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没有等我提醒,她在我感觉到有点不舒服的时候就收了回去,也许是记住了我允许的范围。

她舔了舔那小小的粉嫩双唇,仍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我的肩膀。

明明都被我抱着摸了一个晚上,对于我伸出手擦拭她嘴角的举动,她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是有点抵触情绪,不过也只是等我收回了手才冷哼一声的抱着枕头躺了下去。

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是在生气,但她应该只是对别人的好意没有什么免疫力而已,从昨天她跟凝雪相处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事情。

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目前下定论还有点早。

“红雪,好好睡一觉,不要出去在这里等我回来。”

背对着我的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有听到。

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凌晨六点,稍微有点早。

镇长的住所里这里并不远,昨晚我从凝雪那里了解到了具体的位置,原本如果不是问她,我今天早上应该是要去找个卫兵询问一番的,现在则是可以直接前往目的地。

果然偶遇还是需要一定程度的缘分,买了几个包子刻意的我从凝雪的宿舍附近经过,也没能遇到可能已经起来晨跑的她。

我来到了座落于小镇边缘,看起来充满了古典气息的老旧建筑群体,最末尾的就是属于镇长的房子。

就在我准备按下门铃的时候,隔着围栏我看到了一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正在替盆栽浇水的他对我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小子你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呀。”

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迈,大概是在六十岁左右,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的皱纹很多,不过身体并没有缩起来,不高大但是身板却很挺拔的那种。

“老先生看起来倒是非常精神,我很羡慕啊。”

“哈哈哈,小子就别寒碜老人家了,要羡慕也是我羡慕你们年轻人啊。”

他拉开了铁栓,笑呵呵的领着我来到了略显寒酸的客厅,只有一张桌子和老旧的沙发,液晶显示屏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商标都有一部分变色了。

空间倒是不小,而且透过阳台照射进来的阳光,刚好可以把整个客厅照亮,给人一种洁净明亮的感觉。

木质的地板也很干净,应该不是他打扫的,因为我有看到一个穿着得体的女人从隔间走了出来,对我们这里微微的俯身行了个礼就到楼上去了。

是个年龄在二十七八的女人,容貌并不出众,但是气质却很得体大方,有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这在原先的社会里也是非常少见的,至少我是没有怎么见过拥有这种气质的女性。

“那是小女,今年也有二十七岁了。”

老镇长只用几分钟就让我对他的印象有了剧烈的变化,翘着二郎腿的他叼起了一根大烟枪,惬意的点了起来,砸吧砸吧的抽了一口。

这种古老的烟具我只有在网上见过,听说在很久以前这个还是挺流行的,没想到能在这个地方见到。

“别光看着,你身上也有烟味儿,在这里就放松一点,陪我一起抽抽烟,喝喝茶。”

他翻弄着桌上的茶具,老道的清洗了两个杯子,打开了茶壶的瞬间,一股浓郁的茶香扑面而来,即使我对这个没有什么研究,但光是闻到气味就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能陪老先生喝茶聊天,自然是件幸事。”

我也不好再客气,掏出了根对比起来略显小家子气的香烟,也就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我本来就没怎么储存的香烟,这包抽完就要没有了。

可能是最近抽的频率有点高了吧,我又自认为没有瘾,自然的就没有多弄几包在身上。

“幸事可不敢当,你可是黑六大人,国家领导见了你都得行个礼呀,老朽不过是个小小镇长,接待个一次以后跟老朋友都有吹牛的资本咯。”

他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言语之中尽是舒心开怀的情绪,可以感觉出来他很明白,我不是那种会恃着身份目中无人的狂傲之人,不然他也不会这样跟我侃侃而谈了。

“老先生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昨晚卫兵告知我今天过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听到我直入主题的提问,他还是一副柔和的笑容,将刚沏好的香茶摆到了我的面前。

“来,这可是老朽珍藏的茶叶,小子你品品味道可满意?”

