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回应,空气像是凝固了,可以听到呼吸的声音。

是我的还是她的?

我不知道。

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问题。

我能感觉到她的视线还停留在我的身上,但是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我又是想听到她说什么?

也许是已经无话可说了吧。

我迈出脚步,像是逃跑一样的冲了出去。

冲出了大门的时候,那两位女性似乎对我说了什么,但是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因为我现在只想前进,只想离开这里,所以我奔跑了起来。

没有目地,用尽全力的挥动双手,拼尽全力的索取着氧气。

可以感受到各种各样的视线落到了我的身上,但是这些同样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我只是想要跑起来而已。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胸口憋着的这股情绪,让我想要控制不住的喊出来。

于是我喊出来了,在没有人的偏僻农田,在人迹罕至的树林河边,喊到声音都嘶哑了,应该没有人会听到。

这只是无能的呐喊而已。

但是没有效果,无论我是站着还是跪在地上,亦或者是踢断了树木砸碎了岩石,胸口刺痛仍然没有任何减缓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觉察到了自己想要救她的原因。

不是可怜也不是同情,我只是我不想看到他的末路,不想看到她在黑暗之中凋零,不想看到她彻底的成为没有灵魂的人偶。

“…还真是讽刺。”

明明连心都没有了,却还是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主人,你想拯救她吗?】

脑海深处响起了,似乎很久没有听到的声音。

【现在我没办法听到主人的心声,您需要整理成语言,愿意让我知道,我才会听到。】

不知道她是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出来她的声音有点恼怒。

“你有办法改变这个形势吗?”

我的目光停留在了远处的一只飞禽的身上,在它飞走了之后则是随意的落在了树木之上。

我都不知道这里是哪了。

【那个组织,现在没有能力直接处死您,现在最麻烦的就是那个泷的安全。】

“…你到底是什么?”

就算我再傻,也不可能继续相信她是脑部芯片的那个AI了。

而且这条信息很关键,组织没有直接处死我的能力,那就表示我可以做些事情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能解释,总之现在主人的命是自己的。还有我是什么不重要,总之您只要明白,我是不会陷害主人的就好。】

“有什么方法,直接说吧。”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相信她的底气。

不管她是什么,至少现在她还奉我为主,那就算是被利用,我也还是有价值的。

所以她现在肯定不会害我。

【其实很简单,您为什么要去在意她的想法?直接抢回来不就好了,她在犯傻,你也在犯傻,你们两个都是大傻子!】

她发出了气急败坏的声音,似乎是真的很生气。

【她献身了,她的妹妹就一定能得救?就算可以,那跟您想不想救他又有什么关系?主人犹豫的太软弱了,我知道您是尊重她的想法,但是这样谁都无法得救,在意那么多干嘛?】

“那泷怎么办?”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啊、主人先别生气,我的意思是现在的您唯一的顾虑就是那个女人了,其他都不是问题,所以您现在可以想办法拖延一段时间。】

“拖延多久都没用,泷现在没办法离开那里。”

二选一的局面,我根本就没办法作出选择。

【现在不行,不代表永远不行,她们要走,得依赖您同时破坏四个传送门,然后通过什么离开?】

“直升机。”

如果我摧毁了直升机,组织得重新派人过来接应,但是这个时间很有可能传送门会再次恢复,所以我也是要再去炸一次。

这个过程我可以获得很多的时间,不过会让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

【所以您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告诉那个女人,想尽一切办法逃出来。】

“那样太危险了。”

【主人您都愿意冒这么大的危险,她就不可以?!】

“我不想让她冒险。”

【那您只能看着这个灰,成为一个生育工具了。】

我的胸口再次产生了刺痛。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我考虑一下。”

【不想二选一就只能冒险,主人您已经没有退路了。】

一条路是放弃一切,回到泷的身边继续像个傀儡一样的活着。

一条路是选择灰,让泷想办法脱身出来,但是毫无疑问的我会成为全人类的叛徒,要迎接无尽的追杀。

我已经不想再像个傀儡一样的活着了。

因为很累。

无法掌控命运,却又拥有着虚假的心灵。

会痛,会思考,会产生依恋和爱慕。

就算是虚假的,但同时也是我唯一的东西,我可以说它是假的,也可以说它是真的。

所以——

我不想继续这样的傀儡生活,即使可能会燃尽一切,即使最后可能我会一无所有。

如果只能点燃自身来驱散黑暗,那就这样做吧。

我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感觉很舒服,但我不明白那是什么。

在黑暗之中这一闪而过的是什么,我仍然没有答案。

但是现在…我好像抓住它了。

就算是错觉——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小爱…谢谢你。”

