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抱着怀里的男人打算回到那片区域的时候。

他缓缓的抬起了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一片废墟。

那里我同样也探测过无数次,他是唯一一个清醒过来就能动的,也许是因为听到了那个名字吧。

爱情的力量还真是让我无法理解,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确实非常神奇。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吧。

“凝雪…在那里……”

他那半睁着的双眼,充满了乞求的光芒。

身为一个男人,他本不可能会对另一个男人如此低三下四,而且我多少还是了解他的性格,虽然并不强势,但却有着明显的底限。

如果当时我作出击杀他同伴的行为,那他就算是明知道会死,也会跟我们拼命的那种。

然而他现在却对着我用了这样哀求的眼神。

因为他是深爱着那个女人吗?

应该是这样吧。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会把她救回来的。”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

蠕动着嘴唇却再也说不出话语,我把他放在了较为平稳的一块断壁下面,很稳固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来到了他指出来的那片区域,顶着剧烈的头痛进行着感应。

没有任何动静,但并不会影响我的行为,无法确定具体方位那就全部挖开。

头痛的原因是因为不停的利用左眼进行暗物质离体,以及修复他人的身体,所以感应被影响的可能性很低。

我挖开了第一片区域,并没有凝雪的身影。

我挖开了第二片区域,也没有凝雪的身影。

但是他说了她在这里,那肯定就在这里。

根本就不会存在怀疑的理由,因为我知道他不可能会把这种事情搞错。

终于在我几乎要把这片区域的断壁残砖全部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身体。

双腿被压烂了,这是让她充满了自信的存在,即使她并没有刻意表现出来,但我是知道的,她对自己的双腿特别满意。

侧腹也被死死的压住了,但是并没有压碎,内脏没有离体所以她并没有当场死亡。

上半身则是保存的相当完好,所以她当时才能拨通我的手机吧。

浓缩到极致的银色粒子,再次从我的左眼之中流泻了出来,同时将生命力共享的能力启动。

她的身上几乎已经没有生机了,呼吸停止,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但是却仍然还有一丝,真的只是一丝。

如果存在着灵魂,那就是她的灵魂还没有离体吧。

我只能作出这样的解释,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潜息术带来的。

持续的灌注生命力,左眼流下的血液其实很少,大部分都只是暗物质,为了保证暗物质的质量和数量,我开启了神禁的状态,保持着最大的冲击频率。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冲击她的什么地方,更像是在她的体内漫无目的的游荡,但是这却是唯一的办法。

我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想要救她,就必须这样做。

我始终没有放弃,哪怕她冰冷的身体依然是一动不动,我也是不断的把暗物质注入她的体内。

十分钟,三十分钟,六十分钟。

九十分钟,一百二十分钟。

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非常缓慢。

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混沌了,右眼看到的画面都摇晃了起来,而且模糊不清。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算清醒的。

然后我听到了,宛如天籁一般的声音。

那是心跳的声音。

即使微弱的几乎没有,但是她的心脏确实恢复了跳动。

我驱使着沉重的身体,朝着她的口中不断的注入着氧气。

然后她的呼吸也恢复过来了。

充斥在她体内的银色粒子,第一时间开始了修复。

因为原本的她,细胞都已经停止了运动,暗物质没办法强制修复。

但是现在她已经复苏了,我就必须第一时间修复她的身体。

我从手环里取出了一颗药丸,这是组织给我的补给之一,可以强行恢复一定体力和精神的药物,效果可以持续几个小时,结束之后会受到成倍的痛苦。

对身体的损伤也是很大的,但是我要是不服用,肯定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而且我马上还得去小镇。

即使我不想过去,但我也必须去面对。

哪怕是冰冷的尸体,或者是残缺的碎肉。

我也必须去面对。

“啊…你也…死了吗?”

