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劈散的火焰并没有消失,而是悉数挥洒在了我的身上,但明显威力小了很多,可以感觉到灼热和刺痛,不过没有问题。

因为我的皮肤没有受到严重的烧伤。

听到了怒吼,以及空气被切开了的破风声。

咚——

因为燃烧而消失了的银色粒子获得了补充,更加强盛的力量遍布了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以第一式留下来的两成余力,带出了第二式的动作。

从左往右的斜向短刺,目标只是它的胸口,叠加在了一起的力量让空气都出现了暴鸣声。

但这只不过是假像,挥出了手臂的它也许是想要挡下我的这个突刺,然后制造出短暂的反击时机吧。

银色的枪尖划出了一道绚丽的弧度,在它那闪烁着红光的眼里也许是出现了不解的情绪,为什么我会避开它?

“二式。”

被完整切割了下来手腕瞬间就被燃烧着的银色粒子所吞噬,保持着移动的枪尖即将进入颓势之时。

咚——

更快的一次补充,更多的银色颗粒燃烧了起来,我的脑海仿佛都被这股燃烧着的意志所侵染了。

这纯粹只为杀戮的战意,让我感觉非常舒服。

本应陷入僵直的腰身以及脚踝,被推动着做出了迈进的动作,连同着本应该出现僵直的双手也获得了再次攻击的力量。

它那猩红的眼神中闪过了诡异的光芒,身上燃烧起了红色的火焰,但并没有冲出来,因为我朝着它眉心突刺而去的枪尖被格挡住了,但是没有问题,因为在爆出火花的瞬间,枪尖的轨迹已经来到了下一个部位。

格挡用的左手没能贯穿,可能是因为燃烧着火焰的它,硬度已经提升上来了。

它获得了落地的机会,正准备进行反击的时候,我的枪尖已经抵在了它的胸口。

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贯穿,凝聚的气势也不够。

砰——!

以枪尖接触的点为圆心,产生了大量的裂痕,它的身体获得了朝后飞去的力量。

不过我并不打算让它往后退。

“可恶——”

大概是它说的最顺的一次。

“五式。”

紧跟着它的身影,燃烧着银色火焰的枪身砸在了它那粗重的脖子上,朝着后方的力量被强行扭转,它的双膝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从左上往右下的斜劈,它的颈部泵出了一定程度的血液。

然而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的它,仍然是抓空了。

“六式。”

朝着左后方旋转身体,作为轴心的左脚凝聚了的银色颗粒达到极致的瞬间。

回旋着的右腿,砸在了它另一侧的脸上,如果力量太集中,会将我的脚背震碎。

所以我是在接触到它身体的一瞬间,把力量完全注入了它那一整片的躯体。

它那庞大的身体,朝着左侧急速的飞了出去。

【叠加值已经达到了五倍,再不发出去,您的身体会崩碎。】

“七”

咚——

即使只有一瞬间,恐怖的力量几乎要撑暴了我的身体,浑身上下的血肉似乎都发出了痛苦的悲鸣。

银色的粒子一颗不剩的燃烧了起来,挥舞而出的枪尖划过了它那才离开地面的身体。

就连增幅了视力的我,都只能看到银色的光芒一闪而过,连切开了什么的手感都没有。

“式。”

但是它的身体确实是分成了两半。

【我想起来了、这个…主人快跑!】

还没来得及感受极度虚弱的身体是什么样的,那被一分为二的黑色躯体,喷洒而出的血液甚至还没能落在地上。

我看到了火光。

最后传入耳中的,只有如同雷鸣般的声音。

我死了。

可能是这样。

那一瞬间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身体连疼痛都没能感觉到,但是那股毁灭性的力量是真实的。

可能是被撕成了碎片吧。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就这样死了的话,肯定……

肯定也是无所谓的。

无尽的黑暗。

很温暖,像是有什么在抚摸着我。

很柔软,像是有什么在贴着我。

很香甜,像是浓郁的陈年佳酿一样,让人回味无穷。

我睁开了双眼。

我应该还存在着眼睛这种东西。

“……”