【主人客气了,小爱也算是为了自己,以后…您会明白的。】

脑海中的声音消失了。

从裤袋里掏出了手机,我点燃了一根香烟,调整着自己的心情。

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一切正常的模样。

然后我拨通了泷的电话。

她的反应很平静,平静的让我紧张。

很简单的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对她说了,希望她能想办法脱离组织。

她可能是知道了我作出了怎么样的决定,即使声音跟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却有着一股失落。

最后的再见听起来非常的遥远,虽然她是笑着说的,但我根本就不觉得她是在笑,慌乱的我再次拨通了电话。

“不要勉强自己,实在不行就想办法活下来,我会去救你的。”

我作出了这样的承诺。

那之后她又笑了,这次的笑声让我安心了下来,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不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以及承诺。

退路从一开始就没有,只不过以前的我不知道罢了。

既然四处都是黑暗,那我何必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老板,来条烟。”

朝着有建筑的方向前进,我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区域,角落里有一家售卖生活用品的店铺,看起来生意也挺一般的,不过这里有基础福利,店主只需要保持营业就好了。

“现在烟很贵啊,年轻人你钱够吗?”

他的语气很平淡,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轻蔑,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叠纸币。

“当然够。”

我从略显矮胖的男人手里接过了香烟,拿了一包出来直接打开点了一根,再走到边上把其他的收进手环里面。

依靠昨晚那个男人身上的定位器,有出现意外的可能性,我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冒险。

通过远处的灯塔我判断出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葵居住的区域。

——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个季节的天气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上一刻还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然后马上就毫无预兆的下起了倾盆大雨。

没有意外,我再次成为了落汤鸡。

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走进餐厅的时候我明显的感受到了同情的目光,接过了柜台服务员的毛巾,擦拭完了之后点了杯奶茶坐到了角落的位置。

葵就住在这家餐厅对面的居民楼里。

首先我不能就这么上去,惊动了她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认清楚自己男朋友的真面目,虽然会很残忍,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比起绝望的失去一切,她好歹还能保住自己的身体,那之后会怎么样,只能希望她不会被打击的太严重吧。

我从手环里拿出了可以插在手机上的端口,接上了手机之后马上跳出了安装系统的界面,安装的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简洁明了的操控画面。

这是微型观测装置,属于特殊补给类的一种,我是没想到还真的能用的到,以前有了解过这种东西,所以怎么使用还是明白的。

比蚊子都要小一点,可以飞行,被什么东西撞到也不会有问题,传输到手机上的画面非常的清晰,连声音都有。

我戴上了耳机,认真的控制着飞行的画面,在其他人看来应该就是在玩手机游戏的模样吧。

唯一的缺陷就是飞行速度慢了点,几十米的距离飞了半天才成功的钻入葵的房间。

喝了口早已放在桌上的奶茶,我继续控制着镜头的前进。

客厅 因为家具比较少所以显得有点冷清,房间的格局应该是两室一厅,比想象的要好一点,而且老镇长也说了没有给她安排工作,待遇在温饱线之上。

虽然没有点明,但明显是因为我的原因,那支幸存者小队也是自发去做事的,不然他们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去做。

而葵原本就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抛头露面,有可能会引起各种各样的麻烦,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世界了,所以她选择什么都不做是最好的。

搜索了卧室跟偏室都没有发现葵的身影,我大概能猜到她现在处于什么位置了。

来到了浴室门前的我能听到明显的水流声,这个观测装置是防水的,不过我还是不打算飞进去,因为那就是偷窥行为了。

“黑哥…不知道能不能振作起来。”

