,以及几辆应该还能使用的汽车。

道路上也确实是有轮胎碾过的痕迹,要知道最近经常下雨,这样的痕迹不可能是以前留下来的。

只是不知道,他们在这个地方究竟有什么目地,而且养着这么多人,物资的消耗巨大,这里可不像我们的牧场那样有自给自足的能力。

所以我有点好奇。

“没办法,男人太多了,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女人还是太难了啊…突袭小队现在应该已经得手了吧?真羡慕他们可以玩到新鲜的女人啊!”

站在二楼阳台的我,并没有被觉察到。

可以听到两个守卫着别墅大门的男人,正在认真的聊天。

年龄看起来都在二三十岁,穿着跟之前的侵入者一样,里面有着黑色的紧身衣,外面则是普通的夏季清凉服饰,方便手脚活动。

脖子上挂着较为老式的突击步枪,还配有一定倍数的瞄准镜,仅有一人的高台岗哨,在我潜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解决掉了,剩下的这两人看起来警觉度也是非常低。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被偷袭的情况吧。

“守卫基地也是很重要的,而且这两天我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有种独占的感觉…我觉得挺好的……”

“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那女人了吧?”

“呃…我是有点喜欢她。”

被问到的年轻男子,害羞的挠了挠后脑勺。

“啧…我是没办法喜欢,这些女人就是用来发泄的工具,你天天看着她被人玩,也能喜欢得上?”

年长一些的男人,表情似乎有些诧异。

“没办法啊…她的第一个男人是我,那个样子…我确实是心动了。”

年轻男人暗淡的眼神里充满着愧疚,语气也显得有些无奈。

“唉…我的话,如果可以…还是想要从前天抓到的那几个女人里挑一个,啧啧…一看就知道肯定都是些原装货,可惜老大不准我们动她们,不然——”

我没有给予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无声的跃入空中,挥舞而出的匕首利落的切开了他的脖子。

在落地的瞬间,转身一脚将没有反应过来的年轻男人踢了出去。

撞击墙面和倒地的声音同时响起,倒在地上的男人拼命的捂住了自己的伤口,但却仍然无法阻止喷涌而出的血液夺取他的生机。

倒靠在墙壁上的男人虽然肋骨应该是断了几根,但并不致命,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抓着枪托的手颤抖的动了两下,发现身体无法使力之后便果断的放弃了挣扎。

“那几个新抓来的女人,在什么地方?”

若不是听到了他们的交流,我虽然也会留下一个人问话,但肯定不会只是给予他这种程度的伤势。

他看了眼已经断气了的男人,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解脱,一脸苦涩的看了过来。

“你…是来救她们的吧?能麻烦你…顺便救几个人吗?二楼右转角落的房间里…麻烦你了…带她们走。”

“我的问题,你没听清楚吗?”

我冷漠的注视着他,释放出了一点杀意。

但他的神情依然没有出现动摇,似乎死亡并不能让他感到恐惧。

“在地牢一楼进去左转到头,倒数第二个房间有入口下去…谢谢你…麻烦告诉一位右眼下有颗痣的女孩,说我一直都很爱她…然后对不起…我没办法保护——”

他并没能继续说下去。

因为我的右手,已经甩在了他的脸上。

“道歉自己去。”

“不、不杀我吗?”

他的语气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眼神之中也闪过了激动的情绪。

“取决于你的表现。”

他的眼神再次暗淡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能背叛同伴,其他的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你放过他们吧,他们也都是可怜人……”

要是果断的妥协,我应该也不会留他一命吧。

因为我很讨厌背叛。

“很多事情,既然做了就总有一天要付出代价,这个道理其实很多人都明白。”

“一开始大家人都是很好的…但是自从抓到了第一批女人…他们就开始变化了…我也…做了很多错事…死亡是我最好的归宿。”

我摇了摇头,俯身凝视着他的双眼。

那是羞愧难当,一心求死的眼神。

“如果真的明白了错误,最好的选择是去弥补,死亡只是懦弱的选择,所以…我给你机会。”