“除了好茶之外,我也说不出其他东西了,在这方面我没有什么研究。”

见我直言不讳的反应,他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加浓郁了。

“其实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是大事,也有可能什么都不是,这个小镇里有一批毒瘤,不知你有没有遇到过他们。”

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忌惮的神色,看来跟我说这些内容,他应该也是顶着压力的。

有可能就是昨天我遇到的那几个男人吧。

“老先生请明示。”

我恭谨的问到,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对现在人类势力并不太了解,讲道理身为黑级的你,应该是不需要顾及什么身份上的压力的,但这批人是现在人类社会里特权的一族。”

“特权?”

“时间也没有很久,在灾难爆发之前,有个博士研制出了新型的觉醒药剂,几乎可以量产影级了,这个重量你应该明白。”

量产影级,不是银级而是影级…要知道组织在原本的世界,也就只有几百个影级的编制。

“而且不是死的,服用那种药剂还是有成长空间,然后这些毒瘤里的其中一人,是那个博士的家族成员,还是很亲的那种。”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愧疚的神色,眼神中满色无奈之色。

他应该是知道那些人在这里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但是他却不敢动手,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挑战权威的能力。

按理来说,普通人即使突然觉醒成影级,也不可能具备什么战斗力,而且身体的素质也会跟不上才对,但是这不能影响量产影级的重要性。

毕竟战斗经验不足,可以通过训练和实战去磨练,但是神迹等级却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提升的。

“已经有三名年轻的女子遭到他们的毒手了,老朽每日都活在煎熬之中啊。”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满是无奈和自责。

之所以会选择告诉我,一方面是想要借由我的手解决掉他们,一方面也是因为真的受到良心谴责了吧,他语气中的那份沉痛听起来并没有任何虚假的成份。

“说实话我对于组织而言,不过也只是个高级的棋子而已,不过…我应该可以处理他们。”

就算这次葵没有被他们盯上,我也是会作出这个决定。

最好的方式是跟组织报告,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起码是不会死的,最多判个几年而已,加上现在的时局动荡,可能就是警告一下。

所以我去处理是最好的,因为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唉……你这样很有可能会竖立大批的敌人,无论是他们的家族,还是其他想要讨好他们的势力,即使你是黑级,但跟他们相比就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了,我是希望你能直接跟上面举报的。”

他的等级连跟组织联络都是很难的,要通过层层的通报,在这个过程中很有可能就被压下去了,所以他才会来跟我说这些事情。

“我会看情况行事的,老先生不必劝了。”

可以的话我可能会选择放他们一条生路。

不过这种可能性太低了,必要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全部解决掉,而且我对于这种人的憎恶,不允许我放过他们。

只是因为泷还在组织里,我第一时间会产生顾虑,但是仔细一想,组织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影级的就把我拿去当牺牲品,而且还是这么好控制的黑级。

最重要的是组织不可能真的去顺从他们,毕竟功劳再大也是要服从命令,从这批人就可以看出来,那个博士所谓的家族成员,现在肯定是肆无忌惮的。

组织不可能会允许他们无法无天太久,现在只是抓不到发难的机会而已,所以他们也不可能会惩罚我。

何况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救朋友而已。

仔细分析下来,结论是我杀了他们不会有任何问题。

简单的跟老镇长了解了下这些人的出身,才发现除了那个影级的,其他人以前都是些无业游民,不过是攀上了高枝而已。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那个影级的能力,我还没有跟这个等级的人交过手,不过考虑到葵的安全,我会想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解决掉他,这也是最好的情况。

如果是最糟糕的情况,那我只能用最稳妥的方式速战速决了。

最后被嘱咐了注意安全,小心为上的我,离开了老镇长的住所。

在临走之前表明了自己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让他那眼神之中的一抹紧张也烟消云散了。

如果不小心暴露了是他们告诉了我的事情,我肯定不会有什么事,但是他肯定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先回去一趟吧,这么想着的我买了几个肉包子和豆浆,看了眼熟睡的兽耳萝莉,摸了会儿狼耳调整好了心情,把早餐放在桌上就离开了那里。

时间还很早,小镇的周末是集体休息的日子,除了部分经营的店铺还在营业,基本上都是些闲逛的人。

今天的我并没有穿上组织的那套衣服,可能是太拉风了,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异样的视线,这跟我想要的低调背道而驰。

而且还戴上了墨镜,掩饰了自己异样的瞳孔,身上只是穿着廉价的黑色运动服,讲道理应该是不知名会引人注目的才对。

可能是因为墨镜的原因吧,阴天戴个墨镜确实是这样,我以前看到也会觉得那人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走着走着,感觉可能不是因为我的穿着打扮。

周围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像我这样一个人走在街上,似乎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所以为什么独自一人反而会引人瞩目?这些人就这么想要炫耀自己是有女朋友的吗?