我差点就把手机摔到地上去了,因为她的眼睛刚好还正对到了视角。

水流声停了下来,短暂的等待之后她一丝不挂的走了出来。

开启了卫星功能的装置不再需要我的控制,我把手机翻了过来。

一个人在房间是不会那么在意的,洗完澡裸体出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可不好意思看下去,虽然第一眼还是看到了,但是因为有雾气所以没有问题。

卫星功能是以她为圆心的环形监视,最重要的是全自动,而且只要她不跑起来就好,这东西飞行速度特别慢,优点是基本不会被发现和高清影音了。

以衣服摩擦的声音停止为信号,我再次把手机翻了过来。

观察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是很枯燥的,不过葵看起来很养眼,倒是可以让枯燥的感觉下降到最低。

她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时不时还会哼哼小调,就是完全没有找到调而已,我在这看着她洗衣服就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那个调也是没有过变化。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如果要约会应该是快要到正常的出门时间了,结果她晾好了衣服,就直接躺在沙发上睡觉了。

于是我就这样样看着她睡了半个多小时。

意外的发现了她睡相其实挺差的,不仅衣服都翻起来了,口水也顺着脸淌到了沙发上面。

最后还是一通电话过来,她才急急忙忙的开始换衣服,所以我只能再次把手机翻过去。

就算她刚才的打扮就比内衣姿态要好了一点,换衣服我还是不会去看的。

有点出乎意料的装扮,她选择的是黑色连衣长裙,材质看起来就很高档,设计的也很好看,如果她问我这件衣服感觉怎么样?我也是这样的回答。

毕竟没有去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

她原本属于清纯的容貌和气质,换上这身衣服之后变得妩媚性感了许多,就像是原石和成品的宝石一样,看着这样的她有种陌生的感觉。

镜头紧跟着她来到了卧室,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的她,嘴角挂着一抹幸福的笑容,那个小盒子里面应该就是所谓的求婚钻戒吧。

“嘿嘿……

她眼中的那份感动和爱意,只能让我感到深深的无力。

因为我是真的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是现在我又必须把她从噩梦中拉出来。

即使击碎了她梦想的人不会是我,但我也很有可能会成为憎恨的对象,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真的只会做这一次了。

“克里斯也是男人…昨天紧张的直接跑回来了,今天我要主动一点!”

原来昨天这家伙是逃跑了啊。

像是在替自己打气,她用力的握紧了拳头,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脸,急忙的走出了房间。

“您的找零,欢迎再次光临,请慢走~”

她走出楼道之后,我也尾随的跟了上去。

这个时间街道上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我只能保持在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有着微型观察装置的跟踪,我没有可能会跟丢。

她戴上了一顶黑色的大檐帽,连衣裙有一部分是半透明的薄纱,可以看到她那若隐若现的修长双腿,和玲珑有致的完美身材。

街上有不少路过的情侣都被她吸引了视线,基本都会让一对情侣吵起来,还有些男人干脆就失神的连自己在被揪耳朵都不知道了。

这条街道的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我跟她的距离也缩短到了三十米左右。

也许是因为我身上的衣裤还带着点水渍,有些人还是会看我几眼。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男人,有着同样的银发,帅气有型的脸庞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五官看起来应该也是混血儿,总之帅的连我都觉得惊艳的程度了。

只是看的话,还真是般配。

之所以注意到他,也是因为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那附近有一群女人围在了那里,所以我就动用了视觉增幅。

“克里斯~!”

耳机里传来了葵的声音,她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语气还是傻甜傻甜的,挤进了人群之后抱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在感叹和抱怨中离开了那些女人。

手机刚好捕捉到了,葵那丰满的胸部被他的右手挤压到变形了的画面,仔细一想我似乎也有被她怎么抱过手臂,只不过还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不得不承认热恋中的女性真的有一股特别的魅力,即使是隔着手机屏幕,我的心跳都有点加速了。

“你今天好美。”

磁性又温柔的声音,如沐春风一般的让人感到清爽。

“克利斯今天也很帅喔……”

葵羞涩的移开了视线,声音听起来柔和又甜蜜,

这个男人确实帅到了一种境界,即使只是淡淡的微笑,耳机里都传来了女性的尖叫声,我能感觉到整条街道上的人,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葵的眼神里出现了一抹自豪的光芒,男女情侣是这样的,特别是在大街上像他们这样有着出众容貌的,总是会吸引到各种各样的视线。