他也许是还想说些什么吧,睁大的双眼里,仿佛有了一丝明悟之色。

不过我的手掌已经拍在了他的后颈上,他就这样半张着嘴昏迷了过去。

我控制着左眼流泻而出的银色粒子,把他折断的肋骨修复了过来,在治愈其他人的时候,跟以前还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将他搬到了花圃的边上,我对着大门外面的树林位置招了招手。

这栋别墅里有几个人,正在做什么我都能感觉到。

他所说的那个房间有十个人,按照之前那个刀疤男说的有七名女人,三名被首领独占,就是说这个房间现在有四个女人。

顶楼位置的有五人,稍微有点奇怪,不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地牢并没有感觉到,可能是因为隔绝了动静吧。

“头,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大部分都穿上了我从研究所里带出来的黑色制服,有一定程度的防火能力,对于刀刃也有缓冲的效果,只是女性的穿起来稍微有些暴露。

胸口的位置开了一个口,下半身则是超短裤配着黑色连裤袜,如果没有这个连裤袜,大腿实在过于扎眼了,对其他男性成员来说是一种会影响到作战能力的存在。

红雪因为没有符合尺寸的,跟灰一样穿着普通的便服,毛绒绒的雪色双耳,在夜幕之下也没有失去光芒,散发着神奇的荧光。

“青炎,杨三负责去二楼右转角落的房间,一队除凝雪之外全部跟过去,二队去五个人,剩下的八人留在这里警戒,有什么情况通过无线电联络。”

一队就是幸存者小队,二队则是探索小队,这个在来的路上我已经跟他们说清楚了,指挥起来方便。

我调转了目光,看向了女性阵营。

“凝雪带灰和葵去一楼左转到头倒数第二间…红雪你也跟过去,不用回复,直接行动。”

所有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按照我的要求开始了行动。

——其实我早就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喘息和呻吟,一直都没有中断过。

二楼的那间基本只有男性的声音,女性的声音只有偶尔才能听到。

顶楼的这个大房间之中,有两个男性和三名女性的,相较于楼下,这里的女性声音稍微会大一点。

不过,都是麻木又没有感情的声音。

随着枪尖划过,墙壁和铁门被整齐的切割成了两个部分,落在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但是正在忙碌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的异常,也许是因为他们正在进行最后的冲刺。

只有眼神暗淡无光的女性,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老大,我差不多要…”

“小王你不行啊,之前吹嘘自己多么厉害,老子把自己的女人都给你用了,结果这样就不行了?”

“老大…没办法,楼下那些都是死鱼…您的夫人们稍微…啊,我快要——”

寒芒一闪。

直至自己的眼前出现了喷洒着血液的头颅,这名光着身子的男人,才注意到有什么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身上的男人被砍下了头颅,那名女性也只是随意的拨开了他的身体,用着冷漠的目光看了过来。

那是已经彻底死了的眼神。

在这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灰的身影。

如果我什么都无法改变。

灰的下场,不会比她们好到哪里去。

“你…是教会的人?”

比我想象中的要冷静。

也许是因为身居上位,他拥有着一定程度的气场,眉宇之间有着一抹凶厉的气息。

至少看起来相当镇定。

“呜……!”

被他踢开的女人发出了一声沙哑的低鸣,嘴里的牙齿似乎都有些不太齐全了。

她也同样是把目光看了过来。

没有希望,也没有动摇。

仅仅只是注视着我。

另一名躺在床上的女性,也是从我进来的时候就看了过来。

毫无波动的瞳孔,饱受摧残的躯体,她们的身上都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痕和抓挠形成的印记,诉说着她们经历过的地狱。

就连泪水都已经流干了。

也许对她们来说,男人已经没有区别了吧。

“怎么…你对这些女人有兴趣吗?说实话她们都被我调教的非常好,不是我吹,绝对能让你——”