想要说点什么,发现自己似乎发不出声音了。

想要挥动的双手,并没有回应我的期待。

就连呼吸似乎都无法做到了,沉重的窒息感正在压抑着我的神经。

“主…人,快点…用暗物质维系身体……”

才发现身旁有一个女人,或者说已经只能算是一个轮廓。

她的身上燃烧着金色的碎片,那些碎片在脱离出去的瞬间,就会彻底的成为虚无,就连空气似乎都被扭曲了一样。

“快点…我要维持不住了……”

她的身影变得更加暗淡了,仿佛就如风中残烛一般。

我控制着银色的粒子,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情况。

肉体的受损程度很低,只是内脏几乎全部都碎裂了,就连心脏也是一样。

但是在那些伤口的上面,缠绕着陌生又熟悉的一股力量,阻止了它们彻底的毁灭。

银色粒子的到来,让那些苦苦支撑着的金色光芒获得了解脱,快速的离开了我的身体。

而我眼前的这道影子,也彻底的消失了。

【我没有死,主人您进来一下。】

我再次被卷入了黑暗之中。

一种极度恶心的感觉让我产生了呕吐感,但却根本就没有可以吐东西,也许因为这里的我并没有真正的肉体。

这是一间散发着典雅高贵气息的宫殿。

不对,应该是房间,我好像躺在床上。

奇怪为什么动不了?

“主人,我必须硬来了。”

才发现自己的腹部有着柔软的触感,金色的发丝,身上仅有些许奢华布料遮掩着敏感部位的少女,随着她俯下的身体,那汹涌的人类希望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我的双手双脚,似乎都被绑在了床上,无法挣脱,无论我多用力手脚都没有移动的感觉。

原以为会被亲吻,结果她只是在我的脸上舔了一下,然后用那充满着诱惑光芒的血色双瞳,炽热的看了过来。

“你想要做什么?”

我尽可能的摆出了一副冰冷的模样。

被无视了。

于是我只能看着她在我身上的舔了十几分钟。

她的下半身也已经滑了下去,整个人就是扑在我的身上。

理所当然的,我在各种意义上的和她贴合在了一起。

要是没有裤子,大概就是真的贴合了。

“主人才是…想要做什么?”

她那散发着清纯与美艳气息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戏虐的笑容。

“不做什么,刚才多谢你了。”

我闭上了双眼,尽可能的不去感受这股柔软又舒服的触感,因为我的气血已经翻涌起来了。

想动又不能动。

“您不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你想说自然会说,你不想说我也不想去问。”

“呵呵…主人这样的男人其实我很喜欢呢,只是那种事情…即使在精神的世界,我也是不太愿意去做的,这里面有太多的原因…主人不问我很开心。”

这家伙竟然摆了我一道。

我睁开了双眼,冷冷的看了过去。

她的嘴唇贴了上来。

一碰即分。

但是那种柔软到几乎要化开一样的感觉,却还是刺激到了我的神经。

“这种还是可以的,不过主人肯定不想我做这种事情吧?”

她那带有潮红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

确实不想,因为被绑着四肢,根本就不能动。

光是浅尝一下我的双手就不受控制的挣扎了起来,脑海中充斥着想要占有她的欲望。

要是多来几下,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精神崩溃。

就像是有着极度诱惑的美食,放在一个快要饿死的人面前。

允许她在我身上舔来舔去就已经是极限了。

其他的举动,是我自己承受不住。

“我睡了。”

“嗯,我补充好能量就放您离开,很快的。”