不止一次的经过一对情侣的身旁,几乎所有男人都会得意的看过来。

然后抱住身旁的女性,或者是大声的说点情话,生怕我看不到他们有多恩爱一样,也许这就是一种优越感吧,毕竟这个时间在外面散步的都是情侣。

然后我就成为了所有情侣用来显摆的对象,不过我的选择是冷漠的什么反应都不给他们,这比起以前跟泷逛街的时候要好太多了,根本就不必在意什么。

从老镇长那里,我得到了灰的位置,虽然他也只是随意的说出来的,但是我却记得很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看她一眼,可能是因为之前的告别过于急促,我想要留下一个画面吧。

“抱歉,黑六长官,您不能继续前进了。”

就跟预料的一样,灰待的地方也是独立的建筑,比我的还要豪华了不少的别墅,远远的就看到了两名穿着黑丝的女性,笔直的站在大门外面。

“我只是有点事情,不会耽误太久的。”

似乎是双胞胎,两个人都是不输凝雪的大众美女,利落干练的短发可以看出来她们都是那种比较严谨的女性,主要是在语气上面,她们是同时开口的,听起来虽然对我有敬意,但并没有畏惧。

影级跟黑级虽然只隔了一个等级,但是在待遇和身份上的差别是巨大的,所以我以前遇到一些影级,他们对我都是充满了敬畏,说话都是紧张的。

“圣女大人并不想见您,还请体谅。”

看来灰是有特意说过,所以她们对于挡下我才会这么有信心吧。

我无视了她们,直接推开了铁质的大门。

“黑六长官,请不要为难我们。”

她们两个爆发出了气势,蓝色的粒子围绕在他们的身上,近战的拔出了腰间的太刀,远程的那位则是手里凝聚了一团蓝色的火焰,那里面的暗物质,运行的方式有点不一样,而且充满了狂暴的气息。

“出手之后,我不会留情,你们自己看着办。”

我没有回头,直接迈出了步伐,虽然语气冷漠轻松,但是我其实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我现在的实力也只有在影级高阶的程度。

“…抱歉,是我们逾越了,黑六长官请自便。”

事实证明黑级的警告还是有用的,只要展现出明确的敌意和不屑一顾的态度,她们不可能对我有什么怀疑。

“绝情的男人出现了,是想要在我的体内留下点什么东西吗?”

抬头看去,从二楼窗台探出上半身的灰,那如同妖精一般梦幻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

随风摇曳的黑色长发,熟悉的冰冷语气。

不知为何,我的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丝的安心和怀念,胸口的这股热流,我无法解释究竟是什么。

分隔几日,再次相遇的两人无法控制的纠缠在了一起,点燃了各自心中的火焰,唇齿相融,恨不得与对方融为一体,最后两人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大战了几个小时之后。

“我的身上,就被喷满了白浊的液体。”

黑发少女拨弄着散落在肩上的头发,平静的目光凝视着我的脸庞。

从我进来的时候开始,她就像是在讲故事一样,根本就不给我打断的时机。

“看起来你还挺精神的。”

我看了眼散落在床上的各类书籍,有漫画也有小说,封面看起来应该是少女恋爱向的。

所以刚才的一番开场白,应该是在炫耀她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

“最近学习了一点知识。”

她微微的挺了挺圆润的胸部,展现出一副得意的模样,虽然眼神冰冷,面无表情,但我明白她已经是尽力了。

“你还有还有心情学习啊。”

“没办法,因为太无聊了,每天都在想着被黑弄的一身都是,会有什么感觉。”

她的上半身就穿了一件套衫,因为比较长所以刚好遮盖住了胯部,那之下则是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看起来就像是下面没穿一样。

