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有得必有失,没有代价的力量是不存在的。

当我完全吸收完那所谓的龙血,神迹的自我治愈能力将彻底的消失,红雪对于我的疑问,作出了这样的解释。

并不算意外,而且我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坦然接受是最好的选择。

分发出去的药剂,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幸存者小队的队长,觉醒了银级低阶的神迹,拥有成长性不过是远程的,也就是类似于RPG游戏里的法师,算是补充了后排火力。

虽然他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但神迹运作的方式确实是跟强化肉体的不同,我也无能为力。

除了他和红雪,其余四人都没能觉醒神迹。

这很正常,因为神迹本身就是很难觉醒的,这些药剂在原本的世界里,也是只有具备潜力的战士才能够使用。

若不是因为世道变了,他们应该不可能碰的到这些药剂。

探索小队的十四人,包括了他们的队长,有七人觉醒了神迹,五人是高几率觉醒药剂的受益者。

意外的是那个队长竟然还拥有成长性,他服下的应该也是高几率的才对。

如此算来,他们有三个人具备成长性,全员都是强化肉体的神迹,明显的提升了战力,对我也越发恭敬了。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葵的神迹有点奇怪,控制暗物质的方法,言传身教了半天她总算是找到了窍门,但是问题出现了。

她的神迹具备强化身体的能力,同时,还能够直接离体。

我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样的神迹,至少在我的记忆之中,没有类似的存在。

是战士的同时还是法师,凝聚在太刀上的空色粒子还可以甩出去,简直就像是剑气一样。

我都有点羡慕。

速度很快,杀伤力不低,因为是无色的所以很难看到,简直可以杀人于无形,不过应该不能破开异形的防御,甩出去的暗物质量稍微低了一点。

初步判断神迹等级是在影级低阶,只是她还无法完全熟练战斗方式,加上肉体获得的增幅不明显,所以目前只能算是银级高阶。

灰还是只有身体获得了强化,不过她的速度明显比力量高了一个等级,没有神迹在实战对抗中,仍然能压葵一头,或者说除了红雪,没有人可以在他手里撑过两分钟。

对人方面是这样,但是对抗上异形,她的战力应该还是有点不够,毕竟没有暗物质的情况,她无法破除黑色鳞片的防御。

虽然葵的心态变得稳重了很多,但还是没办法跟灰那种没有丝毫波动的人对抗,这点她是明白的,不过挑战没有停止,进步最大的人是葵。

她表现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同样等级的肉体强化,训练有素的战士跟普通人有着云泥之别,所以为了提高全员的生存率,我加大了他们的训练力度,潜力越高的人,我给予的训练就越加严苛。

因为我有说过,现在的世界他们如果不变强,我不可能保护所有人。

所以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提升,比起力量和体能,更多的是心态和战斗方式的变化,即使大部分人原先都是有一定程度的实战经验,但在我眼里还是太嫩了。

两周的地狱磨炼,求饶的男性有出现,女性却没有。

每一个女性都异常的坚强,葵甚至有几次都是被身为教官的红雪发现异常叫停。

反观男性阵营,除了两个小队的队长,其余人都或多或少的有点偷懒。

他们偷懒我只会提醒一次,那之后就不再提醒,拖欠下的东西总有一天要还的。

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傍晚的夕阳余晖从窗外照射了进来。

挥洒在木质的地面之上,像是将对方也染成了红色。

透过窗台,可以看见正在负重慢跑的人群,零零散散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各种各样的表情。

接近极限的,眼神坚定。

还有余力的,眼神涣散。

可笑的是,眼神涣散看起来随时都会倒下的,都是男性。

灰和葵以及凝雪,训练量比他们要高了接近一倍。

然而就算这样,她们现在都还在拼命的奔跑,红雪不叫停,她们就像是机器人一样不知疲倦。

负责监督的红雪会观察她们的身体情况,发现不对就会给予补充营养的药丸,休息是不存在的,除非身体出现问题,只有没有问题就继续训练。

达不到我要求的训练量并不会有责罚,我不会说她们什么,也不会指责她们,从第一天我就这么说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那些男性才会变得越来越懒散吧。