我闭上了眼,不再去看她那充满了歉意的眼睛。

如果不是她我就已经死了,所以对她的这个行为,我也不可能会生出怨气。

跟葵的那一次,虽然我也是压下了心中的欲望,但是好歹能通过双手释放掉一点出去。

但是她那仿佛能侵蚀他人灵魂的魅惑,我只知道自己一旦陷入了疯狂,可能会无休止的做下去。

直至自己的精神彻底崩溃。

大概舔了有一个小时吧。

她应该是有控制了力度,尽可能的让我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是有什么湿润冰冷的东西,从我的身上滑了过去。

就在我准备睁开眼睛,问问还要多久的时候。

我的嘴唇又被堵住了。

被柔软的舌头碰触了一下,我的嘴唇直接放弃了防御。

应该只持续了三十秒。

“啊…主人的口水,我终于吃到了。”

她满意的笑着,擦掉了嘴角挂着的一丝液体。

然后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因为放空了身心,所以主人成功的撑了三十秒!很厉害喔!”

“…你是在玩火。”

“诶嘿嘿…虽然活了很久,但是从来没有谁跟我说过这种感觉呀,要不是怕主人承受不住,我都不打算停下来的。”

精神世界的我,应该是以某种能量的形式存在着,然后她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点什么,似乎只能这样一点点的舔走。

“主人猜的没错,如果不是您愿意的情况,我也没办法从您身上得到任何东西。”

她好像又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是的,在这里我又能跟主人心有灵犀了喔。”

我这边并没有感觉心有灵犀。

“虽然知道您是故意的,但是看着那么不知廉耻的自己,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呀……”

好了,我不会再继续想。

我只是稍微幻想了一下,我们立场反过来,她求着我的画面而已。

虽然我最后还是满足了她。

“…是我错了,主人您太过激了。”

她满脸通红的避开了我的眼神。

因为我的想法她都能看到,所以……

这种事情想起来还真是微妙。

“好了,你刚才说我不愿意的情况你无法获得能量,那你之前一直待在我身上不是没有好处?”

“平时也是会有一些流失出来的,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主人的身体里,也没有其他办法了,虽然恢复的很慢。”

想要恢复什么,以及恢复之后会怎么样。

我就不问了。

以后在不会影响太大的情况下,我可以配合你。

“谢谢您,主人现在的精神力我也不敢取的太多,因为您现在太弱了,以前的话就……”

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尴尬的笑了笑。

“要是主人能够控制的住,我肯定可以让您更舒服一点……”

对于她这个明显的转移话题,我并没有深究下去。

“不了不了,我还想活。”

她噗的笑了出来,也许是明白了我是真的在害怕吧。

无处宣泄的欲火,堆积起来可是真的会憋死人的。

欲火焚身的感觉,我大概能理解是怎么样的了。

“好了,主人的肉体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外面还是挺危险的。”

“嗯,那我先走了,以后再来讨教。”

她的诱惑无疑是致命级的,如果能成功的抵住她的吸引。

…也许就会变成性冷淡吧。

睁开双眼的我,第一感觉就是沉重和无力。

内脏虽然被修复过来了一部分,但是体力确实是消失了,原本我的状态就不是处于最佳的,现在光是拖着身体站起来,都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摔倒。

倒下去很有可能就站不起来了,所以我必须站着。

脚边就是一个巨大的坑洞,覆盖的范围可能超过一千米,而且深度比起我之前用过的炸弹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后身后的这些应该是建筑的东西,也都该崩塌的崩塌,该破灭的破灭了,基本都看不出原来是些什么东西。

我捡起了躺在地上的黑色长枪,虽然有点难看,但是现在用这个当拐杖是最方便的。

进入了潜息状态,虽然头痛但还是开启了感知,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就算是遇到丧尸都有可能九死一生。