这些东西都会成为提升他们之间爱意的养料,不过这种事情我也就只能看看了,因为我的容貌并不出众。

不他们两个在一起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丝的犹豫。

我也希望是自己弄错了人。

他们来到我昨天去过的那家餐厅,热情的店长大叔那爽郎的笑声吵的我耳朵都有点刺痛了。

我蹲在了餐厅外的一个外置楼梯的阴影里,闻着下水道的腥臭味继续进行观察。

点菜的过程葵就像是花吃一样,一直在看那个男人的脸,就连饮料放到了她的面前,还是被他提醒了一句才反应过来。

虽然傻乎乎的,但是看起来真的很可爱,稍微有点嫉妒这个男人了,但是嫉妒归嫉妒,如果他能给葵带来幸福,那我自然是会祝福他们的。

这个世界的好女人很多,但是不会有属于我的,这种事情我很明白。

“……这两个人吃的也太慢了。”

我已经在这个地方蹲了一个小时。

因为是处于餐厅的后面,所以没有遇到过被人撞到的情况。

看着一对情侣充满爱意的聊天和用餐,对精神上的折磨还是挺大的,我的脚边全部都是烟头。

他们聊的都是些小时候的事情,从相遇到相恋,还有发生的一些事情我都大致的了解到了。

比我想象的还要早,他们自幼就生活在同一个小镇里,不过听起来葵那时候还是很调皮的,而且那个男人还开玩笑的说,当时自己一直被无视。

虽然他是笑着说出来的,但是我还是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当然满脸傻笑的葵不可能觉察到。

后面还谈到了葵发生改变的原因,不过被一语带过了,应该是葵遇到了什么事情,然后这个男人在葵最需要拯救的时候站了出来,接着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恋人关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个男人眼神中闪过的一丝得意,让我觉得葵应该是被算计了。

不过在恋情里为了得到对方的施以一定程度的手段,应该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

说到葵的父母,他脸上闪过了一瞬间的恼怒,要不是看的紧,他也许早就得手了,也不至于恋了这么多年连接吻都没做过,我能感觉出来他的怨念。

似乎是打算露出獠牙了,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决意。

他离开了座位,单膝跪地的握住了葵的右手,周围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今天不会让你逃了,葵…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幸福的。”

虽然她今天过来就是打算回应的,不过她应该没想到还会再被求婚一次吧。

手背被亲吻的葵,满脸通红的点了点头。

“好的……”

周围响起了鼓掌和祝福的声音,这个时候的她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她的眼角流下了幸福的泪水,但是那个男人眼神中的恨意,却又是那么的显眼。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显然他应该也是爱着葵的,即使是占有欲特别强烈,而且还有些不择手段,但是既然已经在一起了,那就应该好好的对待葵才对。

在一片祝福声中,他们接吻了。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吻,但是葵的脸上却是满含着幸福的笑容。

让我不禁想起了但是跟我接吻了的她,哭泣的模样。

“…看的头好痛。”

内心深处出现了一股难以抑制的妒意,我明白这跟所谓的爱没有半点关系,但是还是会产生这种酸酸的感觉。

感情这种东西还真是奇妙,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我确实很羡慕他。

在店家和起哄的人们欢快的鼓动下,两个人互相替对方戴上了戒子,随后全场莫名其妙的狂欢了起来,老板直接搬出了几箱红酒宣布请客,整个餐厅内都弥漫着一股幸福快乐的气息。

“人比人气死人啊。”

即使是躲在楼梯的下面,夏季正午时分的高温就像是炙烤着大地一样,我那被风干了的衣服,早就又被汗水侵透了。

餐厅里面好歹有空调,但是我又不能进去,其他的餐厅人太多了,我这样观察手机的画面容易被什么人看到,所以只能选择在这个地方待着。

狂欢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人群渐渐的也散去了,最后他牵着葵的手离开了那家餐厅,然后两个人坐上了一辆高档的轿车。

这俩轿车的司机,就是昨天我安置了那个定位装置的男人。

我是真的很希望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葵并不是那伙人盯上的目标,就连那个男人的眼神和表情里出现的一些情绪,都是因为我的嫉妒心在作祟。