“站起来,试着反抗一下吧。”

他的实力大概是影级。

不过可能是纵欲过度的缘故,他的肉体力量非常空虚,即使是拥有神迹,我也不放在眼里。

没有直接解决掉,也是因为我想套点话出来。

他们的这个集体,怎么看都像是有后台的。

“不不…我打不过你,我跟你们教会还是有点关系的,所以前几天抓到的几个女人,我们现在都还好好的保护着…你随时可以去接他们。”

他已经是第二次提到教会了。

在我的印象之中,教会是个非常不错的存在。

虽然我知道灯光下都会有阴影的这个道理,拥有着无限欲望的人类,不可能所有人都做得到洁身自好,但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因为教会曾是我预备的逃亡目标之一。

“你既然知道她们属于教会,怎么还出手了?”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坏笑,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们没有出手啊…她们似乎遭遇了袭击,都是重伤状态,我也是好心收留,没有其他想法。”

虽然知道他在说谎,但他确实没有什么会被抓到把柄的地方,因为我也是在瞎扯。

“这样就想打发我走吗?”

看到了我扬起的嘴角,男人那泰然自若的表情中隐藏着的紧张情绪,已经消失了。

“好说好说,你也知道,最近这附近油水很少,我们每次给查理神父的上供都是勒着裤腰带挤出来的,兄弟们——”

“不要废话。”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怒意,不过被他不动声色的压制了下去。

“你可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我出去狩猎的兄弟们,应该可以带回一些不错的女人,不是我吹…负责侦查的手下有给我传过照片,啧啧…一个个都是极品啊,到时候可以分给你一个,其他的…”

他似乎是以为我会顾忌那所谓的查理神父,神态俨然变成了一副商人的模样。

“你们这样做,上面不管吗?”

我坐到了床边,伸手在被他踢开的女人脸上摸了一下。

年龄应该跟葵差不多,皮肤干燥松弛,嘴唇都是干裂的,可以看的出来她原本的面容还是非常动人的,只是现在怎么看都像是枯萎的花朵一样萎靡。

她双目无神的抓住了我的手,似乎是本能的想要讨好。

亦或者是,她觉察到了我是来救他们的。

“嘿嘿…我们这也是为教会卖命啊!现在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没人管的,而且我确实有一直上缴供奉,现在跟着教会,除了有女人享受之外,几乎都没吃到什么肉了。”

男人眯着眼笑了笑,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也许他真的把我当成了同一类人吧。

“嗯…?你的意思是这些女人不是你们抢的?”

这个倒是跟我了解到的有一些出入。

“啊,这三个都是查理神父玩腻了的,兄弟们都不知道,以为是我抢来的,实际上我也过的不怎么开心啊,我们这些小鱼小虾,教会随便来个人都能骑到我们的头上。”

他的语气似乎是在暗喻着什么,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轻蔑。

看来他确实把我当成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直属于教会的愣头青了。

“你跟我说这么多,就不怕我去告发你们?教会应该是不允许这种事情存在的。”

我的语气始终保持着随意和冷漠,让他听起来就像是在普通的聊天而已。

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豪迈的笑了出来。

“兄弟你这玩笑开的可真大…查理神父的地位你不可能不知道,就算是黑级也不可能动摇的了他的地位。嘿嘿……我们都是男人,你想要什么我明白,等我的兄弟们回来…肯定会让你满意…要是你忍不住,可以先玩玩这些,我去楼下睡。”

他摆出了一副知晓我心意的模样,笑呵呵的拿起了衣裤。

看来除了那个查理神父,这个教会里还有很多其他的蛀虫啊。

他的反应告诉我,他对于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

“黑级不行,不知道圣女行不行?”

清冷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

随后,在男人错愕的表情下,玻璃和墙体如同沙粒一般爆碎四射,化为了尘埃。

我还以为,她会选择继续隐藏,不让我知道她已经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或者说,我是希望她能够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