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规通告——

AM-8:40

A地区外围六据点,于昨日21:30确认沦陷,黑级个体编号010,确认生还,正在全力抢救。

B地区外围九据点,于今日凌晨4:40确认沦陷,黑级个体编号012,确认死亡。

C地区外围七据点,于昨日22:55确认沦陷,黑级个体编号011,于报告之后死亡。

D地区外围十据点,于今日凌晨5:30确认沦陷,黑级个体编号013,确认死亡。

新型异星生命体的影像资料正在研究中,在得出结论之前,各安全区收缩防御。

已确认G地区,第二据点小镇覆灭——

因为遭遇了信号干扰,未能第一时间收到报告,于昨日凌晨4:50,影376、影377、生前发出了最后的求救讯息。

圣女以及黑级个体006失联,鉴于黑级个体006最后一次联络时传递的信息,其存活的可能性很高。

圣女特殊感应装置正常,所以至少确认存活。

以上——

将派遣黑级个体,编号007、编号008、编号009,前往该地区支援,并确认圣女安全,如遇编号006抵抗,格杀。

允许携带抗神迹仪器,允许查阅黑级个体006信息资料,允许调取其存留战斗影像。

鉴于此时大部分空域受到不知名力量干扰,只能出动海陆交通工具,将会耽误大量的时间。

所以各联络部门,现在尽可能的去联络黑级个体006号。

尽可能满足对方的要求,对于其留在组织基地的女人,也要以最高规格的待遇,但同时限制其自由行动的权力,不允许离开基地,不允许出行超过两公里范围,不允许与其他组织成员交流。

保留跟其上司,黑级个体006通话的权力。

“这些老狐狸…反应很快啊。”

我关闭了笔记本电脑屏幕上,还在继续跳动着字符的页面。

剩下的那些报告,应该没有什么需要在意的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

他应该没有出什么问题,毕竟还有两颗药丸,即使是第二颗,他能恢复的能力肯定也足够保命了。

“逃跑吗…我怎么能逃?”

现在还不能逃跑。

他肯定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我想做什么,他肯定不会作出那样的选择吧,也许…是这样。

有点不甘心。

明明什么都是我先。

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其他人?

“我还是有点不够成熟。”

现在的他,并不是我认识的他。

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正常的,这么想可以让自己稍微好受一点。

但是…还是很不爽。

他应该是我的。

或者说只有我是适合他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过去,经历过怎样难以承受的痛苦。

让就连精神力被评定为特级的他,都直接精神崩溃了的人,是我。

所以只有我是特殊的,他肯定会明白。

即使现在还不明白,也没有问题。

我会让他明白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还爱他。

喝了口已经凉了的咖啡,我漫无目的在网页上浏览着外部人类世界的信息新闻。

组织的存在,尽可能的保留下了人类的有生力量,但那也是有极限的。

现在的人口大概已经只有原来的六分之一了,主要是因为这几天突然发生了难以抵抗的冲击,守备薄弱的地区基本都沦陷了。

初步判断是接近黑级的实力,拥有极高温度的火焰之力,对于近战类的神迹拥有者来说,算是非常棘手的敌人。

他要是死了,我也可以马上就去死,并没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地方。

虽然房间里可能自杀的东西几乎都被清理了,而且还装有监视用的摄像头,就连浴室都不放过,没有留下一丝的私人空间。

但我还是有办法自杀,去年执行报告的时候,就觉察到了有几个高层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欲望,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的身体除了他之外,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就算是尸体都不行。

“算算时间…他也该来联系我了。”

我们之间的通讯是无法被监视的,因为我的通讯器是专属于他的存在,通讯的密码是组织交给我自由设定的,这是仅存的一丝自由空间,他们并没有剥夺。

之前几乎是每天都能见面,所以对这个还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听到他的声音了。

又不能表现的太开心,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太甜蜜,再好吃的东西吃久了,也是会觉得腻味的。

而且我们又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适当的控制一下距离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我好想上他啊。

这两年经常住在一个房间里,还要看着他的睡脸作记录报告,简直就是折磨。

那方面的知识早就通过影像和文字资料了解过了,该怎么做早就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次,算了算时间也有七八年了吧,我还真是能忍。

要是可以再次相遇,我肯定不会忍了。

“但是…已经不可能了。”

他还活着,那我就可以继续自己的计划。

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容忍,但是唯独那件事我不会妥协,这几年浪费了无数的资金疏通关系,构建人情网,甚至还牺牲了色相去陪酒,要是被他知道…

肯定会生气。

他从来没有对我生过气,即使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也只是自己毁灭了自己。

连怪我的话都没有说过。

比起他对我所做的事情,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都是该偿还给他的。

因为让他变成现在这样的人是我,所以我也有让他尽可能回到过去的责任。

完全变成那个温柔又懦弱的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至少可以让他获得自由。

“啊…怎么还没来呢?”