睁开了双眼的凝雪,用着朦胧的双眼看了过来。

也许是因为补充了大量生命力,她还有举起手的力气。

她抚摸着我的脸庞。

“我没死,你也没死。”

她的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水,抚摸着我的手也在颤抖着。

“你看起来…好累啊……”

那是充满着心疼的眼神,让我在无尽的寒冷之中,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的眼神。

“不累,你先睡会儿,我还有事。”

“不…我不睡…我要和你在一起……”

“听话,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强烈的意志,所以我只能想到这种安抚她的方法。

“我想接吻……”

她目光闪躲的说着,语气之中充满了期翼。

我抱着她离开了这边区域。

“接吻不行…再亲一下嘛……”

似乎对我的沉默感到了一丝慌乱,她紧张的看了过来,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我嘴里都是沙子,感觉你会讨厌。”

“不会…我想要一个……”

“好。”

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她的嘴唇。

她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血色。

“太快了…根本就还没能感觉到……”

这么说的着她,紧张的抓住了我的衣服,闪躲着的目光完全就不敢看向我的这里。

“以后看情况吧,我现在没有那种心情。”

她略有不甘的点了点头,乖巧的依偎在了我的怀里。

该去面对有可能更加惨烈的现实了。

我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他们安置的地方,处于这片废墟的中心地带,而且我是挖空了一部分,所以有点类似于盆地的构造,无疑这样的地形是最为安全的。

给他们留下了点食物和水,有几个人已经可以行动了,我把腰间的双枪和弹药也留给了他们,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只要存在可能性就要去尽可能的避免。

我不想再遇到这种情况了。

可能是因为最近实力的提升,让我的心态产生了变化,以前的我做事还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但是最近却越来越趋向直截了当了。

虽然过分的小心确实是没有必要的,但也不能变得麻痹大意。

若是早点觉察到问题,也许我就能挽回更多的生命吧。

回到了小镇的我,看到的是残破的城墙,以及一眼就能看到的建筑物。

原本被城墙阻隔着都是看不到的,但是现在确实是可以直接看到里面。

在外围的区域,我看到了一台还燃烧着黒烟的直升飞机,里面只有一具男性驾驶员的尸体,可能是独自一人逃跑,也可能是带着什么人逃跑,然后那些人没有死吧。

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寻找那些可能存在的幸存者。

位于城门的位置,立着一根如同电线杆的柱子,上面插满了人类。

有几位是看守城门的卫兵,也有几位是不认识的面孔,但我知道他们肯定都是活在小镇里的幸存者。

我把他们放了下来,暂时摆放在了残破的城墙边上。

走进了城门,迎面扑来的是十几只丧尸,没有血月强化的它们动作迟缓的就像是步入了老年的野兽。

我挥出长枪,横扫清除掉了第一波的数只,再踏前两步接连劈开了它们的身体。

长枪的灵活度低也只是因为力量不够高的原因,当你可以像是提着小刀一般挥舞长枪,那就不会存在什么灵活度问题。

最多也就只是无法攻击太近的敌人而已,但是这种问题对我来说并不存在。

因为我还有双腿可以使用。

似乎并没有异形,我并没有进入超直感,遇到特别多的尸潮我可以选择暂时性的回避,然后丢个手雷就好了。

我想把那些异形吸引出来,但是并没有成功。

可能是已经不在了。

到处都有被插在地上,像是路标一般的存在,每次我都得处理掉附近的丧尸,才能有余力把他们的尸体放在房屋或者店面里面。

有一部分丧尸在被劈开了身体之后,马上就冲出那种甲虫,当然的我早就做好了准备,每一只也都被我劈成了两半。

原本这里应该是黑暗中的一方净土,但那果然还是成为了一种奢求。

黑暗之中并不存在光芒,即使是有,那也只是神用来戏弄人类的恶作剧。

因为顺路,我首先到达了老镇长的住所,建筑被破坏的并不严重,除了城墙,其他的地方保存的都很完好。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人没能作出什么像样的抵抗吧。

大院的铁门都已经不存在了,清理掉门前的几只丧尸,我走进了散发着血腥味的客厅。

老镇长冷冷的看了过来。

血红色的瞳孔,嘴里流着不知名的液体,以及大量的血液。

她正在啃食着的那个人,应该是他的女儿。

当时我看到匆匆的身影,因为感觉到了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所以记下了她的模样。

她的衣服都被撕开了,肩膀被咬下了一块血肉,无神的瞳孔扩散着仿佛也在凝视着我一样。

感觉到了一丝不合理的地方,为什么他会被感染?