但是在这辆车停到餐厅门口的时候,我的心就彻底的冷了下来。

我根本没办法想象,葵在经历了这次天堂到地狱的事件之后,还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她的心灵,肯定是会被彻底的粉碎。

我很想阻止他们,直接冲过去把葵拉走,然后跟她解释这一切都是骗局。

但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她不可能会相信我。

我们本来就只是陌生人的关系,我跟她的男朋友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因为我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如果不让她自己去体验到那份绝望,她是永远都不会相信我的,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让她自己去发现那个她深爱的男人,会给予自己怎么样的世界。

轿车行驶的速度并不快,微型观察装置也成功的混了进去。

我开启了感应奔跑在没有人的小巷之中,耳机里听到的是两个人甜蜜的对话。

他说打算带葵去一个地方举行婚礼,是朋友的房子,已经有很多人在等了,葵则是一副百依百顺的模样,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

我来到了小镇区域里,较为偏僻的一个角落,远远的就看到了一栋别墅,门口停着的则是那辆高级轿车。

没有犹豫的翻了进去,随后直接踩着窗沿跳上了二楼,感应到的人数大概是二十个人,都是男性。

他们全部都在一楼,不过跟葵所处的位置不同,手机里看到葵跟那个男人现在坐在了沙发上聊天,而那名司机则是回到了那群男人的团体之中。

“克里斯这个蠢货终于把那个傻女人搞定了,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老大您就是太顾虑那个黑级的了,我听克里斯说这几天都没见过他。”

强化了听觉的我,来到了他们正上方的房间里,说话的正是那个司机。

低等级的神迹感应不到高于自己的存在,我现在的神迹等级应该在影级高阶,所以他即使有感应能力也觉察不到我。

“你懂什么,直接抢过来那有什么意思,你看着吧,克里斯的计划里,那个女人会心甘情愿的跟我们做,最后再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我们安排好的,你们不觉得那是一副愉悦的画面吗?”

稍微有点尖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阴阳怪气的,就是那个影级的男人。

我把视线移到了手机之上,耳机里两个人聊天的内容是由那个男人带动的,也就是各自述说着灾难爆发之后的经历。

看来之前的葵确实很小心,连聊天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然后在提到了我的时候,这个男人那帅气的脸庞明显的浮现出了憎恨和怒意,但是他并没有爆发出来,而是继续引导着葵说着我的事情。

在葵说的越来越开心的时候,他用力的把葵推开了,脸上出现了恼怒的模样。

“到了现在你还是打算骗我吗!”

他的声音很大,仿佛有着无尽的怨念和恨意。

“…什…什么骗你?”

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心虚的葵,让他脸上的怒意更加旺盛了。

“什么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男人都做了些什么吗?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结果你就这样被别人给上了!还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真是让我恶心。”

终于反应过来了的葵,急忙的抱了过去。

“我跟黑哥没有那种关系,真的!不信你可以试试…我还是处女!”

然而对于她颤抖着的乞求,男人依然是一脸冷漠的推开了她的身体。

“哼…你是在搞笑吗?那一层膜能证明什么,谁知道那个黑级的能力可不可以补上,有没有做只有你自己知道。”

男人的反应是真实的,并不是演技,他是发自内心的相信我跟葵已经是那种关系了,眼神中燃烧的那股嫉妒和愤怒,实在是可笑。

就是因为怀疑自己的女人可能跟别人有染,就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我现在能确信就算没有这个理由,这个男人也不可能给葵一个幸福的未来。

帅气的脸庞之下是一颗极度自私的心灵,但是葵不可能觉察到,她只会认为对方是太在意自己所以才会这样。

“真的…我真的没有跟黑哥做过…克里斯,相信我…相信我啊……”

葵哭泣着再次抱了上去,然而迎接她的是一记无情的耳光。

“克里斯,你这么对弟妹实在是不好啊。”

那群男人齐刷刷的走了出来,充满了‘同情’的把葵扶了起来,还对那个男人投去了责难的视线。

早已是泪流满面的葵,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顾着低头在那哭泣。

“要我相信你?可以…你现在去跟我的朋友做,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可以判断出来你到底是不是没有跟那个男人做过。”

这也太蠢了吧。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