我平淡的摇了摇头,顺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下面确实是没有穿。”

她拉起了衣摆,对我展示出了有着黑色蕾丝花边的性感内裤。

看来即使只是瞟了一眼,也没有躲过她那莫名敏感的直觉。

“也不能算没穿吧,不过我记得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就不脱了。”

她的上衣一切都好,就是胸口部分的开口太大了,一眼就可以看到颜色和半球。

我确实也是一眼。

“你再这样诱惑我,我可是要保持不住了。”

我移开了视线,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面,紧跟着我的她几乎是在我才坐稳的同时,就背对着我坐了下来。

坐在我腿上的她,只要在往后靠一点就是危险区域了,还好我往里面挪动了一下。

“我从来就没有让你把持,你就算不用,以后也会被陌生的大叔用。”

她的脑袋贴到了我的胸口上,诱人的香味和柔软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理智,就连我准备推开她的双手,都被从上往下的用手指扣住了。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是不会——”

“还想说对我没有兴趣?”

全方位无死角的挑逗,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有了生理反应,并不是我的理智消失了,只能说是敌人太狡猾。

她扭动了一下身体,压在身上的臀部触感对我的刺激本来就大,她这样动了几下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用力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才让那几乎要失控的欲望被压了回去。

“停,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哼。”

她放弃了继续乱动的想法,因为我也是认真的,只要她继续动我就直接推开,显然她感觉到了我的决心。

“你为什么要这么倔强?”

她冷冷的说着,身体稍稍的往前挪了挪。

“这个问题我可以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我冷冷的说着,也往后挪了挪身体。

这样就是安全的距离了。

“如果我能带走你,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她我忍不住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她的肩膀抖动了一下,松开了按住我的双手。

“这种问题没有意义,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去完成使命。”

“没有意义吗……”

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摆脱这个局势。

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

“你现在还有机会,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爱,是不是喜欢,但是我觉得跟黑在一起很舒服,所以黑的话…肯定是可以的。”

我沉默着抱住了她的腹部,右手环过柔嫩的脖子,轻轻的咬了一口她的耳朵。

她发出了诱人的声音,但是我心中的欲火却早已熄灭了,因为看着这样的她。

我感觉不到一点兴奋。

“我不想要一闪而过的东西,越是美好…在失去的时候就越痛苦,这点我是明白的。”

即使她对我的吸引力,从一开始就是致命的,但要我对放弃了一切的她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无聊了。

“那就算了。”

她甩开了我的手臂,迅速的站了起来。

胸口的这股失落感,究竟是什么呢。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这次不要,以后我都不会给你的。”

她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了,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是我明白她现在的模样,就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她也许是想要一个美好的回忆,也许是因为我是她第一个相处这么久的异性,既然命运无法改变,那只能在不违法原则的前提下。

所以谁都可以,我只是刚好成为了她生命中的这个过客,幸运的被选上了。

一旦我做了那种事情,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彻底的划上句号。

我不想这样。

“如果有以后,我会考虑的。”

“不会有以后了,你失去了这个摆脱处男的最后机会。”

“我就不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有没有其他选择,你是明白的。”

“我不明白喔。”

“你明明就明白。”

可能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里待多久,她那冰冷的脸庞上浮现出了急切的神色,语气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因为害怕,因为恐惧,所以想要在自己彻底毁灭之前,体验到美好的事情。

对她来说,我的存在意义就只是为了满足她回忆的东西了。

“我明白什么?满足你的愿望,然后彻底的被你忘记吗?”

我笑了出来,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觉察到了她真实的想法吧。

这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瞬的光芒,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做一次,然后成为回忆,这种事情跟我有关系吗?”

“为什么是一次,我可以吃药,多少次都可以。”

她跑到了床头柜的边上,翻出了一盒药物,急忙的跑了过来。

可能是因为着急,她一步没踩好身体失去了平衡,我及时扶住了她。

“黑的身体肯定吃的消,我们可以一直做下去,你想要几次就做几次。”

“然后呢。”

她愣了一下,随后那冰蓝色的双眼里闪过了坚定的意志。

“至少今天是不会走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天的回忆已经够了。”

“真的够吗?”