遇到异形的话,就可以放弃抵抗的去死了。

神禁对身体的伤害也是很大的,叠加在超直感上面我还是第一次使用,以往的超直感结束了我还有一定的体力,现在是真的被掏空了。

完全就是硬逼出来的一点体力,我不确定其他的那几只异形会不会赶过来,现实的时间应该只过去了几分钟而已。

异形之间似乎都有彼此直接交流的手段,就算这些新来的没有,时间久了其他的同伴肯定会觉得不对劲。

所以我必须离开这里。

走在被夕阳的红霞所染红的废墟,只有刮起一阵冷风的时候,能听到某些物体被吹动了的声音。

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丧尸很有可能也是被吹倒了,所以我并不能大意。

原本我应该是处于爆炸中心的,但醒来却是在外围,应该也是她做的吧。

这次算是欠了她一条命,以后得小心一点。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种体验似乎是第一次。

被遗忘了的那些记忆里面,也许有无数次吧。

【那种的…似乎要砍下脑袋才行,主人刚才把它的身体劈开,暗物质跟它体内的能量直接产生了冲突,它也是不受控制的…不然它应该还能继续战斗。】

脑海的声音,明显比刚才要精神多了。

“我也觉得…它应该还有些底牌没用出来。”

我也是看准了这一点,直接进入了神禁状态,不给它反击的机会接连追击,如果它还有什么其他的,就马上开启极限增幅。

它的火焰应该没有那么简单的。

【那只还算是幼年期,只是接近成年而已。成年的体形应该有五米,而且动作灵活,火焰之力彻底掌握,不过那些应该现在还没法过来。】

看来她知道的事情特别多啊。

“成年的我有机会吗?”

【没有。】

她连一点余地都没留,斩钉截铁的说道。

想的太多也没用,只能说要是遇到就直接跑吧,也算是得到了一条有用的消息。

实在是没力气了。

半个多小时才走了两公里,浑身都冒着虚汗,继续走下去可能会直接失去意识了。

“……就这里吧。”

这是一片商店街区域,马路一眼望去还是有零散丧尸的,刚才我一路走过来也有碰到一两只,不过处于潜息状态的我,只要不从它们面前经过就可以了。

没有遇到异形是真的幸运,虽然那些普通的可能还会怕我,但是那也是可能而已,我不敢去赌这种东西。

我钻进了一家看起来像是手机店的商铺,这里倒是没有受到什么破坏,不过还是有很多柜台被砸掉了,毕竟趁火打劫的人永远都是不会缺的,何况一开始那些人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变成毫无价值。

即使只是心里上的安慰,我也还是躲到了柜台里面,背靠着墙壁把长枪收进了手环,这次出来几乎没有动用过的手枪,现在是最适合保命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浑身都在颤抖的原因,从手环里取出来的面包我都没能抓稳,跟着能量饮料一起掉在了地上。

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额头上流下来的冷汗浸入了眼睛里面,带来了一阵刺痛。

我捡起了面包,憋足了一口气用力的撕开了包装,一鼓作气的咬开了面包,然后拿起了饮料瓶。

发现盖子拧不开。

【主人,我可以帮您。】

“不喝了。”

我把饮料瓶丢了出去,不过因为力道太小,也只是滑在了脚边而已。

【其实我现在也没办法帮您开,调皮了一下,不好意思。】

我并没有搭理脑海中的那个声音,而是快速的吃完了面包。

口腔很干燥,但是没有问题,虽然面包只能补充热量,但是对于我这已经接近虚脱了的身体来说,却是久旱逢甘雨一般的及时。

变得舒服一点了。

“大概多久能恢复?”