我对着空气发了一整天的呆,除了喝点咖啡之外什么都没有吃,待会儿让人送点吃的东西过来吧。

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始终没有发出亮光。

在这里等待好烦躁。

好羡慕那两个人可以跟在他的身边,特别是那个银色头发的女人,明显对他是有点意思的。

只不过当时眼神里还有一丝纠结的情绪,他说她有男朋友,但我总觉得她会变成敌人,这是一种直觉。

论到容貌,我自然有自信不输给她,身材肯定也是我的要好一些,毕竟我多吃了几年的饭,也有经常运动保持体形,就连黑的癖好我都是了解的不能再多。

但是也只能让给她了。

只是想象着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交缠在了一起,我就的胸口就涌起了难以忍受的怒火。

眼睛也不争气的流下了泪水。

但是我没有其他的选择,为了他我只能走这条路。

即使可能会被责怪,即使他可能会难过伤心。

但现在的他,肯定不会再因为我而崩溃了。

因为我有感觉到,他对我始终保持着一丝距离感。

他很在意自己的过去,也觉得我是因为那个原因才跟他保持距离的。

但我又没办法告诉他,无论怎么样的你都是我爱着的你。

我根本就不会在意那种事情。

我说不出来。

因为一旦说出来,肯定就会收不住,就算他不想,我也会强行……

但是那样我就没有决心继续走这条路了,这是不行的。

“一直以来…我都是输家啊。”

中学的时候,那个女人从我身边把他夺走了。

发生了什么,做过了些什么,我都是知道的。

或者说,我都通过监控器看到了。

在那个不被允许离开的房间里,无时无刻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在一起的笑容,我已经忘记了当时的我,脸上是怎么样的表情了。

肯定…比现在还要难看。

但是我熬了过来。

那个男人想要击溃我的心灵,想要把我变成政治工具,这些目地都被我一一的破坏了。

那个男人对我做的事情,我都不会在意,因为无论怎么样,如果没有他我也就不会存在,如果没有他,我就不会跟黑相遇。

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必须付出代价。

我不会忘记,在显示屏里,绝望哭喊着的他,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总是会回荡在我的梦中。

我不会忘记,失去了笑容的他,机械式的训练强化,直到口吐白沫才晕厥过去。

我不会忘记,他在知道了一切真相之后,对我露出的最后一个笑容。

我也许早就已经坏掉了。

我想要复仇。

我要毁灭那些,把他变成这样的东西。

即使挡在前面的是神,是拯救人类的希望。

也不关我的事。

我只是想要复仇而已,我只是想要拯救他。

其他什么都无所谓了。

他什么都不记得,只有还知道一切的我可以完成。

他肯定不会怪我的,那些夺走了他所有希望的黑暗,就由我来驱逐。

最后…我再解决掉自己这个最大的黑暗。

他就可以变回曾经的自己了。

肯定是可以的。

“…啊,又不是小女孩了,为什么还会一直哭。”

泪水根本停不下来。

我不想离开他。

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而已。

但是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各种各样人会出来阻止我。

我又没办法反抗,因为一直以来我都不具备那个力量,为了保全他,我只能妥协。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有了其他的光芒,我已经不是他的唯一了。

这明明是好事,明明是我最期望的发展,但我却根本就无法接受。

抱着他曾经送给我的玩偶,我又浪费了一个多小时。

这是最后一次,毫无意义的流泪了。

即使最后是输家,我也要散发出最后的光芒,至少要对得起我们一起生活的过去。

哪怕始终没有越过那一条线,但是这些在一起的记忆,也已经足够了。

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不会有任何人夺走,只属于我的记忆。

“如果有来生…我要找个笨一点的男人。”

现在的我终于可以放手,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这是结局,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好的。

颤抖着的手指没能抓稳,手机滑到了地上。

我顺势的坐了下去,拨通了不在组织限制之内的一个号码,对面响起了一声经过特殊处理的问候。

“鬼九…屠圣计划,可以开始了。”

声音并没有克制,因为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可以窃听的设备早就被我作了手脚,不存在出现意外的可能性。

【了解。】

身体像是脱力了一样,我瘫坐在了地上。

即使早就下定了决心,即使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但我原来还是会害怕的啊。

怕死这种事情,我还以为自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绪了。

我终于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

这样一来,我就不可能再有什么活下去的希望了。

还是好想再见他一面。

哪怕只是打声招呼也好。

啊应该不行,肯定是不够的,要是再遇到他,就算是下药我也要先得手再说。

他的身体还是很结实的,肯定可以很久,我要……

“啊…我怎么又开始想那种事情了……”

这样的祈求不可能被谁听到,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存在所谓的神明。

也许在梦里,我还能再看他一眼吧。

说不定还能缠绵一番。

这样想着,内心的恐惧就迅速的烟消云散了。

只要有他存在我就是无敌的,什么都不可能阻挡我的脚步。

就算是神。

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