我缓缓的伸出了右手,擦掉了她那连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泪水。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茫然,似乎连自己为什么会哭出来的原因都不知道。

“如果我带你走,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

我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她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手中的盒子落到了地上,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不愿意。”

然后她,这么说了。

没有犹豫,就跟我一开始的预料一样,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抛弃她的那个妹妹,不管我做什么,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

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的命运,我差不多也该放弃了。

内心深处的这股怒火,一定是正常的反应吧。

如同笼中之鸟般懵懂的她,在接触了外面的世界之后,即使心灵产生了变化,即使对什么有了一丝渴望,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她的那个妹妹。

也正是因为这个,她可以放弃一切。

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但是我却无法像她一样轻易的就放弃。

我想要拯救她,她同样也是希望被拯救的。

但是我没办法拯救她,她也没办法被拯救。

这种完全被人操控了命运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绝望。

好想大声的喊出来,对着这个世界,对着那些操控我们命运的人,发出最为恶毒的咒骂。

但是没有人会听见,也没有人会看见这里的一切,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会在意我们这些傀儡是怎么想的。

他们只会在意结果,只要不影响结果,发生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过程,都是无关紧要的。

我伸出了手,准备把她推开。

“黑,不要走。”

听到她这带有一丝哭腔的声音,我轻易的妥协了。

“我现在不会走。”

“今天都不要走。”

她用脸蹭着我的胸口,双手的力量变得更加沉重了。

“跟黑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以前我都不知道会有这么舒服的感觉。”

“可能是我的魅力太高了,你现在已经迷上我了。”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她对我的只是依赖罢了,我非常明白这一点。

所以我才会无法对她作出那种事情。

“我还是比较喜欢帅气的男性,看起来会比较舒服。”

她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即使只是嘴角上扬了些许,但却有着令人窒息的美丽。

“所以黑应该算是朋友吧,我的第一个朋友。”

“你连朋友都想上啊。”

“没办法,葵又是女的,男的只有黑了。你不也是一样,一直装着没有兴趣,但是只要有机会就会看我的身体,还时不时的会摸摸这里那里的。”

“我只是在观察你的身体有没有问题而已。”

我找了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

本应该平静的内心,被她这略含光芒的双眼激起了波澜,我甚至能感觉到了自己的声音都有点紧张了。

“那应该深入观察啊,虽然明天我可能还没走,但是现在抓住机会,多做一次都是赚了。”

“所以为什么你又绕回来了,嘴里说着把我当作朋友,满脑子都是我的肉体。”

“朋友就不能有这种关系吗?”

她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一般是不会有这种关系的。”

我认真的回应了她的疑惑。

“那就不是朋友,黑觉得是什么都可以,我会全力配合的。”

我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她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安静的把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面。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我在默默的计算着时间,不断的违反了自己心里作出的决定,不断的延长了这次拥抱的时间。

这次分开,我一定不会再来见她了。

处理掉葵的事情我就会去剩下的两个传送门区域,到时候只要按下引爆的按钮,她就会永远的离开我的世界。

所以这次是永别了。

“黑,再一分钟……”

“都半个小时了,我还有事呢。”

我只是象征性的推了推她的肩膀,她的双手始终紧紧的抱着我的腰部,只要低头就可以看到那压在我身上,已经完全变形了的深邃沟壑。

但是现在的我,只想看看她的脸。

“最后一分钟。”

她认真的说道,语气中透露着坚定的意志。

“这句话你也说了好几次了。”

“这次是真的。”

“第四次了哦。”

“这次真的是真的。”

就这样,我又被她耗了半个小时。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我都没想到能抱这么久。

每次她都会用那散发着不舍光芒的眼睛看着我,让我无法推开她的身体。

但这种事情没有半点意义,什么都改变不了,只会让人弥足深陷,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

咬了咬牙,不再犹豫的我推开了她的身体,然后迅速的转了过去。

“我走了。”

我不想看她的反应,不想看她的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也许还有不想让她看到我的表情吧。

“这次,是永别了。”