【深度睡眠八个小时就行了,主要是补充体力,而且您身体里现在有那个的力量,生命力的损失程度也会小很多。】

她给予我的那个装有自己眉心血液的小瓶子,还在手环里面。

可以不用的情况,我是绝对不会动用这个的。

因为只要有它存在,我就能保持一个绝对的信心。

虽然我连那会给我带来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没有骗我,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我。

我不会忘记那个晚上,她屠戮了整个第二区域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恐怖的气息。

“那你记得叫我。”

没有选择的余地,这就是我不想使用超直感的原因,因为体力亏损的太多必然就要停在什么地方休息,如果不睡眠就需要很久的时间才能恢复。

我现在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明天还得去第四个传送门那里,凌晨出发应该可以在中午就赶到,这次有了点经验,可以先抽一些血出来,然后利用遥控炸弹引爆吸引就好。

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吧。

裤袋中传来了震动的感觉,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备注是上官凝雪,才想起来之前我有跟她互换号码。

【啊,好快!】

“我要挂了。”

这句话莫名有着双重意义,虽然她不可能听出来。

【啊不要呀!我、我是没准备好、等等我深呼吸一下~】

手机里传来了深呼吸的声音,连着三次。

【黑、黑!我爱你!】

我应该还是挂了比较好。

【别不说话呀、好尴尬啊!】

“你竟然还知道。”

【你、你吃了没有?嗯、准备睡觉了吗?】

这家伙不会用手机聊天,我已经可以听出来了。

明明想跟我说些什么,马上就问我有没有准备睡觉。

也太厉害了。

“没有,所以你有什么事?”

【啊…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嘛……】

她用着撒娇似的语气说道。

并不会让人反感,因为可以感觉到她那纯粹的爱意。

虽然我现在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是我。

“我很忙的,你们现在回去了?”

我记得他们这次出去探索的区域挺远的,应该是不能这么快返回的才对。

【没有啊,现在休息,今天遇到了点小状况,探索的区域才三分之一,你那边呢?】

至少语气听起来不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

“我还好,你们要小心点,遇到未知的存在就赶紧跑,现在外面越来越危险了。”

我不想告诉她那些异形具体是怎么样的,因为我觉得肯定会被她问这个问那个。

【嗯…你的声音听起来好虚弱哦,受伤了吗?】

我明明都尽可能的装出一副正常的模样了。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遇到了点小状况。”

【唔~!你用我的话来敷衍我!】

“你都可以用,彼此彼此吧。”

【我是在关心你呀,你这种人没人看着,肯定会乱来的…!】

“我也是身不由己。”

她沉默了几秒,用着温柔的声音说道。

【反正你必须好好活着,不然我就改嫁了!】

“…你什么时候已经嫁给我了?”

【在我心里,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呀!】

这个还能强买强卖的吗?

我发出了轻笑的声音。

“不跟你扯了,我准备休息,你也早点休息吧,还有…遇到什么危险及时告诉我,就算我来不及过来,也可以给你们提点建议。”

【嗯,我好想跟你一起睡呀!】

这家伙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

“好好,以后会的。”

为了能够休息,我选择敷衍了事先顺着她结束对话。

结果她发出了慌乱的声音。

【现、现在还不行喔!起码要结婚了之后才能……】

“好好,我知道了。”

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我甚至没能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嗯…晚安喔……】

“晚安。”

即使感觉到了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我还是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意识彻底的被卷入了黑暗之中。

——很久没见了,你最近感觉过的不错?

怎么?即使涂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但你不要忘记了,你根本就不可能染上任何的颜色。

差不多该让我出去了吧,你这个傀儡做的事情真是让我感觉恶心。

明明就不放在心上,却还是要装出一副在意的模样,就是想跟我证明你是个有自我主见的存在?

这里好冷啊,什么时候我们的位置可以互换一下,我差不多也厌倦了。

我想做什么?哈哈哈哈哈……

当然是毁灭一切啊,这个世界不管什么都只能让我感到恶心,即使跟你说的再多也没有意义,反正总有一天你会彻底消失的,我不会留下你这个傀儡。

挣扎吧,拼命的挣扎吧!你终究不可能逃得了自己的宿命,她没有跟你说过吧。

——熟悉的面容,空洞的双眼流淌着漆黑色的液体,极黑色的头发被雨水侵透,静静的贴在那遍布着裂痕的额头之上。

嘴唇仿佛裂开了一般的他,对我作出了无情的宣判。

你的存在,只是为了能让我保存下来而已。

“哈……”