大多数这里的幸存者,都被串起来插在外面了。

“吼——!”

很明显他并不会给予我思考的时间,丢掉了才咬了几口的女性,它朝着我扑了过来。

没有需要犹豫的地方,我将他的头颅斩了下来。

然后接住了他那失去了力量的身体,将他跟自己的女儿放在了一起,头颅也摆回了脖子的上面。

他是个好人,善良又亲切,还不会趋炎附势,虽然我知道他稍微有利用我,但那也是因为他确实想要解决那些人而已。

而且即使是我出手,他也是顶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他无疑是个善良的存在。

但是年迈的他,却没能安享晚年,甚至还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

我知道在这样的世界,无时无刻的都会发生着类似的事情。

我也知道,自己没有拯救世界的能力,也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

所以我不会悲伤,也不会愤怒。

只能会记下这股憎恨,我知道它将会成为我的力量,推进着我前进的步伐,这个世界不需要善良的人类,因为善良的他们无法面对那些残虐无情的生物。

所以我会努力的,成为比它们还要恐怖的存在。

这样一来,也许我就能找到毁灭它们的方法了。

即使是燃尽一切,我也不会犹豫。

我来到了一家餐厅的门前,看到了当时替我们记录菜单的服务员,以及热情爽朗的壮汉老板,他们也很奇怪的被感染了,看到我之后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我斩下了他们的头颅,然后安置在了餐厅的角落。

被串成路标的那些人,似乎都是跟我完全没有交集的。

一路上我有遇到不少似曾相识的面容,都是多少有一点接触的那些,他们都被感染了。

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具小小的尸体。

“……!”

也许是店长的女儿吧,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样子。

早已习惯了血腥味和残酷画面的我,仍然感觉到了胃部一阵的抽搐。

她没有被感染,也没有被吃,但却受到了更加残酷的对待。

花了点时间,我才把她拼凑了起来,然后放在了她的父亲边上。

那些存在的眼里没有小孩,但是它应该明白如果是自己,看到了同类的幼体被这么对待,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它们是故意的,因为这个小女孩曾经有抱着我的大腿问了一些问题,所以才会被它们特意弄成这样吗?

我已经大致的感觉出来了,应该是那些身上燃烧着火焰的类人异形,被我击杀了同伴的它们寻找不到我,碰巧找到了这里或者是早就计划攻击这里。

它们之间应该有传递信息的方法,可能是我的容貌,或者是我的气息,总之它们肯定是记下我了。

所以才会故意留下这些东西来刺激我?

不对,那样它们应该留下来等我才对,这很有可能只是报复,因为当时若不是小爱帮我,我肯定已经被炸成碎片了。

所以它们应该是不知道我还活着的,报复完就直接走了。

“呵…这些东西竟然也懂得报复。”

只不过是因为多了一个我的原因,让这些原本应该痛快死亡的人,受到了它们残酷的折磨。

确实都是我的错,但我并不会自责,因为这没有半点意义。

我变得更想活下去了。

因为那造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哪怕是无法对抗,我也要咬下它的一块肉。

离开了餐厅,我朝着我最想去,也是最不想去的地方迈出了脚步。

灰的住所比较近,但我还是选择了先回自己居住的地方。

一路上我不停的劈砍着阻碍着我的丧尸,再也不去避让,只是为了沉浸在这种杀戮的状态之中,因为它能让我胸口的火焰多少的被释放掉一些。

虽然很少,但只有这样我能暂时的逃避思考。

不去思考,就可以不用害怕。

不用害怕,就可以去面对。

面对那我可能无法接受,也必须接受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