这样下去不行,不仅凝雪有跟我提过,就连葵都有暗示过我。

但那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人的命都是我捡回来的没错,但那也是因为我想要拯救凝雪的时候,顺便救的人罢了。

变强的方式我不是没有给他们,很多人还抱着混吃等死的观念,根本就没有拯救的必要。

我是这么对她们说的。

至于她们会怎么看我,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从通讯中断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三天,即使知道要静心凝神,但我还总是会心神不宁。

脑海里都是泷的身影,她的笑容,她的声音,她的一切,无时无刻都在我的眼前闪过。

有时候甚至能看到幻觉。

最近走总是这样,我找不到原因。

偶尔还会冒出莫名心慌的感觉,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心脏出了什么问题,询问脑内的存在,回答是我的身体很健康。

那瓶血液大概已经被我用了三分之一,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体质变强了,基础力量也获得了不小的提升。

也许是因为跟红雪互补的关系,神迹也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凝聚的速度和数量都得到了提升。

但现在的我仍然还是处于影级,使用超直感已经无法强化体质了,只能提升力量和爆发力,因为我现在的体质,比以前增幅之后的还要强。

自然不可能再次进行强化,唯有通过这血液才能继续增强。

嘴里的这滴血珠,差不多快要彻底融入我的血液之中了吧?

这样的感觉,好像已经有好几次了。

这次应该——

“噗——”

也许是心境出现了波动。

体内的血液像是野兽一般躁动了起来,某个器官似乎被震碎了,然后银色的粒子开始了修复。

好像有点不一样。

修复的速度特别快,而且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强韧了,有这样的感觉。

终于开始强化内脏了啊。

红雪有说过这血液可以全面提升我的体质,自然也包括了内脏,只是之前基本都是在肉体和骨质上下功夫。

有种香甜的气味。

柔滑的触感,似乎是手帕之类的东西,在擦拭着我的嘴角。

“黑,躺在我身上休息一下吗?”

睁开双眼,可以看到绑着单马尾的黑发少女,用那没有丝毫温度的冰冷双瞳,凝视着我的脸庞。

她拨开了因为汗水而沾在了脸上的头发,灰色的训练服略显宽松,倒是没有出现勾勒出动人线条的香艳画面。

刚开始训练的时候我没有在意这个问题,不过后来发现她们总是会吸引到太多人的视线,即使我用警告的目光看过去,那些男人也还是会忍不住的偷瞄。

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因为我也会想看。

葵和凝雪以及其他女性都被盯的换了身略大且不透光的衣服,灰则是依然无所谓。

所以最后,她是被我拉着去换掉衣服的。

“黑,还不能说话吗?”

精致迷人的五官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红晕,跟平时总是冰冷的模样进行对比,会形成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可以看到她那细长的睫毛,以及就算冰冷,也是如同蓝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

因为没有得到我的回复,她几乎快要贴到了我的身上,只不过还保留有随便动一动就能碰到的距离。

本质上还是没有碰到,但确实是太近了。

闻着她身上那份特有的香味,我原本还在躁动着的内心获得了一丝安宁。

我很喜欢她的气味,这点在之前我就承认了。

不过我还没有跟她说过。

觉得无聊之后应该会离开的吧。

——这么想的我,跟她对视了接近半个小时。

“…你是想让我走火入魔吗?”

确认了体内的状态已经恢复了平稳,我第一时间伸出了双手,打算捏捏她这面无表情的脸庞。

被躲开了。

我是盘坐在地上的姿势,之所以她能躲开我伸出的手,并不是她的反应变得有多么的迅速,而是她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我的大腿上。

以腰部跟后颈为支撑点分别落在我的双腿之上,肆无忌惮的将那傲人的双峰摆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伸手掀开了她那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在她的配合下直接脱了下来。

“我说过很多次,训练完了衣服先换掉。”

从腰部至胸口都缠着特制布条,跟穿着衣服没有太大差别,至少我感觉是这样的。

主要是考虑到女性剧烈运动,对那两团会有一定程度的损害,所以我当时在那个研究所就有特地的寻找这些东西。

就连敏感体质的灰也可以穿,还能塑型,就是大小上看起来会小上一圈,不过不会随着运动摇晃,葵也很喜欢这个布条。

透气又排汗,确实是好东西。

“最近没怎么跟黑说话,有点寂寞。”

她仰着头,有点懒散的说到。

“真话是?”