醒来的第一时间,没能沉浸在身体获得了放松,以及精神的疲劳得以缓解的快感。

熟悉的寒冷,就连这骨头都仿佛在颤抖一般的恐惧,即使熟悉也无法习惯。

我拿出了两瓶白酒,点燃了香烟,开始解决这个睡眠导致的副作用。

就连睡觉都要付出代价,使用能力也是要付出代价,无论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

是啊,我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

梦到了什么东西…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雨中…也许是雨吧,他似乎在对我诉说着什么东西。

不同于以往的,这次我竟然记得一句话。

我的存在,只是为了能让他保存下来?

语气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能记得他说了什么,但就是这样…我也无法摆脱那份恐惧。

比死亡还要令人恐惧,若不是这样我找不到有什么让自己如此恐惧的理由。

捡起了丢在脚步的饮料,一饮而尽。

功能饮料其实真正能补充的能量并不多,但是总毫无营养的矿泉水要好的多。

血色的圆月,再次出现了。

就跟那个时候一样,巨大的轮廓仿佛随时会坠落下来,不知为何看着这个月亮,我的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安。

像是胸口堵着什么东西,感觉很不舒服。

“怎么越来越少了?”

第四个传送门的位置距离这里并不会太远,出发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直到晨曦的光芒为大地带来第一缕光明,我都没有遇到过异形的存在。

丧尸的数量也是非常少,虽然也都是处于一种狂暴的状态,但是它们连觉察到我都做不到,所以我的前行速度这样下去肯定是比预期要快的。

街头巷尾偶尔会窜出一些动物,那些丧尸也没有攻击它们,不过大部分身上都有腐烂的痕迹了,脱离了人类之后的这些宠物,能吃的东西恐怕只有丧尸的碎肉了。

也许会出现新一轮的变异,但这也不是我能够阻止的事情。

昨天好歹还要避开异形和丧尸,这次朝着第四区域的路线,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太少了。

来到第四区域外围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明显,破败的街道只有被风吹动的落叶和纸屑在飘舞,除此之外就只剩下极少的丧尸了。

大概一条街就两三只的程度,内心深处产生了更加浓郁的不安。

总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但又没有头绪,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思考。

每一步都会产生动静,如果放在繁华人潮的都市街头肯定是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的,但现在却成为了空气之中为数不多的声音之一。

落针可闻,虽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但也差不了太多了。

虽然我早已习惯了这种寂静的感觉,但是在电子地图的深红区域外围遇到这种情况,不禁让我感到了一股恶寒。

我进入了深红色区域,天边的骄阳已经开始散发出较高的温度了,比预期要快了两个小时,我几乎是直接在大路上奔跑的。

黑色的长风衣看起来应该会很热,但实际上即使流了再多的汗,也不会粘在皮肤上,而且透气性几乎跟穿着清凉外装差不多,不会脏的衣服简直就是懒人神器。

不得不承认,这套衣服我还是很喜欢的。

“…小爱,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不知道。】

啊,跟我想的差不多。

我终于忍不住的问她了,虽然我也明白她应该是无法解释的。

深红色区域,感知的范围里什么都没有。

即使我已经走了接近一个小时,都能看到远处的传送门了。

依然是什么都没有。

跟当时小雪出现的时候有点像,但是也有着明显的差别,那个时候好歹我能看到很多残躯断肢。

然而现在我所看到的,除了空荡荡的街头巷角之外,连老鼠之类的都没有了。

昆虫也不存在,飞禽走兽更是没有。

整个世界就只剩下自己这个存在的感觉。

我抽出了长枪,提高了警惕朝着传送门的位置缓缓的前进着。

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我的精神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连潜息状态都无法保持了。

或者说,我反而希望能出现点什么东西。

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不是孤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