我捏了捏她那没有丝毫赘肉,只露出了肚脐的柔滑腹部。

“想来吃点好吃的。”

她老实的回应了我。

“这需要一点小小的代价。”

“我就只有这副身体,现在躺在黑的大腿上,衣服都脱了,黑想要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她冰冷的说道,抓住了我的手打算放到她的胸口上面。

我抽了出来。

“来,嘴张开。”

自从尝过味道之后,她总是会这样时不时的来找我要。

虽然是重要的热量,但我总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每次都会被她成功的要到,葵之前也有偷学着过来,我同样也给她了。

大概还有一百根左右,是在小镇寻找到的,统一口味的巧克力棒。

“还想要。”

她舔了舔嘴唇边上沾着的巧克力,用着含有一丝渴望的冰冷目光看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已经拿出了第二根。

“不行,一次最多一根。”

就如同是着魔了一样,若不是我反应的及时,这根应该已经在她的嘴里了。

她撑起了身体坐在了我的腿上,然后顺势躺在了我的怀里,仰着头斜看了过来。

顺着长发可以看到诱人的颈部,而且这种姿势的杀伤力确实很大。

“这样喂,再来一根。”

我妥协了。

左手自然而然的搭在了她的腹部。

“还要吗?”

“要。”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喂了她五根。

这也许是魔法吧。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似乎每次都会以类似的方式被她得手。

我应该是出了点什么问题,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应该不用在意。

“晚上不用吃饭了。”

她的嘴角轻微的上扬了起来,像是非常惬意的倒在了我的身上,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

“还是要吃点的,我先给你按摩一下身体。”

她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

“不用,我——”

她的眼神里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慌乱。

“这就是小小的代价,今天不会让你逃跑了。”

跟之前的不同,我今天特意用左手扣住了她的腰腹,她可能是大意了,并没有挡下来。

之前都是会被她按住,我若是继续动作,她就会拉开距离,然后我也照样会给她吃。

但是今天不一样。

我一直以来的付出,终于要迎来回报了。

“黑,我会给你下药的。”

“没事,我分辨的出来。”

甚至连威胁都用到了。

她到底是有多害怕我的按摩?

今天,我就要用实力来证明,这融汇了世界级按摩大师技巧的——

“…黑…我站不起来了……”

结果仍然没有改变。

我明明已经改良了很多地方,为什么还是会变成这样?

完全瘫软在我身上的灰,浑身都是湿滑的汗水,白皙的皮肤透出了诱人的红霞,就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听在耳里让人感觉大脑都有点酥麻。

从中途的时候,我也开始有点乐在其中了。

看着她舒服的模样,我也变得愉悦了起来。

按摩不应该是这样的存在。

“我背你去洗澡。”

离饭点还有时间,全身放松下来之后洗个热水澡,对身体是很有利的。

“我想一起洗,黑抱着我在浴盆里,然后…一边做一边洗……”

我也想。

光是想象着那副画面,应该没有男人能够抗拒。

但是我拒绝。

我想要的话,早就已经动手了。

“不是背吗…?”

“怕你没力气勾住我脖子。”

“嗯。”

她那略显迷离的双眼凝视着我的脸庞,不老实用双手戳着我的胸口,看我没反应之后,则是得寸进尺的摸到了我的脸上。

“…别乱动。”

“我也想摸摸黑,总是被摸好像有点亏。”

“那你随便摸。”

“嗯。”

左手抬着双腿,右手要抱着肩膀,我就算说不行,她应该也是不会听的。

所以这里选择无所谓的回复,她应该会觉得无聊就——

并没有。

她真的摸来摸去的,直到我把她甩到浴室里面才停下来。

浴室并不算大,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丝不挂正在冲洗着身体的葵。

虽然只是侧面,但确实是完完整整的看了个清清楚楚。

很白,很圆。

这是我在被踢飞之前,脑海中闪过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